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二十七章、枫桦可能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①

    要知道在肉休日陪客人一起约会,可是和在魑魅里工作时的模式完全不一样,就算两者一样都是所谓的“工作”。

    毕竟好歹也算是“约会”不是么?

    就算不是那种正正经经的约会(等等,不正经的约会是什么啊?),但公关也不能随随便便地中途离场去陪伴其他的客人,而且“约会”本身所需要花费的时间就已经很长了,再加上在“约会”中也不可能让自己派阀里的成员过来(她们也不一定有空啊)替自己缓和住没有自己陪伴着的客人、好让自己去忙碌其他的事情——所以整整一个早上的时间就算再怎么多,也不能让枫桦陪很多的客人吧?

    就按照今天这个例子来说。

    虽然六点钟就已经起床去“工作”了,但枫桦一前一后地陪伴完两个客人的约会,诚然就花完了自己早上所有的时间了。

    早上工作时间段里的第一个客人是陪伴着一起吃完悠闲温馨的早餐,然后便去往著名的游乐地点一边逛着一边玩着一直到约会时间的结束,之后就来到提前约定好的地方和另外一个等待许久的客人完成所谓的“交接”。

    于此,枫桦接下来的时间当然就完全属于那个客人了,一直陪伴这个客人吃完浪漫的午餐之后才能够结束这上午时间段的“工作”。

    至于下午的时间?

    毫无疑问,当然也是被那些客人给提前预约好了,算是彻底被霸占了个干净吧……和那些普通的上班族不同,公关的休息日反而比平时还要更加繁忙许多,倒不如说她们根本就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所谓“休息日”吧?

    不过幸亏在上午“工作”结束之后的一段时间里面,枫桦还是拥有不少的个人时间可以趁机休息一会儿的。

    反正只要下午两点的约会不迟到,她之前想要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

    正是靠着这段不需要和客人一起去约会、让自己诚然能够随心所欲一些的休息时间里,枫桦才会有这个机会来到这家“据说”(老板大人所说)有月川的“双胞胎妹妹”正在工作(完全不存在的)的神奇便利店——因为之前上午结束“工作”的地方距离这里实在有点远,所以枫桦也只能在一点半的时候堪堪赶到,不过幸亏下午的约会地方却是离这里不太远,她也就不至于会沦落到“约会迟到”的糟糕地步了。

    毕竟穿着一身精致女式西装的枫桦太过于漂亮诱人了,她一路上来到这里,也不知道吸引了多少无知路人撞上电线杆。

    该说不愧是魑魅no.2(前no.1)的实力么?

    #枫桦:可不可以不要再强调“前no.1”了嘛?能不扎铁了么老心?#

    如此风华绝代、花枝招展的枫桦所拥有的惊人魅力绝对是能够男女通吃的那种,能让男性蠢蠢欲动,同时也能够让相同性别的女性不自觉地怦然心动——你瞧她在学校里当体育老师的时候,不就是把那些小姑娘迷惑得神魂颠倒了吗?

    想来如果不是枫桦穿着这身西装时身上的气场意外得很有压迫力,恐怕不知道在路途中会多少人上前搭讪了呢。

    不过就算真的有人敢上来搭讪,恐怕外表笑眯眯心里却格外心高气傲的枫桦也不会随意理会的吧?

    如果对方是女孩子的话那其实还算好,枫桦本着“女孩子都是可爱的”信条,说不定心情好点就会随意地聊上那么两句不是么?但如果过来搭讪的人是男性的话……呵呵呵,没有直接给人家甩脸色过去已经算是她非常有礼貌了好嘛?你可完全不能指望一个在魑魅工作这么久的“女公关”会对男性会抱有多么好的态度……毕竟在她们的角度看来,所有的男性都很有几率会和自己抢客人。

    总之无视周围无知路人投向自己的惊艳目光,枫桦想着之前记在脑袋里的路线,终于还是来慢慢地来到了这家便利店门口。

    ——可算是到了么?

