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十章 事发了

    “司马,不要灰心,本来就算你没有适合修真的天赋,老哥也一要带你回军营闯荡一番,你这么有胆量,我看好你,不去当兵可惜了。不过既然卫教谕发话了,我也不勉强你了,不过夷方是个危险的地方,老弟你要多加小心啊,我等着你回来,我们再一起喝酒吃肉。哎,离别在即,我也没什么送你的,正好我这里有两斤粮票,既然你要离开了,回去好好吃一顿饱饭吧。好了,不说了,说多了都是泪,老哥我还有事,先回去了,明天再来看你。”说完,土方拍拍司马的肩膀,骑上高头大马走了。

    与此同时,村里的人都在庆祝,他们的子女虽然没出现适合修真的灵根,不能带着全家一夜翻身当上人上人,但今年派去夷方的矿工有着落了,那就是司马,卫教谕都亲口说了的事情,这事谁都改变不了了。

    往年,村里每年都要选出一人或者两人,被送到夷方去为官府挖灵石,但之前每年去的人都是有去无回,音信全无,于是不管官府把挖灵石这事宣传的多么有前途,多么安全,大家都不愿意去了。

    但任务压下来,村里总要出来一两个人去牺牲啊,于是大家抓阄吧,抓到谁,谁倒霉,去夷方为官府挖灵石。

    今年是小年,这次司家村要选一人去夷方,正当大家为过几天要抓阄这事提心吊胆着,生怕今天抽到的是自己。

    但没想到喜从天降,司马刚才那一闹,卫教谕直接发话了,这次就司马去夷方,那这事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大家都可以放心回家看孩子了,这次就由司马去了。

    于是,有点良心的村民,就安慰了司徒几句,然后回家偷着乐,今年终于又躲过了一劫。

    而之前看司马不爽的,和他家有矛盾的,就故意到司徒面前说风凉话,恭喜他生了一个好儿子,胆子大心眼多,他到都敢去修士面前大放厥词,毛遂自荐,想跟着修士老爷混。

    现在被修士老爷看上了吧,还夸他人不错,有前途,这下好了,可以去夷方吃香喝辣的了,等他挖到灵石,你们整个司都发达了。

    有些人见在司徒前面说得不过瘾,在司徒面前说完后,就继续到司马的爷爷司空,他二叔司冦面前再去道贺几次,让他们难受难受。

    说得都是,你们司家祖宗显灵了,出了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牛人,这样的人不是有大出息,就是活不长,绝不会平平安安普普通通的过完他的一辈子。

    很快,司徒忍不住了,大吼一声,本来就心情及其糟糕的他,被他们一说,差点就要和其他人动起手来,找他们拼命。

    看到他要来真格的了,要和大家拼命了,大伙一看形势不对,那就撤吧。

    现在没有了自己要被送到夷方挖矿的危机,大家要珍惜这段时间,不要出了意外,于是这才高高兴兴的散去。

    终于忍不住把这群幸灾乐祸落井下石的混蛋给轰走了,司徒阴沉着脸看着司马,他真想一棍子打死这个逆子。

    前几天偷吃家里的口粮,被自己抓到后,还装傻充愣,竟然为了逃避惩罚还装作失忆,装作不认识自己,不认识他老娘和其他兄弟姐妹,就只认识吃的,真是一个无父无母的家伙,白养他了。

    今天还非要再检测一次灵根,现在检测出来了吧,还是五属性杂灵根,和原来的一样,一点都没变,一辈子别想修真了,没这个命,你这下该死心了吧,消停了吧?

    没想到这逆子,胆子大的远远超乎自己想想,不是自己想象力不丰富,而是这逆子实在是胆子大到毁天灭地的程度:他见自己没有修真的天赋,竟然想到卫教谕身边去,当他的随从?这真是不知天高地厚啊!

    你也不想想自己是什么灵根,听说那个青衫人萧狄是三属性的高品质灵根,他之前在县学入学两年,用尽了家里的积蓄,依然没进入感气期,最后只好退而求其次,从学子变为了学仆。

    但他没有放弃,去走另外一条路,想成为卫教谕的一个仆从,不过这刚开始就困难重重,在今天之前他都没机会实现他的这个愿望,可见这事对比你有天赋多的人来说,依然是多么不容易。

    而你一个毫无机会修真的五属性杂灵根,是谁给你的自信,让你敢去毛遂自荐,请求他收留你的?

    司徒觉得这个世界太疯狂了,不是自己这个儿子疯了,就是他被鬼上身了,他的身体被另外一个人控制了,这才做出这么不靠谱的事情来。

    不过,他被送去夷方,对他来说也许不是最坏的选择吧,要是再让他留在家里,说不定他还要惹出什么麻烦,最终还要连累家里呢。

    这么说来,司马去夷方对家里来说至少不是最坏的事,最坏的是他要留在家里,继续给自己给大家惹麻烦。

    过了一段时间,司徒又想到毕竟他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又想起了司马小时候的事情,司徒气小了很多,剩下的也能压住了。

    正当他想和司马好好聊聊,告个别,为大家分开之前,彼此给对方留一个美好的印象,然后他就看到他大儿子司牛和二儿子司虎分别拿着两根木棍朝他跑来。

    跑到司徒面前,司牛还没等气喘匀了,就急急忙忙的把手里的木棍往司徒手里一塞,然后使劲说道:“爹……爹……爹……打……打……打……”

    司虎看到司牛上气不接下气,打字后面就什么都说不出来了,于是他立刻开口,帮司牛说道:“打……打……司马,他……”

    手里被他们塞了一根木棍,然后听到他们的话后,司徒那本来就好不容易才被压下来的火气,立刻压不住了,腾腾腾的往上冒,这还了得。

    于是司徒立刻举起木棍朝司牛司虎身上打去,同时嘴里还说道:“你们两个不孝子,小三都要去夷方挖矿了,前途堪忧,性命不保,你们还让我去打他?你们连分别之前最后一点亲情都不要了吗?有你们这么当哥哥的吗?我今天打死你们,一定要打死你们……”

    看到司徒误会了,司牛司虎一边躲一边拼命解释,在挨了两棍之后,司牛司虎终于能把话说利落了,这才把事情说清楚。

    他们说道:“爹,不是这样的,是小三又把家里的口粮偷吃了啊!爹,家里一点吃的东西都没有了,今天明天后天大后天,还有接下来的日子,我们都要饿肚子了!”

    一听这话,司徒终于明白了,果然卫教谕是个好人,他知道把司马留在家里,他会毁了整个家的,所以帮了自己一把,把他发配到夷方去。

    于是抢过司虎手里的另一根木棍,一边用它们当拐杖,一边朝司马冲去,今天非把他打死不可,否则在他还没去夷方之前,他非把这个家糟蹋完了不可。

    一直注意着这边的动静,司马早就预感到自己今天偷吃的事情应该暴露了,在听到司牛司虎的话后,司马叹了一口气:哎,一家人都是三公九卿的名,但是没三公九卿的命,苦啊。

    然后司马就看到了司徒跑到自己面前,举起木棍就要朝自己劈头盖脸的打来,完全没有问自己一句:到底是不是你偷吃的?你是不是真的饿极了才没忍住?

    连这一句话他都懒得问,看来他对自己没有一点信任了,自己在他心目中早就打上了忤逆子的印记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