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三十七章、这是被注定的悬案

    那一瞬间就直接想到也许自己是不小心暴露出了什么来吧,森古女士忍不住就微微皱起了自己的眉头……在想着自己到底要怎么样才能成功蒙混过这个貌似十分精明的铃木警官的时候,现实的情况却并没有像她想象得那样严峻。

    她貌似有点高估了铃木警官?

    不过事后回想起这件事情来也觉得是自己做贼心虚未免想得太多了,毕竟哪有人在第一时间里就会察觉到这点来啊?

    ——又不是什么福尔摩斯在世!

    反正铃木警官之所以会突然之间蹲下来要接触这个地毯,的确是凭借以往查案的经验十分敏锐地察觉到它干净整洁得完全不像是放置在地上很久时间了。地毯上面那毛茸茸的一层看起来松软程度简直刚拿出来一样、上面也并没有多少被过往的人踩踏过的痕迹,而且根据铃木警官摸起来的手感来说,也是十分得顺手舒服呢……这些点相互结合在一起,自然而然就可以得出这个地毯根本不可能放置太久时间的。

    但即便发现了这重要一点却也是枉然,因为铃木警官压根就没有想到森古女士是特意为了防止被查到什么而换了新的地毯。

    ——他还以为地板上有什么,于是才需要森古女士故意用新的地毯掩盖着呢。

    然而那残酷的现实就仿佛是为了向铃木警官证明他的脑洞都是错的一般,在蹲下身子伸手直接掀开了地毯之后,铃木警官理所当然地没有从全新地毯下面的地板上发现到任何一点自己所需要线索。

    干干净净的,根本没有任何痕迹存在着。

    地毯下面的地板就连灰尘都很少,就更别说还残留着什么血迹之类的了,铃木警官颇有点无奈地稍微暗叹了一口气。

    不过在这个时候可不能沉浸于懈气之中无法自拔呢,毕竟铃木警官还是需要去向森古女士解释自己那有点突兀的行为不是么?于是稍微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故作出一副“我也感觉很绝望啊”的样子,无奈地说道:“看您卧室的这个地毯模样还是全新的,应该昨天大扫除的时候才刚刚放上去的吧?所以我想着说不定会有什么线索正好就被压在这个下面,然后就忍不住自己动手掀开来了……”

    一边为自己的行动找了一个十分合理的解释,铃木警官一边默默地放下了自己手中那因为有点不想接受现实还还捏着不放的地毯。

    真是让人残念呢。

    不过在心里虽然是如此地遗憾着,但是从他那张精悍的脸上却是看不出刚才到底有什么丧气的样子——毕竟铃木警官来这里之前也有预料到十有**是这个结果收尾的,毕竟哪里能这么轻易地让他找到可以印证自己脑洞的东西啊?

    森古女士从铃木警官的反应上也看出了他并没有发现那一点,自然也就跟着放松了口气,那一直吊着的心也可以放下来了。

    扬起了笑颜,表明自己其实并不在意。

    “没关系没关系,铃木警官你也不用在意什么的,毕竟的确有时候会有什么东西不小心就被压在地毯下面而自己却完全不知道不是么?我刚才看您突然就伸手掀起地毯,也下意识地觉得是不是自己大扫除的时候没有注意到什么呢……”用十分和善的语言表示了自己宽容的态度,森古女士觉得自己毁灭了所有“罪证”之后根本不需要担心,有恃无恐地扮演着一个毫不知情的“受害人妻子”的角色。

    既然“地毯其实被她特意换新过”这点没有被发现,那么很有自信的森古女士也不觉得会有其他的地方会暴露出什么来。

    果不其然,之后再跟着搜索了好一段时间铃木警官依旧还是以无果收场。

    这种情况之下也只能是选择“放弃”了吧?毕竟要是再这么继续死缠烂打下去的话实在是不符合他的行事作风啊……而且他所想要追查的那些仅仅只是自己灵光一闪的脑洞而已,在别人看来森古女士可是绝对的无辜好嘛?

