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四十五章、失踪之事

    既然作为发工资大佬的星川都已经这么说了,那么步川小姐又何乐而不为呢?

    再者说了,步川小姐在学校里本来就是一直靠着睡觉来度日子的,又怎么可能会亲自跑到学生会部室来找星川要工资啊!现在听到可以让“万能”的班长大人帮忙领工资然后再转接到自己的手上,步川小姐心里当然是十分乐意的。

    #班长大人:行吧行吧#

    所以步川小姐也没有挣扎什么,直截了当地表示这事就由班长大人来全权负责好了,自己也会去约束好废弃校舍的那群人。

    ——顺便一提,她也难得决定自己从今天开始就好好干活算了。

    毕竟就在不久之前的那一瞬间,本想着自己能够怎么咸鱼就怎么咸鱼下去的步川小姐突然就意识到了一个十分关键的地方……自己的“工资”好像真的少德有点可怜,明显之后还是有不少的上升空间不是么?如果这时步川小姐对学生会成员的态度稍微好那么一点,然后再迅猛地帮助他们解决掉这个滞留在学校已经很久时间的超级麻烦的话,说不定星川良心发现就会给“劳苦功高”的自己涨一波工资了吧?

    #星川:我实在想象不到眼前这个厚颜无耻之徒就是魑魅里的月川大人#

    正是想到了有涨工资的可能,于是步川小姐这才终于正眼看向了一直保持着会长风范的星川,压下不耐放让自己说出了那些话来。

    好吧好吧,虽然说学生会的这些家伙一个个都不怎么相信她说的这些话就对了。

    总之等“工资”已经谈妥下来之后,自然就代表他们所需要讨论的一切事项也差不多都已经商量好了……而步川小姐当然也就没有什么理由呆在这里了,讲道理,她在这里老是动不动就会出神、然后去神游太虚什么的。

    毕竟这里给她的感觉实在是有点熟悉,让步川小姐总是一时控制不住就回想起自己以前担任“副会长”时的苦逼生活。

    ——她可是一点都不想去怀念那样子的生活好嘛?

    瞧着星川这个时候应该已经没有什么话想要继续跟自己说了,步川小姐同时也觉得自己呆在学生会部室里的时间算是够久了,便直接无所顾忌地随口说了一句“既然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的话那我就先走一步了”之后率先转身离开了学生会部室……要知道在学生会成员们的眼中她可是一言不合就能可以毁天灭地的大魔王陛下,现在总不可能会有什么人想要出声挽留下她、不让她走吧?

    又不是大龙团亦或者金豹那种被痛扁了一顿之后反而还缠上来的超级抖M,学生会成员们肯定巴不得步川小姐就此一走了之。

    至于本该和步川小姐一起行动的班长大人?

    因为今天可是星期一、学生会接下开还有例行的早会要开,作为已经被校方内定掉的下任学生会会长的继承人,班长大人肯定要负起自己应有的责任来不是么?所以说什么也不可能在这种关键场合上随心所欲地缺席掉的呢。

    万事有得必有失啊!

    既然班长大人之前已经决定要为了步川小姐当上这个会长,那么现在她当然也是会努力让自己的继承人身份变得更加名正言顺起来。

    于是不能顺从心愿和步川小姐一起离开的班长大人,此时此刻也只能是默默无言地站在原地没有动弹,用略带一点残念的眼神目送着她一路走出学生会的部室……直到部室的大门被旁边的成员给关上、已经彻底看不见属于步川小姐的身影之后,班长大人这才颇为恋恋不舍地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就此稍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思绪,然后将所有的注意力全都放在了即将就要到来的早会之上。

    ——毕竟还有其他重要的事情需要她去在意呢。

    如果预感没有出错的话,班长大人感觉自己应该还要在接下来的早会之上和十分难缠的山田君再“交锋”上几个回合才行呢。

    谁让这个十分马后炮的山田君看到身为大魔王的步川小姐转身离开之后,马上就露出了一副“我有异议”的样子来啊?不过这其实也不要紧,班长大人相信作为下任会长继承人的自己还是拥有这个实力能够战胜这个“绊脚石”的。

    #山田君:我不同意这门亲事!(雾)#

    况且无论怎么说,此时作为现任会长的星川好像也是站在她这边不是么?在如此优势有利地条件之下,她又怎么可能会输呢?

