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八十四章、文静女生

    她的确是为了自己不是么?

    步川小姐之所以会选择站在文静女生这边并非想要获得“感谢”什么的,仅仅只是因为她现在已经是“风纪委员长”了而已。

    况且这群女孩子们凑不要脸地以多欺少就算了,竟然还把人正好要死不死地直接甩到她的身上来了?虽然这突然起来的撞击并没有让步川小姐真的一头栽进那湿漉漉的水池里(到底有多么纠结这点啊),但突然来这么一下吓到她了却是完全不争的事实!所以步川小姐不管这事是绝对不可能的——再者说了,也恰恰是因为发生了这些才让她意外地发现了一条非常可靠的“生财之道”不是么?

    从今以后若是再遇上什么类似的事件,步川小姐完全可以利用自己是风纪委员长、有义务去引导校风校纪的理由。

    ——也就是说她可以光明正大地赚(le)钱(suo)啊!

    原本是因为自己能够从学生会那边拿到一份属于自己的“工资”才点头同意担任这个有些莫名其妙的“风纪委员长”,但是按照现在的情况看起来,其实上任之后对自己来说还是意外地很有好处?

    毕竟身为会长的星川根本没有借此用太多的规矩去束缚她的行为,而且她若是有机会还能去义正言辞地压榨学生们的钱包。

    妈耶!这特么可是一项稳赚不赔的生意啊!

    在这个节骨眼上也千万不要和满脑子除了钱就只剩下吃的步川小姐说什么“身为风纪委员长却带头利用权力勒索他人真凑不要脸”、“一旦传出去给人的影响也非常不好”的了,风纪委员长的事情那能叫做“勒索”吗?实在是太太过分了,心无旁骛(?)的步川小姐简直比窦娥还要冤啊……她明明只是想要给那些非作歹的家伙们一个看起来不怎么重但却可以印象深刻的“处分”好吧?

    只有被步川小姐罚了钱,切身体会到了那种“肉疼”的感觉,所以下一次自然而然就不会再犯相容地错误了。

    这摆明就是两全其美的事情不是么?

    当然的事情,从学生那边罚来的钱她是肯定不会老老实实地上交给学生会的——毕竟她可是凭自己本事抢到的钱,怎么可能轻易地拱手让人呢?憋说了,步川小姐要独自一人全部都私吞掉!

    一分钱都别想从她手上拿走!

    #在校的无辜学生们&他们的钱包君:瑟瑟发抖.JPG#

    ……

    目送着那没有任何想要停留意思的步川小姐大摇大摆地走出了洗手间之后,唯独剩余在这里地文静女生并没有紧随其后地离开,而是仿佛放松下来般地轻轻吁出了一口气来,像是在无声地庆幸着自己终于从这场糟糕的劫难之中脱身出来了一样……毕竟并不是每次都会有什么站出来帮助她的不是么?按照平时被霸凌的经验,如果不是有步川小姐的突然出现,她应该要在上课铃声响起时才能获得解脱。

    要问她为什么不反抗?

    在这些女生如此霸凌着的时刻,比起希望渺茫地等待别人过来帮助自己,还不如直接依靠自己本身来得更加实际点?

    在回答这些问题之前需要订正的一点是,文静女生从来就没有在心里期待过什么人会出现并且拯救自己——就算在那一刻可以将她脱离霸凌的欺压,但也不可能永远都能及时地救她于水火之中不是么?

    当然,如果真的有什么人站出来救了自己的话(就比如今天的步川小姐),那么她肯定还是需要出声感谢人家的。

    而她不反抗这种霸凌的原因仅仅只是不想要徒劳无功而已。

    因为对面可是有那么多的人,她却唯独仅有自己一个,双方人数之间的差距实在太过于悬殊了不是么?在这种完全没有胜算的情况之下,她就算能够在这些霸凌行径中奋力反抗,但最后其实也不会有什么用的,根本就不会因此而产生比较积极的效果……毕竟她注定是敌不过这么多的人,所以说不定这种挣扎还会被那些欺负人的家伙们认为是一种十分“有趣”的反应,然后反而还欺负得更变本加厉起来。

    既然如此,那她还不如从一开始就不要出现什么过于明显的反应,哭也好怨也罢,都不要让这些情绪偶读展露在自己的脸上。

    时间一久的话想来这些家伙也会厌倦掉这样子没有任何互动的霸凌吧?

