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二十八章、枫桦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②

    只要不懈努力地死命挣扎着,说不定就能像老板大人那样用“双胞胎妹妹”这样子的蹩脚理由给忽悠过去不是么?

    #枫桦:我就笑笑不说话#

    不过现在需要忽悠的对象是性格如此捉摸不定、还难以猜透心思究竟在想些什么的狐狸精枫桦,也不知道人家会不会相信她这些用来忽悠的说辞呢……然而即便在心里已经忧心忡忡到了极点,但步川小姐却依旧很有自持力地没有将其展现出来,要不然就真的要凉了。

    总之——

    在这个时候当然就只能死命地装傻下去啊!装不认识啊!她特么真的不认识你啊!你到底是何方神圣啊!

    不要一边笑得这么奇怪一边死盯着她看不放啊!

    反正说到底,穿着一身精致西装应该处于“工作”之中的枫桦本身就不应该在这个地处偏僻的便利店里出现啊!没看见她那华丽妖娆的身姿诚然和周围那廉价而又平民的环境(老板娘:???)完全格格不入吗?没看到店门外路过的那些无知路人看到枫桦的背影之后都是纷纷露出一脸的惊疑吗?就连步川小姐本人看到枫桦这种风华绝代的模样,都诚然感觉自己仿佛正身处于魑魅之中啊!

    其中所产生出来的违和感简直要全体爆炸了!

    #老板娘:请稍等一下,我招你惹你了吗?为什么章章都要揪着我的便利店规模小、地处偏僻、环境廉价不放啊!#

    要知道步川小姐以前之所以会选择在这家便利店里工作、还毫不掩饰自身迤逦容貌地当一名普通收银员,就恰恰正是因为这个地方真的有点鸟不拉屎啊!不仅离自己所上课的学校稍微有一段距离,而且还距离那最为危险的夜店魑魅更是非常之遥远!

    因为地方偏僻而且商业开发规模也很小,周围当然就不可能会有什么比较出名的地方供人过来旅游啊约会啊之类的了。

    千万别说什么这里其实也能约会、毕竟附近还有一个喷池公园存在着什么的了。

    说是“公园”其实也只是在提起来的时候让人觉得好听点而已,别说这个“公园”面积并不怎么大,就连里面的环境设施也仅仅只能勉勉强强地算过得去啊!这样子平平无奇、没有什么看点的地方,那些普通的青年情侣都不一定会选择过来这个地方——顶多也就是那些住在附近稍微上了年纪的老夫老妻们腿脚不便不想走得太远,才会选择在这个普通的地方和老伴一起慢慢悠悠地漫步一场。

    普通的人都尚且不会随便选择在这种平淡的地方进行重要的约会,那就当然别提魑魅里的那些客人们了啊!

    对于她们来说,这样子的“约会”真的非常重要啊!

    会约自己最喜爱的公关一起出门约会的,一般都是自身拥有着不俗的金钱财力、亦或者在社会上身份和地位也都不错的客人,自然也就导致了她们的眼光也是很高,选择要和公关约会的地点毋庸置疑也肯定都是经过千挑万选的。

    做了那么多准备就是为了能和自己喜欢的公关度过一段浪漫而又完美的约会时光,所以又怎么可能看得上这种小地方呢?

    选中这里的概率几乎无限接近于“零”啊!

    而且就算是作为这次约会其中一方的公关她们自己,也不能越过客人自己先行决定最后约会的地点到底是在哪里,毕竟说到底“顾客就是上帝”不是么?正是之前早早就预想到了这些利于自己的情况,步川小姐压根就没有担心自己这么明显地暴露出容貌来会不会就此引来什么不得了的灾难……就比如会有同行的公关工作者正好路过了这家便利店,然后直接导致自己的马甲掉了个一干二净之类的。

    这种恐怖的事情怎么会发生呢?

    不可能的不可能的,说什么都是不可能的啊!

    当初刚刚在这里开始工作的步川小姐,就是如此迷之自信地确信自己肯定不会那么倒霉地遇上这种事情——然后直到今天枫桦来到这家便利店,步川小姐才猛然之间意识到,自己的运气或许真的有点差强人意吧?

