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七十九章、插手之事①

    救命啊!怎么突然就变成这种发展了啊!

    感觉到步川小姐那如同激光般渗人的的眼神现在正默默地扫射着自己,这边就别提这群被如此盯着的女孩子们心里到底有多么崩溃了——那副瑟瑟缩缩凄凄惨惨戚戚的模样,就差没有直接和身边的人一起抱团取暖了。

    她们到底做错了什么?

    为什么要遭遇到这种堪比误入恐怖片的事情啊?此时此刻自己的生命健康诚然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她们特么能不害怕嘛?

    要知道眼前这个正权利释放着霸气的人可是传说中的“步川大魔王”啊!人家传在外面的鼎鼎大名那叫一个“如雷贯耳”,而且经过了前几天在废弃校舍里发生的那些暴力事件,步川小姐在这所学校里诚然早就已经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风云人物了好嘛?即便仅仅只是随随便便地在这里跺一跺脚而已,但整个学校却也会跟着抖上三抖,根本不可能有人能够阻拦下她征服校园的脚步啊!

    然而就是这么一个本来应该跪在地上抬头仰望的“大魔王”,她们却在不经意之间直接就砸了一个大活人过去?

    妈耶!简直就是老寿星上吊——活得不耐烦了啊!

    行了吧行了吧,也憋再说这些摆明就是在恭维人家的拍马屁之话了……先且不说那边的步川小姐根本就不可能听得见,就算她们把人家夸得再怎么厉害,也完全无法从这“即将就要被打死”的残酷现实中摆脱出来不是么?

    即便现在又出现了什么神功广大的大罗神仙,也绝对不可能救得了已经一脚直接踩在老虎尾巴上的她们啊!

    她们真的是很绝望啊!

    毕竟不想征服校园当然就不会有想要和可怕的大魔王“一较高下”之类想法,而且也是打心底不想让这有点不入流的霸凌行为被别人给发扬出去,所以她们又哪里敢将这些破事牵扯到步川小姐身上去呢?这群因为某人领导而相互组团的女孩子并没有多大的抱负,仅仅只是想要趁着这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在厕所里和大家一起好好地教训一下这个“犯了众怒”的文静女生罢了。

    即便她们之中会有人提前预想很多的状况,但也绝对不可能想得到途中竟然会如此因缘巧合地进来了步川大魔王吧?

    ——这拓麻绝对是老天爷在故意刁难着她们啊!

    要知道欺负人是真的会上瘾的,一旦开始肆无忌惮地欺负着一个人的时候,就根本不会去在意自己周边的情况好嘛?所以在步川小姐进入洗手间之前,这群女生们的注意力毫无疑问肯定全部都在那个文静女生的身上。

    再退一万步说,就算那个时候她们都听到有人忽然走进来了的动静,可是仗着自己这边人多势众想来也不会去在意的吧?

    毕竟大部的分学生看到如此这一幕都会选择明哲保身的。

    然后因为那个文静女生对她们暴力行为的不反抗、甚至连最为基本的呼救声和痛咽声都从来没有发出来过,所以感觉免费得到了一个完美人肉沙包的女生们,当然是越欺负就越得劲起来啊!想着一定要让这个家伙泪流满面地跪在地上祈求她们原谅什么的,就别提这些女孩子心里那一股子的愉悦感以及施虐欲到底有多么得强烈,动手的幅度理所当然地也是在不知不觉之间变得越来越大。

    之后一时之间没有怎么注意下手的力度,她们就失手将人家给直接推到了那个呆在洗手池之前的大煞星身上。

    ——没有错,在她们看来这都是“事故”啊!

    她们仅仅只是一群再为普通不过的平凡女孩子而已,怎么可能会有那种雄心豹子胆去挑衅步川大魔王的威严呢?而且话又说回来了,看到步川小姐的“闪亮”登场,她们才是更想要发出疑问来的那一方好嘛?

    要知道这个洗手间距离步川小姐所在的班级还有一段不近的距离,她班级那边也不是没有比这个还要更加方便的厕所。

    怎么一言不合就绕到这里来了啊?

