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三十五章、试探之事②

    不得不说,铃木警官刚才这句恭维话实在是说到别人的心坎上面来了,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女性不喜欢别人说自己年轻又漂亮什么的——森古女士作为一个凡人当然也是不可能免俗的,毕竟不是所有的女声都像步川小姐那样不懂人心的。

    但是看看他现在这如此懂行的样子,想来铃木警官在自己年轻的时候估计也一直在扎花惹草、祸害过不少的无知少女呢。

    #↑真是造谣一张嘴,辟谣跑断腿呢#

    反正虽然在心里面明明知道这是铃木警官绕着弯在恭维自己的话语,但是森古女士却依旧感觉对自己十分得受用,一时没有忍住就直接噗嗤一声地笑了出来。意识到了这点之后就连忙伸手轻轻掩着嘴巴,森古女士一边轻声而又温婉地咯咯笑着,一边感觉有点好笑地委婉着说道:“警官您这是哪里的话,我可不敢当呢……要知道我不仅已经和丈夫结婚了而且还生了孩子呢,女儿现在都已经六岁了哦。”

    “但是您现在看起来还跟才二十岁刚出头一样不是么?”完全不在意自己讲这些话是否昧着良心,铃木警官依旧还在恭维着。

    #↑我竟然在小说里看一个“土匪头子”在撩人#

    不过铃木警官当然还是懂得适可而止的,在森古女士觉得他说话有点夸张了之前,他已经把握号这个度不着痕迹地转移掉了这个恭维的话题,重新回到之前“哎哟,如果能够一个渠道认识年轻人就好了”那担忧着宝贝女儿的大龄父亲模样。

    之后又自然而然地跳转到了其他的话题上。

    而这个时候森古女士才有点意识到,刚才铃木警官一直围绕着“年轻人”这个话题,是不是想试探她什么呢?

    因为无论怎么说,她的确是通过“wco的扫除电话”和步川小姐这个年轻的高中少女有了一定的交集,而且人家好巧不巧、正是这次案件的主要凶手呢……如果铃木警官刚才那番话真的是想要试探自己的话,就代表着他估计已经知道她极有可能和一名高中少女认识,而且那位年轻的少女还和这次案件有着不小的牵连!只是让人忍不住想要疑惑的是,铃木警官又是怎么样知道这事情的呢?

    回忆了一下最近两天所发生的事情,森古女士自然而然就想起了在案发当天的下午来自己家的那两个小警员。

    记得是不小心被他们看到了厨房里面步川小姐留下的脚印了吧?

    虽然那个时候森古女士已经注意到了这点并且抢先将其解释说明了一遍,但其实她心里也清楚这两个小警员估计并没有百分百地相信,说不定他们之后将这两个事件给直接联系在了一起然后跟铃木警官说了起来呢。

    不过铃木警官没有直白地向她问起这个事情来、而是如此绕着弯地在这里试探着她,想来应该是没有证据吧?

    所以在最初下意识地慌乱之后,森古女士也因此很快冷静了下来。

    实际上森古女士所猜想的这些并没有错,铃木警官虽然想得很多,但是手上却是没有什么证据能证明自己那“也许还有另外一个年轻少女存在着”的脑洞——虽然那两个小警员因为直觉而拍下了那一串的脚印,但由于毕竟是偷拍下来的,所以那些照片的角度其实并不怎么好。只能从中看出是一名女性的脚印,而且也不能送到科研部那边检测照片里泥土脚印的尺码大小、然后再和森古女士的尺码对比一下什么的。

    铃木警官还在那边继续瞎扯着话题,他暗暗想着如果自己的脑洞如果是真的,那么森古女士现在应该会有所察觉了吧?

    若是真的心里有鬼,对这些不敏锐是绝对不可能的。

    然而实际上却并不需要担心这一点,因为铃木警官的手上本来就没有什么证据可以指认出这一点来啊……反正光脚的不怕穿鞋的,一切都只是为了验证自己的脑洞而已,他又需要在意什么呢?

    只要再继续这么若有若无地试探下去就已经足够了。

    有了防备之后态度肯定会有微妙的变化,所以只要注意森古女士对自己的态度有什么变化的地方,他就差不多能够清楚了。

    “啊……对了对了,突然之间想起来一件令我十分在意的事情呢!昨天我们在进行调查的时候,发现您的丈夫好像在遭遇不测之前特意换了一套全新的衣服出门呢?”假装自己是在随意攀谈之中偶然想起来这点来的,铃木警官故作出一副恍然大悟状,伸手稍微锤了锤自己的手掌,“这一点实在是让我们一直百思不得其解呢,请问森古女士您知道他那时开车出门到底要去做什么吗?”

    诶?

    稍微愣了一下,森古女士这个时候才想起洛小倾决定假扮家暴男的时候,好像是直接随意扯了衣架上的一件衣服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一点是这次破案的关键点呢。”

    听着铃木警官这番似乎格外有深意的话语,森古女士一颗心脏忍不住就直接悬在了半空之中,差点没有条件反射性地握紧了自己拳头——毕竟作为目击者,她很清楚家暴男死的时候穿着的衣服就是他回家的那一套。

    要是被警方发现尸体所穿着的衣服其实和“受害人”出门时穿的衣服完全不是一套,想来有人假冒的事情就要露馅出去了吧?

    但是无碍,应该是是不会有这个可能性的。

    心如明镜的森古女士其实也就仅仅只是慌乱了那么一秒的时间而已,很快就又强制自己冷静了下来。因为她还清清楚楚地记得昨天有一个话比较多的小警察跟她稍微说到过,他们仅仅只是在那辆被烧毁的车上找到了家暴男的一只手臂、至于全尸至今还完全没有线索,所以让她节哀不要太过于伤心什么的……只有没有找到那个家暴男的全尸,想来警方根本就不会发现这最为关键的一点吧?