    ……

    然后我们再将视角转回到步川小姐这边。

    毕竟学生会部室里有着山田君一直在那里坚持不懈的“捣乱”着,所以步川小姐其实也算是浪费了不少宝贵的时间,即便她已经一路脚步都不停地朝着教室走去了,但最后真的到达教室的时间也完全不能说是“早”的时候了——最起码此时的班级里面诚然已经有不少的学生存在了,他们一脸乐呵呵地和自己身边的伙伴们兴致勃勃地各种谈天说地着,然后还会跟偶然路过自己身边的同学们雀跃地道一声“早安”。

    如此美好而又充满青春气息的场景真是让人赏心悦目,此时班级里的气氛自然也是那叫一个好得不像话了。

    ——最起码班级里的他们一个个都觉得这实在是一个十分美好的早晨。

    然而这份“美好”却并没有坚持到最后,当带着大魔王气压的步川小姐一脚踏进到教室里的那一瞬间之内,全班的学生仿佛条件反射性地感觉到了什么威压般,那本该十分和谐的气氛直接毫无道理地就狠狠僵化掉了。

    这个时候的现场诚然呈现出一片鸦雀无声,所有的学生都下意识一脸惊悚地看向了忽然出现在门口的步川大魔王。

    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对步川大魔王的反应会这么得快啊!

    而被班级里的同班同学如此齐刷刷地行注目礼的步川小姐也没有过多的反应,估计是对于自己在班级里面会受到如此堪比“帝王级别”的待遇早早就已经习惯了吧?懒散地微微侧了侧脑袋,步川小姐权当班级里的人都是一坨看不见摸不着的空气,干脆利落地无视掉了那些紧紧投射在自己身上的畏惧而又尊敬的眼神,瞪着一双标志性的死鱼眼就这么默默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之上。

    哎哟喂,瞧瞧步川小姐之前都说了什么啊?

    像洛小倾这样子已经把自己的脸都全部扔在地上踩的家伙在没有达成目标之前,真的会毫无道理地就直接失踪掉吗?

    果然完全不出步川小姐的所料……洛小倾这个家伙诚然早早就已经出现在教室里了,而这个时候正坐在步川小姐隔壁属于自己的位置上,简直如同某种死鱼一样地趴在桌面上完全就没有动弹一下。

    ——怕不是早就已经死绝许久的时间了哦。

    如果不知道的人看到这一幕,估计还会以为这是什么灾难片的现场吧?也真是亏了她竟然没有吓跑同班的同学们。

    正是因为早早就料到洛小倾到了最后肯定还是会回来的,所以此时瞪着一双死鱼眼看着旁边不远处这个“人形死鱼”的步川小姐的心里不止根本毫无波动,甚至就连一点想笑的冲动也都没有啊!于是将无视的态度彻底进行到底,她这么面无表情地在自己的位置上慢慢坐了下来……步川小姐的确是想就这么安安静静地一直待到上课就好了,然而洛小倾又是何等粘人的超级牛皮糖啊?

    在这种情况之下,她岂能不趁机搞事情一波呢?

    要不然她就不叫洛?搞事王?倾了!

