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六十四章、丧心病狂小故事③

    啊,对了对了,步川大魔王不是之前就已经在自己的班级里交了好几个朋友嘛?肯定和他们玩得非常开心吧?

    真是让人不省心的家伙呢。

    每次想到之前她不再把自己当成中心点、还和其他不相关的人笑得那么尽兴,洛小倾就感觉有一股极为强大的火焰在自己的胸口熊熊燃烧着,并且还肆无忌惮地吞噬着自己脑袋里的理智——她当然知道自己这是在生气,自从出生和步川大魔王相伴以来,她还是第一次发起了这么大的脾气来啊!气得咬牙切齿,只想要直接把她囚禁在一个小小的角落里,戴上枷锁扣上脚链,永远都只能注视着自己一个人。

    但是这也只是在脑海里泄气般地想想而已,洛小倾可不会真的那么做,毕竟谁让她现在只是一个小学生而已呢?

    #↑不不不,在各种方面上你已经完全不是什么小学生了#

    即便内心里的这个想法非常得强烈,可还是一个小学生的她完全没有能力去实施啊!而且若是没有万全的准备以及留给自己的后路,恐怕她很容易就会翻车掉吧?有百分之八十以上的可能性会被那些喜欢多管闲事的人给制裁掉呢。

    而且一旦她的各种“恶行”被公之于众,那么未来她就更加不可能和步川大魔王永远地相处在一起不分开了。

    这特么不就直接变成了“BAD-END”的发展了吗?

    洛小倾虽然年龄仅仅只是小学生,但小心机意外很多的她心理年纪却已经不小了,脑袋里想的东西可远比一个普通小学生要多上很多啊!虽然说“监禁PLAY”听起来的确非常让人心动不已,但若是真的做出这种事情来,别说步川大魔王到底会不会被她给调○教成功,反正最后肯定不容易让人收场啊……这种玩法可是十分耗时间的,还只是小学生并且没有经济条件的她们肯定还是需要上学的不是么?

    再者说了,囚禁步川大魔王的地方也需要花费精力挑上很久的时间,最后甚至还不一定能找得到那种完美无缺的场所。

    而且你们要清楚这可是“犯罪”哦?

    虽然并没有杀人放火之类,但随意监禁他人这点就是犯罪啊……而洛小倾心里十分清楚这种犯罪若是不小心翻车掉了,就会对自己未来的人生履历造成很多不可磨灭的影响,完全不可能靠着自己颜值很好就随便地蒙混过关掉啊!

    洛小倾并不想因为浙西而连累到自己平常的日常生活,她仅仅只是想让心野了的步川大魔王重新回到自己身边来而已。

    ——换句话也就是说,她要的是不会被别人称之为“犯罪”的方式。

    而校园霸凌什么的虽然听起来非常过分,但只要不出什么人命、也不要那么肆无忌惮地直接就在老师的面前欺负人家,根本就不可能会在学校里造成多大的轰动好嘛?而且到了现在这个已经开始上小学的年纪,小屁孩们也都有了“自尊”这个十分麻烦的东西……只要性格稍微要强一点、不愿意被其他人看到自己的弱势,就算被大家一起欺负了,想来也不会想到要跟自己家里人亦或者老师说什么吧?

    而性格较弱的就更加好解决了。

    也不用多费什么心思,只要随随便便地向人家稍微威胁上几句“如果说出去你就彻底完蛋了”之后,自然就不敢和别人提起来了。

    到了最后如果暴露了真的要追究起来,错的也肯定不是处于幕后操控这一切、并且还微笑着地暗中观察的洛小倾,而是这些欺负别人成瘾的小屁孩们啊——没有错,欺负人的确是会上瘾的呢。

    也许一开始大家一起欺负那个人是拥有不少的理由吧?

