缠痴错爱:权势上司虐宠妻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1742章 1相当露骨的暗示

    在轻轻拿下她的小手后,孟沛远盯着她的小脸,柔声道:“好,我不说了,我们早点休息吧。”

    “嗯。”白童惜点点头后,主动道:“你先洗吧。”

    孟沛远却一把托住她的腰,暗昧的说:“我们一起洗。”

    “不用了……吧?”白童惜声音转小,有些脸红的说:“我怕你憋不住耶。”

    “什么憋不住?惜儿能不能说得再明白些。”孟沛远追逐着她的眼眸,明知故问。

    白童惜咬了咬下唇,最后干脆豁出去道:“算了,一起洗就一起洗!就算你憋不住了,也、也没关系。”

    这话,对于惯来传统的白童惜来说,已是相当露骨的暗示。

    闻言,孟沛远眼底闪过一道震惊,然后便是彻底的幽暗下来。

    下一秒,他将她打横抱起,径自朝偌大的浴室走去。

    不久之后,只听浴室里传来花洒的“哗哗”声,还有一声声性感的低喘和软糯的求饶声……

    两个小时后——

    孟沛远低头看向床上累得已经昏睡过去的小女人,心下一片柔软的同时,也不由埋怨起了自己的孟浪。

    说好了今晚洗冷水澡的,怎么只是惜儿的一句话,就让他破功了呢?

    而且还……停不下来。

    孟沛远既怜惜又抱歉地望着枕边的小女人,在浅黄色的灯光下,她整个人都透着一股暖意。

    想到这份暖意,是独属于他的,孟沛远就再也忍不住的低下头,亲了亲她还透着淡淡粉红的脸蛋,还有香喷喷的颈窝。

    “唔。”睡梦中的白童惜,似乎感觉到了“骚扰”,于是下意识的抬手一晃,示意对方别吵。

    孟沛远不禁发出一声呵笑,同时收手不再闹她。

    入睡前,他将手心轻轻贴在她的肚子上,这才慢慢合上双眸。

    一夜安寝。

    早上,窗外的鸟叫声,让酣睡中的白童惜无意识地蹭了蹭脸颊。

    又过了五分钟后,鸟鸣声一直没有停下来,白童惜不禁缓缓睁开眼眸,入目的,是窗外郁郁葱葱的树木,还有隐蔽在其间不停发出叫声的鸟儿……

    白童惜揉了揉眼睛,转过身去,发现孟沛远已经不在房中。

    她下意识的看向时钟,发现已经十点了,不由暗叹昨晚的疯狂,她竟和孟沛远翻云覆雨了那么长时间。

    好在他虽然索要个不停,但动作却十分轻柔,事后也给她的身子做了清理和按摩,她除了舒服外,再无其它异样的感觉了。

    想到这些,白童惜的脸蛋就有些热热的,她忙下床刷牙洗脸,穿戴整齐之后下楼找孟沛远去。

    楼下,孟沛远正置身客厅之中,用笔记本电脑参与泰安集团高层的会议。

    本想走过去吓他一跳的白童惜,在瞟到他膝上的笔记本和打开的镜头时,反射性的向旁边一躲。

    之后,她看到孟沛远对着镜头里面的人说道:“我要收购建辉地产。”

    八个字,简短,有力!听得白童惜心神一荡。

    镜头内,高层们开始面面相觑,聪明点的,已经从孟沛远那声“我要”中听出了不可逆转之意,这绝对不是在和他们商量,而是通知!

    此时,高层们心里都很清楚,不管白童惜疯了与否,她都是孟沛远明媒正娶了两次的妻子,他们就是反对谁都不能反对有关她的提议。

    “我同意。”

    “我也同意。”

    ……

    于是,一大堆不问缘由便举手投票的高层出现了。

    不到一会儿,竟是全票通过,无一人持反对意见!

    白童惜在众人看不见的边上发出了一声感慨,这就是孟沛远的泰安集团!说是高层会议,但却是唯他马首是瞻,可见孟沛远平时杀伐果断,说一不二的性子以深入高层们的心。

    对比起他,自己终究还是太嫩了,尽管她做得再努力,但没有足够的威严,还是无法在建辉地产立足根本。

    也就是说,建辉地产会衰落成如今这个样子,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因为她没有白建明和孟沛远那样的底蕴和底气,注定压不住那群心怀鬼胎的高层。

    镜头外,孟沛远微一勾唇,声音显然轻快了些:“既然大家全票通过,那就从今天起执行这个收购项目。”

    对此,众人同样毫无异议。

    “还有什么事吗?”孟沛远随后问道。

    “孟总,您的身体无恙了吗?”有人关心的问道。

    这虽然无关公事,但毕竟孟沛远“消失”了整整三个月,这三个月香域水岸所有的通讯、电子设备都被孟老下令拆除,故而孟沛远无法和外界取得联系,也因此泰安集团多少有些人心惶惶。

    今天,好不容易“见”着孟沛远的面,立马有高层问出众人的心声。

    孟沛远淡淡的答道:“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多谢各位的关心。”

    “那……”那个提问的高层张了张嘴,看样子还想问点什么,但后来还是合上了嘴巴。

    孟沛远心知对方可能是想问白童惜的情况但又怕惹怒他,不由无视道:“没什么事的话,大家散会吧。”

    “孟总!您什么时候才回来上班啊?”最后的最后,只听秘书小姐有些急切的问道。

    孟沛远微微一笑:“快了。”

    *

    在孟沛远关闭视频通话后,白童惜这才走上前去,并轻声喊道:“孟先生。”

    闻言,孟沛远飞快回过头来,只见白童惜正乖乖站在他的身后,脸上还带着未褪的感激。

    他当即知道,他和高层商讨的有关收购建辉地产的事,应该都被她听了去。

    但他并无因此邀功,而是在移开笔记本电脑后,起身关切的问道:“惜儿,昨晚休息的好吗?”

    一听这话,白童惜原本要出口的感谢立刻化为了害臊,她点点头,嗫嚅道:“很好,你呢?”

    “我也是。”孟沛远说这话的时候,凤眸里满是侵占欲。

    白童惜微微撇开眼睛,假装若无其事道:“我们去吃早餐吧。”

    孟沛远尤不知足,故而压低脑袋,薄唇贴上她的耳朵,说:“我还以为昨晚已经喂饱惜儿了呢。”

    “你!”白童惜岂会不知他话中的深意,不禁又羞又恼的抬眸瞪他。见状,孟沛远不由开怀大笑,并在白童惜调头跑掉之前,快而准的抓住她的小手,牵着她往餐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