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六十五章、丧心病狂小故事④

    现在发生的一切都如她之前所预料的一样不是么?

    虽然为了今天这一刻废了那么多的心思,而且也一直都逼着自己和那些不讨喜的家伙们装模作样地说着十分违心的话语,让一心只想搭理大魔王一人的洛小倾不止一次地感觉这实在是太糟心了啊!然而此时此刻看到步川大魔王这无意间开始全身心依赖起自己的模样,洛小倾却又意外地觉得自己付出的辛苦都是值得的……毕竟她心中那些过于阴暗的想法正在稳步达成中,不仅完全没有亏损,反而还是“血赚”嘛?

    想到步川大魔王在此之后即将永远只会注视着自己一个人,洛小倾胸口的那可心脏便忍不住“突突突”地猛烈跳动了起来。

    真是太让人期待了啊……

    这才是她梦寐以求想要的发展不是么?连忙压抑下那诚然已经激动到有点无法自已的高涨情绪,即便心中各种阴暗的心思在汹涌澎湃着,但表面依旧保持风平浪静的洛小倾扬起了自己最为温柔的笑颜来。

    ——这样子完美的笑容根本无懈可击。

    对人家没有防备也没有抵触的步川大魔王此时是何等得孤立无援,当然就会这么愣愣地看着浑身都散发着善意的她发起呆来。

    要知道在这份“计划”正式步入了正规之后,洛小倾为了类似于今天这样的关键时刻,早早就开始对着镜子练习过非常多次了,所以当然十分清楚自己到底要怎么去笑才最容易让人产生出信赖感来……而这种“笑容技巧”练好了之后也是非常方便实用,对于那些脑袋稍微聪明一些的小屁孩们也是各种屡试不爽,更何况还是现在处于四面楚歌的状态中、十分容易让人趁虚而入的步川大魔王呢?

    看着完全陷入自己步调之中的大魔王无意识地在脸上露出了些许茫然失措的表情来,洛小倾心中当然是对此暗笑不止。

    不要去害怕啊,毕竟这都是你应得的“教训”不是么?

    如果一开始步川大魔王就一直乖乖听着她说的话、和她一样对周围的其他人没有抱有那些多余的期待,那么也就不可能会出现今天这样子的局面了啊……而且还经历到了这些痛苦而又让人绝望的折磨了。

    所以说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并不是身为始作俑者的洛小倾的错,反而全都是大魔王自己先选择“背叛”了她的错啊。

    ——当然,这些话只能藏在自己的心里,不可能全都对步川大魔王说出来的。

    虽然心里对大魔王最近所受到的痛苦遭遇一点都不觉得心疼之类的,但是表面的功夫还是要做足的不是么?要不然别说这样子依赖自己的形象会出现污点,同时也不会让大魔王继续这么全身心地依赖着自己、一直到完全离不开自己的时候啊……眼底里翻涌着十分晦暗而又糟糕污浊的情绪,然而洛小倾的手上却是在十分温柔地安抚着大魔王的后脑勺,还轻轻地在她的耳畔边安慰般地说着没有关系的。

    “我会保护你的。”

    “不要担心,我会努力解释清楚那些事情让他们不要再去欺负你,所以川川你不要再觉得害怕了。”

    “只要呆在我的身边,所有的一切肯定都会变好的。”

    “如果你愿意,我一直都会站在川川这边的,永远都不会离开你的。”

    ……

    突然之间就对别人如同誓言一般地说出这些话语来,就已经足够证明洛小倾到底是何等高明的一个心机girl啊!作为计划这一切的人,洛小倾十分清楚步川大魔王从那些折磨中体会到的痛苦绝望,以及她现在最需要的东西是什么——在这样子被所有统一孤立着、并且身边的好朋友们还接二连三地一个个离开了她的情况之下,步川大魔王毫无疑问最想要听到这些诚恳的话语不是么?

