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八十八章、给WCO组织打call

    倘若真的一不小心知道了什么普通人不该知道的事情,恐怕到最后这个中二社长会惨兮兮地被WCO组织里的人给盯上呢。

    哎呀哎呀,那样子就有点糟糕了呢……

    虽然说身为一名高阶层员工(断罪者)的步川小姐为WCO组织工作了这么久时间、都还没有听说过有什么“惩罚者”亦或者“扫除者”曾经执行过类似于这种好像是杀人灭口般的任务,但是这个世界上凡事都会有个意外不是么?说不定组织里就那么默默无声地存在着一个她根本就不知道的“职位”是专门负责处理这方面上的事务,保护着WCO组织的秘密不会被那些与委托任务毫无干系的普通人所知道。

    讲道理这并非完全没有可能性啊!

    各种小说啊漫画啊电视剧啊之类的作品都会有这样子类似的剧情,一个神秘组织不为人知的原因是有人在暗地里让“知情人”闭嘴。

    ——尸体要怎样才能开口说话?

    反正在顺利地“升职”、并且通过检测者的带领深入了解一下WCO组织以前,步川小姐一直都没有多想的认为组织里仅仅只存在着那么几个职位而已,压根就没有想到过竟然还会有那多的人在杂七杂八地担任着各种稀奇古怪的职位!

    什么?

    你问步川小姐为什么会顾忌到早乙女雪奈那边的安危?充满铜臭味的她不是一直都不把除了“钱”以外的东西放在心上吗?

    请不要把她说得和毫无人性的大魔王一样。

    #↑还真敢说呢,明明本来就是这样子的大魔王#

    好吧好吧,虽然说因为各式各样的理由(累感不爱啊系统太变○态啊之类的),步川小姐在为人处世的时候一向都显得格外冷漠没有错,甚至还因此被自己的同班同学们生动形象地冠上了“步川大魔王”的名号,但是她还不至于到那种看见身边的人死于非命还完全无动于衷的程度吧?当然,这时候也别说什么洛小倾了,像她那样子无药可救的“作死狂魔”肯定是要直接被排除在外的。

    毕竟身上还有系统在死皮赖脸地扒拉着,她永远不可能会拥有真正意义上的死亡。

    与其去担心她今天又死到哪里去了(各种意义上),还不如担心一下自己,多想想自己今天的饭钱到底从哪里拿不是么?

    即便因为自己的体质也是和洛小倾一样的不老不死而对于“死”这种事情一向都看得十分之淡,也从来不会因为自己杀死了一个人而眨一下眼睛,但说到底步川小姐毕竟不是那种无法被道德束缚地杀人狂魔。

    而且真的硬要说什么的话,其实她也就是在执行WCO组织的任务时对自己所杀掉的人没有任何的感觉而已。

    至于在日常生活里面随随便便地杀人?

    还是快饶了步川小姐吧!

    她如此艰难困苦地活在这个世界上已经足够累人的了,不要再让她因为这些无聊的事情而随便浪费体力了。

    再者说了,平时围绕在自己身边各种嘻嘻哈哈地打闹着的人,和WCO任务里那些所需要被“扫除”掉的人肯定是完全不一样的啊!当然的事情,步川小姐绝对不可能是那种心里面会想着“希望所有人都一直平平安安下去”的一枚健康女子高中生——早就已经被“钱”腐蚀了整个大脑的她怎么可能会有这样子想法?步川小姐仅仅只是不想要自己本来安安静静的日常生活会出现什么让人完全猝不及防的变化而已。

    毕竟习惯了这些之后突然一言不合地发生了什么超脱自身掌控的事情,总是会让当事人忍不住感觉有些浑身难受起来的。

    而步川小姐便是这个道理。

    果然自己身边的这些家伙还是维持原来欢脱而又跳跃的模式、继续平平淡淡地过着日常生活就足够了,别特么因为牵扯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里面而直接死于非命什么的……要不然光是那种情况就感觉非常得麻烦不是么?

