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三十八章、早起是不可能的

    你要问为什么步川小姐今晚会这么得悠闲?

    那当然是因为今天作为一周当中唯一一次可以偷懒宅在家里面不动的“休息日”,步川小姐不需要大老远地去魑魅上班呢。

    至于那个整天以“搞事”作为自己人生信条的洛小倾……估计是因为怠惰了好长一段时间没有怎么去积极地还债、终于被忍无可忍的系统大人给狠狠地“哔哩哔哩”电击催债了好一顿,所以洛小倾这个智商欠缺的巴嘎雅罗也总算是意识到了自己这样子下去吃枣药丸,终于在夜幕完全降临的时候不情不愿地穿上了那身如同代表般的屎绿色外套,满脸依依不舍地和正忙里偷闲中的步川小姐告别。

    当然的事情,洛小倾这份所谓的“眷恋”是体现在自己嘴巴上的。

    ——嘴巴根本没有把关地一直口胡着“在如此美好的夜晚时间里竟然不能和亲爱的川川共度**真是让人遗憾呢”什么的。

    所以说谁要和你这个死蠢一起度过美好的夜晚啊?还有“**”?这特么又是什么鬼?请问洛小倾你脑袋里面能装点稍微正常的东西吗?毫无疑问,正在满嘴跑火车的洛小倾直接被完全听不下去的步川小姐给直接一脚踹出了门。

    至此之后,步川小姐总算是获得了珍贵而又难得的安宁时间。

    看洛小倾那干劲满满的架势肯定是要出门去当都市传说里面的“绿衣侠”,估计今天晚上不救上七八个人是完全不可能回来的。

    而这些因素凑巧地组合在了一起,才会如此理所当然地让步川小姐享受了这么一段自己独自一人呆在屋子里的美好时光……讲真的,没有洛小倾这个凑不要脸的魂淡来打扰自己真的实在是太棒了!步川小姐直到今天这个时候才发现,自己有机会可以安安静静地度过一顿独处时间是多么得珍惜宝贵啊!自从洛小倾厚颜无耻地腆着脸住进她家里面来,步川小姐根本就没有几天安生日子可以过啊!

    #↑明明你自己也是被人家那优厚条件诱惑就同意下来的那个#

    ——住口,无耻老贼!

    虽然说没有晚餐吃的确比较让人心塞的一点,但其实今天她也吃了不少的东西,而且还是十分高热量的“烤蛋糕”啊!步川小姐作为穷苦惯了的人当然不会贪心地再多想什么了,她觉得已经足够满足的了。

    在准备睡觉之前洛小倾也完全没有要回来的趋势,然而步川小姐是何等没心没肺的一个人,当然是对此表示毫不在意。

    直接蜷缩在被窝里面就格外安心地睡着了。

    暂且不论步川小姐有多么冷血竟然一点也不担心自己的“同居人”会发生什么危险,首要前提是,她需要去担心什么嘛?被坑爹的系统缠上虽然很倒霉但毕竟也附加了这么多的金手指在身上,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人能对洛小倾成功地做坏事吗?倒不如说步川小姐反而要去担心那个人会不会被没脸没皮的洛小倾给做坏事呢……我们再退一万步说,体质早就已经变成“不老不死”的洛小倾能死的掉吗?

    反正是死都死不掉的千年祸害、就算死了还能被系统给复活起来,当然完全不需要浪费感情地担心什么的。

    ——随她去作死吧。

    不管那个死蠢怎么在外面浪来浪去,最后别弄脏步川小姐的屋子就好了。

    #洛小倾:我,洛小倾,作死#

    ……

    第二天就是星期天了,作为被个性和爱好都十分诡异的系统所严格监管的倒霉蛋,肯定是风雨无阻地要去上学的!即便昨天晚上不需要去魑魅那边上班、难得一次地睡了整整一晚上的好觉,但是懒癌照例还是犯了的步川小姐根本就不想自己如此勤劳地早起,反正只要上学不迟到就好了,于是便顺从自己心意地继续赖在床上装死着——早起?哈哈哈,那是什么鬼东西啊?根本不存在的好吧?

