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三章 无能为力

    觉察到土方来意不善,这两张让司徒画押的公文肯定有问题后,司马果断出手,阻止司徒往上面盖手印。

    同时,司马开口说道:“爹,这公文来的不明不白,我们不能按手印,还是等问清楚情况后再说。”

    还没等司徒开口,土方立刻笑着开口说道:“小马,你想多了,哥哥还会害你不成?这公文绝对没问题,盖了他们只是表示你们收到了道米,让我拿回去做个凭证,否则上面的人会怀疑我私吞了的。你们往年也看到过这种送来安家费后,让你们盖手印的公文吧?怎么,换我送来,还帮你们多要了二十斤道米,你们反而不相信我了?真是好人难做,那好我带着道米回去,你们就等王粮长他来送安家费吧。”

    说完,土方一副生气的样子,拿起两袋道米,作势欲走。

    看到这个情况,司徒,司牛,司虎连忙拦住土方,不让他走,同时一边道歉,一边骂司马不识好人心,没事找事。

    看到这个样子,土方心中高兴,于是继续说道:“你们也知道,负责管这一片的王粮长心有多黑,不说他发安家费的时候缺斤少两,以次充好,就说说他往你们这送来的都是什么米,都是一些陈了五六年的霉变道米,吃多了有毒,危害不小。这次哥哥幸好认识何粮长,此人侠肝义胆,古道热肠,最看不惯王粮长这种雁过拔毛,良心坏透了的宵小之辈。这次哥哥为你们求何粮长多给你们二十斤粮食,你们不要不识好人心,让我好心当了驴肝肺,你们只要说一声不要,我们立刻掉头就走,绝不勉强。”

    “我们不要。”司马听了,在心中大声说:你们倒是走啊。

    一听司马这么说,司徒急了,连忙补救道:“要要要,军爷我们要,别听熊孩子胡说,我们要。”

    土方也不想和司马纠缠,于是没理他,直接和司徒说道:“要就按手印,拿了公文,我好回去交差。”

    “我按我按我马上按,请军爷稍等。”听了土方的话,司徒看看长得一脸方正,满脸正气的何粮长,再想起那个凶神恶煞的王粮长,谁是好人谁是坏人,一看便知,于是没管司马,就要按下手印。

    看到司徒又被土方说服了,司马赶紧抓住他的手,把自己的立场退了一步,劝道:“爹,先别按,你先读一下上面的内容,让我听听上面写了什么,等我们搞明白了再按不迟。”

    司马穿越到这个世界后,发现说的话和前世一样,本以为字也一样,但现在一看到公文上的字,就知道自己是个文盲,上面像甲骨文一样的字,自己并不认识。

    听了司马的话,司徒白了他一眼,没好气的说道:“你不识字,难道我就认识了?”

    啊?

    听到司徒不知道上面写着什么,就敢乱按手印,顿时感叹到:谁说司徒胆子小,他比自己大多了。

    “爹,既然你都不认字,不知道上面写了些什么,我看我们还是找个村里识字的来看一下再说,现在天色尚早,这也不急在一时。”司马劝道。

    司徒断然拒绝道:“不用,你土方大哥多送了二十斤道米,这本来就不合规矩,再找人来看,人多眼杂,难免找来的人多嘴多舌,眼红嫉妒,这事一旦被传出,对军爷,对我们都不好。这种事越少人知道越好,你还找别人来看,这不是多事么?小马,你还小,不知道人心险恶。”

    “还是老哥高明,想的周到。”土方禁不住竖起大拇指,夸了司徒一句。

    被土方夸了一句,司徒顿时得意洋洋,心里飘飘的,于是再接再厉,接着说道:“而且,我们司家村二十几户人家,哪有识字的?我们都是大老粗,白丁一个。再说,每年我们都能看到这种文书,这张和去年前年的都一样。之前几年王粮长来发安家费的时候,拿出来给我们按手印的,和这张一模一样。”