    虽然十分确定自己到时候会为了“工资”而毫不犹豫地选择站在WCO组织那一方,但这种剧情果然还是免了吧。

    毕竟太特么让人胃疼了啊!

    就算早乙女雪奈是一位极为聒噪而又身患重症却毫不自知的中二病,不仅日复一日地将一位本该是三好少女形象的三井美代活生生地逼成了传说中的“爱之头槌使”,而且还让一向脾气十分好的中野红叶忍不住爆出了一句粗口来,但这个世界正是因为有了这样子的笨蛋才会显得有趣不是么?虽然步川小姐从来都没有乐在其中过,不过社团里存在这么一个中二病社长,的确是不会让人感觉到无聊什么的呢。

    而所谓的“活宝”其实指的就是这样子的家伙吧?

    #活宝:???等一下,那明明就是一个已经被实锤掉的智障而已!和活宝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关系啊!#

    ——这是活宝被黑得最惨的一次。

    所以在知道了早乙女雪奈根本不可能从“已经被拉黑”的状态之中知道关于WCO组织的什么事情之后,步川小姐便也收敛了自己的心思,不再去注意她们之间的对话,直接就走向了那装有一大堆漫画书的书架。

    从里面随缘抽出了一本漫画书,步川小姐就这么顺势地靠在了窗沿边上,摆出了一副懒洋洋的模样就开始看起来了。

    对于她来说,果然还是手上的漫画书比较好看不是么?

    而至于在步川小姐身边就犹如苍蝇般一直烦人个不停的洛小倾,却和步川小姐那浑然不放在心上的淡漠态度完全不一样,好像意外地对早乙女雪奈那边所发生的事情颇为感兴趣的样子呢……虽然她人现在还是下意识地黏着步川小姐、并且随着人家的走动仿佛牛皮糖一样直接凑不要脸地就紧紧贴了过去,但她明显已经没有以前那各种瞎晃悠的劲头,诚然整颗心都已经飘到那边去了。

    啧啧——

    看着她那忍不住就想要把眼睛瞥过去看的模样,如果条件允许的话,洛小倾肯定会直接让自己的耳朵变长凑过去听的吧?

    估计是对那个格外奇妙的神秘组织充满了浓厚的好奇心呢。

    不过在溜号偷听着别人讲话的时候,洛小倾却并非仅仅只是全心全意地关注着中野红叶那边的发展如何,她还会时不时收回视线把脑袋给转过来,顺势就这么偷偷摸摸地朝着只关心漫画书情节的步川小姐这边意味深长地看上一眼。

    这也完全在情理之中啊。

    想必是在听着社团里中野红叶两个人对这个“神秘组织”的讨论时,直接就猜到步川小姐十有**就和这个组织有什么联系吧?

    毕竟自从洛小倾靠着“wifi”厚颜无耻的强行住进来之后,步川小姐就压根没有在她的面前遮掩过关于WCO组织的存在不是么?甚至还因为算计到体质是不老不死、性格还意外地十分抖m的洛小倾其实是一个非常好的苦力人选,所以直接想都不想地就带着人家一起去执行组织发布下来的扫除任务,毫不留情地压榨着她最后残留袭来的劳动价值……反正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洛小倾哪里不知道步川小姐其实为了努力地赚钱还债、而正在替一个十分神奇的“扫除组织”工作着啊。

    现在忽然之间从其他人的嘴巴里面听到了貌似存在着一个颇为神秘的组织,洛小倾当然第一时间就有了敏锐的反应。

    ——诚然直接与步川小姐所工作的那个组织划上了等号。

    毫无疑问的事情,被如此窥视着的步川小姐肯定并不是什么都不知道,也早早就已经发现了自己旁边的洛小倾好像正在蠢蠢欲动着。只是她根本没有露出其他的反应来,只顾着自己在这边看着手上的漫画书,诚然就是懒得开口说话的样子呢。

    就算洛小倾猜到了这些又能够如何呢?

