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三十一章、欺负之事

    不过枫桦刚才笑着说出来的“有很多人抢着想要和她聊天”却并非口胡,而是一句不折不扣的大实话。

    毕竟作为夜店魑魅里超人气公关之一,枫桦就算每个月在比业绩的时候都会输给压过自己一头的步川小姐,但是她本身的身价却肯定是要比那些一般的公关要高上很多的——每天来魑魅指名她接待的客人可是完全不比步川小姐要少呢。

    #步川小姐:抱歉,我现在只觉得你是“超气人公关”#

    而且因为是靠客人点酒来提升自己的业绩,所以在另一种意义上来说,也已经是“跟她聊天都需要进行收费”的程度了呢。

    好了好了,可快点闭嘴了吧!知道枫桦你在魑魅里有一大堆粉丝正苦了吧唧地等着你过来临幸她们行了吧?谁还没有那点变○态粉丝存在啊?反正步川小姐此时此刻是完全一点都不想跟你聊天呢!毕竟无论程度怎么样、多么扯淡荒谬的谎言,都不外乎四字箴言“说多错多”!一旦说得越多就诚然越容易暴露出什么来哦,她是真的不想在自己没有留神的时候被枫桦给抓住了狐狸尾巴啊!

    那真的要夭寿的!

    忍住自己心里那想要疯狂三连骂人的冲动,步川小姐保持着脸上礼貌而又不失尴尬的温暖微笑,这个时候却是无比期待着呆在仓库里面的老板娘能够从中敏锐地察觉到什么、赶紧上来拯救她于水火之中啊!

    ——你家的可爱无比的员工(?说自己可爱实在是过分了啊)现在正被一个满脸狐狸样的怪阿姨给纠缠中啊!

    #枫桦:我?怪阿姨?你这可是过分了啊!#

    反正刚才那番话是何等地凑不要脸,让步川小姐简直都没有耳朵继续听下去了,只能掩盖住内心的暴躁冲动,轻轻地笑着说道:“唔,虽然的确是我的荣幸没有错啦……但是亲爱的客人,我们两个人之间好像并不怎么熟吧?”现在需要保持形象的步川小姐不能像在学校里上课时那样粗暴失礼地说“不聊,滚”,也不能像在魑魅工作时直白淡定地说出“枫桦请你自重一点好吗”呢。

    什么重话都不能说、只能继续保持尬笑当中的步川小姐就算心里面再怎么不情愿,说起话来也要十分委婉动听。

    真的、好难受啊!

    明明她心里面简直对枫桦说的这些话嫌弃得要死好嘛?但是却不能将自己的不满与不开森表现出任何一点来,真是让人憋屈得受不了啊!经常在学校里面当不良少女各种“作威作福”惯了(?)的步川小姐怎能忍受得了呢?

    特别还是枫桦这个凑不要脸的狐狸精——

    如果步川小姐要保持好脾气没有就此用严厉的话直接怼回去的话,想来她这个家伙二话不说就要蹬鼻子上脸起来了吧!

    果然不出所料,瞧瞧她刚才都说了些什么啊?此时此刻枫桦毫无任何自知之明,根本就不觉得自己对一个“陌生人”说这些话到底有多么得不要碧莲,摊开双手耸了耸肩头,她一脸无所畏惧地说道:“不熟悉?啊,没关系啊,那现在我们熟悉起来不就好了嘛?多聊聊嘛~多聊几句我们就熟悉了啊~”说罢,诚然已经蹬鼻子上脸的枫桦显得格外乐在其中的样子,而且还朝着步川小姐不知何意地眨了眨眼眸。

    明亮而又妖媚的金色眼眸在眨动的同时,连带着上面那如同小扇子般的长长睫毛跟着一起忽闪忽闪的。

    那一下一下地仿佛轻轻地直接扇动到了心口之上,勾得人叫一个心痒痒。

    然而不懂人心的步川小姐却完全不觉得这有什么诱惑人的,甚至也不知道这其实是传说中的“媚眼”!只是在心里十分纳闷地想着,枫桦那双狐狸眼睛老是动不动就对自己各种眨来眨去的,到底是想要干哈子呢?

