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五章 横生枝节

    在等卫教谕到来的期间,还发生了一件小事,那就是司马的大哥司牛,二哥司虎在看到夏侯站在村口中央,和这群孩童在一起,看来他真有了一次再测灵根的机会,而且还看到了司羊怀里的那半个大饼,这些东西立刻引起了他们的贪欲。

    于是他们的心就无法再安静下来,开始蠢蠢欲动,不管为了其中任何一样,都值得他们冒险去一试。

    同时,心有不甘的不止他们两人,还有村里其他人,于是在他们的怂恿下,司牛和司虎做了领头人,他们不敢找土方说我也想再测试一下,只好迟疑的朝司马走过来,叫他去找土方为自己说情,同时想咬一口司羊怀里的大饼。

    没走两步,他们的举动就被土方发现了,土方二话不说就走了过来。

    来到他们面前,土方没有和他们废话,举起鞭子就抽了过去,鞭子过后,领头的司牛司虎顿时皮开肉绽,鲜血直流。

    然后,土方踢出一脚,被他踢到的村民就飞了出去,狠狠的摔倒地上,半天爬不起来。

    看到土方一言不发就打人,后面的司家村人吓得立刻就跑了,司牛和司虎也想跑,可是他们来时在最前面,想走可就没这么容易了。

    还没等他们转身逃跑,他们两人就分别挨了一脚,就这一脚他们就被土方踢倒在地,没等他们爬起来,土方就抡起鞭子不停的抽打他们。

    土方很清楚,由于自己这次破例让司马参加测试,坏了规矩,肯定会让剩下的刁民蠢蠢欲动,他们也想得到像司马一样的待遇。

    所以土方要下狠手,对接下来敢出来跟从、眼红的家伙绝不留情,不杀杀他们的胆气,还真以为自己是那么好说话的?

    要是自己现在不把他们打服了,揍狠了,要是他们都像司马一样,叫嚷着都要参加再测试一次,到时不是给自己找麻烦?

    要是自己敢答应,卫教谕到来之后,看到这么多超龄之人,肯定会扒了自己的皮。

    所以今天的特例只能有一个,司马那是自己看上的,至于其他人想有样学样,想痴心妄的想再检测一次灵根,没门,想都别想!

    司牛司虎倒在地上后,鞭子就劈头盖脑的抽了下来,很快他们就被打得惨不忍睹,身上布满了一道道血淋淋的鞭痕,想想都疼。

    他们在挨了第一鞭之后就开始求饶了,可惜土方要拿他俩立威,管他们说什么呢,自己直管死命抽就行,只要不在今天抽死他们就行。

    看到两个儿子被土方放倒在地死命的抽,之前由于事情变化的太快,出乎他的意料,再加上司徒脑中的葡萄糖不足,所以过了几秒钟后,他才反应过来,想起躺在地上被抽的哭天喊地的是自己的两个大儿子。

    真是造孽啊,生出来的几个儿子,没一个是不让他省心的。

    反应过来后,作为父亲,司徒立刻冲了出来,扑到司牛司虎身上,替他们挡下马鞭,并求饶道:“军爷,饶命,饶命……”

    看到又多了一个不长眼的家伙,土方正要继续抽,他听到了司马替人求情的声音。

    之所以司马这时才出来求情,那是有原因,之前他看到司牛和司虎带着几个村民,红着眼睛朝自己过来,他顿时猜到他们是犯红眼病了,不是来抢司羊怀里的半个大饼,就是也想要再测试一次灵根。

    不管哪样,他们的目的都要损害司马的既得利益,所以他的脸色很不好看。

    自己冒着生命危险,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权利怎么能让这几个家伙来分享,来坐享其成?

    当时司马就决定了,要是土方不去拦着他们,自己也会……也会去暗示土方:后门给自己一人开就够了,要是开多了,让这么多超龄的人一起参加测试,万一惹怒了卫教谕怎么办?到时大家都不好过。

    没想到土方还是很给力的,不用自己提醒,他就知道要下死手阻挡心里蠢蠢欲动的人,出手狠狠教训了他们一顿。

    看着土方给这些眼红自己的人一个大大的教训,司马看得很开心,不过他旁边的司羊可就伤心了,抱着司马的大腿一边哭,一边说道:“三哥,三哥,快去救救大哥二哥,不要打他们了,他们都流血了,呜呜,再打,他们就要被打死了……”

    听了司羊的话,司马这才犹豫起来,一边哄着司羊,一边心中想到:TM的,原来他们还是自己的亲兄弟呢,竟然还眼红自己,还要来破坏自己好不容易争取到的机会?他们真是不念亲情啊,可是司羊哭的这么伤心,自己要不要去帮他们求饶一声呢?

