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七十章、是时候该翻车了①

    虽然完全不清楚为什么洛小倾会突然变成这样,但她现在整个人变得让大魔王只觉得毛骨悚然却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一步步再度迈向了绝望深渊的步川大魔王真的完全想不明白,明明洛小倾从她们还很小的时候开始就一直十分温柔地对待她、甚至在小学发生了那种“事情”之后还倾尽所有温柔地从那群恶魔的手掌里“保护”住了痛苦无助的她……但是为什么呢?为什么现在的洛小倾完全不复以前那虽然偶尔会霸道蛮横、但依旧还是对她存在着不少温柔的模样,甚至还反过来对她做出如此过分的事情来呢?

    就是因为她认识上了这样子的一个男性朋友嘛?就是因为她在此之后还故意选择没有对洛小倾说出这些事情来嘛?

    但即便真的如此,她又哪里错得需要去接受这种“惩罚”来呢?

    她结交了一个朋友又怎么了呢?她想要和什么样子的人交好根本就和洛小倾一点关系也没有吧!就算洛小倾是“担心”她受到欺骗的情绪过了头,然后才无法控制自己对她做出这种事情来深度么,但未免也太过分了一些吧?

    再者说了,步川大魔王也完全没有做出什么比较出格的事情来啊!

    她和那个男生的交情也是点到即止,仅仅只是隔着手机屏幕相互聊天了一段时间而已,在学校里面也压根就没碰到多少次。

    正是因为对那些事情无论怎么样子都没有想明白过,所以每一次在被性格彻底大变样的洛小倾各种粗暴地对待着的时候,步川大魔王总是会忍不住紧紧地闭着双眼,在自己的脑袋里求而不解地想那些事情——好吧好吧,在那样子的情况之下,其实她是不得不需要去思索着这些的啊!即便心中清楚无法从中得到什么答案,但也完全没有办法,毕竟谁让她根本就无法反抗洛小倾不是么?

    如果不强行转移掉注意力的话,大魔王害怕自己会在那极度让人绝望的时刻上过多地陷入到那些牛角尖之中。

    到了那时候精神彻底地崩溃掉就真的是药丸了。

    只有让自己的脑袋一直保持思维,尽可能地想着和现在残酷情况完全不同的事情,才会让步川大魔王从那种“被自己的好朋友强行侵犯、真是还留下了不雅的证据在人家手上”的恐怖戏码里得到些许的解脱不是么?

    即便距离那天的“爆发”已经过了好几天,同时也经历过了很多次“那种事情”,但大魔王却依旧抗拒这不想接受现实呢。

    ——毕竟这事情无论搁到谁的身上谁都会受不了的吧?

    当然的事情,若是让自己的思绪一直全力拒绝着残酷现实的话,所得到的结果就是精神和身体会一步一步地逐渐分裂成了两个独立的部分,让步川大魔王在这段日子里整个人诚然更加恍恍惚惚起来了……在那种时刻里,她仿佛从自己的身体上直接脱离出来了,虚幻的自己在旁边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也不想看到洛小倾那日渐病态的神情,当然就直接无视掉了自己的身体正在十分诚实地呈现着最为忠实的反应。

    于是就在这样子无意识的情况里,大魔王竟然也真的不知不觉地就将一直徘徊在自己心里的疑问给轻声呢喃了出来。

    明明清楚自己是不可能会得到什么解答的不是么?

    然而让人只觉得格外意外的是,面色诡异的洛小倾在听到了步川大魔王无意识吐露出来的自言自语之后,竟然还真的做出了回答来——大概是认为在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大魔王已经完全不可能从自己的手掌心里逃脱出去了吧?

    所以说她到底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都已经发展到这个地步了,难大魔王你还没有联想到真正的原因是什么嘛?难道还没有发现她对你的那股炙热而又**的情感吗?

