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三十二章、凑不要脸之事

    在另一层身份是“体育老师”的枫桦面前,步川小姐说什么也绝对不可以暴露出自己就是学校里的“步川依芙”啊!

    否则——

    绝了哦,已经不能再诅咒自己般地继续幻想下去了,反正所有的一切都会狗带的!步川小姐吃枣药丸啊!此时此刻犹如戏精附身般的步川小姐一边全身心地演戏着,一边不由自主地开始在心里庆幸起来了……幸亏之前给自己送“慰问品”的班长大人是早上过来然后在中午之前就走掉的,要是被枫桦看到她和班长大人两人之间相处得这么熟悉自然,难保她不会因此而产生什么不得了的联想呢。

    但是其实枫桦也应该暗自庆幸自己没有和班长大人直接面对面地相遇碰到,毕竟她也会有一定的风险存在不是么?

    不,不对,很明显她所要承受的风险比步川小姐还要高上许多啊!

    毕竟和拥有系统在身、可以开挂的步川小姐完全不一样,枫桦仅仅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凡人而已,并没有所谓的“系(jin)统(shou)怜(zhi)悯”,当然也就不能随心所欲地改变自己的发色和瞳色。

    跟步川小姐那高超的伪装相比较起来,枫桦可不仅仅只是弱了一点半点而已,反而还是犹如鸿沟一般的差距啊!

    谁让步川小姐不仅演技过人,还一直都是靠细节来取胜的呢?

    而且再者说了,枫桦在学校里和在魑魅里地两个形象,除了脸上的妆容以及自身行为表现有着一定程度的不同之处以外,她根本就不像步川小姐那样子竭尽全力地去掩饰自己好吧!枫桦甚至也没有在学校里面表现出与在魑魅工作时可以起到决定性的差距,仅仅只是每次上课都保持着满脸的倦怠,无时无刻都不在向步川小姐展现出她昨晚没有睡够、实在不想在这种小事情费力气啊的慵懒。

    这特么算什么鬼的“伪装”哦?你让为了掩饰身份而一直扮演着好几种不同性格的步川小姐到底情何以堪啊!

    反正步川小姐敢十分确定——

    如果班长大人现在还呆在便利店里面的话,枫桦肯定比她凉得还要更加快啊!

    一旦被自己所教导的学生面对面地看到了她这与在学校里完全不一样的“工作姿态”,绝对在第一时间里就能认出眼前这个花枝招展而又风华绝代的成熟女性,其实就是自己那有点不修边幅、还整天都懒洋洋着的体育老师吧?

    就如同当初的步川小姐只用一眼就认出枫桦是自己在魑魅的死对头一样,班长大人没道理认不出来的。

    认出来之后的结局会是如何?

    那还用说什么啊,靠着班长大人那令人窒息的脑洞绝对会各种浮想联翩起来的啊!毕竟现在的学生也不是单纯地什么东西都不知道,之前濑户静给步川小姐弄得专题报道诚然犹如一剂猛药,给他们开启了一扇来自于新世界的大门啊!

    和学校里一身漆黑的运动服、脸上仅有淡妆在修饰的平淡模样不一样,枫桦今天可是穿着一看就十分昂贵的精致西装呢。

    脸上的妆容也是同个道理,已经美丽细腻到让人只觉得动人心魄了。

    无论是谁看到现在这样子魅力四射、格外与众不同的枫桦,都能看得出今天的她其实看上去非常得正式吧?在学校里那副慵懒平淡、不怎么主动勾人的模样就已经足够吸引到那群无知而又单纯的小女孩们了,就更别说现在这样毫不遮掩地展露自身魅力的枫桦到底有多么成熟性○感了……那妩媚的一眉一眼其内仿佛蕴藏着点点桃花,只要稍微对视上那么一眼,就让人只觉得心脏猛然一阵悸动。

    如此魅人到几乎能将人魂魄吸走的“狐御森老师”,真的仅仅只是一名在校任职的普通的体育老师而已嘛?

    没有人不会多想的。

    顺便一提,也不是步川小姐对枫桦有什么偏见啊歧视啊之类的——讲道理,大白天就穿着一身正式的西装、还一直对别人勾三搭四什么的(虽然枫桦只对她一个人如此搭讪着),完全就是一名夜店公关的作风吧?