    看着这家便利店招牌上的字,枫桦忍不住就轻轻笑了起来,本来就光彩夺目的面容在此时竟是显得更加迷人……其实也怪不得她现在控制不住笑意,毕竟不出意外的话,里面就存在着一个长得和“月川”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妹妹”不是么?

    要知道她可是从不小心在换衣间听到那个“秘密”的昨天晚上开始,就一直抱着期待终于等到了如今这个时候。

    真是十分期待“妹妹酱”是什么性格啊……

    这个时候枫桦也完全不怀疑自己是不是来错地方了,毕竟昨天她可是特意为了今天这个时候而做了不少的“功课”呢!枫桦知道这附近其实算是一个比较偏僻的地方,周围方圆几百米也就仅仅只有这么一家便利店存在而已,没有道理会来错地方地——如果真的不是这家便利店的话,那么也只能说是昨天晚上老板大人不小心把便利店的地址给说错了,跟认真对此做完“功课”的枫桦一点关系也没有呢。

    #↑真是蜜汁自信#

    反正完全没有去在意路上那些竟然忍不住驻足看着自己容貌发呆起来的无知路人们,对自身魅力拥有绝对自信的枫桦眯了眯狐狸似的金色丹凤眼,在脸上挂起了犹如招牌一样地深意笑容,轻轻地走进了便利店里面。

    如果把人家好不容易相认下来的“宝贝妹妹”给勾引走了,月川知道之后脸上的肯定会很有趣的吧?

    想到这美妙的一点,枫桦诚然将自己身上的魅力更加淋漓精致地展现出来。

    才刚随着那因为人体靠近而自动开启的玻璃门一脚跨进店门口里,枫桦就毫无防备地直接听到了那一声让人只觉得四月春风忽而迎面而来的“欢迎光临”声——在听到那声音的一瞬间里面,枫桦的确是下意识地就猛然愣住了,不止脚上本来继续行走的步伐直接十分突兀地停止了下来,就连她脸上那刻意加深笑意欲要晃人眼球的迷人笑容也是这个时候就像是石化了一样,诚然变得僵硬了不少。

    天惹噜,真是绝了哦!

    这样子基本相同的声线真的不是“月川”本人发出来的吗?

    如果不是早就知道在便利店里面工作着的员工是月川的“双胞胎妹妹”,一切不可思议的事情都皆有可能,要不然枫桦还真的就以为是月川本人突然之间脑袋被门板给夹坏掉了、才会发出这种声音来!

    要不然月川这个整天戴着淡雅面具伪装自己的禁欲家伙,怎么可能会用这种温柔到差点让人直接酥掉骨头的声音说话啊?

    ——而且说话地对象还是魑魅里一直身为她死对头的“枫桦”啊!

    emmmm……在这种时候,枫桦也只能是无力地感慨一句不愧是传说中“双胞胎”吧?只是能相似到这种地步上的双胞胎还真是罕见呢!虽然枫桦工作了这么久的事件也遇到过不少的双胞胎姐妹啊兄弟啊什么的,但是真的压根就没有见过这种容貌完全一模一样、就连两者的声音也能相似到以假乱真的地步啊!要不是心里百分百地确信高冷如月川是绝对不可能会有这么温柔地时候,估计一不小心还真的能让人以为就是月川本人在说话吧?

    就算世界要到被大魔王给毁灭的时候了,月川也绝对不可能用这种简直要掐出水来的温柔语气和别人说话的!

    更何况对象还是她了!

    ——很有自知之明的枫桦就是如此信誓旦旦地确信着的。

    因为毕竟从昨天起就一直想着要看“妹妹酱”和月川是否有些许不同之处,所以枫桦在怀疑人生怀疑世界了几秒之后很快就回过神来,如鹰一般的眼神直接扫去,格外炯炯有神地看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来。

    然后看到这位亲爱的“妹妹酱”竟然用着和月川一模一样的容貌、毫无保留将灿烂笑容展露出来,枫桦顿感一阵窒息。

    甚至就连全身的寒毛全都因此而直接竖立起来了好嘛!