    然而这个文静女生果然还是太天真了,毕竟再次之前她也从来就没有被什么人如此欺负着的经历,所以根本不清楚自己为了不至于太过于狼狈而选择“安安静静地任由那些霸凌者继续欺负自己”的行为到底有多么得智障!

    退一万步说,如果这种“安静”到最后真的能够让那些人停手的话,那这个世界上怎么还会有各种类似的事件层出不穷呢?

    要知道霸凌可不会如此轻易地就结束掉。

    而且“人类”实际上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生物不是么?如果在被霸凌的时刻仅仅只是无条件地各种忍耐着,一直不反抗也不说话、甚至连表达自身痛苦的哭泣也没有的胡,诚然会让这些误入歧途却完全不自知的家伙们更加永无止境地继续欺负人……正如之前所说的“欺负会使人上瘾”是同样的道理,这种完全不平等的关系真的很容易就会让人迷失头脑,在不知不觉之间也会慢慢地失去自己的底线。

    最终,自然而然就会忘记掉那其实是一个活生生的人,并且还将人家当成了自己随随便便就能糟蹋掉的“玩具”。

    作为人的底线就这么无声无息地消失掉了。

    而以上的这些因素,也恰恰正是为什么永远不可能指望这些“霸凌者”能够主动停止掉自身霸凌行为的根本原因啊——因为逐渐已经被蒙蔽心灵的他们,诚然已经不将那些被自己霸凌着的学生当成什么“人”来看待了。

    虽然听起来好像十分夸张,但实际上很多霸凌者都会有这样扭曲的心里,所以完全见不得被自己欺负的那个人境遇突然变得很好。

    毕竟在他们心中早就已经有了一个固定印象不是么?

    总而言之,如果在被其他人进行霸凌的时候还选择不反抗、不随意展露自身情绪的话,这种对欺负也没有过多反应的淡然模样,岂不是让他们更加觉得这是一个可以随心所欲发泄着的“玩具”了吗?越没有反应,就会越把你当成一个玩具,到最后他们一个个都欺负成瘾起来,就完全分不清楚什么是什么了……只有你怨恨了、反噬了,他们才会恍然大悟般地想起原来你还是一个“人”啊。

    虽然学生之间的霸凌是处处都会出现、也无法百分百抑制的情况,但每个学校的霸凌严重程度却也是完全不一样的。

    就比如说步川小姐之前所在的那个学校就特别得可怕。

    然而现在的这所学校风评如此只好,而且还有废弃校舍的不良势力在那边作威作福着,学校里的霸凌现象诚然还没有严重到那种无可救药地地步——也就说,文静女生所采取的“安静对策”也不至于落得太惨。

    毕竟那个时尚女生在步川小姐看来火候还是太弱,霸凌别人的方式最多也就是堵在厕所里各种推来推去而已。

    真丧心病狂的事情估计也做不出来吧?

    还是言归正传,文静女生当然不清楚关于“霸凌”这方面颇为乱七八糟的事情,实际上她也完全不需要知道这些东西。总之在有了步川小姐插手进来之后,她应该可以借此过上一段时日不少的安生日子吧?毕竟身为始作俑者的那个时尚女生刚才可是被好一通“黑”,看那黑得要死的脸也就别提到底有多么生气了……最为重要的是,她身边的那些小伙伴一个个看起来都对步川小姐所述的“真相”深信不疑啊!

    想来也被这档事弄得焦头烂额吧?