    靠着班长大人那感人肺腑的脑洞,指不定就猜出枫桦或许利用“课余时间”在夜店里兼职当一名女公关什么的呢。

    那枫桦就彻底凉了。

    虽然班长大人并不是那种会多嘴多舌的人、就算猜出来了也不会跟别人多说,但是枫桦她自己心里面十分清楚,自己那“高大而又光辉的人民老师形象”将直接毁于一旦(步川小姐:不不不,那种东西从来就没有存在过)……不过可惜班长大人早就已经走掉了,所以枫桦也根本不知道自己距离“身份暴露”到底有多么得近,依旧还在笑眯眯地用各种话调戏着步川小姐。

    惹得怒气槽从来就没有降下来过的步川小姐心里面叫一个备受煎熬,不能当着枫桦的面发火,但是就这么憋着又觉得难受。

    真的是气得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啊!

    ——步川小姐怕自己一开口,就忍不住从嘴巴里蹦出“凑不要脸”“你可快闭嘴吧”这种粗暴的华语来。

    不过唯一让心里mmp的步川小姐觉得欣慰的是,这个“收银员模式”并没有像“公关模式”那样子得苛刻无比,并不需要自己在客人面前保持完美形象一直滴水不漏、甚至连过大的情绪都不能展露出来。

    面对枫桦那格外凑不要脸的撩人之语亦或者调戏之言,步川小姐还是可以适当地将自己心里面的不满给展露出来的。

    要不然她怕会被自己的闷气给活生生地憋死。

    然而其实也完全出不了多少气,因为这种“不满”的情绪还是需要步川小姐稍微地掩饰一下,将其刻意转换为“无奈”才能直接露在自己的脸上,否则就不符合她当初给自己设下的“温柔服务员”的人设了——重话不能说、火也不能发的步川小姐现在究竟是何等得绝望!而且这种憋屈至极的感觉,简直就像是她在魑魅里工作的时候,被那群变○态客人各种不着痕迹地吃着豆腐一样啊!

    虽然枫桦的确并没有凑不要脸地对她动手动脚什么的,但是这种来自于语言上的撩拨也好不到哪里去。

    憋屈的感觉是一样的!

    ——现在的步川小姐只求枫桦赶紧转头就走,不要再继续骚扰她了啊!否则她要打电话举报枫桦了!

    然而真正的现实其实更加让人绝望,心如明镜的枫桦的确是看出了步川小姐那隐藏在内心里面的苦不堪言,但是这又怎么样呢?恶趣味满满的枫桦反而就是觉得她这份“不管怎么样都奈何不了自己什么”的反应实在是有趣得紧啊……每每想到那经常对自己爱理不理、个性甚至有点木头的高冷月川,枫桦诚然心里就有点气不打一处来,以前在月川身上憋下来的委屈都要从可爱的“妹妹酱”身上讨回来!

    #并不存在的妹妹酱:我有一万句mmp要说#

    ——现在要说mmp的是步川小姐好吧?

    明明知道继续这么招惹“妹妹酱”可能会导致人家对自己的印象径直变差,而且和决定要来便利店之前“要搞好关系”的初衷完全不一样,但是枫桦仗着自己颜值出色又好看,再怎么差肯定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之前也已经提过了,说不定这也是“关系好”的另一种体现不是么?

    只要聊得话变多再故意上门来多多找人家碰面几次,她和亲爱的妹妹酱自然就会成为所谓的“好朋友”啊。

    心里面就是如此毫无道理地想着这些,枫桦诚然表现得更加心安理得毫无愧疚之心,继续会不能发火也不能打人步川小姐笑眯眯地瞎侃着,大部分估计都是没有经过脑子就直接说出来的,就是想看步川小姐的反应如何有趣……反正无非就是“你长得这么可爱是不是每天只喝露水长大的啊”、“我觉得和你很有缘,我干脆认你当妹妹吧”、“你不说话一定是感觉害羞了吧?我知道你很开心,所以不用多说什么了”巴拉巴拉的。

    前面是调侃步川小姐漂亮过头不像人类、估计就是传说中“小仙女”这种神奇的生物,后面就直接自说自话地要认她当干妹妹了。

    呵呵,真是绝了哦!

