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六十九章、此处禁止飙车

    此时剧情的突然转变让步川大魔王着实有点猝不及防,洛小倾就这么不容抗拒地将她的双手顺势结结实实地按在了地面之上。

    她当然也是挣扎了几下,然而却根本动弹不得。

    并不在意大魔王那好像被吓到了的小表情,洛小倾在做这些事情的时候依旧还是面无表情着一张脸,然后伸出了自己空余的右手,直接将大魔王那尽可能侧过去不肯面对自己的脑袋给强行地掰正了过来……也没有说什么话,就这么幽幽地注视着暗藏着倔强不想屈服地看向自己的大魔王,洛小倾忽的扬起了一抹动人心魄的笑颜来,下一刻便直接不由分说地将自己的双唇紧紧地贴了上去。

    而且在小学到如今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洛小倾也总算明白了重要的东西,“友谊”并不是她想要的东西啊。

    ——去拓麻的友谊!

    再者说了,如果想要那个对自己来说最为重要的人永远地呆在自己的身边不要离开,那么光是只有“友情”起其中起牵制作用肯定是完全不够的,毕竟“友情”这种东西很明显不可能成为某个人的“专属”不是么?

    从一开始步川大魔王就一直都没有和洛小倾想到同一个地方去。

    洛小倾想要的是一生一世仅有对方那么一个人,然而大魔王却仅仅只是把她当成一位普通的朋友来看待罢了。

    也许是很重要的朋友,但归根结底也只限于“朋友”而已。

    即便步川大魔王在此之前因为洛小倾那番精心的“算计”而变得有些投鼠忌器、畏惧着和其他人有什么接触,同时也在不由自主地依赖着洛小倾对自己的那份温柔,让心思复杂的洛小倾倒是颇为享受这种不含杂质的依赖,也让她误以为这就是最为完美的“收场”了……然而随之时间慢慢地流逝,逐渐振作起来的大魔王在抚平了自己内心里的创伤之后,依旧还是能够对别人的“友谊”产生期待不是么?

    于是就算洛小倾机关算计了,却仍然无法得到自己最想要的那份回应。

    ——明明大魔王一直都如她所愿地仅仅只依赖着她一个人,然而洛小倾的心中却依然还是那么得空空荡荡。

    不过说到底,这一切其实都是步川大魔王的性格在从中作怪着啊!无论怎么说都是太甜太天真了啊……只要其他人对她稍微好上一次,就会在不经意之间忘记掉了自己以前所遭遇到的那些不幸。

    就好比如说现在,大魔王至今都还没有发现自己小学时期遭遇的黑暗经历,其实都是由洛小倾一个人所促成的。

    正是因为洛小倾一直“保护”着她,所以即便尚存不少疑点,她却也从没想到过啊。

    如果步川大魔王本身就是一个多愁善感的敏感之人,肯定就不会出现像今天这样子的情况来了不是么?不仅仅只是暗地里偷偷摸摸地交了一个男性朋友而已,而且竟然还胆敢一直将这件事情瞒着她,颇有一种不暴露就被永远不说出来的趋势……行吧行吧,都已经事到如今了也不要再多说什么了!在洛小倾松懈下来没有怎么去注意的时刻,大魔王诚然都已经心野成一只脱缰的野马了好嘛?

    #野马:???#

    而且看她之前和那个男生的聊天方式,估计仅仅只是表面朋友而已,其实心里早就已经春心萌动(?)地想要发展出更多的关系来了。

    一想到自己若是不做什么的话,在未来步川大魔王极有可能会对着一个凑不要脸的臭男人露出极为灿烂的笑颜、而且还会在他的身下展现出自己所不知道的模样来,洛小倾就感觉突如其来的愤怒瞬间就吞没了脑袋里所有仅存下来的理智。

    她怎么可能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呢?

    明明大魔王是她的!是属于她一个人的私人物品!从两人出生开始,这一切早就已经被老天爷给注定好了的!

