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三十九章、毫无防备之事

    “哈?什么这样子啊?”

    被班长大人这番突如其来的话说得心里那叫一个莫名其妙,步川小姐一边自言自语着一边困惑地低下头看了看自己现在穿着的服饰——瞧班长大人那目瞪口呆(其实心里还有点小惊喜)的模样,难道说她没有穿衣服、亦或者昨晚在梦游的途中把自己的小热裤脱下来只剩下一个廉价(?)的**在外面了嘛?可是就这么低着头仔细地来回看了看之后,步川小姐又觉得完全不对啊!

    因为她现在明显还好好地穿着衣服不是么?背心和热裤难道不算“衣服”嘛?反正她那廉价的内衣和**又没露在外面!

    再者说了,步川小姐也记得自己根本就没有“梦游”的习惯啊!

    毕竟半路突然变成女生根本不可能会有什么女性自觉,还残留着男性思维的步川小姐这是当然不会理解班长大人心里面的想法是怎样的,随手扯着自己肩上的背心肩带,撇着嘴巴十分不解地嘟囔了一句。

    “不是穿得十分正常吗?”

    ——比起洛小倾在家里时只穿着大号白衬衫下面全是真空状态在那里乱晃悠的模样,她这真的再正常不过了好吧?

    #洛小倾:异议あり!我还穿着**好吧!不是真空啊!#

    完全没有注意步川小姐刚才都自言自语了什么,班长大人看到她那番举动诚然更加瞠目结舌起来了,心里面意外地满满都是痛苦并快乐着哀嚎……别扯了!求再别扯了!班长大人都要从背心那被扯起的缝隙之中看到什么十分不得了的女性象征之物了啊!幸亏现在还是大早上的事件,隔壁的那些邻居明显都还处于睡梦之中没人会在外面乱逛着,否则他们都要和班长大人一样直接一饱眼福了吧?

    别问为什么班长大人明明捂着眼睛却还看得到了。

    没看到她根本就不像是不想看的模样吗?捂在眼睛上的手指缝根本大得不像话啊!都能看得到其内那亮晶晶的眼睛了啊!

    ——所以说,这到底哪里是在非礼勿视啊!班长大人看得很尽兴吧!

    反正步川小姐没有什么少女心,肯定是一点也不觉得自己这样子简单而又凉爽的装束到底有什么地方不好的……衣服(背心)好好穿着,裤子(小热裤)也是好好穿着,所以到底有什么不可以的啊?

    完全没有意识到作为女生这样子好像有点太暴露了,步川小姐甚至还在心里面暗暗吐槽班长大人可真是一个怪人呢。

    如此毫无自知之明还反而怪别人,真是活该被人给吃尽了豆腐啊!

    有点不耐放地抓了抓那睡得有点凌乱的头发,步川小姐根本没有去在意班长大人那明明捂着眼睛却还在手指之间露着大缝直勾勾盯着自己看的模样,毕竟她也不清楚自己此时穿成这样子到底有多么得诱人不是么?懒洋洋地直接靠在了旁边的门栏上,步川小姐还因为刚睡醒没多久而轻轻地打了一个哈欠,单刀直入地质问起班长大人来了:“话说回来了,你这么早到我家来干什么啊?存心想要扰民吗?”

    步川小姐一想起自己本想要睡个回笼觉的计划被彻底地破坏掉了,心里面就忍不住一阵阵的烦躁往上窜着。

    为什么不好好睡觉过来找她啊?

    睡觉难道不开心吗?懒觉难道不舒服吗?为什么想不开要过来找步川小姐啊?

