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九十八一章、大魔王就是这样子的

    想来应该是在上次的“战役”中让自己彻底声名远扬的关系吧?

    今天再度大驾光临到这个废弃校舍,步川小姐明显发现自己现在所感觉到气氛和第一次过来时完全迥然不同啊。

    不过想想也觉得十分正常,毕竟她那可怕的“步川大魔王”名号在发生“大战”之前也仅仅只是格外盛行于普通的师生当中而已不是么?在这所每时每刻都会产生冲突与斗争的废弃校舍里面,不良少年们只会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自己敌对势力里那些家伙的动态,颇有一种“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高姿态,所以步川小姐那闻名校园的名号却在这种地方一直保持着籍籍无名其实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了。

    听说学校里出现了一个可怕的大魔王?

    别搞笑了,哪有这么夸张的事情啊?而且对方竟然还是一个刚入学的高一女生?女孩子再怎么可怕又怎么了,能抵得过他们的拳头吗?

    ——曾经年少无知的废弃校舍不良仔们就是如此得无所畏惧。

    所以在上一次步川小姐来到这个废弃校舍的时候,虽然并非正面遭遇到,但却总是可以随时随地感觉到这幢废弃校舍的楼层最高处里,总是会有那么几个貌似不良势力高层的家伙们正用不怀好意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看。

    而且还不只是如此而已,这些家伙还会借着自己正好处于一种居高临下的状态,以一副高姿态的强者模样来各种藐视着她。

    就别提这种打心底里瞧不起一个人的态度到底有多么讨厌了好嘛?

    好吧,虽然说那些一开始出现在废弃校舍玄关处、想要就此阻拦下步川小姐的“铁蹄”的看门狗们并非如此,而且那个时候他们看起来还颇为畏惧的样子,仿佛将一步步走进来的步川小姐给当成了某种“终极BOSS”来对待……但看门狗毕竟只是看门狗而已,是这幢废弃校舍里不入流的底层人员不是么?而且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些人其实也是处于在“普通学生”的范畴里,只是他们不甘当普通的学生而已。

    所以在对待传闻中的“步川大魔王”的时候,他们的态度当然是和那些已经在不良势力里混得风生水起的家伙完全不一样的啊。

    ——嘛,关于这方面的话题暂且还是先放着不谈好了。

    总而言之,即便在一开始的确被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家伙们轮番小瞧了个彻底,但是在步川小姐不费吹灰之力地统率了整个豹区的不良势力之后,诚然已经将“步川大魔王”的恐怖名号成功地攻入到所有不良势力内部里了不是么?

    #豹区的迷弟们:让步川大魔王的光辉照耀整个世界!#

    ——恕我直言,这拓麻已经是邪○教了。

    反正按照今天步川小姐在踏入废弃校舍区域之后所体会到的气氛来看,虽然还是可以感觉到有好几个家伙正偷偷摸摸地躲在暗地里不出声,但上一次那些明显带着恶意的视线却是直接消失了个彻底。

    估计是已经被她之前的表现给吓怕了吧?

    既然那些本该不可一世的人在步川小姐面前都收敛起了自己,那当然就别说那些在低层楼道里晃悠着的看门狗了。

    无意之间发现了步川小姐和洛小倾两位“人形自走怪物”今天竟然大驾光临到了这幢废弃校舍,而且对于那天发生的事情他们也差不多因为在现场而知道详细情况,所以此时此刻又怎么可能会懈怠呢?所以在稍微错愕了一会儿之后,他们转过头就连忙招呼起了自己那些同样都是看门狗的小伙伴们……这个时候也不需要解释什么,光是随口说出“步川大魔王”五个字来,大家就能够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于是也用不了多久的时间,看门狗们就好像拥有什么心灵感应一般,第一时间全部迅猛利落地聚集在了废弃校舍的玄关处。

    ——步川小姐对他们的影响力可见一斑。

    但是毫无疑问,现在的情况肯定和上次完全不一样不是么?他们如此聚集在一个地方绝对不是想要不自量力地去阻拦下步川小姐前进的步伐啊!如若不然的话,就算他们有好几条命也都不够步川大魔王打的啊!