    #老天爷:你可拉倒吧#

    既然现在已经有了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毛头小子、一直虎视眈眈地想要玷污属于她的东西,而且本该乖巧顺从的大魔王随着成长也逐渐开始脱离自己的掌控了,那么她也就只能抢先一步了吧?无论是友情还是爱情,无论是身体还是心灵,明明本来都应该仅仅只属于她一个人的啊……咳咳咳!请务必稍等一下,若是再继续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剧情根本就已经完全失控掉了吧?

    ——绝了哦!直接就朝着“十八禁”一去不复返了啊!

    意识到自己又开始在脑袋里“飙车”起来了,于是二宫茜连忙就踩下关键的“刹车”,让自己可以赶紧冷静一下。

    而且直到现在,二宫茜才猛然意识到了另外一个十分重要的事情!明明之前在脑袋里设定好的CP可是十分热门的“冰山攻X忠犬受”,怎么在自己补充她们俩幼时小剧场的时候,一言不合就变成了“强欲心机攻X娇弱小白受”啊?

    她特么绝对有毒啊!关于CP的设定直接变掉也就算了,为什么步川大魔王又一次在小剧场里扮演着“受”的角色啊?

    难道身为一名霸气的大魔王只能当“受”嘛?

    而且最让人感觉窒息的是,二宫茜明明心里十分清楚自己再顺着这些线路与设定脑补下去迟早是会被别人打死的,但是她根本就控制不住她自己那蠢蠢欲动的百合脑啊!而且剧情突然之间变得劲爆,真的是让人完全欲罢不能啊!也别说什么让一个混世大魔王扮演如此软绵绵而又乖巧的“小白受”实在是有点惊悚什么的了,如果一旦接受了下来的话,给人的感觉其实还是十分带感的不是嘛?

    ——于是二宫茜的脑洞再度火力全开。

    根据她刚才一口气脑补出来的那些人物设定以及相应的情节发展,接下来什么鬼畜的剧情都能毫无违和感地往上搬了。

    虽然突然间就直接演变成这种发现对步川大魔王来说,的确是有那么点不人道啦……但是也完全不能怪身为“脑补者”的二宫茜脑袋里的思想太过于鬼畜啊!谁让这种刺激的剧情从古至今一直都是经典桥段呢?

    不仅仅只是《百合姬》里的百合小故事而已,就连那些普通的大众漫画与流行轻小说也是对这种“强推”情节乐此不疲啊!

    要知道这个世界还是存在着“简单粗暴=刺激”这种等式的啊!

    当然的事情,也就仅仅只有男女主角之间才可以出现类似于这样子丧(xi)心(wen)病(le)狂(jian)的发展,要不然操作太过于窒息,一言不合就会变成十分可怕的***发展了不是么?二宫茜自认为自己的思想一直都是那么得健康向上,可完全不想突然之间就被什么人给抓出去进行思想劳改呢……emmm好吧好吧,虽然说各种各样的飙车剧情她都已经在脑袋里想了非常多了。

    但是她从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好孩子啊!

    即便每一次在脑补百合CP小剧场的时候都忍不住快要飙车起来了,但她也每一次都结结实实地踩住“刹车”了吗?

    #↑这就是你直接一言不合开始飙车的理由?#

    总而言之,根据二宫茜之前所脑补出来的情节发展,接下来兽性大发起来的洛小倾肯定毫无疑问地直接强推了步川大魔王的……而且因为地点就在洛小倾的房间里,所以也压根不可能有什么人能偶过来阻止的。

    什么?你说步川大魔王被强推的时候不会喊不会叫吗?洛小倾的父母听到了之后难道不会上来阻止这一切吗?

    的确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呢。

    但是你们要知道剧情发生的时间点可是在白天,虽然正处于暑假当中,但洛小倾的父母又不是什么学生老师之类的,又哪里来的“暑假”可以休息的啊?毋庸置疑肯定是早早就出门上班了啊!不好好工作难道让自己的孩子喝西北风去啊?所以也就是说,现在家里面也只就有步川大魔王和洛小倾孤女寡女地两个人而已啊……拥有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的条件,早就已经丧心病狂了的洛小倾又岂能不成功呢?

