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四十七章、缘,妙不可言①

    身为这个班级里面的其中一员,班长大人当然也是十分明白这一点的。

    所以在本来应该走到台上去监督学生们一举一动的这个时候,她并没有主动站出来,也没有肩负起责任去规范班级的秩序,以及让学生们乖乖地捧着书本自习亦或者去制作学园祭上要使用的道具之类的……而且再者说了,经过了学生会那边几乎要麻烦死人的早会,现在她自己也是极度需要“休息”的啊!就这么坐在位置上有点惬意地长长舒出了一口气来,班长大人的脑袋里诚然还想着之前所发生的事情。

    在想着自己之前应该没有什么遗漏之处的同时,也是不由自主地庆幸着星川这个会长十分深明大义地站在她的阵营这边啊。

    #星川:我还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来自于一位“完美会长”对校园黑恶势力无可奈何而发出的叹息声。

    因为这个时候没有穷讲究的老师在这里约束学生们的行为,所以在早会上无论想要怎么样地为所欲为都完全可以啊!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要做,从而就此闲下来的班长大人在休息够了之后,思维当然也是跟着一起活络了起来。

    要知道这实际上也是一个十分难得的机会,班长大人忍不住满脑子都想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趁机去找步川小姐聊聊天什么的。

    毕竟机不可失、失不再来不是么?

    而且也不是像其他同学们那样子想到什么就直接聊什么地和小伙伴们在那里瞎侃,班长大人觉得自己聊天的内容应该还是十分营养的,毕竟她完全可以在之前那个“风纪委员长”的话题上面和人家扯出非常多的话来啊……想来步川小姐对于这个话题也是有着一定的兴趣吧(然而只是对“工资”有兴趣而已)?不过在转过头偷偷摸摸地观察了一下那个趴在桌面上貌似已经睡着了的步川小姐之后,班长大人又忍不住就此犹豫了起来。

    她的脑洞忍不住联想到自己要是如此突兀地跑过去打扰步川小姐到睡觉的话,人家会不会一个不开心起来直接就降了对她的好感度啊?

    步川小姐的好感度已经够难升了的!

    班长大人可是完全不想因为这点而一朝回到解放前好吧!

    可是如果在这种颇为不易的机会上决定不去搭讪的话,班长大人却又感觉自己好像会因此而错过整整一个亿一样,毕竟步川小姐这颗璀璨的“明珠”也不是无人知晓,旁边还有洛小倾那个“情敌”正在虎视眈眈着呢。

    #步川小姐:什么?明珠?可以卖钱吗?#

    ——求求你了!不要再秀了!

    也怪不得班长大人会在这个时候如此犹豫不决,毕竟谁让穷胸极饿的步川小姐性格就是那么得让人难以捉摸啊?一个不好的话,说不定对她的好感度真的要血崩掉啊!正是感觉自己无论怎么做都好像会导致不好的结果,所以班长大人那叫一个彷徨不定,诚然在心里面就此挣扎了起来……然而就在这种十分纠结的时刻,沉迷臆想无法自拔的班长大人在意外之间好像听到了什么非常不得了的讨论声。

    她特么都听到了什么啊?

    因为这一阵讨论声突然之间有点惊吓到了班长大人了,吓得她直接就从自己堪比黑洞般深邃的脑洞里猛然钻了出来。

    一边在心里质疑着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听,班长大人一边顺着发出讨论声的地方不着痕迹地偷偷看了过去,然后自然就发现这个有点这吓到她的讨论好像正是由坐在自己隔壁位置上的一个女生所发出来的。

    此时人家正在和围绕在自己身边的小伙伴们各种欢声笑语着,并且还十分兴致勃勃地吐槽着非常不了的事情。

    ——不会吧?

