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四十二章、廉价之事

    就这么一边观察着部室里面的设备一边在心里面唧唧歪歪地比较来比较去,步川小姐一时之间倒也是无视了学生会里面的人。

    ——只顾着自己在那边瞎想也不说话,还颇有一种灭世大魔王该有的高冷风范呢。

    而步川小姐如此高冷、不去打招呼的行径却也正好符合班长大人的意思,想着这个时候不说话正好可以省了一些麻烦,毕竟谁知道她一说出口的会是什么话呢?虽然说这对于一向很十分讲究规矩,而且在前后辈的阶级一向分得非常清楚的学生会成员来说,的确也许有点不礼貌吧……但是这又如何呢?你能要求一个即将就要直接统治全校所有不良势力的校霸脾气会这么好,竟然还主动跟别人打招呼吗?

    想都不要想好嘛?就更别说被打招呼对象还是这些学生会的成员了!

    ——怕是步川小姐所谓的“打招呼”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而是直接一拳糊到别人脸上去就算是在打招呼了呢。

    要知道“学生会”和“不良势力”一直都是犹如“天敌”般的存在,不良少年会对学生会成员大打出手那也是再为正常不过的事情吧?而且步川小姐也和那些普通的不良少年完全不一样呢。

    既然是被全校人员不约而同地集体称呼为“步川大魔王”,那么她身上肯定有着不少非常独特的恐怖之处吧?

    反正要是被她盯上,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

    正因为步川小姐那“大魔王”的名号诚然已经达到了“全校皆知”的地步,而且其中还有不少口耳相传、以讹传讹的恐怖传闻存在着,反正学生会里这些只敢动笔杆子、嘴皮子却完全不敢直接动手的弱鸡成员们对此是真的敢怒而不敢言……毫无疑问,说什么他们也没有那个胆量敢当面和如此高冷做派的步川小姐说什么“作为一名一年级后辈,你就这么失礼地对待比你高年级的前辈嘛”之类的。

    ——他们还想再活五百年好嘛?

    ——虽然阶级很重要,但是“命”更加重要啊!对于这种超高规格的大魔王,他们还是别要求这么多了。

    基于以上这些要命(各种意义上)的原因,所以十分可喜可贺地并没有出现步川小姐和学生会成员相互看对方不顺眼而直接开怼的糟糕情况,一直都提心吊胆着的班长大人在这个时候也终于可以放下心来了。

    如果真的一言不合就互怼起来的话,那么作为“推荐人”的班长大人之后肯定会在学生会里面很难做人的好嘛?

    就算不能搞好关系,最起码也不能是一见面就开始吵架的程度啊!

    #学生会成员:请稍等一下,你看我们长得像一个傻子吗?公然地狂怼传闻之中的步川大魔王?#

    其实在班长大人带着伸手的步川小姐一起走进部室里面的时候,诚然学生会这边已经瞬间陷入了一片让人窒息的沉默之中,就连手上一刻不停的工作也是在无意识中就停止了,一个个看着高冷阴沉的步川小姐差点就要十分没形象地目瞪口呆起来了……诶诶诶?他们没有出现幻觉吧?这个人不就是传说中“对视上一眼就能让人怀孕”“性格凶恶残暴到就连自己手下也完全不放过”的步川大魔王吗?

    ——救命啊!

    这个大煞星怎么突然出现在他们大本营里面了啊?不会是在征服了废弃校舍之后还觉得不够满足,跑过来要征服学生会了吧?

    #步川小姐:???#

    虽然前几天班长大人已经在学生会里大放厥词地说过可以让步川大魔王反过来帮助他们学生会的工作,但这件事情果然还是太玄幻了,所以他们权当班长大人是在开玩笑而已,心里根本就没有怎么相信啊!

    没想到今天竟然直接把这个“正主”请到他们学生会里来了吗?

