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三十四章、试探之事①

    而实际上铃木警官这一套下来也的确是做得不错,十分成功地让心里暗藏着防备的森古女士有点动摇起来了。

    原来是关心自己才特意过来安慰的吗?

    真是让人感觉意外呢……虽然这个带着刀疤面色不善的铃木警官外表看上去是如此凶恶让人觉得恐怖、一点都不像什么警察反而更像每天穿着黑西装到处吓唬人的极○道人员,但想不到竟然还有这么细腻柔软的一面吗?

    森古女士当然情不自禁地就觉得自己刚才是不是做贼心虚有点太紧张了,一看见人家的脸马上开始进行防备什么的。

    不过这想法也仅仅只是转瞬而逝而已。

    说到底,她也不能百分百确定铃木警官是不是真的找到什么直指真相的线索了不是么?虽然自认为这实在不太可能,但也不能全部否决这个可能性,所以森古女士当然还是藏着一个心眼,不让自己什么话都跟貌似关心自己的铃木警官说出来……毕竟昨天步川小姐已经为了她不受到警方嫌疑而做了这么多她本不需要的事情、甚至还拉了一个帮手过来,她总不可能在这个时候成为那个拖累她们的“猪队友”吧?

    在例行关心慰问完了之后,铃木警官并没有选择单刀直入、直接跟森古女士询问起与自己昨晚脑洞相关的问题来。

    而是继续绕着不相干的话题慢慢地循序渐进着。

    然后在不经意之间,铃木警官就稍微提及到在调查中发现了森古女士还有一个至今还还保持着联系的老朋友大江海女士,他状似无意地说道:“啊,您丈夫是不是在这个方面上有什么要求啊?好像您的好朋友只有她这么一个呢。”

    果然是知道她丈夫其实有着家暴倾向了吧?

    要不然也不会特意去调查森古女士的交○际圈,也不会知道她身边朋友其实很少,仅仅只有一个大江海还保持着联系。

    这么说来的话,昨天在调查的时候他们其实也应该是怀疑过她到底是不是暗地里杀掉丈夫的真正凶手吧?不过她毕竟有着十分完美的不在场证明(人也的确不是她啥的),所以警方大概放弃了这个查案方向,转向她身边可能会因为她而行凶的人了……反正森古女士从来没有想到“家暴”这一点能一直隐瞒警方下去,从昨天下午意外地来了两个小警员开始,她就料到迟早会有这个时候了。

    不过铃木警官这样子有意无意地提及到自己的那个老朋友,是警方正在怀疑她是否有行凶杀人的可能性吗?

    如果那样的话,其实还算是安全呢……

    毕竟完全不清楚大江海女士其实早在昨天案发之前就拍拍屁股乘着飞机走人了,森古女士当然也只能想到这里——想着反正自己的老朋友本来就没杀人,森古女士十分坦然地将自己和她之间的关系跟铃木警官交代了。

    至于她的朋友圈很小这一点?

    森古女士也没有想要隐瞒着不说的意思,有点委婉地表示“丈夫比较容容易吃醋,所以并不喜欢自己在外面交友”之类的。

    ——换一句话说,就是她的丈夫为人霸道不让她有太多朋友啦!

    想来这番话里藏着的隐晦意思铃木警官也能察觉得到,他的确是完全没有想到森古女士对待“自己被家暴”这点的态度会是如此坦然,毕竟他曾接触过的那些惨遭家暴的女性大部分都是遮遮掩掩、并不想被人直白地指出来不是么?不过也没有将这点小意外展现在自己的脸上,铃木警官继续当着一个妇女之友,自然而然地关心起了她的关系圈这么小,平日里没有什么朋友可以交流想来会辛苦的吧?

    竟然又开始说起关心的话语来了呢……这个看起来如此得凶残,还长着一张不良脸的铃木警官为人竟然这么好的嘛?

