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三章 一个死在了苍穹,一个死在了地上

    土方在安抚好座下的骏马后,拉转缰绳,让骏马回过头来,放缓步伐,慢慢的向司马小步踱去。

    “小子,你有胆量,竟敢找死挡在我的军马前面,你就不怕我失手拉不住军马,一下子把你撞死了?”来到司马身边后,土方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瘦弱的少年,一脸倨傲的说道。

    听到这个先来村口做准备的骑士在和自己说话,司马知道气势上不能输给他,但又不能把他得罪狠了。

    想到这,司马就不能坐在地上,这样子说话很失礼,于是就不卑不亢的站了起来,抖抖衣服,分开双脚跨立,双手挽在背后,本来想和他平视着,以平等的姿势说话,但站起来后他还是发现自己依然不够高,而且和自己坐着的时候差不多,和在马上的土方相比差距还是很大。

    没办法了,于是司马只好仰视着说道:“军爷身为官府人员,为朝廷做事,一举一动都代表着朝廷的脸面和法度。要是在巡查下面的时候纵马杀人,滥杀无辜,这不是败坏了朝廷的威望和法纪,让以后我们这些小老百姓还怎么相信朝廷的公正和威严?我看军爷这么英俊神武,气势不凡,深明大义,人中豪杰,刚正不阿的国家栋梁,肯定干不出那些伤天害理、残害自己国民、纵马行凶这种事。”

    听了司马的马屁,土方心中舒爽,这一生活了这么长时间,自己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夸奖自己,于是嘴角一弯,心中冷笑:自己无缘无故就杀人的事干的多了,看在这小子嘴巴这么甜的份上,死在自己手里也不在乎多这小子一个,让他知道知道看走眼的代价。

    看到土方脸上的邪笑,司马继续不慌不忙的说道:“而且,今天是教谕奉朝廷法度,来司家村为大家检测灵根,选拔国家未来的修士之时。要是等教谕到来,以他通天晓地的感知,一眼就能看出这里是否发生过命案,您是否杀过人。到时作为前来打前站的军爷,您可要承受教谕那毁天灭地的仙家手段了,您做好准备了么?”

    听了司马的威胁之语,土方的笑容一僵:原来这小子知道刚才自己没一马撞死他的原因啊,看来他也没傻到无可救药。

    想到这,土方的脸上重新有了揶揄的笑容,说道:“哈哈,你倒是有点见识,你说得不错,但有一点你可说错了,今天来的卫教谕可是全县最好的人,他的仁慈是全县鼎鼎有名的,他可不会为一点小事大动肝火,迁怒于我的。但卫教谕人好,那是他老人家品德高尚,自我修养好,他越是好,我们这些凡人就越要懂得感恩。不能惹出事来,让他老人家看到觉得麻烦,不能无意中打扰了他,让他老人家看了心烦。好了,不说了,今天我只想意外之事越少越好,安安稳稳的过完这一天,你的明白?明白的话,就快点离开这里,让出位置,回到你该待的地方去。”

    从土方嘴里听到来这里检测灵根的是全县性格最好的卫教谕时,司马的信心又足了一点,到时自己求他对自己在测试一次灵根,这几率应该是大大提升了吧。

    听到了这个好消息,司马神色更加坚定,用斩钉截铁的语气说道:“军爷,我不能走。”

    “为什么?”土方一脸震惊的说道,“你站在这里,会扰乱了卫教谕测试适龄孩童灵根的大事,你不想活了吗?”

    “我想求卫教谕给我测试一次灵根。”司马斩钉截铁的说道。

    听了司马的话,土方仰天大笑:“哈哈哈,你……你多大了?你几年前就测过了吧?那时没有修真的命,现在也不会变的,你也不小了,别痴心妄想了。”

    说完,土方虽然不知道自己这话有没有打击到这个少年,但他自己的话已经深深打击到了他自己,曾经有多少天,他一直做着自己突然有了修真的天赋的美梦,自己某一天突然成为了仙人,让自己身边的人全部匍匐在自己脚下。

    可惜这种白日梦自己想想就好,千万不能说出来,否则就会带来麻烦的。为了掩盖这种苦涩,土方只好哈哈大笑,嘲笑司马的妄人狂想。

    而司马听了土方的话后,并没有被打击到,他心中想到:那时测试的是前任司马,小爷我刚刚穿越过来,已经换了一个人了,还没测试过,怎么可能会没有灵根?

