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三十章、撩人之事②

    毫不犹豫地拒绝掉像她这样子漂亮美而又成熟的美丽女性的约会邀请,“妹妹酱”你的良心难道不会觉得痛吗?

    #步川小姐:抱歉,这种东西完全不存在的#

    只是捂着心窝口正沉浸于心痛当中的枫桦当然完全不知道,她可是光顾这家便利店的所有客人里面,第一个非常成功地让一直偷懒摸鱼的步川小姐终于肩负起了身为一名便利店员工该有的职责来!

    明明之前碰到谁都不想开口帮忙免得惹上什么讨厌的麻烦,但今天却是如此主动地就说出了“让我来帮您吧”的话来呢。

    ——呵呵,为了能够成功转移话题,步川小姐也算是蛮拼的了呢。

    反正从步川小姐的角度看来,就算枫桦口中轻飘飘说出来的“约会”到底是真是假还是有待商榷的,她也断然不可能随便地接下话茬在那里瞎说话地好嘛!特么万一是真的呢?枫桦直接借着坡就往下滚了呢?绝对要出大事情的啊!无论演变成这样子的情况,对步川小姐来说都非常得不利!特别今天枫桦的脑袋好像还特别得智障,不知为何对她表现出来的态度会这么奇奇怪怪的。

    偷偷利用着自己那笑弯的眼睛打量着面前那似乎正在刻意和自己套近乎的枫桦,步川小姐届时也终于有点冷静下来了。

    今天的枫桦表现很奇怪那是绝对无容置疑的事情。

    而且经过这番观察之后,步川小姐也的确是发现了不少之前因为太过于在意“枫桦”本身的存在而下意识忽视掉的细节……就比如说,枫桦那一直笑眯眯的眼眸里面诚然充满了一股子的恶趣味好嘛?

    就像是遇到了什么比较有意思的玩具,从而表现出兴致勃勃来?

    但其实更像是那种狡猾阴险的捕猎者忽然之间发现了一个符合自己胃口的美味猎物,就此展现出了一股莫大的兴趣,然后还充满恶意地来回玩弄着绝对逃脱不了的猎物享受着其中别有滋味的乐趣、最后等到自己实在是玩弄够了之后再毫不留情地直接一口吞下——咳咳,虽然形容得貌似有点过头了,但是步川小姐也觉得肯定差不了多少,光是看着枫桦那副模样就知道她心里绝对没有在打什么好主意!

    #枫桦:这已经能算另一种形式上的“歧视”了吧?#

    ——命,苦不堪言。

    步川小姐看似什么都没有在意的样子,然而其实心里却是在不动声色地暗自推理中……为了不影响自己接下来应对枫桦的表现中会露出什么马脚来,她想以自身的角度来理解枫桦这番古里古怪的表现。

    为什么在刚开始相遇的时候,没有向自己问出那些疑问来呢?

    想来是因为注意到了她和“月川”之间的性格表现实在是差距太大了一些,才没有想当然地觉得她就是“月川”吧?

    然后在心里经过一番“自以为正确”的猜测,枫桦直接就联想到了“或许眼前的这个少女是月川的妹妹也说不定呢”的选项来……emmm只要这么一想想的话,其实还是很有道理的样子不是么?好吧,虽然说步川小姐完全不清楚枫桦为什么可以如此之快地从“她到底是不是月川”的困扰之中了快速挣脱出来,毕竟就连那一向雷厉风行的老板大人也是不敢确定了许久只有才犹豫着向她发问的不是么?

    但是除了这有点无法理解的一点以外,还有一点步川小姐敢非常地肯定!

    ——枫桦绝对是想试探她吧!

    现在这些稀奇古怪有点黏黏糊糊的表现估计只有一半是真的在故意调戏和月川长得完全一模一样的她,还有另外一半十有**是想要从步川小姐对她表现出来的态度如何中、揣测出事实真相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所以也就是说,步川小姐现在只要好好好好“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啊”、“你离我远点啊”的绝交三连就行了。

    牢牢站稳“我就是月川妹妹”的脚跟,步川小姐根本无所畏惧啊!

