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从挖灵石开始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一章我们饿了

    司马和全村的老少爷们一起有气无力的坐在村口,连一丝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

    他们坐在这里是等修真的练气士老爷到来,等他来村里为这些七八岁的孩童检测灵根,挑选有修真天赋的人才,

    只要一旦被检测出有适合修真的灵根,那就能去修真问道了,从此鲤鱼跃龙门,脱离了凡人的苦难,跨出了长生不老的第一步。

    司马坐在一群七八岁的小孩子中间偏前面的地方,以他十五岁的年纪,在那群孩童离高出一头,显的很是鹤立鸡群。

    周围的孩童都一脸鄙视的看着这个明显超龄的厚颜无耻之人,听说他八年前已经检测过一次了,灵根早就被测出不合格,没有天赋,想不到今天他还厚着脸皮混进来还想测一次,真是痴心妄想啊。

    难道八年前不合格,你八年后的今天能合格?今天再测他一次,最多也只能证明他白日做梦了。

    在这群孩子周围不远处,坐在、躺着着全村的老老少少,他们的心情也和那些小孩子一样,对司马还想再测一次灵根的做法充满了鄙视和怨恨。

    于是基本上全村人,都不停的朝司马指指点点,他一个这么大的少年了,还混到小孩子中间,还要等着再检测一次灵根,这脸皮也太厚了吧。

    一堆人群中,一个村民朝司马的爷爷司空,有气无力但又气势汹汹的质说道:“司空,你管管你孙子司马,他八年前就由教谕大人检查过一次了,当时他就没有修真的灵根,没有成为修士的命,这次去还凑什么热闹?这会害了我们!”

    “对,司空你管管你孙子,快让他出来,安安静静的待在这里,等会卫教谕大人来了,要是引起他的怒火,我们司家村就完了!你说句话啊,不要让他再捣乱了。”另一个围着司空的司家村村民继续有气无力的说道,想让司空把他孙子叫回来。

    “对,让他回来。”

    “不要让他惹恼了教谕大人,连累了我们司家村。”

    “司空,你倒是说句话啊,别傻不拉几的坐着不吭声,我就会认为你是个哑巴,不让你去把孙子叫回来了。”

    一群司家村的人围着司空,都很心急,但都只能有气无力的声讨着,让他把孙子司马从那群等待教谕大人检测灵根的小孩子中间出来。

    被人说多了,司空一个脑袋两个大,晕乎乎的,当然,这不是因为被这群人说烦了造成的,而是饿的,饿的晕乎乎的。

    “我和老大已经分家了,司马的事我已经管不了,你们还是找我大儿子司徒,自己说去吧,让他出马,一个顶俩。”被这些人说多了,司空脸上挂不住,只好推脱道。

    这群人听了司空的话,心想这老头真管不了?那找他儿子出马,他应该不会推脱了吧?

    于是,转头一看,一眼就找到了被另一群人围在中间的司徒,原来司马的老爹司徒也被村民们团团围在中间了。

    他们的目的也一样,想让他把自己的儿子拉出来,免得教谕大人来了不高兴,牵连到大家。

    看到已经有人在对司徒施加压力了,他们也不打算算转移阵地了,继续磨他爷爷司空吧。

    当然,这不是因为他们赖,而是他们实在没有力气移动脚步,这都是饿的,他们从家里来到村口就不容易,好不容易坐下了,再想爬起来把混进小孩子堆里的司马拉出来,实在是没有那个力气。

    而且,这村里的人也不是没有过动手的,亲自去抓司马出来的,只是他们实在太饿了,身上没有一点力气,这不之前好几个身有余力,想冲进去把司马拖出来的,都被司马打到在地,爬不起来了,拉人行动都失败了。

    倒不是因为司马打他们打的有多狠,有多重,而是他们折腾了几次后,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没了,躺在地上爬不起来了。

    看到他们动手失败了,于是司家村的其他村民只能劝司马的家人司空司徒司冦出马。

    而同样饿的皮包骨头的司马之所以能把这些人打败,现在依然坐在孩子前面,那是因为他出来之前把家里的唯一一点口粮偷吃了。

    为了这次测试灵根,司马算是孤注一掷了,他把自家八口之家五天的口粮,一顿吃完了,尽管这样,他还是只吃了个半饱。

    这次要是检测出没有灵根,回去之后被家里人发现没了口粮,肯定会把他剥皮拆骨,劈了生吃。

    因此今天比其他人多吃了一点饭的司马,依旧能待在这里,没被急红了眼的拖出去扔了。

    村口依旧充满了有气无力的吵嚷声,司徒和司空想的开,不去管司马,他爱做什么就做什么吧,这辈子就这样了,早死晚死都差不多。

    但司马的大哥司牛二哥司虎可就不这么认为了,他们在村民的鼓动下,坐在远处,不停的朝司马有气无力的喊着:“司马,你八年前就检测过了,你没有灵根,还是赶快出来,安安静静的过完下半辈子吧,不要闹了,不要连累我们了。”

