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二十九章、撩人之事①

    如果现在眼前几乎近在咫尺的人是“月川”的话……

    控制不住思绪地想到这一点,枫桦忍不住稍微精神恍惚了一下,那过于相似的两人也是因此而完美地重合在了一起。

    不过即便,枫桦脑袋里的理智却还依旧存在着,十分清楚地知道人家并不是自己记忆里面一直高冷如月的月川,而是她那亲爱的“妹妹”啊!身为双胞胎的她们两人,诚然样貌已经一模一样到几乎很难分辨开来的程度了——轻轻地捂住了自己那一直跳动不住、好似要就此蹦出胸口的心窝,枫桦轻轻地敛下了自己拿金色的眼眸,默默地在心里重复了号几声人家只是妹妹而已,千万不要再想得太多了。

    无论如何,无论是在眼前的“妹妹酱”还是在魑魅里工作着的“月川”,都漂亮精致得仿佛受到了来自上天的垂怜。

    #步川小姐:不不不,我觉得这也是系统诅咒的另一种体现#

    什么?你要问枫桦到底在哪个地方工作着的步川小姐更加得吸引人?绝了哦,这可意外地是一道送命题呢,她可以选择不回答吗?对比起这拥有这不同性格以及魅力特点的“两个人”,枫桦其实还真的完全回答不出来。

    ——两个人都很有吸引力啊!

    也许大家会不屑地觉得这时万金油般地推脱之词,但是枫桦是发自内心地认为无论哪一个步川小姐都很有魅力的。

    在便利店里的“妹妹酱”如同阳春一般,温柔而又毫不掩饰地绽放着向着大家(其实是便利店的顾客)所有属于自己的美好,那股一直能够温暖到人心里面去地暖洋洋气息诚然也在同时吸引着别人想要不由自主地飞蛾扑火,不自觉地想要接近一点、再接近一点……然而如此灿烂的美好模样却意外地不会让人产生什么想要亵渎毁坏的阴暗心思,反而仅仅只是单纯地想要离她再近一点而已。

    而在魑魅里的“月川”却是和妹妹完全迥然不同的风格。

    淡雅安静的外表如同一股微冷的秋风,那冷淡的模样更是亭亭玉立地拥有着意外的吸引力,然后再配合上那一如既往不会为任何事物所动摇的禁欲之姿,真的是在无意之间就勾得人心里面只觉得痒痒的啊。

    和“妹妹酱”不一样,如此淡漠的“月川”虽然高冷地有点难以太过于接近,但是却反而会让人产生一些不得了的恶意。

    ——就比如枫桦这个家伙,整天满脑子想着怎么撕烂人家的面具。

    而且现在话说回来,其实枫桦也完全不敢想象那个嘴角轻轻扬起的微笑永远都是那么淡的月川会像眼前的“妹妹酱”这样子肆无忌惮地灿烂笑出来,毕竟不怎么会笑的人一旦突然笑起来就会变得非常不得了的不是么?就更别提还笑得这么灿烂温暖什么的了……特别是像月川这样子情绪波动一向都不会很大的淡然之人,笑容里面就算只是带上一点点的温度,就已经足够让人感觉到窒息的了。

    ——没有错,同样也是想象到这一点的枫桦忍不住呼吸就是猛然一顿,差点一口气就没有呼吸上来了。

    而这个时候她早早就已经站在身为收银员的步川小姐的面前了。

    因为枫桦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身上没有挪开一分一毫,心里有鬼的步川小姐当然被这种直白的注视给看得分外不舒服,特别是人家的眼神还是这么得黏黏糊糊、总觉得里面藏着很多让人数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可是在这种情况之下,需要保持自己对客人保持服务周到的步川小姐又不能直接一句“你特么在瞅啥”臭骂过去不是么?

    最后也只能暗自咬牙切齿地忍住,保持微笑隐晦地提醒一句。

    “客人您这是怎么了?眼睛一眨不眨地一直盯着我看的……难道说我的脸上有什么脏东西存在着吗?”