    班长大人发现自己好像并没有出现幻听,就别提她心里到底有多么复杂了。

    理所当然的事情,能够引起班长大人注意力(确切的说是“惊吓”)的可不是正在和小伙伴们吐槽着的这个女生,而是她嘴巴里正在和别人所吐槽着的事情啊!刚才利用着脑洞正胡思乱想的时候意外之间听到了“便利店”“小姐姐”“超级漂亮”几个能够直接撩拨起自己神经的关键词的时候,班长大人自然是下意识就被吓了一大跳,什么鬼的脑洞在此时都全部因此而直接停止了下来。

    怎么可能会这么巧啊!

    有点不信邪的班长大人依旧质疑自己是想太多了,便忍不住竖起了自己的耳朵,高度集中注意力地去偷听着人家的对话。

    不不不,这可完全不对,怎么能够这样子凭空污人清白呢?一个班长所做出来的事情能够叫做“偷听”吗?班长大人她可没想偷听,仅仅只是在关爱自己那些可爱的同班同学们到底有没有走上什么歧路而已。

    她可没有想着要去偷听什么的,仅仅只是出于发自内心的“爱”才忍不住体现在自己的行为上面的好吧?

    但是这就是“偷听”吧!

    ——无论有没有被冠上“爱”的名义,班长大人你就是在偷听啊!

    “诶诶诶~真的是这样子的吗?小茜,那个便利店小姐姐真的有这么夸张嘛?已经天生丽质到那种地步了?”旁边完完整整听下了人家这番吐槽的小伙伴们明显还是保持着“这不可能的”的质疑态度,毕竟那仅仅只是一家最为普通不过的便利店而已,怎么可能会有这种简直美若天仙的小姐姐存在着啊?人家拥有这种惊艳的颜值去做什么工作不好,又怎么会偏偏会选择在工资少得可怜的便利店里当员工啊?

    不可能的,这是绝对不可能的!怕不是说这些话的人正在做梦哦!毕竟只有在梦境里才会出现如此荒诞的情节来啊!

    #↑十分抱歉,步川小姐还真的就在便利店里工作呢#

    总之其中一个小伙伴并没有掩饰自己的不相信,直接笑着伸出手拍了拍被她们给称为“小茜”的那个女生的肩膀,笑嘻嘻地吐槽起她是不是昨天晚上又做什么梦了啊?然后早上起得太迟直接急忙赶到学校里来,迷迷糊糊地分不清梦境和现实了?

    “我怎么可能连这种事情都分不清啊!”

    然后这个被称为“小茜”的女生当然是第一时间就反驳了,有点气呼呼地拍开了人家正在自己脑袋上各种作怪着的手。

    因为小伙伴们那不信任的态度根本就没有掩饰,而是那些投射在自己身上的好笑眼神就仿佛正在无声地对她说着“你真的没有在做梦吗”“我怎么就不信了呢”“你不要勉强了,我们大家都知道的”一样,真是让人火大得很呢!光是看着她们脸上那样子犹如“关爱智障”的温情表情,就感觉自己要生出一肚子的气来了!这个“小茜”一时愤懑不平,忍不住就在心里面暗暗地吐槽自己的这一群损友真是非常过分呢!

    她至于蠢到这样子的地步吗?

    好吧,虽然说她之前的确也是做过不少这种蠢事,因为睡得迷迷糊糊而搞不清楚哪边是梦境哪边是现实什么的……

    但是唯独只有今天这一次,她敢百分百保证自己并没有睡迷糊而在这里胡说八道——毕竟现在和之前说梦话、说胡话的状态完全不同,她是真的十分确定她昨天所遭遇到的那些事情并不是在自己在做梦啊!

    要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羞耻得要死、尴尬到想瞬间爆炸的情况完全还是历历在目,如此真实的情绪又怎么可能是她在做梦呢?

    而且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

    昨天她在那家平常都会去购物的便利店里,从那个迷之漂亮小姐姐手上所买来的那个“东西”,此时此刻就正乖乖地呆在她的书包里面好嘛?有着如此关键性的“证据”存在着,人家小茜又怎么可能会怀疑自己呢?所以直接伸手拍了拍胸脯,她直接信誓旦旦地说道:“我说的全部都是真的好吧!绝对不是做梦亦或者出现幻觉什么!反正便利店的那个小姐姐真的超级超级超级……超级漂亮啊!”