    虽然可能会因为最后一个女生那绝情的背叛而对“友谊”变得投鼠忌器起来,但是现在对她说出这些话的对象可是洛小倾啊。

    她们可是从小就一起长大的、无法被其他人替代掉的好伙伴呢。

    即便洛小倾的性格一直都十分任性而又霸道、在她想要和其他人交朋友的时候又显得有点无理取闹,但大魔王完全无法反驳的一点是,从小时候开始对别人爱理不理地洛小倾却唯独对她一人一直都很好不是么?

    她就好像是天边最为璀璨的一轮月亮般,洛小倾总是恨不得将自己身边所有的好东西全都让给她,只为她能够开心地一笑。

    而且每次她受到委屈的时候,也都是洛小倾在旁边安慰着她。

    反正无论怎么样子,步川大魔王心里都是十分清楚洛小倾虽然在性格上有着一定的缺陷没有错,但在面对她这个幼时好友时,人家总是倾尽全部地对她好不是么?只是在上了小学之后,大魔王率先发觉到了自己不交朋友不行啊……因为一直都都记得小时候对洛小倾答应下来的那些事情,所以即便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错,但内心残存下来的些许罪恶感却让她一直无法正面去面对洛小倾。

    ——好像是自己“背叛”了人家?

    虽然步川大魔王觉得这种说法有点夸张,然而洛小倾看着她时那可怜巴巴的眼神却是无时无刻不在透露着这个信息。

    于是乎,在那份“计划”开始之后她和洛小倾相处的频率明显慢慢变低着,步川大魔王也没觉得这有什么奇怪的。一方面觉得洛小倾也应该有其他的朋友,一方面也觉得两人之前太过于亲密就此稍微保持点距离一点也好。

    只是完全没有想到学校里会传出那种莫名其妙地谣言来,而且大家竟然还信以为真,对她开始实施起“审判”来。

    谣言如此微妙地逆转了双方的立场,难道不怀疑其实是洛小倾干的?

    一开始心有怨念的步川大魔王当然也是如此怀疑过的,但是无意之间从欺负她的人嘴巴里听到了洛小倾那边一直都有在制止他们的暴行,再联想到对自己一向那么好的洛小倾确实从来没有做出这么过分的事情来,所以这个大胆的猜忌便就这么不了了之了……然后现在洛小倾还在她最为绝望、最为无助的时刻直接站出来保护她,所以步川大魔王又怎么可能会对她的这份“友谊”产生什么怀疑呢?

    #↑去拓麻的“友谊”#

    就更别提对此深信不疑的大魔王还会十分异想天开地猜到这些其实都是用心险恶的洛小倾亲手设计出来的陷阱什么的了。

    要知道对于洛小倾竭力保护自己的行为,步川大魔王的内心可是非常受动摇的——人家不仅毫不犹豫地站在前面选择保护她,而且也向大家解释清楚了她并没有做出像谣言中那样子的“恶行”来,甚至还坦然地承认了真正做错的人是她自己。

    虽然完全不清楚为什么洽谈依旧还是坚信自己的“误解”是正确大胆,但根本不妨碍大魔王为此深受感动不是么?

    如此一来,就更加不会怀疑洛小倾其实别有用心了。

    然后还不仅仅只是这样子而已,步川大魔王想来也会因为她们两人之间对好友迥乎不同的差距,而忍不住就此开始自我厌弃起来吧?就好比如说,洛小倾即便感觉自己已经被最好的朋友给“背叛”了,但是在关键时刻却依旧选择对好友毫无保留地好……反观她自己呢?却因为自身那想要更多朋友的一己之私,就这么选择与那个占有欲较强的幼时好友不知不觉地渐行渐远。

    若是将双方对好友的行为一旦相互对比起来,就显得大魔王那些举措十分糟糕、甚至还有点自私自利不是么?

    ——她不值得洛小倾的好意啊。

    而身为一名随意玩弄人心的心机girl,洛小倾又怎么可能不清楚步川大魔王脑袋里想的这些东西呢?但是她就是要大魔王陷入如此纠结的地步来!只有大魔王想得越多、对她的愧疚也越多,才能越发衬托出她的“好”不是么?

