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九十三章、现在三大家都是抖M了

    权当这些招呼声并不是朝着自己喊出来的,步川小姐眼里根本就不存在这些小迷弟,持续保持着自己那好似标志般的死鱼眼。

    ——诚然全都冷漠地无视掉了。

    所以说到底是哪个凑不要脸的家伙在学校里夏姬八乱说啊?而且还因此传出了她一言不合就喜欢动手揍小弟的谣言……妈耶!真是太特么假了!明明步川小姐这边为了不至于浪费自己的体力,根本不会挥起拳头就乱打人的!

    总而言之,无动于衷地迎着那些充满敬畏而又带着憧憬的小迷弟目光,步川小姐和洛小倾两人就这么一路走到了自己的目标。

    当然就是那个处于豹区最上层的“BOSS房”啊。

    毕竟距离之前也才相隔了不过几天而已,所以比起上一次步川小姐过来的时候这里并没有发生多大的变化,就连走廊里被大家统一视为“艺术展示台”的墙壁也是一样,上面那些被大量颜料喷漆起来的恶搞涂鸦看起来明显都还是旧的那些、根本就没有比较新一点的痕迹出现呢……明明这些不良少年整天盘踞在废弃校舍里除了意气风发地打架滋事以外就是如同咸鱼一般地无所事事,难道就没有什么“艺术新作”想要展示吗?

    #小迷弟:哇!大魔王的地盘哪里敢喷涂鸦?喷不起喷不起!#

    在一脚踏入进“BOSS房”之后,步川小姐自然不出意外地就在里面看到了那个才刚刚卸下自己豹区老大身份没几天的苦逼金豹。

    等等!有点不对劲,好像有什么让人感觉不和谐的地方?此时金豹并非独自一人犹如空巢老人般地呆在这里(过气老大就是这样子的),他的身边不远处竟然还存在着那么一群自称自己为“大龙团”的笨蛋不良少年们?

    大龙团的其他人也就算了,但那个金毛青年可是和金豹有着一段“深仇大恨”的,想不到他竟然也能如此心平气和地呆在这里不动。

    ——为什么没有直接挽起袖子就开始和金豹互相伤害起来啊!

    要知道金豹在自己还顶着豹区首领头衔的时候,可是曾经故意派一大堆小弟过去将猝不及防的大龙团成员们全部都绑架到了这里,关在小黑屋里就是一顿疯狂输出、惨无人道的轮流痛殴啊!而且不仅仅只是如此,金豹还因为那个金发青年的头发跟自己酷炫狂霸拽的一头金发在无形之间撞色了,自我意识过剩地认为这是人家对自己无声的挑衅,便闷声不吭地就将金发青年给直接“招待”成了一个人形自走猪头!

    试问这种仇谁能风轻云淡地咽下去啊?

    现在看到大龙团的人(特别是那个金毛青年)和死敌金豹呆在同个房间里还能够一直保持着相安无事的状态,自然是让人感觉颇为意外呢。

    ——所以说果然金豹和金毛青年是相爱相杀的基佬关系吧?

    总而言之,暂且先不提这边保持着面无表情的冷淡模样就直接走神掉的步川小姐到底在脑袋里想了些什么,反正就算顺势脑补了乱七八糟的奇怪东西,金豹和大龙团的金毛青年这边肯定是对此完全一无所知的。

    想来这群根本就不想好好学习的家伙是一下课就直接迅猛地聚集在这个房间里呢

    因为没有老大、也没有什么比较特殊的目标,所以虽然大家都在这里,但一个个地都摆出了一副百无聊赖的死咸鱼模样

    #↑没有大魔王我快要死了.JPG#

    本来上一秒还像是某种社会残渣一样蹲在小角落里不知道自己到底该干些什么才好,但在下一秒意外发现自家的老大竟然突然就出现在了大门口之后,只见这群死咸鱼们十分不可思议地瞪大了眼睛!然后瞬间原地复活,不过短短的几秒钟时间就变得极为精神百倍,根本看不出他们刚才其实还很咸鱼的……当然在第一时间里就纷纷站起了身子,无论是金豹还是大龙团的成员都激动得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呢。

    “妈耶!老大您老人家终于还是来了!”

