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九十章、暗中交易

    哎哟喂,这个家伙竟然没有凑不要脸地过去捣乱么?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嘛?

    颇为意外地看到洛小倾难得摆出一副正经的模样来帮助人家做了一件好事,步川小姐这边当然稍微放下了手里的漫画书一会儿,忍不住诧异地轻轻挑起了眉头,心里只觉得这个死蠢今天估计是吃错药了吧……还是说昨天已经被丧心病狂、没有人性的系统给折腾怕了?再也不想因为没有赚到相应的感谢值而导致一晚上都没有睡上觉,所以终于大彻大悟地“改邪归正”掉了,开始从身边的日常小事做起,为自己的债务慢慢地积累感谢值?

    ——真是不可思议呢。

    然而步川小姐其实也就仅仅只是惊叹了这么一下子而已,过不了多久她就又低下头开始看起手里的漫画书来。

    毕竟那个死蠢变成怎么样都和她没有关系啊。

    至于从中得到了帮助的三井美代?那当然是不可能会像步川小姐那样没心没肺的。虽然她一开始的确因为洛小倾突然凑过来围观而稍微打扰到了自己的正常工作,但到最后反而获得了一个无偿的漫画助手却是值得可喜可贺的事情呢。

    要知道在这种关键时刻多出一个人来是可以产生很大作用的,反正三井美代这边的工作速度正是因此而加快了不少呢。

    最起码这样子一来比之前她独自一人工作时的速度要快上很多不是么?

    好吧,虽然说洛小倾性格以及行为处事一直都是那么得粗枝大叶,想来也知道她肯定不会拥有“画漫画”这种听起来就有点高大上的技能,让她直接咸鱼地躺在床上看着别人画出来的麻花还差不多啦……但三井美代这边也不是什么思考不足的大笨蛋,说什么她也不可能将那些比较重要而又考验画漫画技巧的工作、交给像洛小倾这样从来就没有接触到过画漫画领域的“外行人”啊。

    除了那么绝对不可以交给外行人的重要工作以外,其实剩下来还是比较加简单的描边、涂黑、网点、清稿之类的小事情。

    就算是压根不知道“漫画”这种东西存在的人也是能够做得来的!

    毕竟不会画漫画根本就不能代表人家完全没有美术功底——而类似于上面说的那些细碎工作虽然一个个都有些枯燥而又繁琐,但其实上手的难易度并不是很高,只要稍微懂一点美术并且性格稍微耐心点的人都可以将这些事情完成得十分不错。

    如果洛小倾就连这些最为基础的小事情都不能做好,难道说她从小到大一直都有在上的美术课是完全吃翔过来的吗?

    怎么可能不会做啊!

    要真是如此,想必她的美术老师在知道后肯定会气得直接撞开棺材板来吧!

    要知道像描边啊涂黑啊之类细碎简单的小事情,可是就连那些才不过屁点大的小学生们都可以做十分好,甚至还可以完成得非常漂亮!而洛小倾明明都已经是这么大的一个人了,难道在这点上还比不过小学生吗?好吧,虽然说这个世界上也确实存在着那种无论如何就是不能将画给好好地画好、诚然已经被美术之神给彻底抛弃了的可怜之人,但是这样子的人简直比濒危物种还要稀缺很多好吧?

    像早乙女雪奈那样与“绘画”完全绝缘,让她稍微在白纸上面画出个简单的火柴人、手就直接哆嗦得不听使唤的人……

    果然这个世界上仅仅只有她这么一个就已经非常多了啊!

    毫无疑问的事情,洛小倾和步川小姐同样并不是什么普通的女子高中生,所以她又怎么可能会让三井美代感到失望呢?毕竟首先要知道的是,她可是一位不知道究竟活了多么长时间的“老怪物”,像这样子的高中三年也不知道已经度过多少轮了,从中上过得美术课当然是因此而更加数不胜数!在拥有如此优渥的前提条件之下,就算洛小倾本身对美术这方面再怎么都迟钝,到最后也是可以熟能生巧的。

    所以在分心注意到洛小倾这边稍微工作了一会儿便直接得心应手起来之后,三井美代自然也是渐渐地放下心来了。

    ——洛小倾可比自己那个完全帮不了什么忙的笨蛋青梅竹马要可靠多了不是么?