    但若是欺负人家成了平时学习中的玩乐之后,那么什么理由就都不需要了,仅仅只是习惯性地想要去刁难人家而已。

    作为始作俑者的洛小倾又哪里不知道呢?她当然十分清楚像“校园霸凌”这样子的东西一旦开了头之后就很难停止下来,特别还是这种一大群人因为同一个理由而针对起同一个目标来的情况……即便有老师阻止也不可能会结束掉的,达成共识的大家只会阳奉阴违而已!不过只有让步川大魔王受尽了来自于同学们的屈辱与折磨之后,才会彻底绝望地意识到自己身边仅仅只有洛小倾一个人可以依赖啊。

    才是最为完美的发展不是么?

    到了那个时候,洛小倾再突然出现以一副温柔的模样去包容她保护她,那么大魔王自就会沦陷进去再也离不开她半步了。

    在时机到来之前她会默默等着的,就如同某种等待猎物自投罗网的蜘蛛一般——正是十分自信未来的大魔王一定会堕入自己专门为她编织而成的大网里,所以洛小倾在生气过后,也没有再去纠结大魔王交了那么多朋友的事情了。

    交到新朋友的时候十分开心对吧?行吧行吧,也不要去管她的感受如何了,尽情地和那群新朋友一起快乐地欢笑下去吧。

    洛小倾会让你交交朋友时有多么开心,未来就会有多么绝望的。

    毕竟无论如何,早就已经掌控整个一年级段的洛小倾都会让事态所有的发展全都尽在自己的计划之中!既然步川大魔王这么喜欢交朋友的话,那么洛小倾就让这些所谓的“朋友”变成促进她未来变得更加绝望起来的“最佳养分”吧……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洛小倾会让大魔王亲眼看到自己的那些“好朋友们”是怎么无情地背叛她,甚至还不念旧情地反过来和其他人一起过来欺负她的。

    至于让他们背叛步川大魔王的方法?

    非常得简单。

    正如所有的校园霸凌一样,无非就是“你若是不加入我们执意和她站在一起,那么你也会是被我们欺负的人哦”之类的。

    他们又不是和洛小倾这样子心心念念只会想着步川大魔王,所以又怎么可能拥有那份觉悟和大魔王以前面对整个年级段的霸凌啊?再怎么坚固可靠的友情在如此残忍的现实面前,也会慢慢破裂掉的。

    小孩子不像大人那么能忍耐。

    在倔强地反对而尝试到了被大家一起欺负排挤的痛苦之后,又怎么可能还敢和步川大魔王站在同个阵营啊?

    即便大魔王身边有几个朋友坚持了很久的时间,但在充满恶意的洛小倾暗中推动之下,果然也都一个个溃不成军了——毕竟他们再怎么能忍耐也只不过是一群小屁孩而已,哪里会是一个心机girl的对手啊?然后同时也满足了洛小倾最初那极为残忍又十分激进的想法,其中那个最先和步川大魔王交上朋友、并且两人关系还最为要好的那个女孩子,在最后也是最为关键的时刻,直接背叛了濒临崩溃的大魔王。

    不仅只是如此,而且还毫无心理负担地加入到了“敌军”当中,面无表情地和其他人一起霸凌着步川大魔王。

    完全就看不出之前她们的关系有多么要好呢。

    然后在彻底崩溃的步川大魔王绝望地询问处“为什么”来的时候,这个女孩子给出的理由也十分简单……最初的确是想要做朋友而已,但自从知道大魔王竟然做了那么多恶心的事情之后,她便想要为了善良的洛小倾报复她。

    因为心中有着“报复”的信念,所以她才一直忍到所有朋友都离开了大魔王、仅仅只剩下她一个人还在苦苦坚持的关键时刻。

    只有在这样子的节骨眼上毫不留情地背叛掉她,“绝望”才会来的更加猛烈不是么?

    当然的事情,这个口口声声说着为了洛小倾才伺机想要报复的女孩子肯定也有着属于自己的小心思——毕竟和故事主人公洛小倾不同班,两人关系也不怎么熟悉,她又怎么可能单纯的只想要洛小倾为出口气那么简单呢?自从步川大魔王受到别人的欺负之后,她便无意间听到了洛小倾在学生当中竟然这么得有人气,便忍不住想到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趁机和洛小倾搞好关系什么的。

    非常擅长玩弄心机的洛小倾又怎么看不出来这些呢?

