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二章 我要修真

    土方骑在马上,向司家村赶去,身为县巡防营中的一个小头目,一个小小的什长,只比大头兵和伍长高了一点,他要做的事情很多。

    现在,他就要在卫教谕到司家村之前,去那里打好前站,把那里的秩序维持安排好,让卫教谕到了之后就能安安稳稳、顺顺利利、舒舒心心的把司家村的适龄孩童都检测一遍灵根。

    路上,他不时的想起他好朋友拜托他的一件事,但他好朋友得罪的人来头有点大,这次摆脱他的事情有点难办,一时让他头大,想不出什么好办法。

    算了,不想了,还是为卫教谕办正事,把他服侍舒适了要紧,于是土方一夹马腹,马鞭一挥,策马向司家村骑去。

    很快,土方来到了司家村不远处,他坐在马上远远一看,就看到了村口乱糟糟的场面,顿时气坏了。

    他看到本来只允许适龄孩童待在村口正中央,等待教谕来检测灵根,但现在不仅有一个明显超龄,看上去已经十五六岁的瘦弱少年待在他们中间,更可气的是在他们旁边还懒洋洋的躺着好几个干瘦的懒人。

    土方心中气不打一处来:活神仙一般的卫教谕能来这里,为你们这帮凡夫俗子检测灵根,让你们中有天赋的有机会成为一个修真者,你们不知道感恩,你们不知道维护好现场秩序,规规矩矩的等他到来,现在乱糟糟的成何体统?

    看到这,土方很生气,于是一夹马腹,一挥马鞭,径直朝村口冲去,准备把这群不知死活的人好好给他们一个教训。

    在土方看到这个场面的同时,司家村的村民们也看到村外的官道上来了一个骑士,等他跑近了仔细一看,这才看清楚他身上穿着巡防营小头目的衣服,顿时把村里人吓坏了。

    这巡防营的丘八可是所有司家村人的噩梦,正是他们不停搜刮洗劫,是不是来村里收缴剩余物资,这才让大家没有一点多余的东西,让大家整天都饿着肚皮,他们可是正真的、有执照的、有身份的、披着官衣的强盗啊。

    虽然人人都恨巡防营的丘八,但他们有刀有枪,而且每个丘八都是好吃好喝喂养出来的,一身都是力气,对付这些村民绰绰有余。就算全村人都联合起来,他们这群饿鬼都不是一个巡防营丘八的对手,几乎几个人就能灭一村。

    被他们欺负久了,欺负惯了,司家村人对他们的惧意已经深深的刻进了骨髓里,一看到有巡防营的人来,他们连逃的勇气都没有。

    之前拉司马不成,反而自己累的躺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那几个村民,看到巡防营的恶魔策马而来,顿时明白了自己现在待在了不该待着的地方,挡了大人物的道。

    于是他们身上突然生出了一股不可言明的力气,手脚并用的爬了起来,快速离开了村口正中央,让出了大道,躲到了村子里面,不敢出来见人了。

    而那群七八岁的孩童也被策马冲来的巡防营魔鬼吓坏了,不用大人教,一边哭,一边向后跑去,躲进人群中,可见巡防营的威名已经能吓哭孩童了。

    整个场面上,只有司马夷然不惧,坦然自若的坐在那里,等着土方以及他的高头大马冲上来,让他看看不是所有的司家村人都是孬种。

    在远处的土方一边大喊“都给我滚开”,一边冲到村口之前,司马只做了一件事,就是把身边的六弟司羊给推开了,让他自己快跑。

    小小年纪的司羊对司马兄弟情深,想跑却不想丢下司马一个人跑,所以在身后紧紧的抓着司马的胳膊,一张小脸着急的样子,使出吃奶的劲想带司马走。

    司羊只有七岁,刚好到了被检测灵根的年龄段,所以刚才司马能来陪他一起来走一遍这大人口中人生中最重要的事情,他还挺开心的。

    不过正因为他只有七岁,还没有力气拉走十五岁的司马,于是小脸一脸着急,双眼都急出了泪花,双手使劲拉,嘴里不停的说:“三哥快跑,魔鬼来了。”

    看到六弟在想逃跑时还不忘拉自己一把,司马微微一笑,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然后扳开他抓住自己的手,微微推了他一把,让他自己走,并用坚定的眼神表达了他的决心:今天要是我司马没有修仙的命,那么我就宁愿死,也不做这狗屁的凡人!

