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章 这是一次考验

    之前听到司羊虽然有修真的灵根,但是,卫教谕说了,他想修真还是要交灵石才能入学修炼。

    这时司马也看到了司徒垂头丧气的样子,他黑黑的脸色显的他此时的心情并不好,看到这一切,于是司马都明白了。

    虽然自己穿越到这里没几天,同时也没继承前任的记忆,但看到司徒的脸色,司马也想到了,以自己家的条件,想拿出灵石,是痴心妄想,无法办到的事情。

    既然没有让司羊入学的灵石,那同理,当然也就没有给自己修炼的灵石,自己这么好的修炼天赋,只是没有灵石,这么平白放弃那就可惜了。

    于是司马自己想办法,贵人就在眼前,而且土方在之前就告诉过自己,卫教谕就是喜欢被人拍马屁。

    他一听到有人拍他马屁,他一高兴,就什么事都答应了,于是司马紧紧抱住卫教谕的大腿,各种赞美之词,崇拜之情,从司马的嘴里喷薄而出。

    不仅如此,再加上我愿跟随您左右,为您做牛做马,愿效犬马之劳,等等这种话从司马口里倒出来,向卫教谕砸去。

    说到底,归纳起来,夏侯的话只有一个意思:我有灵根,我有天赋,但我家没有能力提供给我修真需要的灵石,所以我这条命先卖给卫教谕您了。希望您来投资我一下,让我能先进入县学修炼,等我修炼有成,我会十倍百倍回报您的,这生意一本万利。

    看到司马有如此心意,卫教谕脸色不变,依旧笑呵呵的,不过他终于点头了,说道:“司马,小伙子你叫司马吧,这名字不错,看在你这么有诚意,又这么会说话的份上,难道碰到像你这么有前途的年轻人,我今天很高兴,就勉为其难答应你吧。”

    听到他答应收下自己,司马心中大喜,高兴的说道:“谢老神仙,小的我一定尽心竭力服侍好老神仙,让您生活过的舒心,睡的安心,吃的放心,活的称心。”

    听到司马的话,卫教谕笑呵呵的转头问身边的穿青衫的随从说道:“小……你叫小什么来着?”

    听到他的话,青衫随从心里一阵悲哀,但来不及悲伤,他强打精神赶紧说道:“回老爷,小的叫萧狄。”

    自己跟了卫教谕跑了好几个村子了,但他还没记住自己的名字,看来自己做人做的真是失败啊。

    看来这次下乡巡回测试灵根结束,回去之后,自己是没希望跟在卫教谕身边服侍他了。

    哎,看来自己以后又要回到原来的地方,去县学继续当一个普通学仆了,这次没抓住机会讨好卫教谕,没打动他把自己留在身边,不能跟随卫教谕修真,自己回去之后的前途渺茫啊。

    想到这,萧狄对胡说八道的司马,心中不由的生出一丝愤恨之情,要不是他突然冒出来了,自己也不会这么早就失去这最后一丝希望。

    “萧狄,这名字不错,你查一下,县学里还有什么空缺位置吗,而且还适合司马这小伙子干的?”卫教谕没有在意萧狄的心思,笑呵呵的问道。

    听到他这话,司马心中狂喜,自己终于凭借这三寸不烂之舌,厚颜无耻的狂拍马屁,终于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出人头地的机会,可以告别这吃不饱穿不暖的日子了。

    同时,周围的人立刻露出羡慕嫉妒恨的目光:这司马不就是脸皮厚了点,会阿谀奉承,溜须拍马,谄媚奉迎,要早知道卫教谕喜欢的是这个调调,自己也不顾一切的上了,不会让司马白白捡了便宜。

    听了卫教谕的话,土方也嘘了一口气,看来自己的计划快成功了,就差最后一击了。

    听到卫教谕的问话,萧狄虽然内心很不甘,恨不得亲手弄死司马,但在卫教谕面前,他还是不敢动手,不敢放肆。

    连当面说句司马的坏话,他都不敢,于是不甘心的说道:“回老爷,县学各部门都人满为患了,只是马厩里还可以塞进去人,只要有老爷的名帖,还可以勉强塞进去一个马夫。”

    “马夫?马夫这种贱业,司马这种心存大志向的人怎么会去干?你再想想,有没有一个别的事情可以让他干,他可是我看中的人?”卫教谕笑呵呵的说道。

    看到卫教谕想都不想就否定了司马去当马夫,看来他是真的被马屁拍舒服了,真的看中了这个叫司马的小子,大势所趋,人力不可阻挡。

    面对卫教谕**裸的暗示,萧狄也只好无奈的妥协了,灰心丧气的说道:“如果老爷愿意,老爷身边还有一个学仆名额,正好可以把他招进县学,让他成为县学为老爷您配备的的私人学仆。”

