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六十八章、求求你别再秀啦③

    为什么一言不合就交了这样子的朋友?为什么要瞒着她这件事情?是不是她一直没有发现的话就永远不告诉她了?

    难道小学时期所经历的痛苦还没有让她吸取到教训吗?

    毕竟在洛小倾这边的角度看来,步川大魔王之前根本就没有出现什么相应的征兆啊!在和她一起相处的时候,大魔王依旧还是那么得乖巧听话,而且也一直对她那毫无道理的蛮横任性表现出言听计从的态度来不是么?甚至在遇到了那些并没有恶意的同班同学、并且人家对她十分亲切地发出了打招呼声的时候,大魔王也一直都是心神不宁地低着自己的脑袋,完全不敢和别人有什么过多接触的样子。

    也就仅仅只有呆在洛小倾身边的时候,被别人看着的大魔王才会感觉到安心许多,之后也能够稍微抬起头看上几眼不是么?

    ——而就是这样子的她,怎么突然之间就有了朋友呢?

    根据洛小倾刚才一口气翻完了手机里将近全部的聊天记录所得知的情况,好像还并不是那个男生十分凑不要脸地在单方面献殷勤着,被人家这么勾搭着的步川大魔王明显也回复了不少的信息过去好嘛!

    而且看他们两个人在聊天软件上那轻松而又随意地说话方式,想来绝对已经相互认识了很长一段时间了。

    所以说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啊?

    对步川大魔王的占有欲与控制欲日渐增长、甚至演变得愈发病态起来的洛小倾,又怎么能容许她偷偷地瞒着自己和其他人发展出了这样子友好而又密切的关系来啊?光是想到自己和大魔王那一直都十分美好的二人关系突然之间被一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小瘪三给活生生地打扰了,洛小倾就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爆炸了好嘛?明明大魔王都已经变得这么阴暗孤僻了,为什么还会冒出这种人来啊?

    要知道洛小倾之所以会选择将步川大魔王一手打造成排斥任何人的模样,为的就是不想再有其他人暗地里觊觎着她啊!

    真的是让人完全想不到……

    啧,也不要和她说什么他们只是偶然地碰到随便聊聊什么的了,要是真的那么随缘的话会在聊天软件里发了这么多的信息嘛?而且她刚才翻的那些还是最近这一段时间里的而已,更早之前的聊天记录洛小倾还没有怎么去看呢!

    ——反正这个男生对步川大魔王绝对是动机不良的!

    毕竟洛小倾从小就比其他人要想得多,心机更是那些小屁孩拍马也追不上的,所以又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啊?

    即便并没有亲眼看到这个男生对大魔王大献殷勤的模样,但光是看着手机里那一大堆的聊天纪录、以及最近几天没怎么联系就更加频繁地发信息起来的焦急态度,洛小倾当然就直接从中十分敏锐地感觉到了什么。

    都已经在聊天里面表现得这么明显了,如果不是对大魔王有着那方面上的“意思”那特么还能是什么啊?

    不要把别人当笨蛋好嘛?

    只是让洛小倾感觉忍不住想要暴躁的是她完全不清楚步川大魔王的想法啊!如果说仅仅只是这个男生隔着手机屏幕完全求而不得的话,但大魔王不也是在好好地回人家的信息吗?这种行为不就是在间接向她表明了什么嘛?他们之间肯定是有一腿的啊!洛小倾感觉自己真的快要炸掉了啊……而且若是大魔王真的没有那种方面的“意思”,又怎么可能会和这个男生长时间保持这种密切的联系?

    再者说了,步川大魔王只不过是有那么几天的时间没有和人家相互发信息而已,就直接各种心神不宁地成了那副样子——

    你说洛小倾又怎么可能不继续多想下去啊!

    一想到明明只能属于自己一个人的大魔王极有可能和那个男生是“两情相悦”的状态,洛小倾就感觉气血一阵猛烈地翻涌、真的是气得连话都要说不出来了,甚至就连想要杀人的冲动也是瞬间油然而。

    特别是现在看着跪坐在地的步川大魔王什么解释的话语都说不出来的样子,洛小倾更是感觉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意。

    为什么不说话呢?