    她既然没有想要隐藏的意思,就证明步川小姐其实也完全不害怕洛小倾会知道关于WCO组织的事情,只要别趁机作死就好了。

    料想这个死蠢就算再怎么喜欢变着法子去作死,也应该不至于会选择在这种情况之下就直接没头没脑地跑过来向她求证着什么,要不然的话,不就是等于在间接向大家暴露她和神秘组织有联系吗?顺便一提,如果洛小倾真的做出这种事情来,那么步川小姐肯定也不会手下留情的……在洛小倾向自己问出这些问题之前,步川小姐绝对会抢先一步下手,直接撕烂掉她那张不懂得场合就胡乱说话的臭嘴!

    估计是感觉到了一股骇人的杀意正从步川小姐身上蔓延出来,洛小倾眉头一皱顿感事情并不简单,心中也是忍不住地发怵。

    ——最后终究还是败给了自己的求生欲。

    #↑哈?等一等,洛小倾竟然还有“求生欲”这东西?#

    在步川小姐两个人隔着空气勾心斗角的时候,中野红叶这边与笨蛋社长的对话当然还正在继续当中。

    总而言之,看起来中野红叶之所以会在那天特意警告早乙女雪奈,是因为她早就清楚这个中二病如果不好好告诫一番的话,肯定会直接打电话过去啊!虽然说按照今天这样子的情况看来,就算她提前警告了也完全没有什么用呢……至于为什么不让她打呢?那当然是中野红叶在此之前已经现将电话打出去了一次,而那次和早已女雪奈的情况实际上也差不多,心里更加偏向于这个电话是专门骗人打电话过去的诈骗电话什么的。

    所以在顺利接通之后,中野红叶并没有老老实实地按着对面的套路走,而是故意变着法子想要从对方的嘴巴里套出些话来。

    调戏骗子一般都是这个套路吧?

    只是电话另一头的那个“神秘电音”好像对此非常敏锐,花不了多久就察觉到了中野红叶的目的并不单纯、亦或者还发现她其实拖延时间是想要故意套出自己的话来,于是二话不说便直接将她的电话给挂掉了。

    这挂的也太特么干净利落了吧?

    就别提那个时候还想着再多套点话的中野红叶到底有多么窒息了,捏着被挂断的电话老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接下来自然而然就发现了自己再怎么打电话也完全没有用,打过去不知为何对面一直都显示“无此号码”,而届时中野红叶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打出去的那个号码其实根本不是什么诈骗电话啊——妈耶!她刚才是真的一脚就直接踩到了老虎须上了啊!毕竟如果电话另一头真的是一个诈骗团伙的话,又怎么会有这番骚操作?如果受骗人不把电话打回去那他们还怎么继续行骗啊?

    而且事后回想起电话里那个“神秘电音”的语气也并非像是开玩笑,而是真的在蛊惑人向他们委托下“任务”来。

    竟然说要把一个活生生的人“清扫”掉诶?

    察觉到自己真的和这个神秘组织有了意想不到地接触,中野红叶当然整个人都忍不住微微颤抖了起来,有种说不出来的激动干……为了印证这个电话是真的,她还特意隔了一段时间用另外一个手机打电话过去。

    在第二次打出电话之前,她还提前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比如特意压低了自己声音尝试换一个不同的声线,而且还用小本子记下了自己到时候要怎么小心翼翼地和“神秘电影”进行对话。

    反正别像第一次那样还完全没有问出什么来直接暴露掉自己就对了!

    然而电话对面的那个“神秘电音”好像拥有着什么平凡人无法理解的黑科技,明明两次相隔时间很长、而且还是完全不一样的电话号码,但却仿佛知道就是她这个心思不单纯的人所打出来的电话一样,愣是没有将其打通,还是和之前一样老是显出“无此号码”来——简直就像是她成功大同的第一次只是南柯一梦般,让中野红叶忍不住就颇为后悔自己当时为什么要那么得莽撞呢?

    而且还将自己的目的给暴露得那么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