    如果现在拥有读心术的人在这里听到这些话,肯定可以听得到保持微笑的步川小姐其实正在心里疯狂地吐槽“看什么看!再看就把你眼睛给挖出来直接卖掉!”(如果真的能够卖得掉的话),真的是非常可怕的心声呢——然而枫桦却是对此完全一无所知,即便步川小姐已经特意这么说了,但她却依旧眯着眼睛像般笑面狐狸般继续盯着步川小姐看,那像是在开玩笑又像是认真的眼神,也不知道到底想从中看出什么来。

    “不不不,你的脸上可是什么脏东西都没有哦!只是……”

    一边轻轻挑起了秀美好看的眉头,枫桦一边格外有深意地慢慢说道着,而且话还没说完就直接拉长音节开始卖起关子了。

    只是什么呢?这个家伙终于要说出她和“月川”为什么长相会如此相似的问题来了嘛?一直等待着这个时候到来的步川小姐心念跟着微微一动,届时也没在心里吐槽枫桦老是盯着自己看的问题,全心全意地等着她接下来要说出来的话。

    “只是我感到有点意外呢……想不到能在这种平平无奇的便利店里面遇到像你这样子精致得像人偶一样的漂亮女孩子呢。”

    ???

    明明在嘴巴上明晃晃地说着“意外”,但是从枫桦那笑眯眯的狐狸脸上却是压根没有看出什么“意外”的情绪来,但是现在的重点并不是这个——所以说,这特么到底是什么样的骚操作啊?没有等到自己想象中的问话、甚至还毫无任何防备地听到这种摆明就是调戏自己的话语俩,步川小姐差点没有被噎得半死!在惊愕了半响之后才堪堪恢复自己的控制力,她只觉得自己今天怕是遇上了一个假的枫桦哦。

    #枫桦:我心对月川,月川对臭水沟#

    ——传说中的北野降智法?

    #北野柚子:阿嚏!(擦鼻子)我感觉仿佛有人在背后偷偷说我帅#

    如果这不是假的枫桦,那为什么都到这个时候了她还不向步川小姐发出疑问来啊?而且竟然还发出了这种莫名其妙的搭讪宣言……真的是绝了哦,枫桦你到底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凑不要脸的家伙了啊?

    毕竟之前实在是被吓到了,所以一时没有注意地步川小姐也确实把自己本来藏在心里面的意外给无意地暴露出了一些来。

    而枫桦从一开始就一直眼睛不眨一下地关注着她,当然是将其全部收入眼底。

    只是没有在意而已,毕竟任谁看到一个过来关顾的“陌生人”突然之间过来进行搭讪、而且还说出了这么奇怪的话语俩,都会感觉到莫名其妙的吧?估计是因为之前有了先入为主的“双胞胎”想法存在,再加上现在看见步川小姐刚才那意外到有点呆萌模样,枫桦在心里无奈地笑了一声,果然“妹妹酱”不是月川啊……就算两人地长相有着惊人的相似程度,但是在性格上却是根本不一样不是么?

    反正如果是那在魑魅里行为做事一直都完美到滴水不漏的月川,肯定不会将这份“惊讶”给直接展露到脸上来的。

    不过完全一致的相同点当然还是存在着的。

    ——无论是眼前的“妹妹酱”还是魑魅的“月川”,诚然都让枫桦忍不住自己那想要故意调戏一下的恶趣味。

    既然在魑魅的时候一直没有办法成功地调戏月川,那么现在枫桦在这类调戏她这可爱的妹妹总行了吧?也正如她所想象的一样,个性如此温和暖洋洋的“妹妹酱”可完全不像那个淡漠高冷的月川一样对“调戏”根本没有多少反应。

    起码刚才那吃惊的样子十分可爱不是么?