    司牛说完,司虎继续有气无力的劝道:“是啊,老三,你这么大的一个人了,混进要被检测的孩子群里,教谕大人一眼就能看穿你已经过了检测的年纪,到时他一生气,不但你要受罚,还会连累我们全村人的。”

    司马坐那里,摸摸六弟司羊的小脑袋,和他一起等待卫教谕卫修士的到来,等他再为大家测试一次灵根。

    而对那些不断指责他,让他滚出来的村民的话,司马充耳不闻,一心憧憬着自己检查出灵根,好修道成仙,也不枉穿越一场了。

    想到这,司马睁眼看了一眼这群一辈子没吃过一顿饱饭的村民,他们和自己一样都是身材瘦小,皮包骨头,身上没几两肉,比一只猴子也大不了多少的人。

    看着大伙都是比非洲难民还惨上百倍的样子,司马冷笑一声,要想自己和他们一样认命、苟延残喘的活下去?休想!

    平时一天喝两碗看得见碗底的稀粥吊命,农忙时才能吃个半饱,去为修士老爷干活,最后所有的收CD是修士老爷的,他们这些凡人除了能得到一点吊命的口粮外,其他的什么都没有。

    这样的生活可不是司马能忍受下去的,说什么都不行,好不容易魂穿到这个修真世界了,司马他发誓:要么自己成为一个修真者,要么就被修真者打死,绝不做一个连饭都吃不饱的凡人!

    司马来这个世界已经五六天了,他来此后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就是吃不饱,每天只有两碗稀粥吊命,基本上和那些旧社会遭灾毁了家园,去外地乞讨,被官府救济的灾民一个待遇。

    虽然来此的第一天,司马就依靠前世的经验,想出了种种发家致富的方法,可以让自己,自己的家人,甚至是整个司家村都过上幸福美满的日子。

    但是,现实深深的打击了司马,他稍微一了解,他所在的世界,至少是他所在的这个国家,这里是修真者直接统治的国家,凡人比奴隶都不如。

    当官的都是被淘汰了的、没有了前途的修真者,由他们直接出手统治凡人,在他们毁天灭地的力量面前,凡人连只蚂蚁都不如,至少蚂蚁有个窝,窝里有粮食。

    在他们的统治下,那还不是谁有不同意见就灭谁,就算再多的凡人联合起来,为了吃饱饭造反都没用。

    所以司马所在的齐国,这统治基础很稳固,几千年来都没出现过凡人因为活不下去了而造反的成功案例。

    自然而然,由于实力的天然鸿沟,这国家的所有资源都是属于修真者的,就算是他们凡人的命都是修真者,都是朝廷的,都是官府的。

    他们的一生,要么你在出身的时候,上天赋予了你修道的灵根,在七八岁测灵根的时候查出来,一查出来后你就被朝廷录取,由朝廷精心培养你,不愁吃不愁穿,还让你修道,教你法术。

    等你长大后,就算在修道路上不能继续勇猛精进,长生不老,那也能成为朝廷的官员,继续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同时还能福荫子孙。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一旦一人成为了修真者,那他所在的一家人都由朝廷供养,过上奢侈的生活。

    要么平时吊着命,忙时为朝廷干活,没有私财,没有私产,自己的一切都属于朝廷的生活,要么成为修士,成为人上人,这就是这片土地的规则。

    由于修真者的强大力量,他们对凡人的统治深入到了每个角落,平时是不准他们有多余的粮食、衣物等等生活物资的,规定了你们平时一天能吃多少粮食,吃多了就是犯罪,你们只要吊着命活下去就好。

    所有司马家一旦多了点其他东西,多吃了一些东西,生活改善了一点,官府就要过来插手过问了:你们过的不错啊,但这是犯罪,不为修真者做出贡献而换来的好处都是犯罪,轻则发配夷方,重者直接杀头。

    因此,那些能改善他生活,给他好处的创造发明都不行,就算那发明的成果行,但你因此得到的报酬要没收,上交官府,你们继续你们凡人的生活吧。

    司马也想过给官府提个建议:让大家能吃饱穿暖,然后用大量劳动来代替现在吃不饱穿不暖,但平时无所事事的状态。

    这样即能改善了大家的生活,又能为朝廷生产出大量物质和财富,收获的绝对比消耗的高上几十上百倍,为齐国的富强繁荣贡献出巨大的力量。

    但后来仔细一想,自己还是太年轻太天真了,修真者不让凡人吃饱饭,活的艰难,他们绝对是故意的,肯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在司马缺乏葡萄糖的大脑里,他强烈怀疑到,他的前一任一定是被饿死的,要是这么下去,他也一定会被饿死的,于是他迫切的想成为一个修真者。

    他可不想做个饿死鬼,因此说什么都要搏一搏,刚好就碰上了一次机会,就是让朝廷来检测灵根的教谕再给他检测一次。

    虽然这身体的前任在八年前检查过一次,没有适合修真的灵根,但现在已经换了一个灵魂了,不是原来的自己了,情况应该不同了。

    自己辛辛苦苦的穿越而来,不给金手指就算了,给个最低级的能修真的灵根总是要有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