    为什么不好好地向她解释起来呢?

    所以说到底是为什么啊!快点和她交代所有的一切啊!直接将自己手里的手机给狠狠地抛掷到了一边,洛小倾仅存下来的几缕理智也诚然已经被那满腔的怒火给吞噬了个干净,一股子突然升起的暴虐情绪也是逐渐地吞噬掉了她的大脑……就在这种沉浸于愤怒之中完全无法自拔的时刻,洛小倾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无意识地伸出了自己的手来,随后便猛然紧紧拽住了步川大魔王的手腕。

    毫无疑问,洛小倾是使出全力的。

    仿佛是想要靠着这样子的触感让自己可以冷静下来一般,也仿佛是不想让大魔王能够随便地逃离自己的手掌一样。

    完全不在意对面的好友因为自己过度用力而露出了些许痛苦的表情,洛小倾破有点沉重地深呼吸了几口气。然后尽可能地控制着自己不要在脸上展露出太多的情绪来,一字一句地向大魔王问起了“那个人”到底是谁。

    ——是谁如此大胆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撬墙角?

    被洛小倾那双有点阴森的眼眸给吓到了,步川大魔王当然是不可能选择逞强、继续对她隐瞒下去,直接就坦白了全部。

    从一开始毫无防备地从抽屉里面拿出了这么一封“告白信”,之后她终于下定了决心选择和这个男生见面,然后还在那种意外让人感觉轻松的聊天氛围之中感觉能够成功突破掉自己的心理障碍,以及到了最后也认清楚自己那深藏在内心里的也想要一个好朋友的愿望,便顺其自然地和人家交换联系方式,久而久之地就这么成为了好朋友……等等类似于这样子的事情,步川大魔王全部都尽可能对洛小倾说出来了。

    即便因为过于害怕洛小倾身上的恐怖气息而说得有点磕磕碰碰的,但大魔王好歹也是有条不紊地说出了一个大概经过来。

    至于洛小倾的反应如何?

    在最重要的好友选择对自己坦诚一切的时刻,她便控制住了自己那忍不住想要就此暴动起来的剧烈情绪,也刻意地放松了手劲,静静地在那边听着大魔王说话——但是和想象得完全不一样,她却是越听反而还越生气起来啊!

    为什么还是想要去交朋友啊?

    明明都已经有了洛小倾这么一个一心一意仅仅只有她存在的“好亲友”陪伴在身边,难道大魔王还觉得不够嘛?

    而且步川大魔王小学时遭遇到的那些恐怖经历可是完全非同一般,她肯定到现在还没有办法摆脱掉那些事情带给自己的负面影响,所以又怎么可能会突然之间想要交朋友呢?怎么想都不科学啊……莫非在上了初中之后已经没有没什么人会十分恶意地欺负她了,所以她感觉小学所遇到的那些事情仅仅只是特例而已,想要让自己能够再一次地重新振作起来,便选择忘记掉了那些血淋淋的惨痛教训了?

    怎么可以去选择忘记掉!

    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洛小倾这么一个人以外,其他什么鬼的“朋友”都是假的!迟早有一天会背叛掉她的!

    ——为什么就是不明白呢?

    明明在各种刺激之下已经生气到了极点、然而却要在已经开始有点害怕自己的步川大魔王面前假装出一副“我很好”的模样来,洛小倾脸上诚然就是皮笑肉不笑,颇有点生硬地问起了她难道已经忘记小时候的事情了吗?

    忘记?

    当然是不可能的!