    若是再这么纠缠下去,说不定被不知真相的吃瓜群众看到还以为是铃木警官对这个年纪轻轻的貌美寡妇有意思什么的呢。

    ——那样子他估计就已经彻底地凉了。

    #↑明明之前还在拼命说话撩人家,现在突然之间就翻脸不认人了?#

    而且他们孤男寡女地呆在一个屋子里面要是呆太久时间了,就算他们之间真的没有发生什么也要被那些无知吃瓜群众们觉得发生什么了——要知道铃木警官今天可是什么话都没有跟自己手下说,就直接一溜烟跑到她家里来的好嘛?若是还一直坚持己见地呆到天黑再离开这里,那么他就真的要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就算铃木警官身上长着八张嘴,特么也完全说不清这些事情啊!

    毕竟铃木警官自己就是一个脑洞大的人,他哪里不知道人这种生物一旦脑洞大开起来、什么事情都能想得到啊?

    脑洞这种东西根本不可能靠人为来控制住得住的!

    #亲爱的妻子大人:什么都不要说了,今天你就直接睡在客厅里吧#

    于是一直注意着时间流逝的铃木警官发现自己停留在这个屋子里的时间好像有点久了,而且也觉得自己再呆在这里估计也查不到什么关键性的东西了,于是他便毫不留恋地停下了搜查的动作,转身率先向一直跟着自己行动的森古女士提起自己要离开的事情……大概意思就是森古女士的家里他刚才已经调查得差不多了,现在趁着天色还早他要去别的地方再去调查一下,下一次有缘再见吧。

    还有下一次?

    根本不想再见到警察这种存在的森古女士差点没有被铃木警官这句话给噎到,好半天才堪堪地反应过来。

    不过还是言归正传,森古女士实际上可是早想让这个家伙赶紧走了,所以现在巴不得铃木警官跟自己道别呢——在这种情况之下,她根本不可能会挽留地说什么“要不留下来一起吃个下午茶吧”之类的客套话。

    #铃木警官:我也根本吃不起好嘛?#

    就这么保持温婉笑容地表示自己已经明白了,为了表达自己好客之意的森古女士一路送着铃木警官出门了。

    目送着铃木警官转过了一个拐角看不见那十分高大、甚至还有点吓人的背影之后,森古女士便立刻伸手将自家家门给严严实实地关上,而在这种时刻之下,她才有那个胆子敢十分明显地松出一口气来……如果不出意外,他应该是什么都没有调查出来吧?因为森古女士可是一直跟着铃木警官后面看着他在那里调查的,所以人家真的自己家里面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线索的话,那么她也应该会跟着一起发现才是的。

    而一旦轻松了起来之后,森古女士就忍不住想到了自己那暂时放在婆家照顾的女儿,现在差不多是时候要过去接她回来了呢。

    ——顺便一提,幸亏玲玲她并不在呢。

    若是她的宝贝女儿现在和她一起呆在家里面的话,瞧铃木警官刚才在调查时那严谨到有点可怕的个性,说不定也会稍微问她一点问题吧?被人家的土匪脸给吓哭那其实还是事小,如果要是玲玲不小心真说出什么来,那可就彻底药丸了。

    毕竟童言无忌,而且也没有像她那样子如此防备着人家,说不定知情不少的玲玲一不留神就真的说出什么来了。

    就算玲玲在某些地方格外得成熟,但从本质上来说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

    这个时候森古女士就不自觉地想到了那个铃木警官肯定还没彻底死心,说不定哪天又会再次凑不要脸地找上门来,而那时她总不可能还像这次一样如此凑巧地把女儿正好放在婆家那边照顾了吧?再加上那个家暴男的死去可能也会对玲玲有点影响,而森古女士她自己最近疲于应付也警察也不可能面面俱到地照顾到宝贝女儿,所以就想着最近抽个时间把玲玲送到自己老家拜托母亲稍微照顾一段时间。

    铃木警官就算再怎么怀疑她,也总不可能千里迢迢地赶到她老家那边,特意去问才仅仅只有六岁而已的玲玲吧?