    #铃木正南:我长着一张不良脸还真是抱歉啊!#

    是因为从调查中知道她被自己那看似完美优秀的丈夫一直家暴着,所以感觉到了别样的心疼与同情,想要就此展现出善意来安慰她吧?虽然森古女士并不怎么需要这份同情,但却也不能全盘否认他那温暖的善意呢。

    ——虽然这份善意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呢。

    明明在心里还琢磨着铃木警官究竟还有没有其他的目的存在,但机智的森古女士却也没有忘记自己这是要回应说话。

    于是不动声色地继续侃侃而谈着,森古女士微笑着对铃木警官表示,自己其实并没有感觉到辛苦什么的哦!她当然也没必要在这种时刻说假话,因为她虽然个性十分温和,但实际上如果没必要的话她也不怎么会主动说话的——特别是在那个家暴男的长期欺压之下,森古女士将自身所有的爱心都奉献给了自己的宝贝女儿,平日里和邻居们日常性地稍微聊天几下她就感觉已经挺满足的了。

    而闻言的铃木警官挑了挑眉头,竟然是这种回答么?

    不过他其实也没有必要继续纠结这一点下去,反而悄悄地换了一个话题,笑着说起森古女士您的心态可真是又年轻又积极呢。

    就算被莫名其妙地恭维了这么一句,暗藏着心眼的森古女士也没有觉得飘飘然什么的,而是保持着礼貌性的微笑等着铃木警官的下文……果然不出所料,铃木警官很快就说到像您这样子的心态,肯定和年轻人很谈得来吧?

    ?!

    还没有等森古女士听到“年轻人”三个字下意识地升起警戒心理,铃木警官则是已经很快地继续自说自话下去了。

    “说来有点惭愧,其实我家里正好有一个刚刚才上高中的女儿,最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越来越不愿意和我聊天谈心了呢……是我不懂得年轻人最近的想法是什么吗?如果是森古女士您的话,肯定不会有这个烦恼的吧。”

    扶着下巴颇为无奈地说着,铃木警官摆明就是一副“粑粑我心真的好累啊”“当粑粑怎么这么难”的女儿控父亲模样。

    意外得让十分宠爱女儿的森古女士很有共鸣感。

    不过共鸣归共鸣,但是要知道她现在的宝贝女儿才刚刚到了六岁的年纪而已哦?所以森古女士是不可能理解你那个刚刚上高中、估计正处于叛逆期当中的女儿(班长大人:我?叛逆期???)到底是怎么想的,也完全不理解您拥有这种女儿到底有多么心累的好嘛……不过不可能真的这么说出来,森古女士只能委婉的表示:“不如您放下父亲的架子,不要想着说教什么的,只是单纯地和女儿稍微聊天一下怎么样?”

    “是的是的,您所言甚是。”

    虽然嘴巴上是如此虚心地接受着森古女士随口一说的提议,但其实铃木警官的心里面根本就不以为然啊。

    要不是为了试探森古女士是否真的有一个“十分年轻的朋友”存在,他哪里会用这种“叛逆期到了”的说法莫非自己的宝贝女儿吗?要知道他的女儿可是超级贴心小棉袄,跟他从来都没有什么隔阂的好嘛?

    根本不会有叛逆期的!这种东西这辈子都不可能存在的,就算真的那个苗头了,他也要自己直接亲手制止掉!

    ——来自于一位女儿控父亲不想接受现实而愤懑出声的发言。

    “果然森古女士您非常懂啊,直接就一阵见血了呢!其实我之前也想过是不是自己有点老顽固不懂年轻人的想法才害得我们父女俩有了隔阂……不过现在就算已经意识到了这一点也没有用,想来之后我再去找女儿聊天也会被她给直接拒绝掉吧?所以我想了又想,还是认为自己先找几个不认识的年轻人稍微聊聊天,了解一下最近年轻一辈的想法比较好呢!说不定就知道我女儿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一不留神,竟然巴拉巴拉地说了这么多出来。

    不知道真相的人要是看到眼前这幕,估计还会真的以为铃木警官为自己宝贝女儿的教育问题而伤透了脑筋呢。

    #班长大人:你怎能凭空污人清白?#

    反正森古女士这边是真的没想到铃木警官明明看起来少言寡语、冷酷无情的,想不到拥有一颗非常温柔的心就算了,而且一旦开启话匣子还完全停不下来,一口气都不带停一下地就直接就蹦出这么多话来。

    如此絮絮叨叨个不停的样子简直就像是一个老婆子啊!和他那凶悍得仿佛跟土匪头子一样的外表完全不匹配啊!