    ——枫桦诚然在自己的心里面发出了十分奇怪的宣言,要是被步川小姐知道之后指不定会多想直接大骂MMP呢。

    “顺便一提,我可不是什么奇怪的人哦。”明明刚才在心里都想了那么糟糕的东西了、枫桦这个家伙竟然还在这是如此不要碧莲地说自己其实是一个正直之人,而且不仅如此,她一边说着这话的时候还一边把自己那笑得很标准的脸给稍微与步川小姐拉近了一些,那笑眯眯地模样仿佛正在无声地说着“像我这样子妖娆而又漂亮的完美女性,会是那种目的不纯的奇怪之人吗”一样。

    呵呵呵,真是让人窒息呢。

    虽然不知道枫桦抱着的目的到底是什么,但是步川小姐那敏锐的第六感已经告诉她,肯定不会是什么好事情的。

    “所以……”趁着步川小姐偷偷翻着白眼吐槽这些的时候,枫桦诚然恶趣味再次打开,又说出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来了,“作为如此美丽漂亮的小姐,您是否能赏个脸和我一起去约个会什么的呢?”

    这种处于十八线挣扎中的辣鸡公关才会说出来的台词,竟然从身为知名公关的枫桦的嘴里面忽然蹦出来……

    妈耶,这种违和感未免也太强了一点吧!

    反正处于这个话题中心的步川小姐感觉自己真的快要就此窒息了——当然,肯定是贬义上的“窒息”啊!她刚才都听到了什么啊?约会?枫桦特么是认真的吗?真的不是脑袋里面发了洪水吗?看到一个和你死对头长相完全一模一样的人在这里,心里面一点怀疑都没有暂且先放着不说,想不到竟然还逮住人家哗哗就是一顿猛夸、夸完人家精致可爱之后甚至还说出要一起去约会的鬼话来?

    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与其说自己还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存在着,步川小姐反而还觉得眼前的这个家伙才是枫桦的“双胞胎妹妹”吧!

    枫桦才是真正拥有双胞胎的人吧!

    当然的事情,步川小姐其实也知道这个想法是完全不可能的——毕竟现在枫桦穿的可是在魑魅接待客人时才会穿着的“工作服”,已经从侧面上证明了她就是步川小姐记忆里面的那个“枫桦”不是么?

    只是枫桦如此诡异地表现地区也让人摸不着头脑,说不定是她昨天洗澡的时候不小心在浴室里滑倒摔到了脑袋呢。

    抱歉,此时也只有这种可能性可以解释了。

    “实在是万分抱歉,客人……我现在可是正在工作当中哦?”

    既然不知道为什么枫桦脑袋抽风完全没有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月川”来,那么步川小姐也没有办法,只好顺着这个梯子慢慢地往下爬了——理所当然地利用起系统控制的“收银员模式”,让自己在枫桦面前表现出和“月川”完全不一样的印象来,步川小姐脸上的笑容温柔得简直要掐出水来了:“还有,客人您不是过来买东西吗?需要什么样的东西呢?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帮您找一下哦。”

    如此毫不掩饰的善意与温暖突然扑面而来,的确是会让毫无准备的人只觉得自己要活生生地融化在这股暖意里面了。

    #↑请不要说得步川小姐像是在吃人一样#

    ——请你也不要做出这种步川小姐像是在吃人一样的联想。

    被步川小姐这样子纯粹而又璀璨的笑容弄得再一次心跳加速起来,看得有点发愣的枫桦再次连忙伸手捂住了自己那不受控制开始乱跳起来的心窝,哭笑不得在心里暗自念叨真不愧是两姐妹呢!

    就算性格完全不一样,但特么是同样一个尿性啊!

    用着自己那巧夺天工的精致面容,然后内心却毫无自觉地动不动就对别人展现出属于自己的独特魅力来。

    本来枫桦是故意靠自己魅力来撩拨人家的,但是从现在这个情况看来,特么不是她被“妹妹酱”给反撩成功了吗?“妹妹酱”一点都没有被自己撩到不说,反而是枫桦她自己被人家给撩得那叫一个不要不要的!心脏都控制不住跳动了好几次啦!而且话说回来,其中最让枫桦忍不住想要哑然失笑的事情是……刚才“妹妹酱”的那番发言,绝对是在委婉地拒绝掉了自己对吧?

    真是意外得让人心痛哦!

    虽然说枫桦也不是真心想要和步川小姐去约会什么的,毕竟她下午的的事件也早早地就被其他客人给预约霸占掉了——但是突然之间就这么被拒绝掉了,即便“妹妹酱”的说辞是如此得委婉,但诚然也让对自己魅力十分有信心的枫桦感觉自己的心脏有点痛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