    虽然没读懂司马的眼神,但司羊还是离开了,不过并不是他放弃了要带走司马的行动,而是他老爸司徒看到巡防营的恶棍不顾人命的策马冲过来了,他的两个儿子还犯傻一样待在村口路中央,于是身为父亲,尽管很饿,浑身无力,但他身上最终还是生出了一股无名的力量,冲上来把自己第六个儿子司羊抱走了。

    至于司马么,他都这么大的一个人了,司徒表示自己抱不动,而且这是你自己作死,赖着不走,被马撞死了也是你自己不想跑,司徒表示自己无能为力,只留下一个你自求多福,无可奈何的眼神,看了司马一眼就抱着司羊走了。

    看到六弟司羊已经被带走,并不适应这个世界残酷生活的司马,这下放心了,他静静的等着土方策马冲来。

    司马不跑,只想证明自己有勇气面对任何危险,自古修真就是逆天改命,与老天爷作对,要是自己在这小小的军马面前逃跑,以后还怎么修真,怎么和老天抗命?

    要是自己现在被这小小的冲锋而来的军马吓跑了,到时怎么有勇气开口让高高在上的、不食人间烟火的修真者,为自己这个超龄少年再检测一次灵根?

    很快,土方策马冲过来,离村口越来越近,看到原来在村口的所有人都跑了一干二净,只有这个半大的少年还坐着堵在路上。

    于是大感丢了面子的土方,用马鞭狠狠抽了一下马屁股,径直朝司马冲去,那气势就像要一把撞死司马,再把他踏成肉泥。

    骏马越跑越近,意料中的惊慌失措,害怕痛哭没有在那个少年中出现,土方失望了,在身下的骏马正要撞上司马,马蹄正要踏碎他瘦弱的小身躯的时候,土方用力一夹马腹,骏马立刻腾空而起,从坐在地上的司马头上一跃而过。

    骏马落地后,骏马继续向前跑了几步,然后缓缓的降速停下,而土方整个脑袋亲吻在马脖子上,双手不停的**着马鬃,细心的安抚它,让它平静下来。

    看到骏马要撞上自己的最后那一刻,它腾空而起,从自己头顶上越过,让司马虚惊了一场,同时证实了他心中的猜想:这前来打前站的巡防营丘八,并不敢在教谕到来之前闹出人命,撞死自己,否则见了血,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冒险在冲来军马面前不闪避,不退缩,司马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让这个巡防营见识一下自己这一副不畏生死,不惧死亡,一心要求仙问道的意志。

    让他知道自己意志坚韧不拔,脑子一根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精神,就是为了防止前来维持秩序的他,一来就把自己抓出来,绑起来,扔回村子里关起来,让自己失去了见教谕的机会。

    巡防营的丘八不是村里这群营养不良的村民,他们可是身强体壮,力大无比,一只手能拎起五个像自己这样小胳膊小腿的人。

    要是前来维持秩序的丘八不能通融,把自己这个不守规矩的人往村里一丢,再往自己脑袋上一砸,让自己陷入昏迷,暂时回不到村口,错过教谕来检测灵根的机会,这是一件简简单单的事情,同时也是他打好前站的责任。

    要是真发生这样的情况,让巡防营的丘八尽到了自己的义乌,那自己就见不到教谕了,更不用说重新测试一番灵根了。

    在知道巡防营的丘八是嚣张跋扈,不通人情,冷血无情,欺软怕硬的混蛋之后,而自己这次是违反他们的规定,要和他们抗争。

    司马就知道求他们也没用,只有让他们看到自己那种不怕死的决心,让他们心有顾忌,也许才能使他们通融一下,让自己留在这里。

    所以正好趁这个机会让他见识一下自己的胆量:我连死都不怕,要是你要坚持自己的工作,阻挡自己见教谕的机会,那么咱们就不死不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