    一口气说了将近十几个超级。

    因为自身的语言在这种情况下确实有点匮乏,根本无法准确地形容出人家小姐姐那精致到令人窒息的美丽,所以小茜即便已经绞尽脑汁想了许久时间、却依旧也想不出什么好听的词语来,只能有点贫瘠地一直重复着“超级”这个词语了。

    “她真的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人了!”

    #若月未央:我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啊?难道如此青春靓丽、还是知名偶像的我不是你见过最漂亮的人嘛?#

    ——行了行了,大家都知道你是最漂亮的,总可以了吧?

    总而言之在旁边位置上将她们这些对话给全部都听了个干净的班长大人默默表示,自己现在真的是有点方啊……她怎么越听就越忍不住想要对号入座了呢?她们之间吐槽的对象难道不正是周日去便利店打工的步川小姐吗?

    绝对就是她吧!

    所以在便利店里工作的小姐姐里面,也就只有步川小姐才能够配得上“这辈子见过最漂亮的人”这句话啊!

    #若月未央:所以我有异议啊!#

    ——可快闭嘴吧!没听见班长大人说的是便利店里工作的小姐姐们嘛!

    根据刚才的对话已经确定十有**就是在讨论步川小姐本人了,班长大人就此便忍不住冒出了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来,用自己眼角的余光稍微打量了一下此时正讨论得不亦乐乎起来的这个小团体来……而经过这么一番打量,班长大人自然也就很快认出了发出这个话题来的女生到底是谁了,那小圆脸的样貌的确实让班长大人感觉十分有印象,记得她的名字应该是叫“二宫茜”没有错吧?

    也怪不得班长大人现在才想起来人家的名字来,毕竟二宫茜在这个班级里面可是算十分低调的女生之一了。

    也不说存在感比较低下吧,应该是性格十分安静的那种类型?

    一般呆在教室里的时候都是独自一人做着事情、不怎么会发出声音引起别人的注意,但是却也不是再说二宫茜的性格有些孤僻什么的,在有同学过来进行搭话的时候,她也是十分好脾气地扬起笑颜和人家一起说说笑笑的。

    要是性格真的和步川小姐一样孤僻得只喜欢自己一个人呆着,那么人家现在也不可能会有这么好几个关系好的小伙伴围绕在身边吧?

    只能说是性格比较偏静的一个女孩子而已。

    而班长大人平时班级的事务也挺多、并且自从加入了学生会之后她就更是各种忙得简直要飞起来了,所以除了在开学的时候有和二宫茜进行过几次的交流以外,就没有怎么说过话了……毕竟人家不是什么需要特别关注的麻烦学生(步川小姐:看我干吗?),也不是什么班干部需要经常性地和班长大人讨论着问题,而关于自身的事情她也是能够独自一人很好地完成掉、根本就不需要麻烦到班长大人。

    再加上自己性格使然的原因,二宫茜和班长大人即便座位坐得很近,但却没有太多的交互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而班长大人也是,仅仅只是知道班上有这么一个同学在而已。

    暂且先不论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了,总而言之,二宫茜这边讨论声的风向明显因为她的坚持而变掉了许多——小伙伴们也不是真的都是坏心眼的损友,见到自己的好朋友是如此认真地坚持己见着,当然也是会在不知不觉中改变掉自己最初的想法。

    说不定说得就是真的呢?不能因为二宫茜经常说梦话就搞偏见啊!

    #二宫茜:心里苦,说不出#

    “真是没有想到小茜经日安竟然会这么得坚持呢……哎呀哎呀,搞得我也想去那家便利店里看看这个漂亮小姐姐的庐山真面目了呢!不过既然是漂亮的女孩子,为什么会在一家便利店里工作啊?”

    旁边的一个小伙伴明显是被二宫茜的那番说辞给引起了心里的好奇心,忍不住就笑嘻嘻地说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