    十分敏锐地就察觉到了自己旁边属于步川小姐的那个位置上似乎有什么人坐下来了,洛小倾直接就像是被某个处于异次元世界里的天使给英雄不朽了一样,第一时间就从桌面上猛然抬起了自己的头来。

    根本就没有特地去确认这个坐下来的人到底是不是自己等着的步川小姐,洛小倾二话不说就直接很凑不要脸地扑了过去。

    “妈耶!我受到了伤害!我要川川安慰一下才能起来~”

    嘴巴上还格外苦兮兮地抱怨着什么,看来洛小倾是拥有什么特殊的技巧才可以不用眼睛看就能直接认出步川小姐来呢——只是十分可惜的是,这个突如其来的“袭击”并没有如同她之前所想象得那样成功了。

    在洛小倾即将扑倒自己身上之前,心里早就有了防备的步川小姐直接一个利落的抬手,就用手上的书包将她给顺利地拦截了下来。

    “给我好好地说人话。”

    廉价书包才会拥有的那格外粗糙的外皮、以及上面那由金属所制成的扣环直接百分百地撞击到了防御力几乎为零的脆弱脸部智商,完全没有想到步川小姐竟然还有这招的洛小倾诚然直接就此败退了下来,双手捂着脸“嘤嘤嘤”地重新趴回到了桌面之上,看起来好像真的好疼的样子呢……然而步川小姐面对这十分惹人怜爱的一幕却是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升起来,不止啧嘴了一声,甚至还轻轻地嗤笑了起来。

    如此嘲讽大开的模样,步川小姐就仿佛是在红果果地嘲笑洛小倾是如此得愚蠢、竟然敢和自己耍起这种小心机来。

    难道过了这么久还不知道“死”这个字怎么写吗?

    #洛小倾:异议あり!我还真的不知道啊!我要川川手把手教我怎么写!#

    知道洛小倾是花样作死的达人,步川小姐岂能一点防备心都没有?当洛小倾这个凑不要脸的死蠢出现在自己视野里面的第一时间内,步川小姐就已经忍不住在心里暗暗冷笑了,就此直接就有了相应的防备好嘛?

    谁管她是不是真的死在桌面上啊!

    反正在步川小姐看来,洛小倾这个家伙毫无节操、几乎什么不得了的要命事情都可以面不改色地做出来!说不定突然之间感觉尸体好像有点装腻味了,她就直接诈尸起来准备开始作死一波呢?反正这种心血来潮的事情洛小倾也不是没有少做过,见识多了的步川小姐诚然早已经见怪不怪了——对于这种“不作死就会死星人”本来就完全不能掉以轻心,洛小倾真是活该被人给直接打死啊!

    暂且先不管步川小姐怎么想,这边这个没有伺机偷袭成功的洛小倾也终于从面部遭受“钝器”打击的痛苦中十分小强地恢复过来了。

    注意到步川小姐看待自己的眼神好像都变了许多,忍不住就打了一个寒颤。

    害怕自己要是再继续作死估计会又一次被那个廉价的书包给“骑脸”,洛小倾便连忙摆正了面对步川小姐那嘻嘻哈哈、完全没个正经的态度,老老实实地像一个小学生上课般端正地坐在位置上。

    就等着步川老师过来检查了好吧?

    #步川老师:我没有你这个凑不要脸的学生!#

    ——世界上也没有这种凑不要钱的老师。

    发现自己难得一次如此老实的态度很明显获得了好报,步川小姐此时的确没有再用手上那廉价的书包给自己进行“祝福”了,心里苦的洛小倾便忍不住扁了扁嘴巴,格外委屈巴拉地嘟囔着说了起来:“川川你知道我昨天到底有多么辛苦吗?最近的治安怎么这么好啊?晚上根本就找不到多少人可以帮助啊!昨天游荡了整整一晚上的时间,我才勉勉强强到达了还债的及格线,差一点就要被系统给电疗了啦!”

    ——唔,虽然说在此之前洛小倾被忍无可忍的系统进行强行催债的时候,诚然已经被狠狠地电疗过不仅仅只有一次了。

    然而步川小姐作为听者却是完全不以为然。

    直接格外高贵冷艳地嗤笑了一声,步川小姐摆出了一张嘲讽脸,日常地毒舌道:“谁让你这个死蠢这么得懒啊?之前早干嘛去了?老是拖到最后一天才想到要出门去‘还债’,活该你每天都被系统给电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