    难道是因为眼睛很容易干,所以才需要这么高频率地来回眨动?还是说有什么不得了的眼疾,让她有点看不清楚东西?

    #白内障看不清,大玉螺旋丸搓眼睛#

    ——别说治疗白内障了,你这怕是要直接永久性失明哦!

    在步川小姐因为她那番抛弃节操和面子的宣言,而被噎得半天都不能说出什么话来的时候,枫桦却是一点愧疚的感觉都没有,反而心里还格外美滋滋地看着“妹妹酱”因为自己凑不要脸的纠缠陷入苦恼之中……估计是因为本性比较温和善良、不懂得怎么去拒绝他人的恶意(?),所以“妹妹酱”即便心里面因此而陷入纠结之中,却也没有对身为“罪魁祸首”的枫桦说出什么狠话来。

    对了对了,不是经常会有那么一句话吗?你的痛苦就是我的快乐,知道你最近过得不开心,那我特么就感觉开心了。

    虽然枫桦不至于恶劣到这种地步,但本质其实还是完全一样的。

    正是因为“妹妹酱”和月川长相根本一模一样的原因,所以刚才在恶趣味地用话语各种欺负“妹妹酱”的时候,枫桦竟是意外之间有了一种自己其实正在欺负月川的快感(你的确是在欺负月川)……唔,那种快乐真是让人根本欲罢不能啊!反正如同枫桦刚才的那番话要是原原本本地对月川本人说起来的,根据月川那冷淡过头的木头性格,所得到的结局肯定是截然不同。

    ——绝对得不到像“妹妹酱”这样子有趣而又好玩的反应。

    所以一边恶意地抱着“欺负妹妹就等于欺负姐姐”的恶劣想法,枫桦一边更想好好揉搓性格这么好的步川小姐了。

    什么?你说她之前不是信誓旦旦地说过要和亲爱的“妹妹酱”搞好关系,然后狠狠地吓月川一跳的吗?这么坏心眼地欺负人家,就不怕人家直接把她划入人际○交往的黑名单里面吗?哎哟,不怕不怕,这特么又有什么关系啊……诚然保持一脸淡定的枫桦表示自己根本无所畏惧好嘛!而且再者说了,欺负人家只要不要太过火就好了,在另一种意义上其实也是“关系好”的体现不是么?

    况且你们要明白,枫桦可是就连那气势里暗藏着威严的月川都能够直接一本正经地调戏起来地,甚至还不怕得到报应。

    所以更何况是眼前这性格温柔到有点软绵绵的“妹妹酱”呢?

    拉黑?讨厌?哈哈哈,这种不存在,根本不存在的!枫桦对于自己的魅力可是十分有自信心的——人类这种生物总是会对美丽的东西抱有着一颗格外宽容的包容心,她觉得自己现在还完全不至于惹人嫌吧?

    #↑枫氏自信#

    然而自信过头的枫桦却是完全不知道,这个浅显的道理跟本身就是非人类的步川小姐完全没有任何的关系。

    ——她现在真的、非常、超级想要打人啊!

    枫桦这些话到底是从哪里学到的啊?平时在魑魅里工作的时候,她就是这么和客人聊天着的吗?难道真的不会被那些受不了的客人给直接扇巴掌吗?一旦开始吐槽起来就完全停不下来的步川小姐当然是不可能清楚的,这些话其实枫桦也就是凑不要脸地对她一个人这么说过而已……谁让步川小姐如此不懂人心呢?这就算了,而且在某个方面来说已经迟钝得达到了根本柴油不进的地步啊!

    明明枫桦是过来想要撩人的、却不料反被撩到了暂且不说,人家竟然还对自己竭力展现出来的魅力更是全然无视掉。

    真的是好过分呢!