    要不是因为自己在小时候发生了那样子的事情,那么步川大魔王现在也就不会如此畏惧和其他人进行交流。

    ——她仅仅只是认为这个男生对自己来说十分安全而已。

    哪里安全了啊?他对你可是有着非分之想的!根本一点都不安全好嘛!完全陷入了牛角尖里面的洛小倾当然是不可能听进去的!然后在她各种追问“为什么”之下,步川大魔王也实在是有点避之不及了,终于还是对她说出了自己的真正想法来……这个男生给她的感觉十分舒服只是其中一点而已,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她想要“独立”,不再去依赖于洛小倾对自己无时无刻的“保护”了。

    毫无疑问,步川大魔王最后坦言出来的那句话还不如一直藏着掩着不说出来,带给洛小倾的精神打击就别提有多么厉害了。

    直接让她脑袋里控制着“理智”的那根筋瞬间就断裂掉了。

    在大魔王低下了脑袋十分认命地等待洛小倾到底如何处置她的时候,下一刻只觉得世界突然就是一阵天旋地转,然后好不容易从眩晕中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整个人已经直接被洛小倾推倒在地上了。

    ???

    还没有来得及下意识地脱口问出你在干什么,洛小倾却早就已经二话不说直接整个人欺身压了上来。

    毫无防备地发现属于洛小倾的那张漂亮脸蛋忽然之间出现在了自己的眼前,特别是那毫无表情的面容、自带威压的冷峻气息,怎么看都让人忍不住想要心慌慌啊……所以说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的发展啊?被洛小倾那番突如其来的举措给吓得直接发愣了一下,步川大魔王顿时之间也忘记了自己应该开口和人家说话才对的,稍微眨巴了一下眼睛,就这么有点傻气地相互对视了起来。

    ——于是气氛就这么逐渐诡异了起来。

    察觉到对方那直勾勾只盯着自己看的眼神实在是有些露骨,被看得莫名心虚起来的大魔王忍不住就将脑袋撇向了一边。

    明明刚才心里还很气很气,但看着被强行压在身下的步川大魔王根本无法反抗自己对她的牵制、只能靠着扭头来仿佛逃避着什么,洛小倾便只感觉自己心中一直都空缺着的某块地方好像被忽然一下地填满了般。

    所以完全不在意大魔王那好像是在逃避自己的抗拒模样,洛小倾反而就这么顺势地低下脑袋,忽然贴近了她的耳畔。

    “根本不需要什么朋友啊——”

    “在你的身边,仅仅只需要我一个人存在就足够了。”

    “那些家伙哪里比得过我?我到底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够好?为什么你一直要想着找其他人当朋呢?”

    那被主人刻意压得十分深沉的清脆嗓音就在自己的耳畔边如此轻轻地响彻,语气中还带着一股让人完全无法理解的深意,诚然在无形之间仿佛打开了某种禁忌的大门般……步川大魔王还没有来得及思索洛小倾对自己说这些话到底想要表达什么意思,就忽然之间只感觉到某种温热而又软软的事物轻轻贴上了自己的耳垂,吓得她整个人瞬间就瑟缩了一下,还以为有什么可怕的虫子爬到耳朵上来了。

    虽然心里还是有点纳闷什么虫子的触感会是如此得让人惊心动魄的,但她那边却是早就已经下意识地将脑袋给扬了起来。

    ——好让自己的耳朵能够赶紧离开摆脱掉这奇怪的感觉。

    然后还没有等大魔王出声去询问什么的时候,那个奇怪的东西似乎又顺势轻轻地贴上她的脖子,一寸一寸地慢慢挪动着……就别提这个时候她的鸡皮疙瘩竖立得有多快了,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也正是因为如此,步川大魔王这才终于发现那特么压根不是什么“虫子”,而是洛小倾在恶意地对她“作怪”啊!

    这是要干什么?

    控制不住声音地轻轻惊叫了一声,心里面早就已经慌得要死的步川大魔王连忙缩起身子躲开了着莫名其妙的作怪——在这种时刻当然也顾忌不到什么了,她伸出手就直接开始推着那个正压在自己身上的洛小倾。

    却完全没有想到洛小倾根本没有就此起身想法不说,而且还十分淡定地直接一手就抓住了大魔王那推搡着的一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