    有了这个十分鬼畜的开端之后,二宫茜当然也能以此作为基础,在接下来脑补出更多、更加鬼畜的剧情来了。

    ——她真没看过***!

    #↑请注意,此处可划重点#

    要知道现在可都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如果还不赶紧趁机放飞自我地尽情脑补的话,又怎么能对得起二宫茜之前为此铺垫了那么多的剧情啊?诸多的铺垫诚然就是为了此事这一刻情节的瞬间爆炸啊!

    至于在这段需要被打码的剧情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十分更加鬼畜的事情呢?

    其实换另外一个人也能脑补出来,就比如已经扔掉良心的洛小倾干了每一个人渣都会干的事情,拍了不雅照片什么的。

    反正在开启了强推剧情之后,洛小倾身上肯定也会因此而多出一个“人渣”的设定来,无论怎么样子都是洗白不了的好嘛?所以现在二宫茜肯定也不会浪费这个人设,当然是让洛小倾怎么人渣就怎么来啊……总之就是一句话,洛小倾靠着不入流的手段轻轻松松地控制住了步川大魔王啦!让大魔王就此深陷入泥潭之中,明知再这样子下去只会让自己越陷越深,然而却完全无法从里面逃离。

    ——妈耶!这样子的情节发展实在太特么刺激了好嘛!

    赶紧捂住了脑门稍微冷静了一下,二宫茜害怕自己脑补得兴奋过头直接流鼻血,否则就真的太丢人了啊。

    要知道洛小倾对步川大魔王的控制欲从一开始就十分旺盛不是么?更何况现在人家还顺其自然地变成了一个人渣呢?所以即便这种手段真的非常肮脏又卑鄙,但是在洛小倾的角度看来,却无疑是最好的。

    还是老一句话,洛小倾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做出如此出格的行为对步川大魔王十分残忍什么的,也完全不觉得心疼。

    她也是没有办法了不是么?

    她也很绝望啊。

    毕竟如果真心实意地想要去掌控一个人所有的一切、而且还能够让自己任由自己随心所欲地为所欲为,哪有什么比无耻下流的方法还要更加实用、更加可靠的呢?早就在以前的沉默之中变得逐渐病态起来的洛小倾此时突破了那一层限制自己行为道德的枷锁之后,诚然直接就卑鄙无耻到了这种境界……于是乎,步川大魔王那本该轻松快乐的暑假生活,在无形之间俨然变成了让她痛苦无助的地狱之旅。

    有什么是比“自己最为信赖的号朋友突然之间变成了一个完全没有人性的恶魔”还要更加令人绝望的事情呢?

    而且之后还对她做出了那么过分的事情来……

    洛小倾对自己所做的这些无一不是在挑战步川大魔王那即将要崩溃的神经,她整个人绝望到了极点然后逐渐变得精神恍惚起来,有种非常不真实的感觉,好像那些可怕而又让人无法接受的事情仅仅只是自己的南柯一梦而已——可是被触碰到的真真实实的感觉,身上依旧还在隐隐作痛的疼痛,以及洛小倾那日渐诡异的笑容,都在提醒着大魔王这些根本不是什么梦境,都是在现实里所发生的事情。

    当然的事情,步川大魔王有很多机会可以向洛小倾的父母发出求助的,但是她却根本说不出口啊。

    她又怎么可能说得出口呢?

    每次大魔王忍受不住折磨想要向其他人求助时,都会下意识地回想起那一天那一刻、那个地点那个房间、压在自己身上地洛小倾那极度冰冷的眼神以及她脸上那十分诡异而又病态的笑容。

    在说出去之前,她已经提前想到了自己若是真的说出之后即将受到的“惩罚”,绝对会让她崩溃的。

    ——她终于意识到自己已经没有办法从里面脱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