    看着自己身下那虽然紧闭双眸但却早就脸色潮红的步川大魔王,洛小倾忽的扬起了一抹极为纯粹而又灿烂的完美笑颜来,就好像正在无声无息地用笑靥对大魔王述说着什么缠绵而又动听的情话来……就这么一边为所欲为地肆意玩弄着大魔王那青涩而又柔软的身体,微笑着的洛小倾一边低下了脑袋,轻轻地贴近了大魔王的耳朵吹送着那让她忍不住会颤栗起来的热气,终于还是充满恶意地说出了个“为什么”来。

    能够让本来应该保持着温柔模样的洛小倾现在如此丧心病狂地做出这种事情来,那当然肯定是因为“爱”不是么?

    ——没有错,都是来源于对大魔王的“爱”啊。

    洛小倾其实也很绝望啊!她也不想一言不合地就变成这种鬼畜发展的啊!如果步川大魔王能够一直乖乖地只和她一个人说话、只对她一个人微笑,那么她也就不会意识到原来自己抱有的是这样子强烈而又蓬勃的感情不是么?

    意外听到了这番直白而又露骨的话语,当然是直接让之前一直处于精神恍惚之中的步川大魔王瞬间就回神了过来。

    怎么可能呢?

    她们两人可是相同性别的女生,洛小倾又怎么可能会对她产生这样子的想法来啊?无论是对于未知事物的莫名恐惧,还是在回神之后察觉到自己身体出现了那一系列让人只觉得极度羞耻的反应,全部都让精神本就摇曳不定的步川大魔王完全接受不能啊!于是下意识之间就开始扭动身体抗拒洛小倾对自己的触碰,对此无法接受的大魔王当然也忍不住就从嘴里说出了心里的困惑不解来。

    ——绝对不可能的!

    而且她们现在还仅仅只是两个初中生而已,哪里会懂得什么情情爱爱的东西?

    然而让人只觉得十分残念的是,步川大魔王现在所展露出来的反抗全部都如同之前的情况一样,被早就已经得心应手起来的洛小倾给尽数压制了下来……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可能可以从洛小倾对自己的限制中挣扎出来啊。

    况且看现在洛小倾那有点蠢蠢欲动的样子,想来她反而还觉得大魔王这番极力抗拒自己的行为只是“情趣”而已吧?

    ——真是令人绝望呢。

    不仅轻而易举地将自己身下的步川大魔王给随心所欲地完全控制住,开始有些兴奋起来的洛小倾还因此而加大了自己的动作,极为享受地看着大魔王那因为内心的羞耻与抗拒从而在脸上显露出痛苦难耐表情、然而却又因为欢愉而忍不住眼角上扬的纠结模样……在这种时刻上听到了大魔王那仿佛在催眠自己般一口一个地低喃着“不可能”之后,洛小倾诚然又忍不住自己心里的恶趣味了。

    一边故意想要折磨人地轻轻舔舐着步川大魔王那小小的耳垂,洛小倾一边轻声地安慰着人家这又有不可能的呢?

    这个世界让她想不到的事情可太多了不是么?

    大概是步川大魔王那可爱而又青涩的反应直接让她忍不住整个人极度兴奋了起来,所以洛小倾在这种格外刺激的氛围之下,终于向大魔王恶意满满地吐露出了那个一直都深藏在自己心中、绝对不能说出来的超级大秘密。

    当然的事情,这个“秘密”同时也牵扯到了处于小学时期的大魔王为什么突然之间会受到其他人欺负的真正原因啊。

    全都是因为有她在背后以后搜操控着这一切不是么?

    从洛小倾的口中听到了这令人窒息的秘辛,对此完全不敢置信的步川大魔王顿时之间整个人都像是被五雷轰顶了一般,下意识地张开了自己的嘴巴,但是却因为自己内心的极度震撼而根本就无法说出什么完整的话来,仅仅只有几声支离破碎的音节发出来……她刚才都听到了什么啊?她一定是在做梦吧?对自己一直都那么温柔的洛小倾,怎么可能会那么泯灭人性地去指示其他人合伙欺负起自己来呢?

    ——真相怎么可能会是这样子的!