    除了“恭迎”这两位大佬以外,战斗力全都没有超过五的他们还能够做什么呢?难道还欢天喜地地送人头过去吗?

    #↑emmm……千里送人头,礼轻情意重?#

    反正在那两位完全就是“怪兽”级别的大佬即将到来之前,只见着看门狗们不约而同地在玄关处提前排成了两列整齐的队伍,而这时也不需要有什么人站出来发号口令,他们就这么恭恭敬敬地候在了大门两边……然后在步川小姐踏入大门的那一刻,这些家伙们也没有像电视剧那样十分夸张化地高喊什么口号,而是一个个使劲地低下了自己的头,全都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完全不敢在步川大魔王面前不敢放肆什么。

    然而让人忍不住想要捂脸、默默地淌着眼泪的是,他们这份纯粹而又诚恳的敬畏之心却好像并没有被好好地对待。

    ——甚至还有种被糟蹋了的感觉?

    毕竟要知道我们亲爱的步川小姐本来就是一个颇为不拘小节(?)的人,在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并且也正走在路途上的时候,除了发现前面有钱掉在地上了以外,还有什么会让她转移掉注意力的呢?

    完全不存在的。

    如果真的想不顾一切地引起步川小姐的注意力的话,那么不如将钱绑在钓鱼竿上、然后将钱直接扔在地上比较好点。

    #步川小姐:???#

    #步川小姐:也就是说抢到就是我的喽?#

    所以就算一走进来便猝不及防地发现里面竟然有这么多的人头存在、而且这些人还突然之间黑压压一片地对对自己低下了脑袋,但被人家如此大礼恭迎着的步川小姐却依旧还是一副不为所动的样子,目不斜视地继续快步走在通往豹区势力的路上,好像她的眼睛里根本就看不到这么多的人头一样……想来在这个时候,也就仅仅只有那个玩闹心一向比较重的洛小倾会在心里好奇这些家伙到底在干什么吧?

    下意识地就停下了脚步,她颇为好奇地在这里来回展望了一圈,似乎想从这些人里面找到一个没有认真低头的“叛徒”一般。

    但是好像其中并没有人表现得“不合群”啊?

    然后转过头来发现步川小姐那边竟然已经直接顺势一言不合地越走越远了,于是洛小倾当然也顾及不上自己的好奇心没有得到解答,赶紧快跑几步追了上去——毕竟比起这些只能让自己凑一下热闹的事情,果然还是步川小姐比较重要啊!

    “妈耶!那些家伙到底想要干什么啊?怎么一个个都低着头啊?”

    “也许是在练功吧。”

    “emmm我练功发自真心?”

    ……

    被步川小姐和洛小倾两个人彻底无视掉了的看门狗们凄凄惨惨戚戚,就别提心里面到底有多么手上了,只能隐隐约约地听到这么一段给他们瞬间造成精神暴击伤害地对话、以及看着那两位大佬越走越远的身影……哎,可是他们又能怎么样呢?他们也好绝望啊!真的是敢怒不敢言!于是乎空气里面诚然瞬间就弥漫起了一片迷之尴尬的静谧气息,看门狗们都低着头没有改变姿势,好像在怀疑着人生一样。

    ——但这就是一位大魔王该有的高冷姿态啊!

    忽然之间心思飘到了这个地方,他们很快就又蠢蠢欲动了起来,完全就看不出刚才还一副身受重创的模样呢。

    该说果然如此么?会选择在这种糟糕的废弃校舍里长期盘踞着的家伙,实际上都是一群看似正经但内在完全呈现抖M心理的受虐狂啊!被对待得越残忍他们就能越开心起来,无论什么样的心理伤害都能瞬间抹灭。

    #洛小倾:突然感觉我的地位岌岌可危(司令沉思状.JPG)#

    ——不不不,就算突然出现了一大群的抖M,但你肯定也是其中最为瑰丽的一朵奇葩!相信你自己,你是最胖的!