    不仅仅是像别人那样因为这完美的笑靥太过于美丽而被瞬间惊艳到无法呼吸,枫桦同时也是被这笑容给吓到一口气突然呼吸不上来好吧!正是因为几乎每个晚上都在魑魅里和月川一起工作、实在是太过于熟悉月川的行事作风了,现在毫无任何心理准备的枫桦突然之间看到另外一个“月川”竟然毫无违和感地表现出与魑魅工作时完全截然不同的一面,特么是个人都要被吓得够呛好吧?

    就算那样子的笑容真的非常得好看,但无论是去过魑魅的哪一个人看到这一幕,都不会比枫桦表现得要好一点啊!

    要知道就连老板大人那个面瘫脸也差点因此而破裂过呢!

    不过话说回来了,“妹妹酱”和“月川”真的是长得完全一毛一样啊!除了人家妹妹酱的发色和瞳色都是十分罕见的黑颜色,以及两人之间地性格也有着极为强烈的反差以外,真的简直如同另外一个“月川”呢。

    #↑恕我直言,本来就是同一个人#

    如果“妹妹酱”突然心血来潮去把头发给染了色戴上蓝色的美瞳、再像月川那样装一下高冷样,就绝对没有人可以分辨得出来吧?

    暂且先不说枫桦这个时候像狐狸般的金色丹凤眼正一眨不眨地直勾勾盯着步川小姐的脸看、心里面还是如何惊讶地感慨着造物主的神奇之处,反正站在收银柜后面的步川小姐说完欢迎词注意到从门外走进来的人竟然是自己的死对头枫桦之后,差一点就没有直接保持着如此完美地笑容瞬间猝死掉……emmmm她这个时候能大喊一句mmp吗?顺便一提,她能掐一下脸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梦吗?

    为什么枫桦这个家伙会来这家便利店啊!休息日不是还要和客人去约会的嘛!为什么你现在看起来这么得闲啊!

    ——步川小姐诚然在心里呈现出了一大片的呐喊状。

    此时此刻的枫桦精神奕奕正常睁着眼睛,完全不像是在学校里当体育老师时那样的慵懒怠惰,而脸上并非只是化了些许让自己精气神更足一点的淡妆,反而用十分完美的妆容在极力勾画出那妩媚的一眉一眼。

    绝对是在魑魅时的工作状态吧?

    证明枫桦在今天这次休息日里面也的确是需要去和客人约会的,可是怎么就有时间到这种犄角旮旯的地方来啊?

    #老板娘:店开在犄角旮旯的地方还真是对不起啊!#

    而且也不知道是不是步川小姐因为惊吓过度而产生的错觉,她好像感觉今天出现在便利店的枫桦和平时在魑魅里面对自己时,有那么一点不一样啊?那种刻意被加深许多的媚笑、如同狐狸一般被笑弯的金色丹凤眼以及那格外婀娜多姿的美态,怎么看怎么让步川小姐总感觉哪里怪怪的……噢噢,对了对了,好像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枫桦也曾经用这种奇怪的姿态面对在魑魅里工作时的自己?

    只不过维持这种奇怪模样的时间并不长,再过了一段时间之后好像发现自己在做无用功一样,就又变回了寻常的模样。

    #↑突然心疼枫桦#

    总之要是在这种时刻步川小姐还认不出人家就是死对头枫桦的话,那根本就不是“她助听器没戴看不见”的程度了吧?也真是幸亏“收银员模式”虽然的确弱于“公关模式”不少没有错,但是控制面部表情的能力却一直都是平分秋色的。

    #毕竟完全不想笑还要保持完美的笑容,不厉害就怪了呢#

    所以即便心里惊悚到这个地步,步川小姐脸上却依旧还是那样子的温暖笑颜,就连一点改变都没有呢。

    将内心所有波涛汹涌的震撼全部都掩盖在差点僵硬住的笑容之下,步川小姐心里面一直苦苦地告诫自己一定要冷静!绝对要冷静啊——虽然说这种危机情况之下她已经觉得自己的尸体差不多要凉透了,但是她还是感觉自己可以再挣扎一下的啊!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