    #↑何止是只是“差强人意”而已,作为非酋还想偷渡到欧洲吗?这才是不可能的,这一辈子都不可能的#

    ——最后只能靠偷电瓶车来维持生活?

    只是步川小姐虽然依赖着系统的职业模组一直都自称自己为“最完美的公关”,但是毕竟她从工作以来就没有和任何一个客人出去约会过,当然是不可能清楚在约会当中其实公关们还可以心照不宣地耍点小手段、以此来套路达成自己最终想要达成的目的……她们的确是不可以直接参与到决定约会地点是哪里没有错,但是她们难道还不能在此之前先委婉地透露自己其实对某某地方很感兴趣什么的吗?

    仅仅只需要稍微提及这么一句就已经足够了,客人们自然就会将其放在心上。

    之后在挑选约会地点地时候,她们也会不自觉地有点偏向于那个地方,让公关们可以直接暗暗地微笑着表示“真是计划通”。

    枫桦当然也是稍微利用了一下这个大家都明白的小手段(虽然还有步川小姐这个不约会的人一点也不知道),所以下午的“约会”她也就不需要担心自己会不会迟到什么的了,反正距离这家便利店其实也不算太远不是么?

    言归正传——

    对于这一点,步川小姐即便不大清楚其中的原理究竟是如何,但也微妙地觉得今天这事实在巧合地有点像是“阴谋”啊!

    怎么可能好死不死就和客人约会到了这附近,而且还真的走进这家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便利店里啊?太巧合了啦!仿佛就是在故意针对她一样!被残酷现实所腐蚀的步川小姐忍不住就开始在心里面充满怨念地碎碎念着……可是毕竟还是不知道枫桦其实在昨天晚上听到了自己和老板大人之间的秘密对话,所以步川小姐无论怎么恶意地揣测,却也没有道理真的认为人家是故意来这家便利店找她的。

    所以最后步川小姐也只能颇为残念地想着今天自己的运气可真是糟糕透顶,怎么就连枫桦这种人都被她给遇上了啊?

    真是流年不利啊!

    #枫桦:所以说我到底是那种人了?#

    反正步川小姐这个时候也只能努力保持脸上的微笑,却在心里面大骂MMP了——而枫桦并没有感应到自己正在被亲爱的“妹妹酱”臭骂当中,而是为了照顾自身形象般,习惯性地伸手撩了撩额前微卷的刘海。

    收敛起两人太过于相似而产生出来的多余情绪,枫桦眯了眯眼睛,重新在脸上扬起了自己那犹如招牌般的狐媚笑容。

    噫,那种古里古怪的感觉又出现了……

    步川小姐瞬间感觉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因为枫桦的奇怪笑容而全体竖立起来了,暗道这个臭狐狸到底抽的是哪门子的疯啊!为什么看到和“月川”如此相似的她一点震撼地感觉都没有,反而还变得这么奇奇怪怪啊?算她求求你了,能不能在这个时候给点比较正常的反应啊!要不然步川小姐怎么迎合你的表演开始忽悠**啊——如果自己直接抢先说明的话,不就是自己暴露了自己吗?

    只有枫桦先开口说那些表示震撼的话语,步川小姐才能理所当然地接下去,说出“双胞胎姐妹”的说辞啊!

    然而人家却完全不按套路出牌。

    不得不说,如果是普通人被枫桦如此刻意勾引人的笑容突然这么电上一下的话,想必就要直接被迷得神魂颠倒、不知今夕是何年吧?只是现在被勾引的对象是我们亲爱的步川大魔王,从来就没有“人心”这种东西。

    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起到暂且不说,反而还让人家步川小姐觉得枫桦一个晚上不见,好像变得更加智障起来了呢。

    要不然怎么会笑得这么黏黏糊糊的?