    总之按照现在的情况看起来,无论是多么嚣张霸道、多么不可一世的人,在听到了“步川大魔王”这五个字之后想来都会忍不住害怕地瑟瑟发抖起来吧?就更别提什么步川小姐本人直接出现在眼前了,那拓麻可是恐怖片啊……在屁颠屁颠跟随着步川小姐准备一起上楼梯的时候,洛小倾偶然之间随意地转动了一下脑袋,然后就这么透过走廊的窗户看到了一个有些不可思议的家伙此时正在外面的庭院里。

    哎哟,看这深绿色的高马尾应该是龙区的老大吧?

    也就是那个明明穿着非本校校服却并没有人敢说这一点的青龙,看起来简直活像一个从昭和年代里走出来的不良少女呢。

    至于青龙毕竟是呆在外面的荒废庭院,一开始当然是没有发现自己身后的窗户里正有人注视着她,而且她此时此刻看起来还颇为一心一意地站在一棵大树前面,想来也没有分散注意力去关注他的地方——在转过身子想要踏上楼梯的时刻步川小姐当然也是顺势就看到了这个家伙,然后心中正纳闷她露出这么正经严肃的模样到底想要干什么,便只见神情极为肃穆的青龙一言不合就张开了自己的拳脚,摆出了正面应敌的姿势来。

    ???

    在两道不明觉厉的眼神注视下,青龙下一刻便将自己的脚狠狠地踢了出去,就这么气势磅礴地踢在了自己面前那棵葱葱郁郁的大树上。

    ——妈耶!原来这个家伙把她之前说的那番话都给当真了啊?

    步川小姐忍不住就有点目瞪口呆了起来,面对此情此情,感觉已经说不出什么话来了。毕竟她当初所说的“一脚踢断一棵树”怎么听都感觉非常不科学啊!是为了让青龙能够知难而退才故意这么说去刁难人家的!

    好吧……

    虽然说步川小姐她自己的确是直接把那碗口般粗的大树给一脚踢断了,但这是因为她身上有系统的加持好嘛?

    再怎么说她的身体素质也早就不是什么正常人了。

    而青龙这边就算自身的体质再怎么强大、在打架的时候再怎么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是说到底她也其实还属于“正常人”的范畴不是么?没有什么如同小说般的基于是绝对不可能摆脱身体的桎梏啊——即便青龙身手好到能和步川小姐来来回回打上数百回合,但最后会凄惨地落败却是早就已经注定好的事情。毕竟双方身体素质之间的差距就明明白白地摆在那里,无论如何青龙这边都不可能有什么胜算的。

    正是因为清楚这一点,不想和青龙缠斗浪费体力的步川小姐才特意在她的面前展示出了那仿佛教科书一般的踢树技能。

    就是为了让她知道她们两人之间拥有犹如鸿沟一样的差距啊!

    然而真的是万万没有想到,这个满脑子只有“打架”两字的青龙不仅完全没有看出步川小姐的这份煞费苦心,也没有搞清楚一脚踢断一棵树简直是不可能的事情,竟然还真的正正经经地在这里练习起踢树来了呢。

    就这么看着青龙左一脚右一脚地来回踢着大树、还完全不嫌自己腿疼的惊人架势,步川小姐忍不住就稍微木然了一下。

    总感觉凭她的毅力以及潜力好像未来不久真的可以一脚踢断大树呢。

    妈耶!这可怎么办啊?如果真的到了人家“神功练成”的那一天,难道步川小姐要真的履行诺言跟她打架吗?不行不行,绝对不行啊!要是不能直接一招就秒杀掉这个家伙的话,之后缠斗起来肯定会非常累人的啊!要知道像这样又累人又麻烦、一旦打起来还会没完没了起来的战斗真的很讨厌,而且就算她打了,也不可能从中拿到什么钱不是么?所以每次想到这一点的时候,步川小姐就感觉自己完全提不起劲,毫无干劲可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