    虽然他们现在一个个面无表情、好似对步川大魔王根本就无所畏惧的样子,但其实在心里面早就冷静得快要吓死了。

    而作为学生会会长的星川也是完全好不到哪里去,但是为了在手下面前保持住自己那完美优秀的会长形象,她还是十分努力地让自己脸上的笑容没有因此而失色,坐在位置上看着一脸淡漠的步川大魔王根本就不动声色,意外得让人只觉得一种如大将般磅礴大气的沉着气势从她身上渐渐冒出来……会长大人果然不愧是会长大人啊!明明面对着传说中的大魔王还是如此得镇定,真是好一个临危不乱啊!

    看到自家会长的气势一点也不弱于身为不良头子的步川小姐、依旧还是如此可靠让人信服的模样,其他成员们也是纷纷冷静了下来。

    ——他们的会长大人果然就是不同凡响啊!

    #盲目崇拜的学生会成员们:给我们可靠又能干的会长大人疯狂打CALL#

    估计在这种情况之下,也就只有心里有苦说不出的星川她自己一个人知道,她那藏在办公桌下面的腿肚子诚然正在疯狂打颤当中啊!她的这一群盲目崇拜的手下们根本不知道,他们的会长大人其实也是怕的要死啊!

    也是幸亏之前在社团活动的时候已经见过步川小姐一次了,星川也十分清楚人家并不是那种一言不合就开打的粗暴之人。

    要不然的话,现在星川也不可能还能继续保持住自己的形象不破灭了。

    感觉到星川那如同询问般的眼神轻轻投射在自己身上,班长大人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应该先说话便就稍微上前了一步,微笑着向正前方的星川开始介绍了起来:“会长大人,这位就是我们之前有讨论到过的步川同学,她已经同意了我的提议了。”因为步川小姐本人现在就在现场当中,所以班长大人当然对此也是十分明白的,不可能迎接学生会成员之前的口味当场就叫人家“大魔王”什么的。

    否则如果仅仅只是被降了好感度那还算是“事小”,要是步川小姐听了这个称呼之后生气起来、直接见人就打不就糟糕了不是么?

    ——毫无疑问,那绝对会是一场恐怖的血案啊!

    不过班长大人也不能像平时那样子十分随便而又亲昵地就称呼人家为“步川”,要不然就显得她们两人之间太过于亲密了不是么?所以这个时候她也只能规规矩矩地在“步川”后面加上“同学”两字了。

    也算是“避嫌”的一种另类方式吧?

    反正要是被学生会的成员知道她们两人之间的关系其实还算是不错的话,怕是脑洞大开又要引起一场腥风血雨来了。

    毕竟要消除学生会成员对步川小姐误会,所以班长大人肯定是要睁着眼睛说瞎话般地给她说些好听的话,解除一下两方之间的隔阂:“步川同学并非你们所想象的那样不通情理,在知道我们学生会对于她收服了豹区不良势力的事情而有所忧虑之后,便很爽快地答应了帮助会帮助我们学生会控制那些不良势力——限制不良少年不要去对普通学生为非作歹,在重要的时刻也会挺身而出帮忙的。”

    而且说话时还一口一个“我们学生会”的,班长大人为的就是向学生会表示自己现在所处于的立场绝对不是什么二五仔。

    ——好吧,虽然她进入学生会的最初目的确实是想要当个二五仔没有错啦。

    “而我们学生会也不需要付出太多,仅仅只要每天支付步川同学五块钱的工资即可,到月底的时候直接一次性付清。”反正班长大人到底是不是二五仔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这个事情上她真的没有二五仔啊!

    要不然她就直接为步川小姐索取十分高额的工资了好嘛?

    哪里会是这不痛不痒的五块钱啊……班长大人都忍不住为步川小姐感觉有点心疼,貌似确实是有点少了呢。

    #↑明明之前提议五块钱工资的就是你本人#

    “一天?五块钱?”十分明显的事情,就连星川这个学生会会长也觉得这个工资未免便宜得有点不像话、和自己之前有所预计的数额完全不一样,忍不住就带着点惊讶的情绪对班长大人直接反问了出来……请恕星川现在无法控制地怀疑着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现了幻听,要不然她怎么可能听见仅仅只需要小小的“五块钱”,就能够雇佣到传说中恐怖如斯的步川大魔王为自己工作啊?