    总而言之,三井美代这边的赶稿速度诚然是直接要上天了啊!反正在她们两人这样子一来一往地配合工作下来,完全用不了太久的时间,就很快结束掉了这本来要一直维持到大家放学回家才能迎来完工的赶稿时间。

    果然身边有个人帮忙就是不一样!

    毕竟“人多力量大”这句话可不是被别人给白白吹出来的不是么?无论杂志那边的截稿日期到底有多么得紧迫,只要身边再多来几个助手就可以顺利得解决掉啊……如果一个助手不够的话,那特么来两个就可以了啊!在安心地整理着桌子上被放得有点散乱的原稿时,对于助手这点感触颇深的三井美代当然忍不住就大大得感慨了起来,与此同时心里也是对那个注定不能画画的早乙女雪奈的怨念诚然更加得深沉了。

    估计是感觉到了什么,忘记了神秘组织的事情开始对着大荧幕带着主机游戏的早乙女雪奈突然之间打了一个大大的喷嚏。

    “到底是哪边的反派正期待我这个正义主角的到来啊?”

    用没捏着手柄的左手揉了揉还有些发痒的鼻子,不明真相的笨蛋社长仿佛自言自语般地嘀嘀咕咕嘟囔了一句。

    总之在终于结束了那忙得根本就停不下来的赶稿时间之后,突然之间变闲下来的洛小倾和三井美代两个人不约而同地相互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在下一刻就毫无预兆地开始颇为投机地聊天了起来。

    想来估计是在刚才一起画漫画的时候两人产生了什么革命友谊吧?

    而且看起来还聊得十分起劲的样子。

    至于她们两个人之间具体聊了说很么样地内容?大概就是被帮了不少忙的三井美代连声感谢着洛小倾突然过来就开始帮助自己了,然后还如同商业互吹般,赞不绝口地夸赞着洛小倾的画功其实十分不错,如果再多多练习一下的话说不定以后能画出很棒的漫画来——在这种节骨眼上也不过去故意拆台、硬要说什么从描边涂黑上能看出个鬼的画功来,难道就不允许人家夸赞一下洛小倾涂黑途得均匀而又好看吗?而且描边描得就好像真的是她画出来的一样吗?

    明明人家都如此努力地付诸帮助你了,为了这份不求回报的辛苦,难道就连几句再为简单不过的夸赞都说不出口嘛?

    做人不要太过分了啊!

    而对此毫无自知之明的洛小倾却根本就不知道这其实仅仅只是商业互吹而已,就别提她的脸上现在到底有多么得意了,同时嘴巴上也是假兮兮地以“没有没有”、“哪里哪里”、“过奖了过奖了”的谦虚三连回应着三井美代的夸赞。

    当然的事情,在被夸了之后她最后还是要说上几句“哪里比得上你啊”、“美代酱的漫画画得才好呢”来恭维回去。

    这拓麻不是商业互吹还能是什么啊?

    然后在双方这样子有来有回地相互吹捧之下,被空洞的夸赞之言糊住了自己整个脑袋的洛小倾身后那条无形的小尾巴当然也是因此而翘得越来越高了,才不过一会儿的功夫而已,特么都可以直接掀破天了啊!而且在这个时候洛小倾还格外嘚瑟地转过头直勾勾地看了一眼步川小姐那边,就好像是在无声地跟人家炫耀着什么一样——然而十分可惜,只顾着看漫画书的步川小姐根本就没有理会她。

    妈耶……

    步川小姐这一发无视的杀伤力就别说有多么厉害了,让洛小倾心里面满满的开森瞬间就被砍掉了好大半。

    不过这种低迷的情绪也没有维持太久,因为三井美代这边忽然之间像是想起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一样,直接伸手拍了拍洛小倾的肩膀。趁着她们刚才聊天聊得还是挺开森的劲头,她就开始拜托起事情来了。