    ——要不然就真的有点过分了呢,牵扯到小孩子什么的。

    而且森古女士的老家其实在比较偏远的一个乡下,环境十分优美、民风又淳朴善良,对还没怎么去过乡下的玲玲应该是十分新鲜的地方吧?在那边玩上几天之后,淩翎应该就会忘记自己那个格外残暴父亲已经彻底地死掉了。

    本身就是一个渣到不行的残暴父亲,森古女士可不想让自己的宝贝女儿因为这个家伙而留下心理阴影什么的呢。

    等一切都结束了之后,她自然会去接回自己女儿,然后亲自给玲玲做心理辅导的。

    ……

    将我们的视角转回到已经开着警车回到警局的铃木警官这边来,他忙活了将近一个下午的时间,但是却完全没有找到什么可以当做“证据”的线索,自然也只能是带着满腔的郁闷回到了正常地搜索调查之中——顺便一提,不知道是森古女士真的是完全无辜、还是演技意外得十分优秀自然的原因,铃木警官之前也试探并且观察她了许久的时间,然而却并没有发现什么比较引人深思的反应。

    他现在所得到的这一切,也就从侧面说明了他昨天晚上灵光一闪出现的脑洞,也就真的仅仅只是“脑洞”而已了吧?

    真是令人十分心塞的现实呢!

    明明只要铃木警官的这个“脑洞”顺利成真了的话,那么不仅这一次地案件可以迎刃而解般地继续追查下去,说不定就连以前那些动机十分莫名其妙、调查许久也无法解开的悬案也可以有了一个解答呢。

    毕竟在铃木警官那敏锐的直觉看来,这些案件看似五花八门、千奇百怪没有什么联系的样子,但其实还是有不少共同点存在着的。

    不过照现在看来,脑洞也仅仅只是脑洞而已啊……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铃木警官因为之前好几次无法解开迷之案件而产生的错觉,他总觉得现在这一次的案件肯定也和那几次一样,就算坚持不懈的调查了好几天却也完全调查不出有用的线索来……毕竟现在可是已经案件发生的第二天了,他们警方却连一个“嫌疑人”也没有确定下来不是么?按照这个令人熟悉的节奏,铃木警官有点悲观地认为这次最后十有**也要不了了之,十分潦草地定为未解悬案呢。

    ——令人窒息啊。

    实际上铃木警官根据这些案件的共同点,已经提前预想到了这个结局了,他们调查不出什么来的。

    就算铃木警官的脑洞是真的,案件里存在着一个“神秘的高中少女”、森古女士也知道那个少女的存在、并且为了人家可以掩人耳目什么的……他若是真的调查出了什么不得了的真相来,肯定也是枉然的吧?

    绝对会被上头也故意压制住的!

    让那一腔热血的铃木警官不能再继续调查下去,就算明白有问题也不行,到最后那一股子热血全都只能付诸流水。

    抱着这样子让人实在无可奈何的想法,铃木警官有点随意地结束掉了晚上去案发现场的调查,如同预想的一样根本就什么关键性的线索存在,所有的一切都跟最开始警方发现案件时候一样,根本就没有前进几步啊!而且“犯人”那边也没有行动,比如联系警方炫耀那些被他所藏起来的其余尸体什么的——带着一股子案子要黄了的忧心忡忡,铃木警官十分担忧地进入了睡眠。

    顺便一提,他还没忘记自己还有一个“臭小子”需要去怼呢!那个“臭小子”肯定不是什么好家伙,存心想要诱拐自己的宝贝女儿!

    ……

    而被铃木警官一直挂念着直到自己睡着的步川?臭小子?小姐,当然是对此一点感觉都没有啊——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又被一个父亲级别的人物给挂念上了,步川小姐度过了一个非常安静而又悠闲的晚上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