    不——

    等等!不对不对啊!什么鬼的无所畏惧啊!在这种情况之下,步川小姐特么根本就无法放心下来好吗?乍听之下好像这样子没什么不对劲、好像不会出现什么可怕的问题来,但是你们必须要首先明白……枫桦可是作为步川小姐敌对派阀首领的死对头啊!并不是那个稍微会有点偏心于自己的老板大人啊!鬼知道这个臭狐狸知道这家便利店有个和月川长得一模一样的“妹妹”之后,会干出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来啊!

    #并没有趁机做坏事的枫桦:???#

    反正步川小姐最害怕的就是满肚子都是坏水的枫桦为了趁机抹黑自己一波,故意用这个消息来搞出什么大新闻来。

    就好比如说,大肆将其宣扬给魑魅里面会指明自己的客人们,甚至还夸大其词地说月川的妹妹简直美若天人(明明长得一模一样)……绝了哦!光是稍微想象一下那样的场景,就特么已经足够让人感觉到头疼的了啊!

    特别是想到之后会有一群变○态特意来这家便利店就是为了寻找自己,步川小姐就是猛然一个哆嗦,感觉浑身难受。

    还不如直接去死算了啊!

    而且一旦知道“月川竟然有个妹妹”的人就此多了起来,其中肯定也会有不少寻人手段比较神通广大的家伙存在着——当然也就是说,就算在便利店里工作着的步川小姐无论怎么刻意隐瞒着属于自己的私人信息,但也绝对会在她们手中坚持上太多时间的!想来完全用不了太久,她们都会知道步川小姐的真实姓名到底是什么,甚至乃至于在哪个学校上学都知道得一清二楚啊!

    然后再继续这么发展下去的话……

    四舍五入一下的话,岂不是就连“双胞胎姐妹其实是最大的谎言”都要被拆穿掉了吗?步川小姐的马甲要掉光了啊!

    而且退一万步说,就算侥幸地没有被那些人给拆穿掉所有的马甲,步川小姐还能继续这么分裂扮演着两姐妹——但是“不断会有魑魅的客人来便利店找她”这件事情是百分之一百会发生,已经非常让人头疼了啊!

    你说那些内心里面隐藏着变○态本质的客人们,会对身为“月川妹妹”的步川小姐干出什么事情来呢?

    根本不用多想啊!

    为人处世稍微礼貌一点、内心还残留着人性(?)的客人们也许不会表现得太过分,只是会悄悄摸摸假装聊天地向步川小姐各种套话着,想要就此套路出身为“姐姐”的月川在现实生活中是怎么样的人,亦或者更加实际一点、足够让她们找到月川本人的信息之类的……但是要是再丧心病狂一点的话,说不定就直接把长相惊人相似的步川小姐给当成了“姐姐”的替代品了好嘛!

    因为知道并不是月川本人,所以这类客人根本不会顾及自己在“妹妹”的心目中形象到底是多么糟糕恶劣的。

    肯定什么阴损招数都要使出来!

    如果事情真要发展成这样,那么步川小姐就甭想有什么平凡的日子可以过了——步川小姐讲道理真的非常想要跑路,现在马上就跑!但是每每一想到自己在魑魅里还有那么高昂的工资在等着,她却又心痛地跑不动路了。

    她到底要去哪里找薪水这么高、还不用辛苦劳动的工作啊?

    所以到最后……

    步川小姐也只能依赖枫桦心里面还有人性存在,不会干出如此人(xi)神(wen)共(le)愤(jian)的事情来吧。

    明明在脑袋里面尽情发散思维地想了这么多有的没的,然而其实在现实里面,也仅仅不过是只流逝了那么短短一瞬间的时间而已——站在收银台对面的枫桦即便没有溜号地一直关注着步川小姐的动态,但也完全不知道她的脑洞竟然如此之大(根本就没有立场去吐槽人家班长大人啊),稍加不留神就直接想到了那么不切实际的地方去,甚至还在暗地里诬蔑她会干出那种事情来。

    她是为人有那么坏吗?