    对于现在只想赖床地步川小姐来说,她的字典里面根本就没有“早起”两字了。

    早起是不可能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早起的,钱又没有、上学打工还都那么得辛苦累人,每天只能靠赖床来维持生活。

    #↑这本书里个个都是人才#

    正当懒虫上脑的步川小姐准备美滋滋地想要再睡个回笼觉的时候,然而老天爷却好像并不想让她如愿……忽然之间,步川小姐那听力十分敏锐的耳朵就直接捕捉到了自家门外好像传过来了不小的动静。

    各种“砰砰砰”的,好像是有人在接二连三地敲门所发出来的声响。

    诶?莫非是她正在做梦吗?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有人过来敲她家的门啊!

    在被窝里面格外扭曲地扭动了好几下之后才确认自己现在好像并不是做梦,于是步川小姐十分明显地啧嘴了一下,那睡得头发有点凌乱的毛茸茸脑袋就从舒服的被窝里面慢慢腾腾地钻了出来,下意识地看向了发出声音的那边……不过这根本没有用的,什么都看不见的,毕竟可是还隔着墙壁和门板呢!又没有被系统加持上“透视眼”什么的金手指,步川小姐怎么可能看得到到底是谁在敲门啊?

    莫非是洛小倾那个魂淡大早上了才完成了“任务”回到家,才在门外如此扰人清梦般地敲着门吵着步川小姐睡不了觉?

    真是吵死人了啊!

    可是这个想法却也没有维持多久的时间,稍微转念一想之后,步川小姐又觉得有什么地方好像不对劲……就算现在还没有完全清醒过来,但是她记得洛小倾那个死蠢貌似有自己屋子的钥匙,完全可以开门进来不是么?

    除非洛小倾是故意的,就是想要吵着步川小姐才在门口疯狂敲门的,非要步川小姐亲自过来给她开门不可。

    呵呵——

    如果真的如此,那她还真是非常作死呢!

    满脑子只有“赖床”两字的步川小姐肯定是完全不想理会的,毕竟只要自己一直装死不去回应外面的敲门声的话,屋子外站着敲门的人自然而然就会觉得“屋子里面不会是没有人在吧”地放弃离开掉吧?然而让步川小姐意想不到的是外面的这个家伙真是有耐心,意外得坚持不懈呢……明明她什么回应都没有,人家还一直在外面敲着门,那“砰砰砰”的敲门声根本就没有断过好嘛!

    屋子里面真的没有人在啊!

    快点走吧!

    ——然而十分可惜,很明显屋子外面的人根本不觉得是这里面是真的没有人,否则也不会一直坚持到现在还不放弃了。

    本来不肯起床的步川小姐也想跟外面的人拼耐心,坚持着“我不在”、“我瞎了什么都听不见”的方案继续下去的。但是这敲门声就这么一直响下去,果不其然,就连住在隔壁的几家住户也是跟着一起陆陆续续地被吵醒了……他们当然是听得出隔壁房间有人在敲门却根本没人理会,然后毕竟正值床气很大的时期,便直接大声嚷嚷着到底是哪家凑不要脸的还不给人开门啊!不知道别人在外面等着很辛苦的嘛!

    顺便一提,这幢公寓的隔音效果真的是非常之差。

    这边的敲门声可以传到隔壁那边的同时,隔壁他们那格外愤懑不满的抱怨声步川小姐自然也是可以听得一清二楚的。

    ——就是她这么凑不要脸地不想给别人开门怎么了啊!

    对于这群不明真相的吃瓜群众,步川小姐心里面那叫一个不爽,分外不开心地撇着嘴巴还连带着啧嘴了一声……不过对于在门外一直在敲门着不放弃的那个人,她也是十分服气人家的耐心,竟然可以一直敲到现在还不走。

    所以说外面的那个家伙绝对就是洛小倾吧?

    要不然怎么可能会如此确定这个屋子里面还有人存在着啊!而且论作死的手段,也仅仅只有洛小倾最擅长了好吧!