    既然如此,那么就好好利用一下吧……反正她这边正好也没想好到底怎么样子才能给步川大魔王最为绝望的最后一击呢。

    于是一贯不会让自己参与到这些破事当中、免得毁了自身美好形象的洛小倾吩咐了手下那群被彻底洗脑的忠犬们,让他们偷偷地去暗示领导着“女子团”的领头,去和这个心里暗暗想要出头的女孩子好好地“交流”一下。

    就这样子,一场年度好戏随着她们两方之间的密切接触而慢慢地有了一定的雏形,最终发展成了如今的局面来。

    ——暗中观察着的洛小倾表示自己看得非常开心。

    对于精神状态早就岌岌可危、只是有着可靠而又一直支持着自己的朋友在身边才会选择坚强地面对校园霸凌步川大魔王来说,这绝对就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吧?看着大魔王因为极度崩溃而整个人瞬间失去力气地直接跪坐在地上的模样,洛小倾眼神中带着笑意,一点都不觉得有什么让人心疼的,反而心中还激动开心地有点病态……毕竟千等万等,她可总算是把这个机会给等到了不是么?

    所以终于从暗处走了出来,并且站在了眼神逐渐变得空洞的大魔王面前。

    义无反顾地双手张开挡在她的身前,洛小倾心中偷偷暗笑,但是表面上却在一本正经地开始了自己的表演。

    她还能表演什么?那当然是要在步川大魔王面前讲自己最好的一面给展示出来啊!洛小倾十分正经地表示——你们不要再继续欺负大魔王了!这一切都是她的错,和大魔王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啊!

    “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要好的朋友!”

    说出这句话之后,洛小倾肯定也顺其自然地开出了大招,转身就将失去了一切坠入绝望之中的大魔王给拥入到了怀里面。

    在受尽其他人的霸凌与欺负、甚至连因为以为最好的朋友竟然也为了可笑的理由而无情地背叛了自己之后,对于洛小倾这样子毫无保留地包容着自己的温柔,坠入绝望深渊的步川大魔王又怎么可能拒绝得了?看着那个毫不犹豫就站在自己前面为自己说话的洛小倾,步川大魔王愣愣地发呆着……在这种精神几乎要崩溃的时刻,她当然是感觉洛小倾的身上仿佛都要绽放出如太阳般的光芒来了。

    直到被洛小倾轻轻地抱住,她才后知后觉地回过神来。

    如同溺水者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般,步川大魔王无意识之间也伸出了自己的双手,紧紧地抓住了洛小倾的衣襟。

    ——潜意识明显已经在深怕她也和其他人一样突然背叛自己了。

    突然之间就经历了这么让人不住坠入绝望的事情,大魔王根本就不会多想什么、也不会阴谋论地想到是不是洛小倾才是幕后主使者,只会满脑子不切实际地想着她一定是上天派来拯救自己的天使。

    而对于这样子温柔、又无条件站出来保护着自己的天使,她之前竟然还觉得人家不让自己和其他人玩有点过分了?

    实在是太不应该了啊……

    第一时间里就感觉到怀里之人对自己产生了又是愧疚又是依赖的情绪,洛小倾心里暗暗地念叨着“计划通”,脸上的笑容当然也是跟着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阴险起来了,只是借着隐秘的角度没有任何人能看得到罢了——碍于自己的“女神”就在面前,这些人虽然心里根本就不想结束这场可以让自己释放出压力来的霸凌,但却还是一个个心口不一地答应下了洛小倾的请求,不再去欺负步川大魔王了。

    就这么结束了?

    不,绝对不可能会结束的……

    抬起头注意到那些人看待自己的眼神依旧还是那么得晦暗阴森,步川大魔王有点复苏的内心顿时就又灰暗了下来,明白这场针对自己的霸凌是不会就这么结束的,于是下意识地就紧紧揪住了洛小倾的衣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