    在司马还没做出决定之前,司徒突然扑到了他的两个哥哥身上,这让司马眼皮一抽:之前,眼看着在土方的军马要撞到自己身上了,也没见他出来拉自己一把,更没出来说一声,让自己快跑,难道他真知道现在的自己不是他亲生的?

    不过看到司徒被打,司羊哭的更伤心了:“爹……三哥……”

    最终,司马看到他们都挨了打,受了伤,领到了教训,现在应该知道不要惹事生非了吧?

    于是在司徒又挨了两鞭子后,司马终于肯上前去替他们求情了:“大哥,土大哥,不要打不要再打,他们是小弟的兄弟和父亲,看在小弟的面子上,你就大人有大量,饶了他们吧?”

    听了司马的话,土方顿时惊讶的说道:“啊,他们是你的兄弟和父亲?你不早说?你这人……我怎么说你好呢?你要是早说,我也不可能下手去打他们的啊,这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了。伯父,真是抱歉,我不知道你是司马的父亲啊。误会了误会了,这都怪司马,他要是早说一声,我就不可能打你和打你的两个儿子。我和司马可是最要好的兄弟,他的兄弟就是我的兄弟,他的父亲就是……这个,他的事就是我的事,我们是一见如故,结成了生死兄弟。伯父,刚才不小心打到了你,这真是个误会,不好意思了,不过这要都怪司马不说,要是他早说,我绝对下不了这个手。”

    土方一边真诚的向司徒三人道歉,一边向司马暗中传递了一个满意的眼神:你小子不错,忍到现在才来求情。现下自己已经立了威,已经杀鸡给猴看了,把这群刁民给吓唬住了,你这时出来求情,刚好给大家一个台阶下,也不会让我为难,你这小子好眼力,有前途。不过你这小子对自己的父亲和兄弟都这么狠,这品性……我喜欢。

    土方虽然嘴上说着自己因为不知道他们和司马的关系才会打他们的,其实他怎么会不知道?

    要知道司家村的户口簿就在他怀里,刚刚还拿出来看过,就是用它来点名的,怎么会不知道他们和司马的关系?

    自己之所以不打其他人,专门抓着司牛司马打,那也是有原因的,原因很多,其中有一条就是有警告司马的意思,你这一切都是我给的,你给我记着了,还有就是打他们的威慑效果比打其他人效果好。

    虽然受了一点皮肉之苦,但司徒看到了司马一句话就让土方停手,而且还对自己三人客客气气的,他顿时觉得刚才的打也没算白挨,同时还天真的把土方的话当成了真的,相信了他的鬼话。

    于是司徒小心翼翼、紧张兮兮、唯唯诺诺的向土方问道:“军爷,我……我不疼,您……您是个好人,您真把司马当成了自家兄弟?”

    “瞧你说的,那是当然,我和司马一见如故,从今以后司马就是我土某人的兄弟了,谁要是敢欺负他,就是和我土某人过不去。你就放心吧,在这片地方,我土某人还是有点面子的,我这人没什么其他本事,但就是特别讲情义。就说这次吧,我压上了身家性命,冒险也要给司马一个机会,让他再测试一次灵根。”土方高声的吹着牛,好让小小年纪的司马铭记自己的恩情。

    看到土方把他和司马的关系说得如此铁,于是司徒壮着胆子、吞吞吐吐的提出了他的请求:“那……那军爷……能不能再加两个,我这两儿子也想……”

    听到这话,土方瞬间变脸,脸拉的老长:刚才话说过头了,我只是吹吹牛,你怎么就当真了?看来司马家里没有一个聪明人啊。

    同时,土方把脸转过去,拉长了眼皮,突出了眼珠子,狠狠的瞪着司马,告诉他快点让你老子闭嘴,否则我继续揍他。

    之前听到这个便宜老爹司徒的话,司马就心里一突,暗道糟了。

    等再看到现在土方已经变了脸,不满的看向自己,他顿时知道自己要被他们连累了,他为自己有这样的亲人感到悲哀啊。

    场面突然安静下来,气氛不善,司徒顿时知道自己提的要求过分了,土方能冒着危险让司马破例再检测一次就不错了,自己还痴心妄想想让另外两个儿子也检测一次,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啊。

    于是,自知闯了祸的的司徒立刻改口道:“军爷,是我错了,是我想……想多了,要……要是……实……实在不行的话,就让大……大儿子司牛代替司马吧,让司牛再检测一次灵根,他比司马有天赋。”

    听到这样的话,司马顿时脸色更加不好了,同时有股想掐死他的冲动:自己不会是捡来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