    正是因为步川小姐从入学以来就没有来过这里,所以经常有欺负人习惯的这群女生们才会将这个地方视为能够偷偷进行霸凌行为的“秘密基地”,毕竟无论做的多么过分,都不会有什么人不识相地过来打扰她们不是么?然后现在猝不及防地看到了步川小姐那张好像被她们欠了百八十万的臭脸,这群女孩子就别提到底有多么难受了,犹如不小心吃了整整一大口的翔味咖喱般震惊。

    如果能够早点知道步川大魔王已经走进洗手间的话,那么她们说什么也不会像之前那样子的肆无忌惮啊!

    谁不会装出个“相亲相爱”的样子啊!

    然而现在说这些真的有些太迟了,毕竟人都推到步川小姐的身上了,难道还能指望她装作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的样子吗?既然是被大家给统一称之为“大魔王”的人,那么肯定就不会如此轻易地就饶过多有冒犯的她们啊!

    现在也只能赶紧道歉了。

    虽然并没有亲眼见证过步川小姐丧心病狂的一面,但完全不妨碍这群女生们去幻想大魔王有一万种的方法可以凌迟掉她们。

    #步川小姐:一万种的勒索方法还差不多#

    因为在这种情况之下,谁也不敢站出来亲自和步川小姐说话——生怕自己一张嘴还没有开始说什么话就直接被人家给活生生地吞掉了(???),所以这群女孩子在暗地里偷偷地相互使着眼色,就好像在用眼神无声地交流着什么一样,眼睛各种滴溜溜地来回瞎转悠着。然后在步川小姐感觉有点不耐烦起来之前,最终还是从这群女生堆里面走出了一个貌似是她们领头人的高个子女生。

    诚然选择肩负起了这份巨大责任,这个站出来的女生第一时间就选择弯下了腰,格外真挚地跟步川小姐道歉了起来。

    “真是万分抱歉,我们刚才并不是故意的!”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这个最后才突然站出来的女生看起来的确挺漂亮的,配着那比其他女孩子要稍微高挑上一些的身材更是显得她多出了一些气质来。将一头时尚的波浪卷发梳成了格外好看的发型,脸上也是能够看出被精心化过的妆容,十根手指头的指甲还被那些粉嫩亮丽的指甲油给涂得花里花哨的,甚至还在上面布置了细碎而又可爱的小饰品,看起来又俏皮又扑闪扑闪的。

    诚然是一个非常懂得时尚潮流的女子高中生不是么?

    跟步川小姐旁边那个外表有点朴素、性格还十分文静的女生放在一起相互比较的话,完全就是截然不同的相对面呢。

    然而就算这个漂亮女生外表时尚长相还可爱什么的,但又能怎么样呢?根本就不是步川小姐心软然后放弃追究责任下去的理由——在学校有着如此恐怖传闻的“步川大魔王”又哪里会是这种怜香惜玉的人啊?

    用脚趾头想也知道绝对不存在的!

    顺便一提,其实从步川小姐这边的视角看来,再美好的容颜也完全比不上一张红艳艳的软妹币摆在自己眼前。

    毕竟软妹币一旦到手之后,她就可以趁机去买好多的食物,以此来犒劳一直都不能吃上一顿好饭的自己不是么?反过来若是有一张盛世美颜放在自己眼前的话,就算那张脸再怎么得好看、再怎么超越所有人对美的想象,但也仅仅只是能够让她稍微欣赏一下而已,根本就不可能将其当饭来吃啊……而且步川小姐从来不是那种会被美色冲昏头脑的人,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秀色可餐”的说法了。

    ——要是“美色”真的可以让人当饭吃的话,那么她每天起床去照镜子的时候怎么没有直接被活生生地撑死掉啊?