    “我们等你等得好辛苦!”

    “嘤嘤嘤嘤——老大您从那天之后就再也没来过这里了,日子久让我都以为您老人家不要我们了呢!哭唧唧!”

    “老大老大!我们到底什么时候去拳打虎区红虎、脚踢龙区青龙啊!”

    ……

    反正诸上面那些的话真的是层出不穷,而且大概是因为金豹和大龙团的成员相互凑合在一起人头实在太多了,所以在步川小姐这边听来根本就是一句还没完就立马紧接着冒出了下一句来……顺便一提,这些家伙说出来的话更是油腻得让人受不了好吧!先不提里面好像乱入了一个讲话十分诡异的嘤嘤怪,要知道其他人说出来的话其实也完全正常不到哪里去,甚至有些发言根本就犹如苦兮兮的弃妇一样啊!

    步川小姐嫌弃地皱了皱眉头,心里暗道明明也就才几天没有看到他们而已,一个个看起来好像都被戏精给附体了是怎么回事啊?

    ——而且刚才被称呼为“老人家”的事情她可不能当做听不见呢。

    不过想想也算了,和这群凑不要脸的抖M计较些什么?毕竟身边一直有个洛小倾在对她各种丢下限,步川小姐当然早就清楚像“抖M”这样子的生物到底是什么样的尿性,打打骂骂根本就不可能会效果的。

    所以跟他们理论这些事情会徒劳无功地白白浪费掉自己的精力不说,而且指不定反而还会让他们变得更加兴奋起来不是么?

    绝对不能指望他们的节操到底有多少呢。

    也只能继续保持无视,任由他们怎么称呼自己吧!反正步川小姐诚然已经在不知不觉之间变成了校园不良势力的一方霸主,而且现在身为高贵的“风纪委员长”,她也正好需要利用到这群人傻力多的笨蛋们……于是落落方方抬起眼帘淡淡地瞥了这些家伙一眼,丝毫不在意他们被自己的视线扫到后突然之间激动地浑身颤抖起来的蠢样子,然后以理所当然的姿态慢慢朝着房间正中央的那个“宝座”走去。

    当然的事情,所谓“宝座”其实仅仅只是一张朴实无华的办公椅而已,完全不知道金豹以前到底是从什么地方抢过来的。

    ——不过相比较起周围的破落环境来说,这个椅子的确是显得高大上了许多呢。

    然后还没有等那个距离宝座最为接近金豹反应过来,紧紧跟随在后面的洛小倾便早已心领神会地察觉到了步川小姐的意图,突然之间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越过了身前并未改变步伐的步川小姐,直接一溜烟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

    看洛小倾现在的行径路线,绝对是想要抢在她的前面先到“宝座”那边吧?

    虽然并不知道这个死蠢的最终目的是什么,但步川小姐根本就无所畏惧,就这么瞪着死鱼眼静静地看着她的表演。

    不过有些出人意料的是洛小倾这次的目的却并非想要作死,而且还恰恰完全与之相反,她特么是想趁着这个机会对步川小姐大献殷勤一次好嘛?在欢脱地蹦跶过去之后果然发现这个“宝座”上因为接连几天都没有人坐上去过而沾染上了不少地灰尘,洛小倾便格外得意地扬起了嘴角来,于是直接毫不犹豫地蹲下身子,诚然以一副喜滋滋的模样就开始卖力地擦起椅子来了。

    就甭提她现在这幅样子看起来到底有多么得狗腿了啊!啧啧啧,想来毫无节操的洛小倾压根就没有想要掩饰自己的这份殷勤呢。

    什么?你问两手空空的她是用什么东西来擦的?

