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九十二章、称号二之事

    什么?你说这根本就没什么好烦恼的?如果真到了要打架的那个时候让步川小姐直接假装打不过顺势输给青龙不就好了?

    还真敢说出这种话来呢。

    虽然从理论上来说这确实是一个可行的办法,但施展的可能性却是基本为零,所以说完全稳赢的局步川小姐为什么要假装不敌啊?莫非在故意输给青龙之后她还领到一份加鸡腿的盒饭不成?不成不成,无论怎么想都感觉非常不划算,自己反而血亏呢……如果她还是以前那个没有牵扯到这些不良势力里面的“普通学生”的话(如果说早就有了大魔王称号的她还可以被称之为“普通学生”的话),说不定步川小姐为了避免自己就此惹上麻烦然后稍微考虑一下什么的。

    ——但现在是肯定不行的。

    毕竟步川小姐从今天开始就已经摇身一变成了“风纪委员长”,正好需要在这些不学无术的不良少年心中竖立起高大的形象来好嘛?

    而且还因此知道了一个非常可靠而又方便的赚钱方法,所以为了自己的“计划”能够顺利实施下去,然后作为其中核心的领导级人物,步川小姐当然是绝对不可以这么随随便便地就输给任何一方不良势力的老大。

    啧,这样子不行那样子也不行,难道说在青龙成功地踢断大树找上自己的时候,她要直接演示“一脚踢断电线杆”来劝退人家吗?

    这特么是玄幻剧的情节吧!

    即便这听起来就十分不科学的事情对于步川小姐来说并非完全不可能,但如果她真的干出这种骇人听闻的事情来的话,明显已经完全不能用“人类”两字所能够解释了吧?在顺利地将青龙劝退走之前,她肯定会先被绑架到一个可怕的研究所里、然后被一大堆精神失常的科学怪人给直接地活生生解剖掉——好吧,说得有些夸张了,这个世界上的确是不存在那种凭一己之力就能将步川大魔王给顺利解剖掉的家伙呢。

    但是在选择这么做之后会惹上不小的麻烦却是毋庸置疑的事情,毕竟就算是钢铁铸成的腿也不一定可以一脚踢断一根电线杆呢。

    #↑是绝对不可能,蟹蟹#

    要知道步川小姐这边可是还想着自己能够安安静静地度过这一次的三年高中时光呢。

    总而言之,既然就连一向淡定冷漠脸的步川小姐都被青龙这番突然踢树的举动吓到露出了些许意外的情绪来,那么在旁边性格本来就欢脱而又智障的洛小倾当然不可能会在看到这一幕之后还可以让自己保持着面无表情。

    所以说青龙这个家伙现在到底是想要干哈啊?难道哈玄关的那些家伙一样,也在沉迷“练功”无法自拔吗?

    但是又有什么邪○功需要让人对着一棵无辜的大树如此痛下死脚啊?

    #大树:嘤嘤嘤#

    当然的事情,因为自己毕竟不是造成青龙竟然直接在光天化日之下对大树干出这种事情来的(青龙:???)的“始作俑者”,所以洛小倾这个时候自然是不会像步川小姐那样子在脸上忍不住露出了惊讶来、甚至都说不出什么话话来……在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情之后,她明显在下一刻就忽的鼓起了脸颊来,那双暗红色的眼眸也是被瞪得滚圆滚圆的,诚然整个人此时此刻都处于一种莫名其妙的颤抖之中。

    这特么绝对就是被自己的笑意憋到差点窒息的模样吧?

    然后还没有憋多久的时间,只见着面部逐渐变得扭曲的洛小倾突然一下子就破功掉了,直接“噗嗤”一声哈哈大笑了出来!

    ——妈耶!就别提这并不算很小的笑声在现在到底有多么明显了。

    不过其实也完全不能怪洛小倾的笑点太低,毕竟青龙这个家伙身上的实诚劲儿实在是太特么搞笑了不是么?毕竟她那个时候也正好就在现场,所以自然是十分清楚步川小姐之前为了哄骗人家放弃大家而说出了怎么样故意刁难人的话语,真的万万没有想到这个家伙明明看起来十分精悍、整个人弥漫出来的气息锐利得就好像一把出鞘的利刃,然而在为人处事这一方面上倒是显得意外老实?

