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四章 坏人来了

    当司徒打开门一看,果然,外面站着的是来看看有没有便宜可占的司家村人。

    这些人中也包括了他的父亲司空和他的二弟司冦等人,一家一人,全村每家每户都到了。

    看到司徒开门,一个邻居立刻问道:“司徒,我看到昨天来过的军爷,他带着两袋子东西进你家了,他们带来什么好东西了?都是左邻右舍,拿出来让大家瞅瞅。”

    果然是打秋风来了,还好自己早有准备,司徒心中想到,同时嘴里说道:“就是两袋陶土,他拜托我们,让我们捏一些小泥人出来,过几天他来拿。”

    听到司徒这么回答,那人不信的问道:“陶土?不是粮食,不是安家费?”

    看到他们不信,司徒拖过袋子打开,让他们看到里面装着的是用来捏泥人的专用陶土,而不是什么粮食。

    等他们看清楚了里面的东西,司徒这才接着说道:“安家费不是由王粮长发么?今天他又没来,现在我们怎么可能收到安家费?你们想多了。”

    听到司徒这么说,大家有点相信了,然后又看到他们早上吃的是野菜,没有一粒米,于是大家这才在司徒的驱赶下散去。

    走之前他们留下一句话:“那等王粮长送来安家费,你可要借我们点粮食啊,家里都揭不开锅了,我们大人吃的野菜,忍忍就过去了,小孩子不行啊。”

    好不容易将他们打发走了,司徒嘘了一口气,把门一关,用木棍顶住,开始教育起他的几个孩子:“你们要记住,财不露白,以后大家要注意一点,千万别让人发现我家有吃的,否则我们以后就没吃的,不得安宁了。”

    看到几个子女懂事的点点头,司徒大感欣慰,还好自己的子女不是都像司马一样不知轻重。

    之前土方送粮食来了,最重要的是不要让别人知道自家有粮食了,否则这点粮食就保不住了。

    要是多一个人像他这么唧唧歪歪,吵吵囔囔的孩子,闹的整个司家村都知道自家有了七十斤粮食,等他们一起来当恶客,吃大户,闹到最后还不知道能有几斤粮食进自己人的肚子?

    还是土方土军爷见多识广啊,他竟然想出找一个陌生的粮长来送安家费,这是一个好办法啊。

    王粮长没来,来的是一个村里人不认识的粮长,这样的话整个司家村就没人知道自家已经拿到粮食了,这七十斤粮食就没人来强借,它们能全部进自家人的肚子了。

    土方土军爷真是个好人,他不仅人好,还想的周到,这次多亏他了。

    而司马,此时他倒希望是自己错了,希望是土方良心发现,这次前来送粮食,是真心向自己这个帮了他的人来道谢的。

    在司徒对土方不停的感恩戴德中,在司马的担忧中,时间又过了一天。

    这天,有几个县里来的人,来到了司家村。

    这次来的人有点多,一共五个人,他们身下都是骑着一匹高头大马。

    看到他们身下的马都是这么膘肥体壮,孔武有力,司马也算是明白了,这个世界并不缺粮食,缺粮食的只有他们这些底层人。

    看到这五个人进村了,司徒心中一咯噔,虽然不认识其他四人,但他认识负责带路的那个凶神恶煞的引路人啊。

    这个凶神恶煞的引路大汉,就是负责这一片地方粮食征集和分发的王粮长,一个恶名远扬,能吓的小儿啼哭的恶人。

    安家费自家已经收到了,他又来干什么?

    而且他身后四人,看上去都是面目狰狞,凶相毕露,或者猥琐奸诈,阴狠凶残,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人。

    四人中,有两个是穿着衙役的衣服,看来他们是县里的衙役了。一个是穿着小吏的衣服,看来他是另外两个的头,另外一个,身份看起来低一点,穿着一身青色长袍。

    他们来到司家村后,没有下马,径直来到司马家门前。

    “张哥,到了,就是这户人家了。”来到司马家门前,王粮长先翻身下马,然后向那个小吏赔笑说道,同时用手指指了一下司马家。

    看到他们是来找自家的,司徒脸色变了,他意识到情况不妙,看来今天自家要遭遇了。

    果然,听到王粮长说是这户人家了,那小吏立刻说道:“好胆子,竟敢和大人作对,真是不知死活。”

    在他说这话时,身后两个衙役已经翻身下马,现在已经接过小吏的马绳,牵住马头,小吏这才顺势反身下马。

    小吏下马之后,他顺手为那个青衣人牵了一下马绳,结果被那人拒绝了,那人自己抓着马绳下马了。

    那人一下马,司马就看到那人穿的长衫前面断后面长,显的不是太合身。

    但在当看到他不经意间微微一低头后,他长衫前面的布料微微往下一沉,后面的稍微往上一提,顿时这一身衣服就非常合身了。

    原来这是个下人,他在家里的时候,要对主人弯腰低头,见人就是矮一分,于是这衣服很合身。

    等他出来耀武扬威的时候,走路抬头挺胸,见人高一等,这衣服就显的前短后长,不太合适了。

    再看看他的相貌,一脸的尖嘴猴腮,尖头尖脑,一双阴狠的三角眼,随时射出择人而噬的寒光,一看就让人害怕,不是个好人。

    一个下人都是这个样子,眼中还不经意间流露出凶光,看来他坏事没少做,恶事也干了不少,这么想来,他家主人就更坏了。

    看到自己家门前来了这么几个如此让人胆战的人,司徒哆哆嗦嗦的上前说道:“王……王大人,前……前来何事?”

    司徒刚说完,王粮长就朝他肚子上踢了一脚,把他踢到在地,说道:“瞎了狗眼的东西,你竟然去帮何瘪三的忙,今天有你好看的。”

    “小王,这户人家几口人?”看到王粮长打司徒,姓张的小吏也没阻止,开口说道。

    听到张姓小吏问道,王粮长连忙停下,不再打司徒,回头点头哈腰的朝他说道:“打的两个,小的七个,一共九口人。”

    “那好,这一户人口正好,就他们了,明天送他们去夷方,那里进夷方修路的还少一些苦力,就他们了。”姓张的小吏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