    不得不说,步川小姐这一番话说得可真的是有点扎心了啊!让班长大人忍不住就顿感一阵心痛……难道说想要一起上个学也不行吗?要知道班长大人今天可以特意起了一个大早,专门绕路到步川小姐这里来的呢。

    但是会出现这种情况其实也早早就在意料之中了,班长大人心痛归心痛,但是心里面却一点意外的感觉也没有。

    毕竟“一起上学”虽然是目的之一,却并非她的最终目的啊。

    最初面对步川小姐这诱人却毫不自知模样地羞赧之情也随着时间流逝而慢慢地过去了,班长大人即便心里还是对此各种心动不已着,但她的脸上却也不会像刚才那样子脸红地那么厉害了——故作镇静地放下了自己那紧紧捂在眼睛上的双手(就那手指间留着的大缝,本来就没有捂住多少好吧),班长大人轻轻吁出一口气镇定了一下、免得自己一张嘴就冒出了不得了的痴汉话,然后无奈地笑着说了起来。

    “我想步川你一定忘记了上次的时候答应我什么事情了吧?”

    哈?她有答应过什么事情吗?

    贵人多忘事的步川小姐还真的不记得这档事情,虽然已经很努力地在回想了,但她果然还是完全想不起来呢。

    不管步川小姐这边到底有没有想起来,反正班长大人的话还在那边继续慢慢地说着:“这件事情毕竟事不宜迟,而且越早定下来就会越好,所以今天我才想着过来找你一起去学生会那边说明一下情况啦。”

    哈?怎么一不留神之间就又冒出她完全理解不了的话来了啊?所以说她到底答应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啊?

    “学生会?”

    也许是刚刚才睡醒还没有彻底恢复智商,脑袋里面诚然全是一片混沌的步川小姐根本就不知道班长大人到底在说些什么鬼话,忍不住侧了侧自己的脑袋,脑袋上面竟然就此浮现出了整整三个大问号来……被步川小姐这意外呆萌可爱的样子给逗笑了,班长大人忍不住就直接噗嗤一声地笑出了声来,忍住那种特别想要伸手揉揉步川小姐脑袋的冲动(要不然这手就别想再要了),她笑着解释了起来。

    “步川你果然忘记了对吧?上一次你可是答应过我要当‘风纪委员长’,帮助我们学生会控制不良势力那边的风气啊。”

    哈?风纪委员长?

    完全一脸懵逼、搞不清楚状况是什么的步川小姐差一点就要露出“老爷爷看手机.JPG”的表情来了。

    #步川三连:哈?哈??哈???#

    不得了,真的不得了啊,刚睡醒还没清醒过来的步川小姐未免也太可爱了吧?配上那凌乱得有点毛绒绒的脑袋,那种想要一步上前直接怒搓步川小姐的狗头、然后就此立刻转身跑路走人的冲动真的是越来越强烈了呢(作完死就跑真刺激)……班长大人连忙有点心虚地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免得一时控制不住自己就真的上手去揉起步川小姐的脑袋来了,她可不想让手彻底地离开自己号码?

    完全不想步川小姐发现到自己的异常之处,所以班长大人的嘴上理所当然还在说着话转移着人家的注意力。

    与此同时,也是在转移自己注意力不要再作死想着揉头什么的了。

    “周一的早晨一般都是学生会例行要开早会的时间,所有的学生会成员都会到,所以步川你跟着我一起去那边和他们落实一下身份……这样一来的话,之后我也好向会长大人索要接下来要支付给你的‘工资’啊。”

    ——好了,你已经不用再说了。

    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步川小姐反正是听得各种云里雾里的,但是唯独只有“工资”两字她却是听得一清二楚!

    “好。”

    明明脑袋里面根本就还没有想起来自己到底在什么时候答应了班长大人要做学生会的这个“风纪委员长”、而且还要尽心尽力地去控制不良势力的风气什么,但是步川小姐的身体明显更加得诚实,完全不经过大脑地就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对于这意外干脆的点头,班长大人却完全不觉得意外,心里面早早就知道步川小姐肯定是会答应下来的,毕竟这可是牵扯到了“钱”不是么?

    十分清楚“金钱大○法”对于步川小姐来说到底有多么大的杀伤力,班长大人十分自信人家一定会为了“工资”而点头的。

    而这也就是为什么班长大人敢在大清早就过来扰民的原因。

    “好了好了,步川你快点换衣服上学吧!现在赶去学生会那边还不算太迟哦,毕竟现在还有不少的时间呢。”在这些的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之后,班长大人理所当然地就开始催促起步川小姐赶紧去换衣服了。

    即便毫无防备穿成这样子的步川小姐真的非常漂亮而又格外诱人,但是班长大人那颗小心脏真的要要受不了了啊!