    比起“突然之间被最为要好的朋友给强行侵犯了”的事情,明显这个可怕的“真相”让大魔王更加无法接受好嘛?

    毕竟非常小的时候开始步川大魔王就一直十分信赖那个唯独对自己温柔的洛小倾,在经过了小学的那些事情之后更是对人家言听计从啊!现在毫无防备地就听到人家其实就是酿成自己那些悲剧的“罪魁祸首”,她又怎么可能不感觉到崩溃呢?

    也就是说在发生那种事情之后,洛小倾对自己那无微不至的“保护”,以及对自己那几乎倾尽一切的“温柔”……

    全部都是为了迷惑自己而故意伪装出来的假象吗?

    因为之前那接二连三的刺激而变得逐渐脆弱起来的神经根本就无法接受现在这个几乎可以推翻她整个世界观的“真相”,步川小姐诚然瞬间就瞪大了自己的双眼,仿佛失去了灵魂般无神地看着头顶上那惨白的天花板……为什么要这样子对她?为什么要让她拥有那么一段痛苦恐怖的经历?为什么要故意策划出那么多的陷阱让她直接坠入绝望里!她到底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对不起洛小倾啊!

    她的脑袋在一瞬间里就被这些突然冒出来的疑问给彻底掩埋住,所有的一切在大魔王看来都已经变得如幻觉般般不真实了。

    ——她认为最好的朋友,竟然是害得她最惨的人。

    目光呆滞地听着洛小倾在那边如数家珍般一个一个地说出自己在小学时特意为了她不再具备接触他人的能力而设计出来的“计划”,步川大魔王的心也是慢慢地变冷了,到最后变得麻木起来甚至还觉得有点好笑。

    真的是太可笑了啊。

    因为她以前一直想着要交其他的朋友,所以故意让她被那些“恶魔”欺负,然后她被欺负怕了就不敢再逼人有接触了?

    就是因为这个可笑的理由洛小倾就让她直接坠入绝望之中了?原来那些一直让她痛苦着难受着挣扎着反抗着的痛苦阴影,全部都是由洛小倾这个看起来貌似温柔体贴、实则性格最为恶劣的人所造成的啊!然后听到难掩其中兴奋的洛小倾兴趣高涨地说出了那个让自己最不想回忆起来的“明明关系那么好的朋友突然就选择背叛了自己”背后所藏着的真相之后,步川大魔王忽的就直接笑了起来。

    大概是觉得自己竟然是因为这么可笑的理由被那个女生伤害得那么深,才捂着自己的眼睛咯咯咯地开始笑了起来吧?

    ——太过分了啊。

    就这么莫名其妙地轻声笑完了之后,一滴眼泪便从她的手掌缝隙之间缓缓地流了下来,忽的划过了她的眼角……步川大魔王好像就此失去了所有的力气,轻轻放下了手掌,那双有点通红的眼睛依旧无神地看着天花板。

    “为什么呢?”

    为什么要选择故意设计她呢?而且还让她变成像现在这样子下意识地会畏惧陌生人、无法和别人有任何接触的软弱模样?

    所以说了,她都是为了你能够留在身边才会选择如此残忍的手段不是么?如果不是你突然之间就对其他人产生了好感,她现在也不会做得那么决裂好嘛?一边毫无任何愧疚之心地轻声回答这个“为什么”,洛小倾一边淡淡地看着,然后十分温柔地伸手拭去了步川大魔王眼角那止不住溢出来的眼泪……其实她才想要问为什么呢,为什么现在你一直留着眼泪?难道她的这份“爱”就这么难以接受吗?

    但她觉得还好啊——

    如果小学时没有选择做出那些事情来的话,她们现在肯定已经渐行渐远,更加不可能还会有现在这么“亲密”的关系了吧?

    心中一边有点纳闷地想着这些,根本就不认为自己选择了错误方法的洛小倾一边犹如温情的恋人般,轻轻地将自己的脸颊贴上了大魔王的脸颊,十分满足地来回蹭了几下,像是在感慨变成这样子真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