    什么鬼的“我知道你很开心所以不用多说了”啊?你特么到底哪只眼睛聋了还是哪只耳朵瞎了,才看到步川小姐有表现出什么开心的样子啊?而且之后竟然连话都不让她说出来就直接自顾自地把话茬给接下去了,摆明就不想让她多说什么吧!

    你说步川小姐还能怎么样?

    在这种情况下,她根本就无法说什么话来拒绝啊——到最后,步川小姐还不是像爸爸一样地把你原谅啊!

    想来应该是枫桦已经认定在便利店里工作着的步川小姐就是自己死对头月川的“妹妹”什么的,所以故意想要占一下月川的便宜才选择说“认你当我的妹妹”这样子的话来……之后要是月川发现了她和自己的“妹妹”竟然是如此熟悉,那样一来枫桦就可以理所当然十分恶意地调戏起月川来了,说什么“哎呀,原来我认的妹妹竟然就是你的亲妹妹啊”、“那么也就是说,月川你等于也成了我的‘妹妹’喽?”之类的凑不要脸的话了。

    真是占尽了天大的便宜!工作上的死对头竟然成了自己的妹妹呢!

    要知道枫桦可是能当老师的年纪呢,只要认了“妹妹酱”当自己的干妹妹的话,那月川那个亲姐姐不也就成为她的妹妹了吗?

    光是稍微想象一下,步川小姐就觉得枫桦这个鬼主意真的非常令人窒息呢。

    用这种凑不要脸的态度强行认下了步川小姐这个妹妹,枫桦诚然显得十分开心的样子,仿佛占了月川天大的便宜一样(真相也的确如此)!就算此时在“妹妹酱”心里面她已经变成了一个女流氓,但那也是一个漂亮妩媚到令人心动的女流氓不是么?

    枫桦觉得ok。

    #步川小姐:我觉得完全不ok啊!你的客人要是看到你竟然这么得流氓,你到底让她们怎么想才好啊!#

    ——阿川真的很严格呢。

    在认下妹妹之后当然是一口一个“妹妹”来“妹妹”去的、诚然接下来说的每一句话都完全离不开“妹妹”两个字,枫桦简直要把步川小姐的口头便宜给彻底占尽了啊!就算步川小姐意识到这样子不行紧接着补上了一句“我觉得,这么随意地认下妹妹有点不太好吧”也没有什么用,把节操扔在地上踩的枫桦听了就跟没听见一样,脸上毫不掩饰地露着奸计得逞的狐狸笑容,依旧还是妹妹、妹妹地叫个不停。

    所以说认妹妹也不知道给个大红包什么的,步川小姐要枫桦你这个姐姐有何用啊!她还不如认一坨空气当自己的姐姐呢!

    ——唔,这才是重点嘛?

    #因嫉妒而丑陋的魑魅客人们:我们也想要一个月川当宝贝妹妹啊!#

    ——憋特么说了,是能干的妹妹吧?

    眼瞧着现在距离下午和客人约会的时间越来越近了,已经不能再继续凑不要脸地调戏步川小姐下去了,枫桦届时才慢慢地收敛起了自己那满肚子的恶趣味,诚然有点意犹未尽地扶了扶自己的下巴。

    那残念的模样就好像在无奈地感慨着“令人快乐的时间总是过得如此快速啊”一样,看得步川小姐心里直翻白眼。

    你可知她巴不得这种时间过得再快点吗?

    从货柜之间晃悠了一下,枫桦随便挑中了其中两个比较古怪的小玩意儿,是一对长相特别奇葩而又诡异的小泥人,可以作为一种挂坠直接挂在自己的手机上面……而眼尖的步川小姐在注意到她挑了什么东西之后忍不住就倒吸了一口气,在心里面暗道莫非枫桦的审美能力已经差劲到了这种可怕的地步吗?还是说到了这种年纪之后的女性审美能力都会产生或多或少的变异?

    要不然怎么会喜欢这种稀奇古怪的东西啊!

    #枫桦:等等……“到了这种年纪”到底是几个意思啊?我可完全不觉得自己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年纪呢(皮笑肉不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