    说完,司徒指着上面那张公文,信心满满的对司马说道,说完之后,还顺手把手指按到了上面。

    看到他这么鲁莽的要把手印按上去,司马刚要阻止,他就发现自己整个人都被提了起来,拎了出去,他的身体和公文的距离越来越远,就算他小手乱抓,也阻止不了司徒把手印按上去了。

    “等等,等等……”司马被土方一只手拎出去后,他还是不死心,一边继续开口阻止司徒按下手印,一边使劲挣扎,奈何他们力量差别太大,在土方身上踢了几脚他都没事,司马反而感到脚趾钻心的疼,看来自己踢到铁板了。

    但司徒没听他的,在上面那份公文按下手印后,继续在下面那份公文上也按上了手印。

    看到司徒在两份公文上都按下手印后,司马不再挣扎,他知道自己无力回天了,希望这次是自己错了,是自己多虑了。

    看到司徒在第二份公文上按下手印后,何粮长脸上的忧郁顿时烟消云散,整个人都换了一个人似的,顿时眉开眼笑的收起这两份公文,急急忙忙的开门出去,骑上马就走了。

    看到何粮长招呼都不打一个就走了,土方心中并不在意,人高兴了总会忘了身边的人,这个他能理解。

    然后他把手里的司马往地上一扔,拍了拍衣服,说道:“大家别介意,何兄弟是个急性子,我追上去好好说他一下,那在下就告辞了。”

    说完,土方也离开了司家,然后出门骑上马,扬长而去。

    看到他们走了,同时把这七十斤道米留下了,司徒在兴奋中还没醒来,使劲掐了一下自己,发现这不是一个梦。

    于是他立刻关上门,然后在家里一阵翻箱倒柜,把这七十斤道米好好的藏了起来。

    看到事已至此,司马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了,但他心中还是有一种放不下的担心,于是来到司徒旁边问道:“你真见过每次来送安家费时的那些公文?”

    “见过。”司徒一边忙着藏粮一边不耐烦的说道。

    “你真记得上面的字都一模一样?”司马继续不放心的问道。

    “都一样。”司徒肯定的说道,同时不满的瞪了司马一眼,让他赶快滚一边玩去,不要在这里碍眼。

    “两张都一模一样?”看到司徒那不耐烦的眼神,司马觉得但愿是自己多心了,但还是都忍不住问了一句。

    “对,两……嗯,上面那张一模一样,至于下面那张么,可能是多给了我家二十斤粮食,所以要多盖一张吧?”司徒像是想到了什么,犹豫了一下说道。

    “都一样就好……什么?你说什么?上面那张一样,那下面那张怎么了?”等司马听清楚司徒说的话后,他吓的大跳了起来。

    看到司马的样子,司徒立刻给了他一下,严厉的说道:“住嘴,你这一惊一乍的干什么?你疯了?小声的,要是被邻居听到我们家有粮食,他们会来抢的!你这小孩子,怎么这么不懂事!财不露白,知道不?”

    听了之前的话,司马哪还顾得上邻居来抢粮食,抓着司徒的手臂,紧张的问道:“上面那张一样,那下面那张呢?你快说,这事很重要!”

    “什么上面一张下面一张的?你这孩子,我真是服了你了,既然你爹不想和你说话,我来告诉你,以前每次来送安家费,只有盖一份公文,这次你土方大哥多给了我们二十斤粮食,当然要盖两份公文了。好了,话我都帮你爹说清楚了,你不要打扰他藏粮食了,万一被邻居看到,平白多出无数麻烦。”看到司马一直缠着司徒,他老娘出来拧着他的耳朵,替司徒回答了司马的问题。

    听完了老娘的话后,司马顿时浑身无力,看来这次又要被土方坑了。

    这时,“砰砰砰”声想起,外面传来了邻居的喊声,听到他们的声音,顿时引起了司马全家人的紧张,他们立刻齐心协力,一起动手,把道米藏了起来。

    当然,没参与藏道米的只有司马,他现在正一个人失魂落魄的站在那里思考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