    毕竟那个开会的时候听到了班长大人所说出来的这个惊人提议,星川诚然就早早地已经做好了极有可能的最坏打算。

    ——说不定步川大魔王会趁机来一波“狮子大开口”不是么?

    就算被毫无道理地索取了十分高额的工资,但只要是在学生会资金可以承受下来的范围之内,星川到时候为了学校里面所有普通学生的安宁之日着想,肯定也会暗自咬着牙、默默将其接受下来的。

    谁让她拿那些不良势力一点办法都没有啊?

    自身战斗力也不强、也不想让自己那些可爱的部下去受虐,也唯独只有这个“下策”可以拯救这所学校了呢。

    #学校:我不要面子的啊?莫名其妙的谁要被拯救啊?#

    但是星川深思熟虑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却万万没有想到学生会所需要支付给步川小姐的工资竟然会是如此得便宜,诚然已经便宜到让人想要怀疑这个世界了……不不不,请务必稍微等一下!这完全不是在什么“便宜”可以包括的范畴之内了好嘛?这特么已经可以直接说是“廉价”的程度了吧?步川大魔王的劳动力这么廉价就可以买下来真的好嘛!说出去根本就没有人会想要相信的吧?

    ——如此低廉的工资,难道真的不是有什么阴谋在里面吗?

    很明显这个时候并不仅仅只有星川一个人心里面有着这种阴谋论存在,学生会的其他人也是差不多是想着同样的事情。

    学生会部室里面窃窃私语的讨论声完全不绝于耳,大家都忍不住和自己身边的人各种惊讶地表示着“这不可能”“实在太便宜了”“步川大魔王竟然这么好说话”“我觉得我现在可能是在做梦吧”……等等之类的。

    一时之间这本该安静的部室竟是意外得十分热闹呢。

    而在这群人当中反应最为明显的,当然就是那个从之前就一直十分针对不良少年们、宣称着“不好好学习的家伙根本就不能算是学生”、估计童年对不良势力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阴影的山田君。

    此时此刻山田君的脸上犹如调色盘一样各种阴晴不定着,想来正沉浸于自己的世界里、脑洞也正火力全开当中吧。

    #脑洞:我着火了,但我不需要灭火器#

    之前因为步川小姐毫无预兆地突然到了学生会部室里,山田君确实是下意识地就被吓到完全不敢说什么话,但要知道这却怪不了山田君太过于胆小怕事了、只会偷偷摸摸在背后说人家坏话什么的,毕竟这可是普通学生对于步川大魔王那条件反射性的恐惧而已……现在有了如此镇定(?)的会长大人在部室里面坐镇着,之前那种席卷全身的恐惧慢慢褪下变回了身为学生会成员该有的冷静。

    当然的事情,山田君的思维也就此开始活跃了起来。

    然后就听到了班长大人那一番爆炸性的发言,在第一时间里面他就直接在脑袋里想到了这绝对不可能!

    “不!这不可能!”

    看来不仅仅只是在脑袋里面想想而已,山田君估计是被自己的脑洞给吓个够呛了——为了拯救学生会不陷于水火之中、亲爱的会长大人不受蒙骗,他诚然感觉自己成了学生会里唯一的勇者,有义务要将这个“真相”给揭露出来。

    于是鼓起莫大勇气的山田君二话不说,就直接拍着桌子就猛然站了起来,而且还瞪着一双非常正义的邵氏眼神。

    说出来的话当然也因此而格外得义正言辞。

    “会长大人,万万不能相信啊!我认为这里面绝对有着什么阴谋存在着——而且还是针对我们整个学生会的特大阴谋!不小心不行啊啊!要不然我们怎么可能用如此廉价的工资就能获得来自于步川大……”估计是突然意识到自己要真的当面说出“大魔王”三个字可能会被打得不成人形,稍微有点后怕的山田君连忙将后续的两个字给直接活生生憋了回来,迅速地改口道,“啊,不不,来自于步川同学的帮助呢?”

    虽然星川之前也觉得像是有什么阴谋,可是转头看了一眼步川小姐那无所事事的冷漠态度,又感觉真的没必要啊。

    ——能直接用拳头把他们打趴到服气的事情,干吗要饶这么大的弯子使用阴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