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一章 我陪你去

    看到司徒举棒打来,司马掏出那张土方给的粮票,一把扔在司徒头上,看着他不说话,他到底要看看自己为家里带回了一张粮票后,他还打不打。

    要是继续打下来,自己也可以放下包袱,轻装上阵了,要是不打,那这次事件就算了,说到底是自己的错,不能怪他。

    司徒看到粮票后,立刻把它抓在手心里,看了一眼后,赶紧藏到身上,同时连忙把木棍往外一偏,也不打司马了,反而警惕的望了一下四周,确定没人注意,小声说道:“哪来的?”

    “拿东西换的。”由于司马已经看出来了,之前他是被土方利用了,所以收下粮票后也不会承他情,这是他给自己的补偿,司马收的心安理得。

    同时下定决心,要是自己哪一天有能力,迟早找他算账,新帐老账一起算。

    “什么东西换的?和谁换的?”得到了司马模糊的回答后,司徒继续不依不饶的问着,家徒四壁,家里能有什么好东西去换粮票,司徒再清楚不过了,要是正有人肯换,他要拿什么,司徒也愿意啊,可惜这样的好事难找。

    接下来司马可就什么都不说了,任凭司徒怎么问,他都不开口。

    有了这张粮票之后,司马这关总算过去了,之前偷吃的事大家不用提了,此事就此打住。

    解决了这件事,然后他们一家人回去休息了,不再站在外面丢人现眼,被村里人看笑话。

    虽然司牛和司马不知道老爹为什么要放过司马,但他们还是很听司徒的话的,不敢再做什么打司马的事。

    回到家后,没事干的都躺到了草席上,这样节省体力节省粮食。

    司马回来后,他那个挺着大肚子的老娘一看到他就开始忍不住默默哭泣,看来他是听说自己要去夷方了,所以舍不得了。

    正因为她大着肚子,所以之前她没去村口凑热闹,哪知一回来,小三就要去夷方挖矿了,这让她很伤心。

    司马的心情也很复杂,看着现在兄弟姐妹都八个了,但他老娘还生,这个世界真是操蛋啊。

    这样的情况不仅在司马家发生,同样也发生在司家村的其他人家,因为每生一个孩子,官府给五十斤粮食,鼓励大家多生多养。

    而且因为这是个修真世界,空气中弥漫着灵气,凡人虽然察觉不了,主动吸收不了,但在被动吸收的情况下,小孩子的死亡率还是很低的。

    尽管大家都吃不饱穿不暖,但大家都浑浑噩噩的活活着,大多数人还无病无灾的活着。

    等快要天黑了,司马一家开始吃晚饭,晚饭吃的是从司羊口里剩下,带回来的半个饼,加上一些野菜和水煮出来的一锅东西。

    虽然前世自己过的不是最好的那一波人,但饭还是能吃饱的,菜还是天天换着花样来的,因此穿越到这里的第一天,司马就受不鸟了,这日子实在难过。

    现在既然无法跟着一个修士,让自己跨入修真者的行业,那么只能靠自己了,也许进入夷方挖灵石,对自己来说,是个不错的选择。

    正当司马喝完眼前的野菜汤时,本来一家子都很沉默,大家今天心情都不好,没有说话的心思,没有发出一点声音,但司徒突然开口了,他今天有话要说。

    司徒把手里的碗放下来,仿佛下定了决心,咬咬牙说道:“我决定了,这次我和小三一起去夷方。”

    “啊?”

    “嗯?”

    “什么?”

    “不行!”

    “不可以。”

    大家从最初的发愣,搞不出情况后,态度开始出奇的统一,都坚决反对他去,夷方可是个坟场,几百年来村里被官府强征去夷方挖灵石的,一个都没见到他们回来,所以坚决不能让司徒去。

    听到司徒也要去,司马心中一暖,看来这个便宜父亲嘴上骂自己是逆子,手上还要来打自己,但实际上心里还是很担心自己啊。

    看到自己要去夷方挖矿,他就算明知道这一去就难回来了,他也要陪着自己去,这点司马很是感动。

    看到大家都反对,包括司马在内,因此司徒心中也暖洋洋的,毕竟是一家人,骨头断了都连着筋,都是血肉至亲啊。

    司徒很感动,但也很落寞的说道:“小三才十五岁,他却要去夷方挖矿了,说起来,我真舍不得,但我没用,实在没办法,我改变不了这个局面。刚才,我一直在想他今天白天做的事情,开始我很愤怒,他今天做的事不仅害了他自己,还差点害了全家人。后来我冷静下来了,我突然感到很惭愧,作为一个父亲,却无法让自己的孩子吃饱饭,以至于让他做出这种事情,我真的感到很惭愧。”

    司徒接着说道:“再后来,我突然感到我明白了他这么做的原因,他这么做的道理:他是在为自己争取,和命运做斗争,和老天爷做斗争,改变他凡人这个操蛋的身份,他想成为一个修士!所以他勇敢的去做了!”

    “而我却不敢去抗争,只想这一辈子这么平平安安的活下去,我是不是很没用?”司徒自问道。

    “不过在看到小六有三属性灵根后,我想通了,我也要去夷方挖灵石,以前我错过一次机会了,我不想错过第二次,我要为小六子去夷方挖灵石,挖到灵石后他就能去修真了。”司徒下定了决心。

    听到他是为了能让小六能修真,才冒着生命威胁去挖灵石的,司牛心中生出复杂的心情,其中最大占据最大的成分是妒忌,是强烈的不甘心。

    因为他也是三属性灵根,但当年他被检测出三属性灵根时,他可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他父亲司徒可没有为了他能修真的前途,冒死去夷方为他挖灵石啊。

    想到这,他把碗往桌上重重一放,发出一声重响之后,他就走了出去,坐在外面,呆呆的看着天空。

    看到老大不知为什么摆出这副样子,大家没有为这件事在意,反而都开始劝司徒不要去,不能去,不准去。

    最终在看到自己的子女都这么小,他一离开就没男人了,在他们的苦苦哀求下,司徒终于决定过几年再去夷方碰运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