    说完这话后,萧狄的心在滴血啊,前几天他知道之前那个跟着卫教谕的私人学仆,出了意外被撞断了腿后,他当机立断,立刻散尽家财,疏通关系,争取到这次跟随卫教谕下乡检测灵根的机会。

    本想近水楼台先得月,在跟随他的这段时间内,自己尽心尽意的服侍好他,争取让他看上自己,能让自己留在他身边当上私人学仆。

    这样自己就能离修真大道近了一步,怎么说也是成为有了靠山的学仆,比其他县学学仆高了一等,而且哪天要是卫教谕一高兴,也许自己就能修真,一步登天了。

    但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溜须拍马的司马,他凭借他毫无底线的拍马屁功夫,生生从自己这里抢走了这个私人学仆机会,现在萧狄心里已经是恨死司马了,不过自己对他无可奈何。

    听到萧狄的话,卫教谕的脸色终于有点变动,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正常,笑呵呵的说道:“不错,你很不错,这个私人是留给你的,你想要什么我很清楚,这几天你也干的不错,所以你还是继续跟着我吧。至于司马,他是有大志向的人,让他留在我身边当个仆人,那是委屈了他。要是县学里实在没什么地方能安排他,那么就让他去夷方历练历练吧,那里是锻炼人的地方,多少金蛋元婴老祖都是从夷方闯荡出来的,让他去那里对他有好处。”

    卫教谕心中很清楚,这次下乡检测灵根,这萧狄挖空心思的来到自己身边,千方百计的讨好自己,卫教谕也知道他这么做的目的,不就是想成为自己的私人学仆吗?

    本来卫教谕也没看上他,但司马一出现后,就给了他一个试一试他的机会,在他明显知道自己只招一个私人学仆的情况,在知道自己有看中司马的想法后,他依然忠实的选择执行了自己的想法,推荐司马出任他的私人学仆。

    这种毫不顾忌自己的利益,一切从主人的喜好出发,就算是损害自己的利益也在所不惜的做法,卫教谕很喜欢。

    找仆人,就是要找这种一切以主人为中心的仆人,只为了忠实的执行主人的喜好,可以牺牲任何事情的仆人,这样的奴仆才是最好的奴仆。

    于是,在听到萧狄的回答后,对他的考验,他顺利的通过了,卫教谕非常满意,于是立刻选中了他,继任之前那个被打断了腿,对外宣称是出了意外的学仆。

    听到卫教谕要收自己为学仆,萧狄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心情,但他还是竭力压制住了,只是声音高了一点而已,尽量本本分分的说道:“是,是,谢老爷的赏识,我一点不敢丝毫懈怠,一心为老爷服务。”

    “很好,那你就去把司马这小伙子安排到夷方去吧,这小子人不错,很聪明,就是缺乏锻炼,让他去夷方锻炼锻炼,正好可以让他成材,以后能闯出一番自己的天地。”卫教谕笑呵呵的说道。

    “是,老爷,我立刻去办。”看着卫教谕笑呵呵的样子,萧狄不由的感到一阵心悸,也许自己跟在他身边,成为他的私人学仆,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但自己没得选,想踏上修仙之路,必须要跨过艰难险阻。

    听到萧狄成为了卫教谕的私人学仆,土方心中终于松了一口气,自己的计划终于成功了,利用夏侯不停的拍马屁,成功衬托出了萧狄的老实品德,让卫教谕清楚的看清了司马和萧狄在人品的差距,从而成功的让萧狄在卫教谕心中留下了印象。

    他很想抬头和萧狄对视一下,再和他击掌庆祝一下这来之不易的机会,表达一下成功推他上位的喜悦,但他不敢,害怕被卫教谕发现了,发现他被自己两个凡人给联手算计了,到时不仅自己两人性命不保,就算是自己两人的家人都活不下去了。

    不过能让萧狄以后跟着卫教谕,现在付出的一切,经历任何危险都是值得的。

    现在,好朋友萧狄的事情办妥了,只剩下司马这个隐患了,只要司马一除,这件算计卫教谕的事情就永远不会让人知道了。

    还好,司马被卫教谕发配到夷方了,据统计,去那里的一百个人中间,能活着回来一个就不错了,然后自己再去打点一下,保证让他有去无回。

    到时只要司马一死,这件事就永远没人知道了。

    对了,何家不是最近刚好遇到了一个麻烦吗?

    自己正好可以用司马来解决和家的麻烦,而且这样一来,也许还能顺手解决了司马一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