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五章 我要去报仇

    天上果然不会平白无故的掉下馅饼来砸你脑袋,就算真的被天上掉下的馅饼砸到了,也是冷了硬了的馅饼,一砸到脑袋,就被砸的头破血流,得到的伤害比得到的好处多。

    事实证明,自家刚接受了土方的一点好处,就很快遭到县衙小吏的报复,要把全家发配去夷方修路。

    这修路的处境比挖灵石的可惨多了,进了夷方,大家都是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处境,一样的威胁,一样的九死一生,危机重重。

    不一样的就是挖灵石的还有希望,挖到灵石后,能发家致富,告别凡人的最底层,运气差一点的从此带上一家人过上小地主一般的生活,好一点的说不定还能出一个修士。

    但修路的,他们就没希望,就算今年没死,明年继续修吧,总有一天你会死在修路的路上,成为路基里埋着的一份子。

    听到自家要被发配夷方去修路后,司徒带着全家人跪在张姓小吏面前求饶,那头磕的是一个用力啊,就差他前面放上一个核桃,就算是南疆狮子头,他也能用额头把它给砸开了。

    司徒一家人的求饶哭喊声,震动了让整个司家村的人,让他们听者落泪,闻者伤心,不过就算这样,也没让这几个从县城来的公人有一丝的感动,他们依然冷笑着看着他们的乞求,无动于衷。

    不过,在司徒一家人之中,还有一个特别的存在,那就是司马,他现在没有跪下来向那四个官府中人求饶,哭诉,而是低头弯腰,很恭敬的在向站在一旁的,那个下人衣着的、三角眼的家伙求饶。

    “大管家,小人一家要去夷方了,家里留下的粮食都没用了,就全送给大管家。小人别无所求,只求大管家能帮小人报仇,给小人一个机会去杀了一个姓何的粮长。小人家里还有七十斤上好道米,求大管家收下,帮小人找一个人机会让我能见到一个姓何的粮长,并借我一把刀。小人恨不得扒他皮,吃它肉,喝他血,可惜小人人小力气小,不是他对手,心有余而力不足,所以还请大管家借我一把兵器。”司马一脸激动的说道,那脸上对何粮长的深深仇恨,是个人都能看出来。

    听到有人叫自己为大管家,三角眼的家伙心中一阵高兴,自己一个小管事,出来后竟然有大管家的气势,还让人给看出来了,他心中很高兴,欣然接受了司马对他的称呼。

    不过这个小家伙不为自己家里人求情,反而是找自己帮忙报复何粮长而来,这倒有点奇怪了,难道自己真长的一副坏人脸,这些身处绝境的人连向自己求饶的奢望都不会生出来,只求自己帮他们报仇?

    想到这,三角眼的小管事点点头,阴森森的说道:“何粮长?他怎么你了,你这么恨他?”

    听到他这么说,司马知道有戏,立刻咬牙切齿的说道:“大管家,何粮长和土方勾结,设计陷害我们一家,把我们送去夷方送死,所以不管付出什么代价,我都要和姓何的同归于尽。”

    听司马这么一说,三角眼的小管事摇摇头,以一副不在意的口气,好笑的说道:“不不不,你搞错了,你们一家被送去夷方送死,不是姓何的干的,是我陷害你们去的,记住了,你们的仇人是我,要报仇,找我来啊,哈哈哈……”

    听他这么一说,司马惊出一身冷汗,但都到了这个时候,他还是坚信自己一开始的猜测,长叹一声说道:“大管家,冤有头债有主,我还是想去找姓何的报仇,希望大管家成全。”

    看到司马还坚持这么说,三角眼的小管事用一双阴冷的眼睛盯着司马瞧,恶狠狠的说道:“你真和姓何的有仇?那你为什么要代替他家人去夷方服役?害的我这几个月的布置白忙活了?”

    听这个三角眼的下人这么说,司马顿时放心了,他之前的猜测没错,他冒险一赌的选择选对了。

    之前土方和何粮长一起来他家送粮的时候,他就感到奇怪,身份地位都比土方高的何粮长,在各个方面,包括说话的语气和对对方的态度,他都处于下势,处处表现出对土方的依仗和恳求。

    再从他进门时的忧愁,到看到司徒按下手印后的大松一口气,这时他的忧愁不见了,反而变得意气风发,同时再也没有对土方那种求人的态度,骑上马扬长而去。

    通过这,司马猜到何粮长之前应该是有求于土方的,土方帮他办完事情后,他恢复了他以前对土方的态度,他的身份地位比土方高。

    从他前后转变的心情上看出,在司徒按下手印的那一刻,何粮长的麻烦解决了。

    第一张公文和以前的一样,那它就没问题,问题出在第二张身上。

    如果第二张是让司徒家去夷方修路的卖身契,那何粮长的表情根本不需要先是忧愁,后来变得高兴的忘乎所以。

    找一家人去夷方修路,根本不需要何粮长表演出这么丰富的表情,他只要随便在手底下找一家倒霉鬼去就行了,何必跑到在自家的管辖区外面,低三下四的通过土方,还要装出一副笑脸求人。

    自己是被卫教谕定下去夷方挖矿的,土方何粮长,已经今天来这里的这五个人,虽然他们在像自己这样的小人物面前权势滔天,不可一世,但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改变卫教谕定下的话。

    于是,司马猜测何粮长先前忧愁的原因,很可能是他被人设计陷害了,很可能是他的一个至亲或者关系莫逆的人,要被送去夷方挖矿。

    正好,自己也是一个要被送去夷方的人,于是通过土方的牵线搭桥,自己替代了何粮长家原本要被送去夷方的人,第二张公文就是干这个用的,这就是司马的其中一个猜测。

    现在听完这个三角眼的话,听出他嘴里满满的怨气后,司马把昨天想出的那几个可能中,挑出了自己顶替何粮长家人去夷方的猜测,可能这就是自己一家人被他出气发配夷方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