    #铃木正南:?#

    而且更加令人窒息的是,毫无这种经历体会的森古女士根本就无法插嘴到这样子的话题里面,也不能因为自己听不懂而打断铃木警官让他不要再说下去了,只能木楞楞地保持微笑听着这个大龄父亲在这里大谈特谈自己的育女心经……别问森古女士为什么现在话题转变得这么快,她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话题就变得这么家常起来了啊!她感觉自己不像是在和警察谈话当中,而是在和自己的邻居瞎扯淡啊!

    看着铃木警官越说越起劲的样子,森古女士心里诚然一片懵逼,而且还时不时就要“是是是,您说得极是”地回应。

    ——她女儿才六岁啊!别再跟她说什么叛逆期到底怎么办啦!

    正说到让人十分起劲的地方,铃木警官用眼睛余光瞧着森古女士此时已经听得有点云里雾里的样子,就马上话锋一转,忽然不经意地直接道:“啊,对了对了,森古女士您身边有没有什么渠道可以认识到一些年轻人啊?择日不如撞日,我打算最近这一段日子里就赶紧找几个年轻人聊聊天,缓和我们父女之间的关系呢。”说完之后,他还重重地叹了一口气,还颇有一种“父爱如山”的滋味呢。

    啊?

    没料到话题竟然被扯到了这个地方,森古女士一时没有注意,就差点要对人家露出比较失礼的表情来了。

    他现在问这番话的意思,难道真的是为了自己那正处于“叛逆期”的女儿吗?心里有鬼的森古女士那十分敏锐神经直接就被这个话题所挑动起来,下意识地就要对铃木警官的真正目的表示起怀疑来。

    虽然情感上森古女士有点偏向于他仅仅只是普通地在担忧自己女儿而已,但理智上却是不允许自己付诸太多信任。

    ——反正小心为上,多点心眼总是好的。

    于是轻轻地扬起一抹温婉的笑颜,森古女士并没有掩饰自己困扰地稍微挑了挑眉头,有点哭笑不得地对铃木警官说道:“您说的这是什么话啊?您不是已经知道我的关系圈一向都是很小的吗?能够联系的人也就仅仅只有阿海这个老朋友而已,所以我又怎么可能会有那种渠道认识朋友啊……而且就更别说什么认识的人还是一群年轻人的了,我的丈夫肯定是不会允许我这么做的啦。”

    的确,按照家暴男那掌控欲极为强烈的个性,肯定是不会允许森古女士背着自己擅自去认识一群年轻人的。

    所以铃木警官也没觉得意外什么的。

    只是如果——铃木警官也仅仅只是在说“如果”而已,森古女士真的有那个“渠道”可以认识到一群年轻人的话,毕竟就连手段繁多的警察也没有查到什么,那么身为一介普通人的家暴男又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所以森古女士的这番话,真实程度还完全是个未知数、也不知道有没有隐瞒这什么,铃木警官的态度当然也只是保持暂定。

    ——并没有百分百地完全相信,但却也不至于一股脑地就认定人家在说谎。

    不过若是真的有那种“渠道”存在着的话,想来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其实已经算是“打草惊蛇”了吧?揣摩着森古女士估计已经暗暗在心里升起防备来了,铃木警官也没有觉得慌乱什么的,而是笑着补充说道:“啊啊,对对对,您说得也是呢!瞧我这个脑子啊……也算是病急乱投医了吧?不过刚才我想着森古女士您现在毕竟还这么得年轻,说不定出门的时候会吸引到不少的年轻人过来搭讪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