    ——wco组织能够存在到现在一定是有它自己的理由。

    所以森古女士在内心坚信着警方肯定猜不到其实是有一个十分神器的组织帮她解决了家暴男,让自己可以一劳永逸。

    于是有点困恼地稍微侧了侧脑袋,森古女士故意装出一副回忆的样子,带着点迟疑地轻声回答道:“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呢……不过好像是突然想起来有什么事情没有干,所以就十分直截了当地出门了呢。”

    “诶?是么?”

    闻言之后的铃木警官微微眯了眯自己的眼睛,不知道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嘴上则是略带着点随性地回应着。

    “我也问过他为什么这次出门还要特意换一身衣服才行,不过丈夫并灭有正面回答我的文体呢,仅仅只是随口说着‘有事情’而已。”这是拥有着强烈控制欲的家暴男一向都会有的通病,就是自己会病态地想要知道妻子所有的一切并且控制着,但自己的事情却完全不需要妻子知道得太多——不得不说,因为长期相处而十分熟悉家暴男行为模式的森古女士,清楚地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到底该说什么话去敷衍别人。

    反正是绝对不可能说“忽然之间接到电话”什么的,毕竟警方肯定有那种能力去调查家暴男手机里的通话记录的。

    到时候不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吗?

    虽然森古女士是一个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女性,也没有能力去反抗家暴男的虐待,但是却不代表着她是一个笨蛋……从之前给wco组织打电话的过程之中,就完全可以看得出她那隐藏在温婉平凡外表之下的聪明。

    ——哎呀哎呀。

    ——这应该是在对他坚持着“我不知道”、“我不清楚”、“我也很想问啊”的一问三不知的态度吗?

    不过早早就已经预料到有可能会是这样子的发展,所以就算得到这种没有营养的回答,铃木警官也没有觉得意外什么的,而是假装惊讶的模样忍不住感叹着说道:“哎呀,竟然连您也没有被告知吗?不过我记得之前听我手下的两个小警员说过,下午在您的丈夫出门之后您还在家里面进行着大扫除吧?看来这件突如其来的事情对于您丈夫来说不仅十分重要而且还很急呢,要不然他怎么就丢下您就直接出门了啊……”

    这个家暴男虽然是一个人渣,但是伪装功夫毕竟非常厉害。

    为了保持自己那“三好丈夫”的完美形象,肯定不会错过这个大好的机会、趁机大肆展示着自己身为完美丈夫的一面。

    “这也没有办法的事情呢,毕竟我的丈夫可是一个非常遵守约定的人呢——也许是他在之前已经和什么人提前约定好了,所以才不得不放下留下我一个人在这里大扫除的吧?反正大扫除什么的,随时都可以进行的。”

    毫无疑问的事情,她就是在现场瞎编乱造着。

    面对这一而再再而三的试探,森古女士心里本着“反正你有没有证据可以指认”的无畏态度,依旧还是那么不显山不露水的。

    被如此敷衍的铃木警官不可置否地挑了挑自己的眉头,知道自己在这个话题上面估计不能再试探到什么东西了,毕竟人家森古女士的表现一直都是如此得滴水不漏不是么?而且对待他的态度也是一如既往得温婉和善,让铃木警官根本无法从她的态度之中发现到什么可以称之为“猫腻”的地方呢……于是当机立断地决定换一条路线进行,铃木警官忽的向森古女士笑着提议起自己是否可以上楼稍微看一看呢?

    铃木警官可是知道的,那两个小警员当时并没有上楼。

    如果受害人的遇害地点真的如他所想的一样、是在这个屋子里面的话,那么肯定有很大的几率就是在楼上吧?

    虽然这个要求现在突然就提起来的确让人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但森古女士若是直接就拒绝掉的话,人家铃木警官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吧?说不定还会因为她的拒绝态度,而联想到二楼是不是有着什么关键性的证据。

    于是在蹙着眉头略微思索了片刻之后,森古女士很快就打定了主意,直接十分爽快地微笑着答应了下来。

    “真是谢谢您的允许。”

    对如此莫名其妙的要求还如此宽容的森古女士,铃木警官同样也是笑着感谢了一句,心里面却是直接想了很多的东西……他早在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想到过了,那两个小警员出警的时间正好是在“受害人”刚出门之后不久,也就是说按照铃木警官那“受害人其实是死在自己家里”的惊人脑洞,他们两个人赶到森古女士家的时候,说不定森古女士正好就在处理着自己丈夫的“尸体”吧?

    亦或者正在清理谋杀现场什么的。

    反正这么短的时间,森古女士肯定还有什么遗漏的地方存在着的……如果遇害地点真的是在一楼的话,那么肯定就会被那两个小警员给注意到什么的,总不可能就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察觉到吧?

    如此紧凑的时间,就算森古女士打扫现场时清理得再怎么完美而又快速,绝对还会有一股子淡淡的血腥味残留下来的。

    而作为一名警察,这种诡异的味道肯定能直接捕捉得到的。

    但是铃木警官却并没有从那两个小警员手上收到类似于这样子的报告,也就是代表着他们并没有发现除了脚印以外的特殊地方,所以他在此时就可以十分大胆地猜测——受害人的遇害地点,十有**就是在他们并没有上去过的二楼!当然的事情,这些的一切都是建立在铃木警官的脑洞成真了的情况之下而已,在还没有实质性的证据出现之前,铃木警官可不会冒冒失失地就百分百确定下来的呢。

    总之在得到了允许之后,心里面悄悄打算算盘的铃木警官脸上却是完全不动声色,慢慢地走上了二楼。

    ——若自己的脑洞真的是对的,他相信自己一定能在二楼发现到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