    #↑请不要拐着弯夸自己好看了#

    总而言之,在毫无任何怜悯心的步川小姐瞪着死鱼眼、即将就要脱口而出“特么谁管你到底是不是故意的”这番话之前,那个时尚女生倒是表现出一副十分上道得样子,知道绝对不能任由自己这方人背下这个“致命”(各种意义上)的锅。

    于是也顾不上自己这样做会不会显得有些突兀了,她抢在步川小姐之前,开口就直接振振有词地狡辩了起来。

    “一切都是那个女生的错!”

    哦?所以说真的是人家故意“假摔”在她身上想要讹诈喽?

    看步川小姐那仿佛就在看待智障般的死鱼眼,就完全可以知道她对于时尚女生刚才所说的话完全是一个字都没有相信。而懂得察言观色的时尚女生当然也明白这点,但现在箭在弦上实在不得不发啊!也只能硬着头皮继续甩锅下去了:“如果不是这个家伙犯了众怒需要大家进行‘惩罚’的话,那么步川大……咳咳咳!那么步川大人您也不会被撞到了不是么?说到底,都是这个家伙的错啊!”

    差点就直接十分顺口地说出“步川大魔王”这禁忌的五个大字来了,也真是幸亏这个时尚女生十分机智,顺势就改口掉了。

    否则她的下场肯定远远比想象得还要凄惨吧?

    “而且撞上您的人也是她啊!真的和我们完全没有任何地关系!如果您要怪罪的话,请全部怪罪她一个人好了!我们是无辜的!”根本就不觉得自己现在说的这些话到底有多么得厚颜无耻,时尚女生不带喘地就直接一口气说完了。

    ——真是一个“能说会道”的家伙呢。

    侧头稍微看了一眼那个依旧没有想要说话辩解什么的文静女生,步川小姐又重新看向了那个还在诡辩着的时尚女生。

    于是她的嘴角便直接勾起了一抹颇为玩味而又带着些许恶意的笑容来,笑意的确并不怎么深,但却莫名其妙地让人有点慎得慌啊!谁知道她现在心里面到底在想些什么啊?在时尚女生心里有点方的时候,只见步川小姐稍微扬了扬脑袋,明明嘴上什么话都没有对她说,但她却像是领会到了什么班直接下意识地住口了……果然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像步川小姐这样子光靠眼神就能秒杀一切的人存在吗?

    “是这样子的吗?”

    步川小姐故意拉长了音节,充斥着满满恶意地说道:“说是这么说啦,但人家总不可能是想要找死才故意往我身上撞的吧?”

    虽然在平时生活里面她一向都是不讲道理、仅仅只讲“钱”的,可这种情况之下,步川小姐才不会故意顺着歪理走好吗?毕竟人家一个女孩子现在被这么多的人霸凌着已经足够可怜的了,她何必还要趁机落井下石一番呢。

    ——又没有钱可以拿(这是重点)。

    与其就这么揪着一个被欺负的可怜女孩子不放,她还不如直接正面怼这个看起来貌似有点盛气凌人的时尚女生呢。

    #↑这就是所谓的“大魔王美学”吧?#

    “不……我不是……我没有……”

    看起来这个被狠狠噎了一下的时尚女生还想再为自己的行为辩解什么,但是步川小姐现在也懒得再继续听下去了,毕竟经过一番短暂的思量,她早早就已经在心里站好队了——要知道她的时间可是非常宝贵的,哪里能在这种无聊的地方浪费掉啊?所以步川小姐二话不说就直截了当地断言道:“行了行了,你也憋再说了!跟我赔个钱再去跟人家道个歉,这样一来不就是什么事都没有了嘛。”

    能够直接用“钱”解决掉的事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反正在步川小姐看来,道歉什么的对自己根本一点卵用都没有,还不如直接向自己赔钱来得更加实际。

    至于为什么在“索要赔款”的时候还让人家顺便也去跟那个文静女生道歉?其实完全是步川小姐突然的兴趣使然而已啊……反正她都已经一脚直接插足进这档破事里面了,那还不如干脆一起解决掉算了。

    毕竟她好歹也是在今天上任了“风纪委员长”这一职位不是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