    这几天,司马已经在自己身上上上下下都找遍了,早已确定自己没有金手指,如果再没有灵根的话,他穿越过来干什么?

    作为穿越人氏,而且是穿越到修真世界的,起码最低版的标配灵根应该总有的吧,否则他来这里有什么意义?

    司马给自己暗中打了一下气,不停的暗示自己能行的,会有灵根的,可以修仙的,于是才能一脸坚定的说道:“上次测已经是八年前的事情了,时间过了这么久,整个世界都发生了变化,现在我已经长大了,不是曾经的我了,我相信我会有修真的灵根的。”

    司马很想说:我已经换了一个灵魂了,我还没被测过,你们怎么能知道我这个穿越人氏会没有修真的灵根?但他知道这种老实话不能说。

    听了司马的话,土方哈哈大笑,觉得今天自己总算是见识到了一个想修真想疯了的疯子,于是一边笑,一边嘲弄道:“哈哈哈,你长大了……嗯……是有修真的灵根了,我祝你好运……哈哈……”

    全程都听着司马和土方的对话,这些对话深深的触动了这些生活在最底层的凡人,他们没有笑,难得有一次没有嘲笑司马,只是在一旁默默的无声叹息。

    现场很沉默,安静的让土方的笑声很突兀,就像秃鹫在地上吃着雄鹰的尸体时,发出难听的得意的叫声。

    马上,诡异的环境也让土方突然的意识到了自己的笑声有点苦涩,于是他的笑声立刻戛然而止,就像正在吃着雄鹰尸体而狂叫的秃鹫,突然被人射杀了,一支没用征兆的利箭瞬间刺穿了他的脑袋。

    他们都死在猎人的弓箭之下,而他们死的时候只有一点区别,那就是:一个死在了天空,尸体掉到了地上;一个死在了地上,尸体还是在地上。

    这时他想到了他好朋友拜托他的事情,那件同样让他难办的事,于是他翻身下马来,尽量保持和司马的同一高度,平视着他。

    看清楚他眼里的坚韧不拔之后,土方终于动容了,拍拍司马的肩膀,用嘶哑的声音说道:“你的坚持感动了我,小伙子,你叫什么?”

    “司马!”司马抬头挺胸的说道,这简短的两个字道出了他一直能坚持到现在,并且还将继续坚持下去的原因:把死马当活马医。

    “好名字,小伙子,你的真诚感动了我,我决定破例一次,让你站在这里,给你一次机会,至于你能不能像打动我一样打动卫教谕,那就看你自己的本事了。加油吧,少年。”土方拍拍司马的胸膛说道。

    听到自己有资格站在这里了,司马激动并真诚的说道:“谢军爷。”

    听了司马的话,土方表现出自己很欣赏他的样子,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开始教导司马,说道:“嗯,为了你这一声谢字不让你白谢,我就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吧,希望对你有帮助。我敢让你再参加一次测试,其实是有原因的,因为卫教谕这位老人家,是修真界里人最好最好的修士,他从不看不起我们这样的凡人。不管对谁,不管对方是修士还是凡人,他都一视同仁。他平时都笑眯眯的,为人和蔼可亲,脾气超好,做事对人都极有耐心,就算遇到了烦心事也从不急眼,乱发脾气,他简直是修真界的良心,人间的楷模,他是唯一一个让我发自内心尊敬他,敬重他的修士,不像其他修士,我对他们心里只要畏惧,最多也只是敬畏。他喜欢听人说……”

    接着,为了让司马多了解一点卫教谕的情况,好让他有的放矢,投其所好,土方滔滔不绝的说起卫教谕的性格和喜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