    因为之前在魑魅工作的时候,其实也看到过不少次枫桦这样子着实有点奇怪的笑容,所以步川小姐虽然不清楚但其实也大约有点意识到了,这种笑容好像大多数会在枫桦面对自己客人的时候才会出现的……想来应该和步川小姐面对魑魅客人时一直都维持着的淡雅笑容是同样的道理吧?可是现在对便利店里面的她露出这种笑容,枫桦又特么是几个意思呢?说好的震惊到底在哪里啊!

    看到枫桦这一系列不符合逻辑的怪异表现,觉得事情诚然已经脱离自己掌控的步川小姐心里简直难受得要死。

    ——毕竟在当事人里面只有自己一个人如此惊讶就好像她是个笨蛋一样。

    在步川小姐怀疑到底是枫桦眼睛聋了没有看到自己的容貌、还是自己耳朵瞎了没有听到她那充满震惊的发言,反正还站在门口眯眯的枫桦心里面却是倍感无奈,脸上那故意想要勾引人的狐媚笑容也因此而暗暗地收敛了些许。

    该说不愧是姐妹俩吗?

    想不到竟然毫不例外地都对她这种类型的美人一点兴趣都没有……还是说她的魅力在无形之间其实下降了不少?

    她可是刻意用自己的魅力想要勾引“妹妹酱”对自己青睐有加的好嘛?然而世界上总是有那么一些事情不会轻易地如你所愿,亲爱的妹妹酱别说有被她勾引到有些心猿意马起来,人家摆明就是根本不为她的勾人媚态所动啊!被这残酷的现实给强烈地打击到,枫桦心里面就别提到底有多么难受了——预料之前早就想到了有这种可能性,但是在理智可以接受、在情感上却完全不能啊!

    即便可以说是人家姐妹俩口味十分相似,妹妹酱可能和姐姐月川一样对枫桦的风华绝代并不感冒。

    但是……

    不知为何这个时候枫桦就忍不住回想起不久之前在学校里面,自己所教导的学生当中好像也有一个和“妹妹酱”年纪相仿的女学生也是如此,对她那完全可以男女通吃的惊人魅力一点反应都没有?

    好吧,虽然说那个学生是一个不良少女。

    而且和普通的不良有点不一样,浑身的气息不仅阴暗还十分排斥外人,诚然不是那种会懂得欣赏别人美好之处的家伙呢。

    可是即便如此,枫桦在当时也忍不住稍微有点怀疑起自己的魅力是不是有点退步了,直到晚上到魑魅里工作面对那些一如既往地对自己表示疯狂迷恋的客人们,她才因此而恢复了原本爆棚的自信心——然而现在亲爱的“妹妹酱”笑容依旧美丽温暖,竟然也是对她的刻意勾引完全没有产生一丝一毫的动摇,当然让有点受到打击的枫桦再一次陷入了怀疑自己起来的悲惨地步之中。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某种神奇的巧合?

    身为自己学生的那位不良少女和此时眼前的“妹妹酱”一样,都拥有着一头稀有漂亮而又柔顺的黑色长发……

    但是对此也就是习惯性地稍微联想一下而已,枫桦并没有将这截然不同的两个人直接联系在一起,毕竟“妹妹酱”温暖得如同天上的太阳、那个不良少女就好像地上的一滩冰冷而又死寂的死水,相差如此之大怎么可能会是同一个人呢?

    如果真要说八竿子打不着一边的她们是一个人的话,那枫桦还宁愿更加相信“妹妹酱”和“月川”是一个人的说法呢。

    #↑抱歉,你说的这三个人真的都是同一个人#

    已经不再去多想什么无关紧要的事情了,枫桦满脑子想着要和眼前的“妹妹酱”搞好关系然后在将来好吓月川一大跳崩掉她脸上的面具,在这个时候诚然是想要使出自己的浑身解数了,她一步一步地慢慢靠近了收银柜后面的步川小姐——随着两人之间的距离靠得越近,枫桦就明显越发觉得惊讶起来了,毕竟能够保持阳光温暖一面的步川小姐真的让人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地想要一直这么注视下去。

    因为脑袋里根本无法抑制地把月川代入到眼前的“妹妹酱”之上,枫桦意外之间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有点失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