    在门口的敲门声以及隔壁抱怨声的双重夹击之下,步川小姐终于是再也忍受不下去了!她明显已经不能在这个时候安然入眠了好嘛!就不能让人舒舒服服地睡个回笼觉吗?从舒服的床上蹭的一下猛然站了起来,步川小姐冷着一张脸,诚然身上带着一股子肉眼可以看得见的黑色低气压——估计生气得连拖鞋也不想穿了(?),她竟然直接光着脚啪嗒啪嗒地踩着大魔王的步伐怒气冲冲地朝着门口那边走去。

    如果门口站着敲门的人真的是洛小倾那个死蠢的话,那么她就等着接下来直接滚出去睡外面的大马路吧!

    甭想再在她家里混吃混喝的了!

    #洛小倾:明明所有的伙食都是我提供的……#

    反正步川小姐在这个时候就是如此气势汹汹地想着这些东西的,但是饶是她的火气再怎么大、气势再怎么恐怖,在用力地打开大门看到门口站着的到底是什么人之后,忽的一下就像哑弹一样直接就这么哑火掉了。

    这股子被人吵出来的火气诚然在半路就噎在了胸口之中,步川小姐愣是没有朝着门口这个人全部劈头盖脸地吐出来。

    ——说出来大家可能不信,但是门口站着的人正是班长大人啊!

    正是因为和自己想象里凑不要脸的洛小倾不一样,是那个性格十分柔和、看到自己就会笑得很开心的班长大人,步川小姐这才没有直接把心里面的火气一次性全部撒出来就此闹出惨剧什么的……因为星期六的请客事件以及星期日必送的慰问品,诚然已经让步川小姐意识到了班长大人其实可以作为自己重要的“人形饭票”之一,所以在刚才那个时候,她才能这么顺利地好好忍下自己那满腔的怒火。

    #班长大人:这么说起来,我应该觉得荣幸喽?#

    ——洛小倾已经气死在路上了。

    “早上好,步川!”看到为自己开门的人不是情敌洛小倾反而是自己一直心心相念着的步川小姐之后,班长大人明显十分惊喜地扬起了好看灿烂的笑颜,然后规规矩矩地照例对步川小姐道了一声早安,“终于开门了呢~”

    所以说班长大人这个家伙到她这里干嘛啊!被强制性地半路哑火的步川小姐格外无语,整个人就如同一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明明刚才还是那么得气势汹汹不是么?

    但是现在这样子却就像是那股要命的火气给直接反弹了般,诚然变得有气无力起来了。

    而在开心地道完了早安之后,班长大人注意到步川小姐好像是直接从被窝里面出来给自己开门的,身上穿着和明显是睡觉时才会穿的工字背心和小热裤……贴身的背心十分细致地勾勒出了步川小姐那青涩而又美好的身材曲线,削瘦精致的锁骨,圆润较小的肩膀,修长细腻的手臂,无一不是让人眼睛看得发直的存在……而背心那漆黑的颜色反而更加衬托出了步川小姐那仿佛牛奶般白润的肌肤,美好得让人完全不敢直视啊!

    暴露得太多了吧?

    上身尚且如此,就更别说下面那一堆比例完美而又漂亮的大白腿了!全部都毫无遮掩地展示在班长大人眼前啊!

    心里面不知道到底是惊喜、震撼还是什么其他感觉的班长大人顿时之间只觉得自己张口结舌,最后只能伸手捂住自己眼睛表示非礼勿视,红着脸叫道:“你你你你……你怎么穿着这个样子就出来了啊!”

    妈耶——

    真是令人窒息的美景啊!

    虽然说班长大人的确也不是第一次看见步川小姐穿成这样子的模样了,但是你们首先要明白一点,上一次毕竟可是在大晚上,而已班长大人也只是十分害羞地只是匆匆一瞥而过,哪里像现在这样子直接面对面地将这所有的一切看得一清二楚啊?想到现在和步川小姐正处于“同居”之中的洛小倾可以每天看到如此美不胜收的美景,班长大人就感觉自己心里面闷得发慌,一股名为“嫉妒”的情绪油然而生。

    ——她也想每天早上看到这样子漂亮诱人的步川小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