    估计到时候只会想着怎么样才能重新在小伙伴们的心目中竖立起形象,根本就不会有什么功夫可以去刁难她什么的。

    在十分细腻地考虑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没有什么理由继续呆在洗手间里不动的文静女生正打算走人,突然之间就感觉到自己裙兜里的手机嗡嗡嗡地震动了好几下,那欲要前行的脚步就这么直接停伫了下来。

    话说回来,好像之前也震动了好几次吧?

    只是那个时候文静女生已经被这群想要霸凌她的女生们给缠上了,所以她根本就没有机会可以将手机拿出来看。

    不过现在这个洗手间里面仅仅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当然也就不需要顾及其他的事情,于是没有后顾之忧的文静女生便将自己的手机从裙兜里拿了出来,修长的手指轻点,便直接点亮了本是漆黑一片的屏幕……果然是一大堆发给她看的信息么?看着手机里那一条条被网络传递过来的文字,文静女生脸上的表情也在不知不觉之间变得缓和起来,忍不住竟是轻轻扬起了一个略带眷恋而又安静的笑容来。

    虽然对方在她没有回应的情况下犹如轰炸机发了很多信息过来,但她却并不在意这点,依旧还是一条条地仔细翻阅了下来。

    『摩西摩西?哈喽!有人在嘛!』

    『呐呐!晴晴,说出来的话你可能不会相信,但是我今天真的在自己班级里遇到了一个“同好”啊!虽然人家其实还正在觉醒之中,我感觉感觉几率十分之大哦?反正无论怎么说我现在都超级开心的啦。』

    『也就是说除了网络以外,我在不久之后也可以直接在现实里面和其他人一起开开心心地讨论《百合姬》里的各种小故事啦。』

    『嘿嘿嘿,羡慕嫉妒恨吧?』

    『总之下次我们再一起去百合ONLY展的时候,我可以带上她一起,到时候也正好能够直接介绍给晴晴你认识一下啦——要知道她可是一位非常不得了的美少女!而且不仅仅只是喜欢看《百合姬》而已,总感觉有一种和我们是同类的感觉?哦,对了对了,她还是我们班级里非常有人望的班长大人!顺便一提,人家现在还是学生会会长的“预备役”,将来那叫一个前途无量呢。』

    『然后晴晴你觉得怎么样呢?』

    ……

    手机上一大堆的未读信息到了这里便差不多已经是拉到底了,文静女生脸上的笑容也是因此而愈发变得灿烂起来,然后只见着她那修长白皙的手指在屏幕上轻轻跳跃了几下,一个格外简单直白的“好”便就这么发送了过去。

    当然的事情,在末尾她还附带了一个可爱的颜表情,那个颜表情就如同她现在忍不住变得灿烂起来的心情一样。

    ——嘛,“班长”么?

    在慢慢腾腾地走出洗手间的时候,文静女生也是在第一时间里回想起自己那个可爱的小女友所处于的班级好像就是自己隔壁的那个一年B班吧?在这样子的情况之下,她的脑袋里面自然而然就相应地渐渐浮现出了另外一个身影来……虽然平时在学校的日常活动之中并没有和人家直接面对面地接触国什么,但上次在学生会干部竞选的时候她也有在西面默默观看着,对那惊艳全场的演讲稿当然也是格外印象深刻呢。

    想不到她竟然也会喜欢看《百合姬》吗?

    而且刚才看自己小女友那些发给自己的信息里想要表达出来的意思,她貌似还拥有着作为一名“姬佬”的潜质?

    真的是让人万万没有想到呢。

    在文静女生默不吭声地想着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也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就逐渐靠近了自己班级所在的位置。然后完全不在意班级里那个霸凌自己的时尚女生到底在不在,她就直接走进了这个挂着“一年A班”牌子的教室。

    她每次都是这么想着的。

    虽然在现实里因为不小心暴露了自己的性取向而惨遭霸凌,但她能够拥有如此可爱的女朋友却是一辈子的幸运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