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四章 骗吃骗喝

    “这些话你记住了吗?待会见到了教谕大人你就这样说,卫教谕就喜欢听这样的话,虽然卫教谕他老人家人很好,但你到时要把他说高兴了,他肯定会很乐意为你再检测一次灵根的,或许他一高兴还会收你为徒,到时你就鲤鱼跃龙门,发达了。”

    把卫教谕的喜好告诉司马后,土方用鼓励的手掌拍拍他的肩膀,一副提携后进,关爱幼小的样子。

    得到了土方的教诲,司马立刻感动的连连道谢,感激涕零的说道:“军爷大哥您真是个好人,除了传说中的卫教谕外,您就是这个世界最好最好的人了。军爷大哥在上,受小弟一拜。军爷大哥的恩情我司马永世不忘,来日大哥若有差遣,我司马定当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面对司马在得了自己提示,得到了莫大的好处后,还表现出一副打蛇随棍上、攀兄喊哥的样子,土方脸皮一抽,只好说道:“既然你都叫我大哥了,那就不要见外了,不要再叫我军爷大哥了,这多生分啊。我姓土,叫土方,你就叫我土大哥吧。”

    土方的话正中司马的下怀,他连忙抓住这个机会说道:“好,土大哥,小弟先在这里谢谢您了,您以后有什么事,吩咐一声,跑腿的小事小弟我就帮您去办,保证完成的漂漂亮亮的。”

    费了这么多话,还只得到帮自己跑腿办小事的承诺,似乎亏本了啊。

    听着司马一口一个大哥的叫着,土方只好再次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小马,你这人不错。”

    刚拍了几下,好巧不巧,司马肚子里就传出几声咕噜声,这时土方也听到了,顿时手也不拍了,尴尬的放在司马肩上。

    看到新认的大哥没什么表示,司马再次暗中用力,使劲的憋着肚子,然后用这个刚琢磨出来的绝技,让自己的肚子再次发出了几声“咕噜”声,用它来告诉新认的大哥小弟有困难了,让他知道他新收小弟的肚子饿了。

    再次听到司马的肚子叫了,土方不得不表示一下了,说道:“兄弟,肚子怎么了,是饿了?你这是多久没吃饱饭了?”

    听了他的话,司马心中不屑的想到:装模作样,我们这些凡人能有多少吃的东西,你会不知道?要不是有你们的存在,家家户户也不会揭不开锅啊。

    要不是自己把自家未来几天的口粮都偷吃了,自己能坚持到现在?早就像其他村民饿晕在一旁了。

    自己已经偷吃了家里的口粮,现在没有退路了,要是自己这次不能检测出灵根,自己家里的那几个兄弟一定会把自己吃了,背水一战了。

    “大哥,我不饿,早上我喝了满满一碗粥出来的,为了显的比别人多喝一点,我还特意去加满了水,喝完之后还去续了两碗水。”说完,司马使劲憋住气,又让肚子叫了两声。

    司马都饿到这份上了,土方这个做大哥的只好从怀里摸出一张饼,这是为张寡妇冒着生命危险从军营偷出来的,就这么拿出来做人情了,他心里还有一点心疼。

    土方最终还是咬咬牙,把这大饼塞进司马怀里,忍着痛说道:“兄弟,你待会还要见卫教谕,千万要有精神,要有气势,别硬挺着了。吃饱,吃饱了才有力气,才会精神饱满,才不会出差错了。做大哥的没什么本事,这张大饼就是我的一点心意,你就吃了吧,待会好精神抖擞的去面对卫教谕。”

    司马没有推脱,接过大饼之后就拼命的点点头,一副大哥你真好,而他自己已经是感动的说不出话的样子。

    “虽然卫教谕人很好,但兄弟也要有个心里准备,毕竟灵根是天生的,后天无法改变。要是这次检测出来,你还是没有适合修真的灵根,就放下心思,安心做个凡人,过来跟大哥混吧,至少在军营里饿不死人。”土方最后对司马语重心长的嘱咐道。

    司马感动的不停的点点头,激动的说不出话来。

    看到司马表现出他这副会知恩图报的样子,土方放心了,自己用自己的善意终于打动这个小伙子了,他好朋友的事情终于有着落了。

    安抚好司马,土方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书,这是从县衙户房里抄录出来的人口薄。

    土方向前走了几步,来到司家村众人前面,按照人口薄上面写着的名字,土方大声点起名来。

    被点到名字的人,都是七八岁的小孩,他们按照土方的吩咐,乖乖来到村口,整整齐齐的排成几排,等待卫教谕前来测试灵根。

    按照人口薄上面的名单,土方很快找齐了司家村的适龄孩童,然后他又把司马拉了过来,把他安排在第一个位置。

    能帮的土方都帮了,接下来的事情就全靠司马他自己的能力了。

    在土方召集适龄孩童的时候,司马已经狼吞虎咽的啃完半个大饼了,正当他要啃完剩下半个大饼时,他看到了那群队伍里,眼巴巴看着他嘴里的大饼的几十双小眼睛中间,里面有一双熟悉的明亮大眼睛。

    这时,司马顿时愣住了,他为自己的自私而感到后悔,他竟然忘了这个在最危险关头都不放弃自己的小家伙,真是罪过啊,于是他向那双大眼睛的主人一招手,把他叫了过来。

    看到三哥叫自己过去,司羊高高兴兴的跑了过来,靠在司马身上,心里别提多高兴了,尤其是在那匹凶残的马从三哥头上跳过去,没伤到三哥的时候,那是小小的司羊这辈子中最开心的时候。

    司马抱着六弟,然后把手里的半张大饼塞进他的小手里,温柔的说道:“小六子,吃吧。”

    司羊听到司马的声音,顿时笑了,开开心心的咬了一口,说道:“谢谢三哥,我就知道三哥对我最好了。”

    说完,司羊又小小的咬了几口,然后舔舔嘴唇,眼里一阵舍不得,最后只好把大饼仔仔细细的看了几遍,小小心心的放进怀里,收好。

    看到他这副还没吃饱,还想继续吃,但就是舍不得的样子,司马一阵心疼,没想到年纪这么小的一个人,还要忍饥挨饿,还要精打细算。

    现在终于有吃的了,也舍不得把它一顿吃完,还要留着明天吃,真是个懂事又有远见的好孩子啊,会过日子。

    于是,司马笑着问道:“小六子,大饼好吃吗?”

    “好吃。”

    “那你为什么不吃了?”

    “我吃饱了,我要留着它,待会给阿妈吃。”司羊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声音脆生生的,非常好听。

    听了他的话,司马顿时愣住了,然后脸色变了数遍,最后只好抬起头望向天空,这样才能不让触动心灵的东西从眼睛里出来,不会再次从脸上掉落,滚到地上,沾染到尘土。

    同时,在司马心里,他在这样不停的安慰自己:并不是自己无情,自己只是穿越过来的,才短短几天,对前任司马的亲人还没相处出亲情罢了,才会忘了他们,才会不顾他们的生死,把他们的口粮都偷吃了。

    而且这也是先期投资,没有投入哪有机会,等自己抓住这次机会成为了修士,有了通天彻地的能力,一定会好好照顾前任司马的家人的,你就放心的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