    如果不使出一点奇奇怪怪的招数让木头程度和月川有的一拼的“妹妹酱”动容的话,根本无法让枫桦觉得自己心理平衡吧?所以也千万别说她怎么这么凑不要脸了,她今天本来就没有想要点脸。

    #↑竟然还如此凑不要脸地承认了!#

    不过在和枫桦这么一来一往地各种瞎扯淡了好一会儿之后,步川小姐也总算确定了她是真的没怀疑自己就是“月川”本人。

    因为从两人之间的聊天态度之中就可以知道,枫桦对在便利店里面工作的自己诚然显得更加得随意、更加得恶劣一点——在魑魅里的时候枫桦虽然也是对她满肚子都是坏水、各种想要她难堪,但也没有像今天这样子直白到这种地步吧?与其说这是对“死对头”的恶意调戏,倒不如说是对有好感的、想要接近的人如同开玩笑般的欺负,两者从本质上来说根本就是不一样的。

    但是即便心里面清楚枫桦对便利店的“另一个自己”其实更多的还是善意,步川小姐却依旧也不想再多聊下去。

    ——毕竟危险还是存在着的!

    枫桦和老板大人两人之间最不一样的地方在于,枫桦的另外一层身份还是自己的“体育老师”!除了在魑魅会和“月川”有着交集以外,她诚然还和在学校里上学着的“本体”也有一定的联系啊!

    #写作“本体”,读作“大魔王”#

    这才是最为至关重要的一点,让步川小姐一直忌惮着不敢和枫桦多说什么话的重要因素之一啊。

    也许这个时候枫桦有可能因为两个人性格差异太过于强烈而没有怀疑起什么来,但是随着她们之间的关系逐渐深入亦或者聊的天越来越多,肯定会慢慢地产生出不少的疑惑来、甚至还觉得她们两人之间的共同点实在是巧合到一种不可能的地步——毕竟步川小姐又不能真的改变掉自己的容貌和说话的声音,只能在比较细微的地方上(发色瞳色以及性格行为)去误导一下别人而已。

    如果人家一旦在心中种下了一颗疑惑的种子,步川小姐估计就要凉了,要不了多久时间就要暴露出自己的正体来了。

    ——枫桦迟早会发现“不良少女”和便利店里的她相似过头的!

    ——发色一样这一点就已经足够致命了啊!毕竟这个各种中二病流行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多少人会拥这样子的黑发啊!

    真的到了那个时候,她总不能再说什么“说出来你可能不会相信,其实我们是相亲相爱的三胞胎姐妹”这种话来了吧?实在是太特么蹩脚了啊!就连已经把“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当成自身技能的步川小姐她自己都完全听不下去了啊……之前能够蒙混过一次那叫做步川小姐的幸运和侥幸,要是第二次还能糊弄过去的话,那就代表着被她忽悠的人其实就是一个没有脑子智商的巴嘎雅罗啊!

    要知道枫桦可是被步川小姐在暗地里一直偷偷称之为“狐狸精”,不止脸蛋气质像,就连狡猾程度也是格外得类似。

    你说这样子的她会是一个笨蛋吗?

    反正要是真的被枫桦给发现便利店里温暖如春的步川小姐和学校里恨不得一个不开森就要毁灭世界的“步川大魔王”竟然是同一个人,之后所产生出来的连锁反应绝对不会像你们所想象得那样简单。

    反而会非常严重啊!

    毕竟到了那个时候枫桦肯定在心里就已经十分清楚了,这从侧面上表示步川小姐的演技十分出众过人不是么?

    如果不是这样子的话,那么步川小姐又怎么可能如此完美在学校以及便利店里面,精分出了如此给人印象截然不同的两个形象来啊?要是脑洞再稍微大一点的话,说不定就直接开始浮想联翩起来,想到了“莫非月川和她所谓的妹妹也是同一个人嘛”……要知道在便利店里工作着的步川小姐和“月川”之间的差距,可是比那个恐怖的“不良大魔王”的差距要小太多了啊!

    既然步川小姐能够演绎出如此不一样的温柔小姐姐和恐怖大魔王来,又怎么可能演绎不出一个淡雅的“月川”来呢?

    扮演月川的难度肯定比那个大魔王要小很多吧?

    而且无论如何,步川小姐其实也存在着一个不能被化解掉的硬伤——在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里只能出现她一个人,步川小姐完全不可能找到另外一个“自己”,然后站在一起为自己辟谣啊!

    反正想到自己的马甲在枫桦面前全部掉光的那天,步川小姐就感觉自己头皮瞬间就是一片发麻,实在让人不敢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