    只要将这份“自我厌恶”发展到了极点,大魔王就会产生更多负面的情绪来,之后自然也更容易被“有心人”给掌控。

    手下有无数的忠犬,就代表着洛小倾可擅长这些弯弯绕绕的东西了。

    到那时她再适当地露出点温柔来,人家不就会直接乖乖地一直绕着自己团团转了嘛?反正在洛小倾看来,这个转折事件收尾得不可不谓是“完美”啊……洛小倾清楚那些小屁孩并不会真的停止下欺负人的行为(她也不想完全停止),不过在她本人的面前,这些人总不可能随意得放肆吧?所以在事后的第二天早上,洛小倾站在了步川大魔王的家门之前,等到大魔王出来之后便轻轻地牵起了她的手。

    如同以前两人一起去幼稚园那样子,洛小倾就这么牵着大魔王的小手,格外亲密无间地走在了上学的路上。

    这一路有洛小倾的陪伴,当然安宁得仿佛在做梦一般。

    毕竟从谣言传开、被那群小屁孩欺负开始,大魔王就连上学的路上也完全得不到安宁,总是会被那些路过的小屁孩们恶意地撞来撞去——这其实还算轻的,稍微严重点甚至还会直接抢走她的书包夏姬八地乱扔好嘛?

    意识到了在洛小倾的身边真的能够让自己不被其他人欺负,步川大魔王便下意识紧紧地拽紧了她的手。

    就被别提那时洛小倾的心里到底有多么乐呵了。

    当然的事情,上学路上的这一时安宁并不代表着她之后不会再被别人给欺负,因为她不可能和洛小倾永远都呆在一起的,毕竟她们并不在同一个班级上课不是么?没想到之前被大魔王认为是终于可以从那段腻歪友情中解放掉的“恩赐”,现在却直接反转变成了她唯恐避之不及的“绝望”啊……离开了洛小倾那默默无言的“保护”,大魔王不出意外还是在自己的班级里受到了别样的欺负。

    貌似因为昨天发生的安歇事情,他们还欺负得更加厉害可怕起来,诚然已经有种完全不把她当“人”来看的趋势了。

    这种绝望的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毕竟有没有呆在洛小倾身边的反差实在是太大了……步川大魔王在这样子突然一下安宁突然一下子恐惧的折磨之下,越发畏惧起同班同学那层出不穷的折磨手段,越发想念呆在洛小倾设身边不需要担忧这些的时刻。

    ——只有洛小倾才不会欺负她。

    ——其他人都是恶魔,只有洛小倾才是那个最值得她信赖的人,只有洛小倾才会毫无条件地对她温柔。

    ——如果这个世界只有洛小倾一个人存在可该有多好啊。

    在不知不觉之间,步川大魔王的思想已经在洛小倾不怀好意地一手操作之下逐渐变得同步起来了,诚然已经有了相同的想法不是么?洛小倾的计划十分完美,她的确已经开始认为这个世界上明明只需要那么一个人就十分足够了……于是在大魔王她自己也没有察觉到的时候,她呆在洛小倾身边的时间变得越来越久,到了后面甚至就连分开要去上课时,她也忍不住会露出一副眷恋不舍的样子来。

    这种不经意的改变完全正中洛小倾的下怀不是么?

    真是美妙啊。

    看着那个就连一刻也不想离开自己、诚然在无意识之间把自己给当成了“救赎”的步川大魔王,洛小倾笑得越发肆意张扬起来——已经不需要一直保持温柔的模样了,深陷其中无法自拔的大魔王已经离不开她了。

    她们的年级就这么一阶一阶地往上升着,因为其他人欺负而开始畏惧外人的步川大魔王也是日复一日地变得自卑又阴暗起来。

    这也是洛小倾的预料之中不是么?

    随着自身的性格越发内向、越发得害怕和其他人有什么接触,步川大魔王当然就越来越离不开那个会对她温柔以待的洛小倾……就像是黑暗中的人见到一缕阳光般,只想着紧紧地抓在自己手中,完全不肯放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