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七章 总有刁民想害朕

    找来萧狄之后,卫教谕让他滴一滴血到那块玉石上。

    看到这块半透明的玉石,在县学中上过两年学的萧狄,顿时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了,看来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牵连到自己了。

    这块玉石萧狄认识,它叫岫玉,出自辽东的岫岩县,为什么叫他岫玉呢?

    因为它能记录追踪人的气息,比狗的嗅觉还灵,所以开始的时候人们叫它嗅玉,不过嗅玉这名字不好听了,于是后来人们就叫它岫玉了。

    虽然不知道卫教谕知道了什么,为什么要怀疑自己,但萧狄还是不敢反抗,乖乖的照做了,同时在脸上他还不敢表现出有丝毫的不满。

    尤其是被卫教谕笑眯眯的注视着,他顿时有种自己的灵魂被恶鬼盯上了的感觉,在卫教谕的注视下,萧狄不敢不按照他的吩咐去做。

    等萧狄滴了一点血在岫玉上面后,卫教谕一挥手,从空中那团烟雾中又分出一小团,没入岫玉中。

    很快岫玉上方再次出现头像,这次依次出现的先后情况依然是司徒、司马、土方,最后才是萧狄。

    看到他们出现的顺序,大家都看明白了,萧狄这下说不清了。

    原来岫玉上方的头像出现顺序,代表着那张粮票之前的主人有司徒、司马、土方、和萧狄,按照他们头像出现顺序,再调转一下,从尾到头开始算,就是他们拥有这张粮票的先后顺序。

    也就是说,把萧狄算做这张粮票的最先主人的话,粮票先在他手里,然后他把粮票给了土方。

    土方是这粮票的第二任主人,之后土方又把粮票送给了司马,司马得到后把它交给了司徒。

    当然,在司徒后面,三角眼是用手帕隔着再拿粮票的,所以粮票上没留下他的人气,而且岫玉上也没滴过他的血,所以上面是不会出现他的头像的。

    其他人知道这团烟雾出自哪里,但萧狄不知道,他只知道自己现在自己的头像出现了,肯定没有好事。

    尤其是在看到自己的头像之前,看到了他的老朋友土方,还看到了那个让他深深刻在心里的司马,虽然他还不知道这团烟雾是来自什么东西,但他知道自己这次危险了,有人在挑拨是非,故意陷害自己。

    看到这个现象后,萧狄立刻跪在地上,求饶到:“老爷,我真的冤枉啊!我发生了什么事我一点都不知道啊,为什么有我的人气我真的不知道,我对您是真心的,绝对是忠心耿耿啊……”

    “好了,我也说没什么,也没怪你的意思,你不用紧张,我还是很相信你的。这样吧,你去把土方找来,你问问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事后为什么要给那个叫司马的一张粮票,还有那些话真是他教的吗?起来吧,问清楚了,你再回来。”卫教谕笑眯眯的吩咐道。

    “谢老爷,谢老爷,小的这就去办。”看到卫教谕把事情交给自己去办了,萧狄心情很复杂,自己被人陷害了,但看来卫教谕的样子,他还是非常信任自己的,于是装出感恩戴德的爬起来,跑出卫府外骑上马去找土方了。

    看到萧狄急匆匆的走了,那个告刁状的仆人不想这么功亏一篑,这么轻易放过这个和他抢饭碗的家伙,于是小声的叫了一声:“老爷,您的威严不容亵渎,萧狄他……”

    “嗯?”卫教谕笑眯眯的瞥了他一眼。

    仆人看到卫教谕这笑眯眯的眼神,浑身打了一个冷战,脑中顿时一片空白,之前想好的谗言谄语顿时忘的一干二净,什么都说不出来。

    因为卫教谕还等着自己回去禀报结果,萧狄一刻都不敢耽误,直接骑马到巡防营,把土方找了出来,

    萧狄也没把自己在卫教谕那碰到的事情告诉土方,而是先感谢了他一番,帮助自己得到了卫教谕的信任,当上了他的私人学仆。

    说完这个后,萧狄话题一转,询问到他是怎么把自己成功推送上位的。

    土方正为怎么把自己的得意之作向萧狄转述呢,结果他这么一问正中他下怀,得意洋洋的诉说起自己是怎么设计欺骗司马,然后让他在卫教谕面前成了一个弄人,最后成功推萧狄上位。

    经过土方叙述,萧狄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自己当时散尽家财,背水一搏,土方就是当时找的一个帮手,自己送了他一些粮票,让他帮自己想想办法,找找关系,怎么打败其他竞争对手,让自己成为卫教谕的私人学仆。

    而土方也不负所托,他在看到人傻胆大的司马后,就想到了对比法,反衬法,要是有一个毫无底线的溜须拍马,逢迎献媚的人出现在卫教谕面前,不是正好衬托出萧狄的老实巴交,忠心为主么?

    于是他把卫教谕人很好,喜欢听人说好话这事告诉了一副人傻胆子大,什么都不明白但什么话都敢说的司马,并鼓励他在卫教谕面前好好表现,说不定卫教谕一高兴就会帮他再检测一次灵根,而且还很有可能看上他,收他为徒。

    结果自己没看错人了,这傻大胆在卫教谕面前越说越离谱,果然在听了卫教谕几句客套话之后,他就得寸进尺,还想跟着卫教谕,他也不照照镜子,他一个五属性杂灵根的家伙,卫教谕能看上眼吗?

    于是他最后马屁拍到了马腿上,好处没要到,反而恶了卫教谕,最后到落了发配夷方的命运。

    “这还是幸亏兄弟你一直保持本心,说话做事小心谨慎,一切以卫教谕为中心,一直从卫教谕的好处出发,急他所急,这一对比,你的品质就显得高大多了,一下子把所有人都比下去了,最终还是让卫教谕看上了你。”土方最后得意洋洋的说道。

    听完土方的叙述,萧狄顿时明白了,自己这次能成为卫教谕的私人学仆,都是土方的功劳,但事情的变故也可能出现在他身上。

    同时萧狄想起临走之前卫教谕笑眯眯的眼神,他顿时反应过来,打了个冷战,也许他对自己那样说并不是因为信任自己,而是,在考验自己,就像上次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