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的法则:假面十号殿

把本章加入书签

(小烈犬的私人辅导(2)

    提起南允烈,关键词多半是:暴躁,危险,生人勿近,以及不知是真是假的,一对十一的传说。

    这样听起来对学习绝对没有兴趣的南允烈,竟然教起了别人功课来?

    明亮的灯光,柔和的笼罩着沙发里一大一小的两个身影。

    南允烈微微垂首,琉璃一般的眼眸,映出了那只小手,正一笔一划的在课本上写出答案。

    头发的阴影错落在绝美的侧脸,在明暗交错中,犹如雕塑一般,好看的不可思议。

    而千弥盘着腿坐在沙发上,认真的看着课本。

    那画面,美好而和谐的,挑不出一点点瑕疵来。

    “千弥……你有脑子吗?”

    当千弥第五次做错同一道数学题的时候,南允烈差点暴走。

    他伸手点了点她的额头,强行压下了要打她的念头。

    “我不是已经跟你说了五次这道题应该怎么做了吗??”

    千弥摸了摸额头,抬起脸看着他,那张精致的小脸依旧没有表情,水润的眼眸却那么无辜的看着他:“可是数学题真的很难,而且是小烈犬强行要教我,又不能怪我……”

    “……”

    南允烈隐忍的闭了闭眼,被她的回答顶的无话可说。

    他也没有想到,怎么看起来挺聪明的一个人,做题能笨成这样!

    “小烈犬好凶,我不想做了。”

    千弥扔掉笔,站起身来:“我要回家了……”

    “喂!”

    南允烈抓住她的手腕,瞬间褪去了气焰嚣张的模样,变得有些变扭起来。

    “我不凶你了,你继续做……”

    真是的,这个家伙怎么这么小气,不就是忍不住发了会儿脾气吗!

    “少爷。”

    敲门声适时的响了起来,是班森的声音。

    “进来。”

    班森端着一个精致的托盘进来,带着温和恭敬的笑意。

    茶点的香味,瞬间弥漫在整个房间。

    在看到托盘里漂亮的蛋糕,千弥的眼眸亮了亮,然后重新坐了回去。

    “那我还是再做会儿题吧……”

    “……”

    南允烈的嘴角微微抽了抽。

    这家伙刚才绝对是准备要走的,居然为了一块蛋糕就坐回来了,一点追求也没有啊……

    “喂,千弥。”

    等到班森走后,南允烈把一块蛋糕放在她的面前:“要不吃完了再做题吧?”

    “好呀。”

    千弥想也不想的丢掉笔,拿起叉子认真的吃了起来。

    真是好收买。

    看着她那副模样,南允烈的嘴角,连自己都没有觉察的,微微上扬了起来。

    然后,他像是突然惊醒过来,差点打自己一拳。

    这种痴汉一样的表情,简直像个变*态啊!

    “千弥,你今天为什么会来?”

    不知道为什么,他问这个问题点的时候,内心有些期待和忐忑。

    “我来吃晚饭的……”

    千弥一本正经的回答。

    “……”

    “还有,小烈犬的朋友说,小烈犬有危险了。”

    她说。

    “小烈犬有危险的话,我是不会不管你的。”

    “为什么?”南允烈微怔。

    “因为小烈犬帮助过我呀……”

    千弥回答的理所当然。

    就知道这个家伙会说出这种话来。

    尽管如此,南允烈的心理,总有种莫名其妙的失落感。

    他皱眉,想要忽略这种令人不快的情绪,语气也恢复了往日的恶劣:“你这个笨蛋,不怕自己陷入危险吗?就这么跑到别人家来。”

    “我才不怕呢。”

    千弥吃着蛋糕,看了他一眼:“而且,小烈犬的爸爸,好像很关心你呢。”

    因为刚才她听到了。

    ——身为南家的继承人,那些会束缚你的东西,统统丢掉为好,否则,也只会害人害己。

    那听起来,对小烈犬来说,是一句非常残忍的话。

    因为,为了继承人的这个身份,他所想要的东西,那些在普通人来说,再正常不过的事情,都极度奢侈。

    那个位置,有无数的人窥伺着,稍不小心,就会踩进猎人的陷阱。

    其实小烈犬的爸爸,是在以残忍的方式,提醒着他呢。

    南允烈怔了怔,但关于那个人的任何,就像是他的禁忌。

    南允烈的表情,在一瞬间冷了下来,他那宝石红一般晶莹的眼眸里,流动着冷冽的火焰。

    红色的发,瞬间飞扬。

    叉子掉落在木质的地板,发出清脆的声响。

    衣领被揪住,千弥被他毫无预兆的,压在了沙发上。

    嘴角还沾着奶油,千弥眨了眨眼,看着那张近在咫尺的脸孔:“小烈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