    Emmmm……说出来你们可能会不相信,但实际上洛小倾拿来擦脏东西的不是别的,正是自己的校服外套!而且看她现在来来回回擦得还十分起劲开心的模样,估计一点都不觉得自己这么做有什么好心疼的吧。

    哎,被穷胸极饿的步川小姐当成苦力欺压了这么久的时间,她诚然早就已经有了“自己是川川的人形抹布”的自觉呢。

    #洛小倾:节操限制了你们的想象力#

    ——躲在墙角瑟瑟发抖。

    而被如此狗腿对待着的步川小姐本来就从来就没有将洛小倾当成“人”过,再加上她身为大魔王更加不可能会有“人性”这样子的东西,所以这个时候也不觉得洛小倾这么做到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再者说了,就算洛小倾那边没有自发地做出这种事情来,但在步川小姐发现自己即将要坐的椅子上面竟然沾染着灰尘之后,肯定也会在第一时间里扯来洛小倾的衣服开始擦拭的吧?

    仅仅只是时间的早晚以及到底是主动还是被动的问题而已。

    于是心安理得地接受了这份殷勤,根本不需要自己动手的步川小姐就这么舒舒服服地坐在了这个已经被洛小倾擦得十分干净的宝座之上。

    然后很快就察觉到金豹和大龙团那边还是有些嘈杂的,他们一个个脸上都充满着兴致勃勃的情绪、各种“嗡嗡嗡”地也不知道到底在讨论些什么鬼东西,本来好不容易升起来的好心情当然也是因此再次被弄得糟糕起来了。

    “安静——”

    虽然步川小姐仅仅只是微皱着眉头、随口轻轻地说了那么一句出来,但就此造成的杀伤力却无疑如同原子弹大爆炸啊!

    全场瞬间就好像被抽掉空气般地直接静谧了下来。

    忽然察觉到自己被步川小姐那略带冷意的淡漠视线给扫到了,无论是金豹还是大龙团的那些成员诚然都不约而同地颤抖了一下……妈耶!这个时候要是再敢说悄悄话的话,肯定会被步川小姐直接掐断掉脖子的吧?虽然人都有是作死的冲动,但果然还是不要往死里作吧?所以下意识地就按捺下了兴奋到几乎要雀跃起来的情绪,也完全不需要别人提醒什么,他们便纷纷心悦诚服地朝着步川小姐低下了头。

    而看到自己造成这番景象之后,步川小姐当然是觉得颇为满意的,而且还有些意外地感觉这群抖M要比洛小倾那个死蠢听话得多嘛。

    #洛小倾:???#

    总之她今天来到这个地方可是有“正事”的,所以趁着现在房间里安安静静、十分适合宣布一些比较重要的事情,步川小姐便极为简单粗暴地向他们说出了自己在今天担任上了学生会的风纪委员长。

    而这一下子当然不可不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呢。

    毕竟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想到步川小姐竟然会突然说出这些来,也就别提金豹以及大龙团的成员这边到底有多么惊愕了。

    妈耶!要知道他们吓得差点连下巴都要直接脱臼了好嘛?

    然而步川小姐却是完全看都不看他们一眼,也不觉得自己在说这些话之前应该要打一下草稿让人家做好猪呢比,依旧还是在那边自顾自地说话着——在颇为直白地表达完了自己在某种意义上已经是隶属于学生会的人了之后(毕竟风纪委员部是学生会阶层的),那她肯定就会理所当然地开始要求他们这些做小弟的家伙以后多一些心眼,以后也不要再和学生会的人相互作对了,免得到时候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打自家人。

    对此有异议?

    可以的,直接站出来吧——

    没关系没关系,不要表现得那么害怕,步川小姐不会那么独裁地直接堵住你的嘴巴,只是让旁边的洛小倾稍微教你一下怎么好好做人而已。

    #小弟们:这特么有什么区别啊!#

    在无意之间好像听到自己的名字被步川小姐给叫到了,即便洛小倾刚才正想着自己校服的问题走神中、并没有怎么注意事态的发展,但秉着自己身为忠犬的本性,果然还是在第一时间里就马上作出了相应的反应。

    在颇为俏皮地高呼一声“我在我在洛小倾就在这里”之后,她便十分圆润地滚了出来,朝着额头已经开始滴汗的大家灿烂地笑了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