    ——她害怕再怎么下去会控制不住她自己啊!

    #↑所以说班长大人你到底要干哈?#

    在这接二连三的催促声之下就连忙稍微摆了摆手,步川小姐一边轻声打着哈欠一边对班长大人表示自己知道了不要再催她下去了,带着那还站在门口的班长大人一起进了自己的屋子里面……然后大概是最近的气温逐渐得变暖起来,蚊子也跟着复苏了吧?总觉得有什么地方比较得痒呢,步川小姐无意识之间就伸手撩起了那紧身的黑色背心,随手抓了抓自己背后稍微上面一点的位置。

    噗——

    一直紧跟在背后的班长大人当然将这一幕尽数都收入自己的眼睛里,毫无心理准备地差点就要一口鼻血直接喷口而出了。

    #↑鼻血?喷口而出?#

    拜托了!不要再这么毫无防备地诱惑着她了啊!看着步川小姐那纤细得仿佛可以盈盈一握的腰肢,班长大人感觉自己的血压都要迅猛升高了……救命啊!明明她还没有成为老年人,却要提前体会这种老年病了吗?

    让班长大人感觉最为窒息的是,也不知道步川小姐到底是不是睡得迷糊了,好像对自己真的一点防备也没有啊!

    ——如果呆在这里的是洛小倾肯定就另当别论了。

    #洛小倾:这实在是扎心了啊!#

    明明在外人还在的时候,进房间换衣服要提前关上大门是最基本的常识对吧?但是那个还有点迷迷糊糊地走进了房间里的步川小姐却是根本没有想到自己要关门,也根本就不在意班长大人就在客厅很容易就能看得到房间里面的情况,竟然直接打算就这么地开始换起自己的衣服来了……也真是幸亏为人正直的班长大人提前发现了这十分要命的一点,二话不说就抢在步川小姐换衣服之前关上了房间的大门。

    班长大人可是完全想不到,如果没有关门直接看到那一丝不挂的步川小姐就这么站在自己眼前,她到底会变成什么样……

    一定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暴毙的吧?

    不行不行,光是稍微想象一下就感觉自己的血压要上升了——对自己如此毫无防备,想来步川小姐一定十分信任她对吧?这份信任实在是有点沉重啊!真的是万分抱歉,班长大人看来是要辜负步川小姐这份难得而又真挚的信任了呢。

    连忙一边伸手捂着鼻子一边转过身子面对着什么都没有的厨房,班长大人让自己赶紧转移掉思想去想一些其他的东西。

    要不然的话,她还真的害怕自己一不留神就控制不住地流出鼻血来呢。

    ……

    其实从上帝角度来看的话,也完全怪不得步川小姐现在对班长大人是这么得毫无防备,甚至连换衣服这件事情也完全没有去忌讳什么……毕竟还没有睡醒、脑袋还正在迷糊中是其中一点,而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在她看来班长大人真的是一个为人个性都和善到完全人畜无害的家伙好嘛?即便行为有时候怪异了一点、脑洞也稍微大了一点,但对步川小姐来说是真的一点危害都没有啊!

    又不是洛小倾那个死蠢对吧?

    如果呆在客厅里的人是那个满脑子都是作死的洛小倾,那么步川小姐肯定二话不说,直接就关门大吉。

    而且你们要首先知道,步川小姐在班长大人面前所展露出来的可都是毫无保留、极为恶劣的一面,再者说了这世界又不是什么鬼的“天下大同”,她哪里知道人家竟然还真的对这样子奇葩的自己有那种意思啊?

    顺便一提,如果是魑魅的人,步川小姐肯定也会十分敏锐地警戒着的。

    毕竟会去魑魅的人可都是一群性别女爱好女的人,特别是那些客人们还对自己有着一些不可告人的小心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