    虽然听起来的确很刺激、很有意思的样子,但是有别人知道会很麻烦的啊,枫桦可不想有什么人和自己分享这难得的乐趣。

    ——月川和她的妹妹让她一个人调戏就已经足够了不是么?

    而这是枫桦也没有纠结“妹妹酱”竟然和她姐姐一样如此不懂风情了,继续笑着开口说起话来:“诶~在工作中又怎么了啊?我不过就是提出了一个邀请而已吧?难道说……我在这里和你稍微聊聊天也不行吗?”

    毋庸置疑,枫桦现在没安好心,摆明就是在故意刁难因为工作而伪装出“好脾气”性格来的步川小姐。

    好气哦!

    步川小姐的怒气槽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蹭蹭地往上涨着。

    而且更加让人觉得气得要爆炸的是,明明步川小姐知道枫桦现在满心都是恶趣味,但是她却完全不能将自己的生气给表现出一丝一毫来!悄悄地用眼角余光瞄了一眼,确定店里面的确没有其他的客人存在之后,步川小姐也只能暗暗地叹了一口气——不能用“店里面还有其他客人正在买东西,这么和您聊天不大好吧”为借口来搪塞过于,步川小姐除了低头表示认命还特么能干什么呢?

    “当然不是啊……能够和客人您聊天,我感觉很荣幸呢。”

    当然也只能无可奈何地如此说出来了。

    此时此刻估计也只有神知道步川小姐这个时候多多么想翻白眼,睁着眼睛说瞎话诚然已经成了她的一种看家本领了。

    因为步川小姐没有把自己的无语藏得很深,所以观察力很好的枫桦毫无疑问是看出了她那隐藏在温柔之下的无奈——就如同被步川小姐的有趣反应给取悦到了一样,枫桦忽然噗嗤一声,直接毫无掩饰地捂着嘴巴笑出了声来。

    “荣幸?噗……哈哈哈哈!”

    所以说枫桦这肆无忌惮的笑声到底有多么欠扁啊?哇,真是绝了哦,听得步川小姐简直想要出手打人了好嘛?

    也许在别人听来这清脆的笑声一定十分悦耳、简直如同银铃一般动听迷人,但是身为被调戏对象的步川小姐可是完全欣赏不到这笑声到底有什么美好之处,不觉得刺耳难听就已经算她很给面子了……特么有什么好笑的啊!如果不是因为想要在枫桦的面前保持住自己那温暖的美好形象、免得被她看出什么不得了的细节来,步川小姐都要一边眼神死掉一边嘴角抽搐起来了好嘛?

    被死对头调侃成这样子的感觉不过如此了!

    “好吧好吧,其实说的也是呢——毕竟那么多人都抢着想要和我聊天,觉得荣幸那也是应该的事情呢。”

    估计也知道自己刚才笑起来实在是太过于莫名其妙了,于是笑意未去的枫桦赶紧出声补救了一句上来,竭力控制住自己的笑意不要再突然爆发出来了,免得让对面的“妹妹酱”开始觉得自己是一个怪人了。

    #步川小姐:已经是了好嘛?#

    所以说枫桦也不想啊!刚才她会突然之间发笑起来,是真的没有办法的事情啊!她根本控制不住她自己啊!

    也许是在魑魅工作的时候,她关注月川的时间实在是太久、导致她看到“妹妹酱”什么表现都要联想一下吧?反正之前“妹妹酱”在说出那句“这是我的荣幸”的时候,枫桦脑洞诚然在那一瞬间就直接炸裂开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地想到了月川——下意识地将那本该一脸淡漠、脸上没有多大表情浮动的月川,代入到自己眼前用着温柔而又无奈的口吻说着这种话的“妹妹酱”身上了!

    这也是没有办法啊。

    因为在魑魅里工作的时候,月川不是也经常和自己的客人说着十分类似的话么?哎哟哎哟,反正一旦真的代入进去就简直是完全了不得了,毕竟那样子不就等于月川在无奈温柔地自己说着这样子的话嘛?

    你这让枫桦怎么能不直接笑出声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