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六章 共同的敌人

    司马从前前后后自己所经历的事情中推断出,因为自己被土方设计陷害,替代了何粮长的家人去夷方挖矿,无意中破坏了这个三角眼这几个月来费尽心思对何粮长的设计陷害。

    所以他在计划破产,盛怒之下,就迁怒于敢破坏他计划的人,就朝自己这无权无势的一家人出手了,这是司马对整件事的猜测。

    猜到这些,司马立刻为三角眼对付何粮长提供弹药,说道:“大管家,我一直被土方设计陷害,他先告诉我卫教谕需要一个私人学仆,说我很合适,天生就是做学仆的料,不去自我推荐一下可惜了。然后就怂恿我在卫教谕面前说一些拍人马屁,奉承献媚的话,说这是卫教谕喜欢听的。结果我真照这么说了之后,卫教谕极度讨厌口花花的人,从而让我被卫教谕定下了发配夷方的惩罚,这事一被卫教谕说定,就断无更改的可能。最后,他又假装好人,欺骗了我的父亲,让他在两张公文,其中一张是莫名其妙的公文上按了手印,这就是他陷害我们的过程,所以我要找他们报仇。”

    “土方?土方是谁?还有他陷害你,就是你帮姓何的去夷方的借口?不知死活的东西,竟敢破坏我的事情,我就让你们全家倒霉。”三角眼看着司马问道。

    听到这人不知道土方是谁,再次之前他充满怨气的话中听出,他应该不是因为萧狄成功当上了私人学仆而找自家麻烦的,而是因为自家给何粮长解决了麻烦而找自家报复的。

    想到了这点,司马开始向这个三角眼添油加醋的叙述起他的故事来,在土方帮何粮长解决麻烦前,他土方是如何和萧狄勾结,让自己在卫教谕面前成为反面教材,从而衬托出萧狄如何忠心为主,让他成功上位的。

    “等等,你是说土方和那个叫什么萧狄的联合起来耍了卫教谕?”等到听了司马好几次说道土方在卫教谕面前耍心眼,三角眼这才反应过来机会就在眼前,然后眼中闪过一阵寒芒。

    “对。”想到自己的暗示终于让他听明白了,司马再接再厉,继续斩钉截铁的说道:“这些整个司家村的人都可以作证,在卫教谕来之前,土方偷偷摸摸的吩咐我帮他做事,这些司家村人都看到了。在卫教谕走后,他还给了我一张粮票,作为我为他办事的报酬,那粮票就在我父亲身上,上面还有肯定还有他指纹。”

    为了把土方拉下水,司马连指纹都说出来了,就是不知道这个修真世界有没有把指纹作为证据的这件事。

    “好。”听到司马言辞凿凿的说土方和萧狄联手耍了卫教谕一次,三角眼的兴奋异常,本以为自己花了几个月设计何粮长,要想把他儿子送去夷方挖矿的计划失败了,但没想到他竟然敢和两个设计耍了一次卫教谕的狂徒有牵连,这让他兴奋异常。

    戏耍修士的事,要是被卫教谕本人知道了,他们三人谁都跑不掉。

    从司马这里得到再次向何粮长发起陷害的线索后,三角眼的家伙开始向司马详详细细的询问当天所发生的事情经过。

    听完司马添油加醋,有意引导之后,三角眼终于找到了整的何粮长家破人亡的办法,现在这个机会可比之前的不痛不痒的机会好多了。

    听完司马的叙述后,再向其他司家村村民了解了一番当天发生的事情后,果然如司马所说,土方当时嘀嘀咕咕对他说了很多,而且还特别照顾他,给了他许多好处,基本似是而非的证实了司马说的没错。

    接着,三角眼让司徒把粮票拿出来,他用一块手帕包住,接了过来,然后再小心的收起来。

    然后,三角眼,拿出一个盒子,盒子里放着一块像鹅卵石一样的石头,之后分别取了司马和司徒的一滴血滴到上面,最后他把石头放回盒子里,小心收好。

    拿到证据后,三角眼的家伙用力拍拍司马的肩膀,阴恻恻的说道:“记住你现在说的话,如果以后有人再问起这几天的事情,你要是说的和现在不一样,你们全家就不用去夷方送死了,直接死在乱葬岗里。”

    警告完司马后,三角眼的家伙黑手一挥说道:“小张,我们先走,这事暂时放一放,等我回去调查清楚情况后再说。”

    于是,司徒一家去夷方修路的事情暂时搁置下来,等候那个三角眼的最后处置。

    看到这五个凶神恶煞的人走了,司徒一家人一阵虚脱,身心疲惫。

    司马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自己猜对了这些事,现在自己已经下了赌注,就看这个三角眼的下人在他攀上高枝后,是如何报复他以前的仇人何粮长了。

    自己赌注也下了,就看他们斗法的结果了,剩下的事情不是自己能左右的,只能听天由命,安心等待结果了。

    刚刚攀上一个修士,做了他的仆人,马还没骑熟练的三角眼,回到县城后,立刻狐假虎威,以他是一位修士仆人的身份,四处找人打听情况。

    很快,他打听出来了,土方和萧狄是好朋友,差不多是生死兄弟了。

    而且萧狄之前散尽家财,如今得偿所愿终于成为卫教谕的私人学仆了,因为土方有这样一个朋友,以前名不见经传的他,现在在县里是名声大噪了。

    等查清楚萧狄和土方的家世后,发现他们身后并没有靠山,于是三角眼开始运作他那个在司家村开始考虑的计划。

    很快,一个卫教谕家里的家仆,把那张从司徒那里拿来的粮票,和那块滴了司徒司马的血的石头都放到了卫教谕面前。

    同时,这个家仆还跪在地上,详详细细的把土方和萧狄联手在老爷面前演了一出戏,成功骗到了老爷这事说出来了。

    听了家仆的话,卫教谕脸色没变,依旧笑呵呵的,然后一挥手,放在桌上的粮票就自动着火了,烧完之后留下一道烟,在卫教谕的控制下,他经久不散。

    卫教谕又一指,那块石头飞了起来,等靠近那团烟后,从那团烟里分出几股细烟,这分出的细烟很快进入尸体中。

    这时,石头上依次出现了司徒、司马、土方的头像。

    看到他们先后出现,卫教谕脸色丝毫没有变动,笑眯眯的对下人说道:“去把萧狄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