    反差得太厉害了啊!

    一想到青龙自哪天以后就将“和步川小姐打架”作为前提,然后每天在这个破落庭院里像个乖宝宝般有模有样地练习着踢树……

    噗噗噗!

    哎哟我滴亲娘耶,洛小倾特么都快要被笑死了好嘛?青龙这个家伙怎么会这么好玩啊?不行了不行了,绝对不能继续看下去了,要不然她估计真的要被活生生笑死——救命!她的肚子好疼!她感觉自己都快要笑到肚子爆炸了啊!

    在此之后她当然意识到这样子笑话人家貌似有些不道德,而且引起注意来也有些麻烦,于是连忙就将嘴巴给闭上。

    那满腔的笑意也就此被她给好好地憋住了。

    然而这么做也只是掩耳盗铃而已,毕竟刚才她那“噗嗤”一下、极为突兀的笑声早就已经传出去了不是么?再者说了,洛小倾那因为实在憋不住了而发出来的笑声根本就不轻,反而还极为大声!都可以直接吓到一个人了啊!而这些由人为因素造成的声响就连那些只会一个劲死读书的书呆子都能够听个清清楚楚,更何况还是那个从小在道馆习武、身体感官要比寻常人敏锐许多的青龙呢?

    毫无疑问,洛小倾的笑声直接就被站在窗户外面、离得也不远的青龙给听了个正着,她的耳朵下意识地就顺势动了那么一下。

    ——有人在她的身后!

    察觉到了这点的那一瞬间里,青龙当然就此停下了自己脚上正在踢树的动作。然后只见着她身上本来十分沉稳平静的气息猛然变得锐利了起来,转过了脑袋,直接准确无误地看向了洛小倾所在的位置。

    那惊人的气势就好像是拿着剑尖对着人般,那双漂亮的祖母绿色眼眸也是咄咄逼人地让人有些无法直视呢。

    但是洛小倾会又怎么可能会被吓到?

    所以说了,在这个世界上有能力制服得了她的人仅仅只有步川小姐那么一个好嘛!

    然后就这么颇为意外地发现发出笑声的人竟然是洛小倾、而且身边竟然还站着自己梦中都想要与之一战的“打架对象”之后,有些猝不及防的青龙很明显就稍微愣神了一下,估计是完全没想到步川小姐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视野范围里。不过其实她也就发呆了那么一会儿的功夫而已,很快就又反应回来了……毕竟她背后的校舍是属于豹区的地盘,步川小姐一行人会出现在那里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不是么?

    ——真的是好巧呢。

    既然身后的人并非是想要趁机偷袭自己的无知鼠辈,那么青龙自然也就将自己身上颇为刺人的凌厉气息给收敛了一些。

    紧接着顺势转过了自己的身子,青龙闭上眼睛就这么深呼吸了一口气,就好像是在调整自己的状态一般。然后忽的一下睁开了眼睛,双眸熠熠生辉地看向了一脸漠然的步川小姐,眼眸内仿佛正在燃烧着极为浓郁的战意。

    “虽然说直到现在我依旧还是不能像你之前一样、一脚就能够直接踢断一棵树,但假以时日我定能成功的。”

    ???

    这个家伙忽然之间都在说什么啊?莫非是在跟她说话嘛?察觉到青龙这个家伙好像正在跟自己说话,步川小姐习惯性地瞪着一双死鱼眼、略感懵逼地侧了一下脑袋,毕竟她刚才根本就没有怎么认真听人家到底在说什么呢。

    “到了我拥有资格可以与你一战的那时,我们两人再倾尽全力地痛痛快快打上一架吧!豹区的黑豹——”

    求豆麻袋!请务必稍等一下!

    她刚才都听到了什么?青龙这个家伙到底叫了她什么啊?黑黑黑黑黑……黑豹?所以照现在的情况来看,步川小姐在废弃校舍的这三笠不良势力里诚然已经被统一当成“黑豹”来对待了吧?妈耶!救命啊!在之前听到金豹爆出自己名号的时候她就差不多有了这样子的猜想来,只是没有百分百确定而已,但青龙此时的这番话诚然已经证明了这群整天打架、不好好学习的笨蛋们果然就是用别人的发色来乱叫人的啊!