    洛小倾的注意力自然就这样子全都被吸引走了。

    听着这份还带着点迟疑的拜托,她稍微眨巴了一下眼睛,顿时之间也忘记了自己刚才还在步川小姐那受到了十分残忍的放置PLAY。

    紧接着还没过几分钟,步川小姐这边也是在突然间想起了一件十分重要的事情,下意识地就将自己正在看着的漫画书给放下来了……因为她此时此刻想起了自己今天当上了“风纪委员长”的事情还完全没有和废弃校舍盘踞在豹区势力里的那群笨蛋们说!毕竟步川小姐的性子总是那么懒懒散散的、不愿意随随便便地就浪费自己的体力,说什么也肯定不会让自己一个人去承担起矫正校风校纪的重任。

    而且豹区那边还存在着这么一群被狠狠打了一顿还呱呱叫好的抖M笨蛋们,步川小姐又怎么可能不会去利用起他们的劳动力来呢?

    ——反正学生会那边给了自己那么大的权力,不用白不用啊!

    然后在步川小姐将自己手上的漫画书给放回到书架上、准备去一趟废弃校舍的时候,洛小倾那边才刚刚结束了和三井美代的对话。两个人的脸上明显都带着十分满意的笑容,好像在暗地里偷偷达成了什么不可告人的PY交易一样。

    这特么就让人感觉到奇怪了不是么?

    虽然完全不关自己的事情,但是该纳闷的还是会纳闷的,步川小姐心里自然而然就对此产生了点困惑不解。

    毕竟这两个家伙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之间就变得十分有话题的样子,然后相互聊天起来那颇为兴致勃勃的模样就好像完全沉溺在了仅仅只有她们两人存在的世界里一样,没有看到旁边的那个笨蛋社长因为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插嘴进去而已经气得把整个脸颊气呼呼地鼓起来了吗?估计是玩主机游戏玩到一半猛然发现三井美代在桌子那边和其他人聊着自己不知道的话题,所以感觉很不是滋味吧。

    最后三井美代留下了一句“那么一切就拜托你啦”之后,这两个人之间的秘密对话才算是正式地结束掉了。

    ——虽然说看起来还颇为意犹未尽就对了。

    在步川小姐正准备走人离开之前,洛小倾便一蹦一跳看起来格外乐呵呵地一路跑到了步川小姐身边,看她现在把自己的两只眼睛都笑成了一条缝的模样,就知道刚才和三井美代的聊天让这个死蠢非常开心,也不知道她们到底偷偷达成了什么样的交易……嘛,算了,反正无论怎么样肮脏的交易肯定都牵扯不到她身上来的,所以她这个时候应该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到接下来比较重要点的事情上啊。

    不过洛小倾那堪比牛皮糖的粘人却是完全不争的事实,被弄得实在腻歪起来的步川小姐当然直接皱了皱眉头。

    撇了撇嘴巴,直接随口嫌弃地说了一句不要老是跟着她啊。

    然而如果光是用嘴巴说就摆脱得了这个家伙的话,那这个粘人精特么还会是洛小倾吗?所以毫不在意地在脸上扬着肆意的笑容笑颜,洛小倾学着步川小姐之前故意无视全程无视掉自己的样子,将她所说的那些话诚然全部都当成了耳旁风。

    而且看她那嬉皮笑脸的模样,就不要提到底有多么凑不要脸了,只差死皮赖脸地扒拉着步川小姐不放了好嘛?

    ——当然,洛小倾若是真敢伸手扒拉上来的话,肯定会直接被踹飞掉的。

    不过这个死蠢好歹也算是个能压榨的苦力,而且在废弃校舍那边还是自己的“打手”,现在一起跟着去也正好有利用价值不是么?所以在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会儿之后,步川小姐也没有继续嫌弃下去了……于是顺势跟这个凑不要脸的家伙保持了一定的安全距离,免得突然之间有被黏上了还要让自己浪费力气去挣脱开来,然后她就这么任由洛小倾亦步亦趋地跟着自己走出了社团部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