    就是因为步川小姐的头发是漆黑的,同时也是豹区新上任的老大,所以在她完全不知道的时候就有了这个“黑豹”的别称?

    天惹噜!实在是莫名其妙地就有一种总羞耻感呢……

    难道这些家伙一点都不觉得用这种简单粗暴的称号互相叫对方会显得十分中二病吗?金豹也是,红虎也是,青龙也是,他们的称号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还要羞耻啊——时至今日她还被别人给一本正经地叫成了“黑豹”,诚然就是羞耻中的羞耻啊!

    也许这就是属于经常盘踞在废弃校舍里的人才能够懂的“美学”吧?

    虽然说步川小姐一点都不理解这种美学就对了,而且她根本就不觉得这些名号到底有什么酷炫狂霸拽的地方。

    ——确切的说,还非常得智障呢!

    不过心里想是这么想的,但她总不可能直言说出让青龙不要这么叫她吧?毕竟在刚刚不久之前已经决定好了要在这个废弃校舍里狠狠地掺上一脚,那么步川小姐这边也只能是表示入乡随俗,尽可能地让自己去习惯这诡异到让她忍不住窒息的称号……总之青龙这个家伙刚才踢树貌似踢得十分开心的样子(大雾),步川小姐自然感觉到自己不能再逗留下去了,免得打扰到人家什么的。

    “你开心就好。”

    瞪着死鱼眼留下了这么一句话,面无表情的步川小姐便毫不留恋的走上楼梯,任由青龙在那边纳闷地想着她这番话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

    各种意义上的都有不是么?

    ……

    毕竟前几天可是才刚刚来过这里一次,距离现在的时间间隔也不算长,所以步川小姐这边当然不可能会忘记路线不是么?带着注定是苦力的洛小倾,按照自己的记忆,她直接轻车熟路地走在了去往最顶层那个“BOSS房”的路上。

    现在正值废弃校舍人最多的时间,毫无疑问,在路途之中她们肯定会遇上安歇已经彻底转换成小迷弟的不良少年们。

    就别提她们引起了多么大的骚动好嘛?

    看到步川小姐和洛小倾两人那光辉而又霸气的身影在身边忽的一闪而过,这些小迷弟们眼睛瞪得那叫一个大,诚然一个个都已经激动地完全不成样子,他们的脸更是因为自身过分兴奋而瞬间变得涨红了起来!想来在那些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眼睛里看来,现在这情景肯定如同一大群醉汉在醉酒之后的发酒疯现场呢——如果不是心里还牢牢记得大龙团前辈的深刻教诲,说不定他们都要控制不住自己地直接大声叫唤起来好嘛?

    也怪不得他们的态度是如此夸张,毕竟在看着步川小姐一路走到社团部室里之后,他们都以为自家老大今天是不会再来到这里来了。

    真是万万没有想到步川小姐竟然还能大驾光临到这里来!

    虽然并不能发泄自身兴奋地在那里夏姬八乱叫,但却完全少不了小迷弟们气势如虹地向步川小姐大声地打上一声招呼。毕竟无论怎么说这里都是废弃校舍,看到自己老大要精神奕奕地打招呼那可是祖祖辈辈口头传下来的规矩呢。

    就算因此被传闻中喜欢打小弟的步川小姐给揍了一顿,那他们还是要继续叫的!坏什么也不能坏规矩啊!

    再者说了被老大亲自揍上一顿其实也并非什么坏事不是么?

    ——这特么都是“爱的教导”啊!

    ——老大的事情怎么能算是打人呢?都是“教导”好吧!哭什么哭!都给他们笑!

    不过值得庆幸的是,步川小姐可完全没有丧心病狂到这种程度……虽然说她的确是有那么一点被那一声紧接着一声的“老大好”给惹得不胜其烦了,但终究她还是没有在自己的脸上表现出什么比较明显的情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