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二十二章、喂食之事①

    这个里面装着大盒子的袋子说实话提起来还是有点分量的,但是一路从自己家走到这间便利店所需要的时间也不需要太久时间。

    要是距离太远的话,班长大人也不会经常选择在这家店里买漫画了不是么?

    不过这个时候随之也回想起自己刚才提着袋子出门前所发生的事情,班长大人就感觉自己的脑壳子实在疼得有点厉害,不得不重重地暗叹了一口气呢……今天一大早就已经起床的班长大人带着少女心满满的粉红气息在厨房里开开心心地做完了极为精致的料理,然后拿来一个花纹非常漂亮的盒子将其小心翼翼地放置在了里面、再用一个可爱的袋子格外细心地装起来的时候,她的父亲在旁边用一种十分刺人的眼神看着她呢。

    她亲爱的爸爸是不是误会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呢?

    如此深邃几乎要戳到心脏里的幽怨眼神,怕不是怀疑她在不知道什么时候瞒着家里人交了一个男朋友吧?

    虽然班长大人已经无奈地好好说明了“只是带出去想让好朋友尝一下自己刚刚学会的新料理而已”,但是看父亲那“哦,你就瞎扯淡吧,我可是什么话都没有说呢”的冷酷模样,摆明就不会相信这番说辞吧?

    可是她真的没有啊!

    她从哪里找到这样子的一个“男朋友”啊!

    倒不如说班长大人就算真的想找一个对象来大肆秀恩爱,那也要看身为自己心仪对象的步川小姐对自己的告白接受不接受吧?别说班长大人到底有没有那个勇气真的把自己的心思全部说出来,说不定还没有等她来得及说出口,就直接被完全不懂少女心的步川小姐给误会成了什么比较麻烦的事情,瞬间直截了当地全盘拒绝掉……惊了哦,光是稍微想象一下那副场景班长大人就觉得自己心痛到都快要无法呼吸了。

    果然这种事情还是不要太急好了,特别自己的心仪对象还是这种根本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奇葩之人。

    #步川?注孤生?小姐:哈?你说什么?#

    然而身为班长大人的监护人的铃木警官当然不知道自己女儿那酸酸甜甜的少女心思,满心思地认为自己的猜测肯定是对的——从之前在调查案件时所展现出来的惊人脑洞可以知道,他的脑洞诚然已经大到可以塞下一整头鲸鱼在里面来回游泳了!

    从上周日开始他的女儿就很不对劲啊!

    突然之间在周日起了一个打造开始在厨房制作起料理,而且做出来的精致料理竟然还不是给身为父亲的他吃的!

    #↑所以“不给你吃”才是重点?#

    虽然那个时候对家里人的说辞也是“带给好朋友尝尝看”,但是你觉得铃木警官会相信这种鬼话吗?他的女儿究竟什么时候突然之间有了这种亲密无间、甚至关系好到可以拿着自己亲手制作的料理一路送到人家嘴边吃的“好朋友”啊?怕不是那说法就是一个幌子,送给自己“男朋友”吃才是真的哦!而且就算真的只是送给朋友,但是就送那么一次已经完全足够证明她们那坚固无比的友情了吧?

    #步川小姐:友情?坚固无比?真是太天真了,只有用“钱”构筑的关系才是最牢不可破的好嘛#

    ——终于出现了!步川小姐那厚颜无耻的可怕发言!

    所以说仅仅只是朋友关系的话,为什么今天的这个周日还要喜滋滋地亲手做着料理给人家送一次啊!哎哟喂,看看自己女儿那完全乐此不疲的节奏,怕不是之后的每个周日都要亲手做料理给人家送一遍吧?

    还敢说对方不是自己的男朋友吗?

    要不是今天自己还有任务在身上,铃木警官是真的想直接就此尾随在自己女儿后面,看看究竟是哪个臭小子干的好事!

    ……

    对于自己父亲那越来越恐怖的脑洞班长大人真的完全一无所知,虽然她也明白父亲有时候会一些和常人不同的异想天开的想法,但毕竟是没有亲眼见识到他那“光靠着自身脑补就能车垫破案”的超级本领!所以这个时候班长大人也只是十分单纯想着自己的父亲不要误会得太过分了(然而已经脑补得很过分了),也根本就没想到过自己的父亲竟然已经有了“尾随女儿寻找到罪魁祸首”的犯罪想法!

    #铃木警官:关心女儿到底有什么错!我没有犯罪!我不是想尾随啊!我只是在履行我身为一个父亲的职责而已!#

    ——每个被警方逮捕的变态都是这么说的哦。

    此时的班长大人就这么站在距离便利店门口不远的地方,明明步川小姐就在店里面正等着自己(啊?做梦吧?),然而却不知道究竟为什么,她并没有直接提着手中这个装着大方盒子的袋子进去找步川小姐。

    反而像是在意外间看到了什么令人在意的东西一样,班长大人站在原地没动,稍微有点困惑地微皱起了自己的眉头。

    那个人是谁?

    怎么总觉得稍微有点眼熟?

    因为班长大人提着大袋子就快要走到这里之时,正好是那个小圆脸少女买完自己那心爱的百合姬顺拐着走出门的时刻,于是自然而然如同命运一般的事情,班长大人直接在大老远的地方就看到人家那从便利店里同手同脚地走出来的诡异模样……不过还没有来得及看清楚这个小圆脸少女这幅姿态到底是在干什么,就看见她忽然之间像是开启了什么不得了的开关一样,直接两腿啪嗒啪嗒地快速迈动,格外迅猛一路跑走了。

    于是就只留下了一个背影给完全不明所以的班长大人。

    ——然而就算没有看到人家的正颜,但是她却依然对这个背影有着莫名其妙的熟悉感,老是觉得好像哪里见过。

    但是那个一出门就直接一路跑走的小圆脸少女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插曲而已,就算班长大人对人家再怎么感到眼熟也无妨,压根就不会将其太过于放在心上,硬要形容一下的话也仅仅只能算是“稍微有点在意”的这种程度而已吧?

    很快就意识到步川小姐现在就在便利店里面等着自己(都说了是做梦),班长大人就完全按捺不住雀跃地走了进去。

    “欢迎光临!”

    随着自动开启的玻璃门打开之后跨进店里面,不出意外就直接听到了步川小姐那和平时慵懒的声线截然不同的温柔声音正在轻轻述说着欢迎自己,班长大人顿时听得一阵心悸,瞬间感觉自己的小心脏都要被化掉了一大半啊……不仅有那温柔的声音正在欢迎着,而且还有那让人只感觉如沐春风的完美笑靥如此毫无保留地展现给自己,班长大人别说胸口间的心脏都要直接跳出来,甚至就连脚也都跟着软了一下。

    简直就像是在做梦一样啊!

    而且不得不说,这样子步川小姐果然让人招架不住啊!就算上次周日班长大人已经见识过一次了,但是还是好令人窒息!

    万幸的是步川小姐仅仅只有在便利店工作里的时候才会展露出如此温柔的一面,要是在学校里也是这样的话,emmmm……什么都不要说了,现在的一个个都是不得了的颜控,班长大人的“情敌”肯定是要瞬间爆增的!

    ——如果再稍微夸张一点的话,说不定班长大人就要因为和步川小姐关系不错而与全校的人员为敌。

    #全校学生:你的脑洞我们觉得很OK#

    不过班长大人知道这个美好的“梦”终究还是会有醒来的时候。

    听到铃声习惯性地喊完了“欢迎光临”之后发现从事在门口的人竟然是认识自己的班长大人,步川小姐那如同阳光般灿烂的笑脸直接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格外迅速地就此冷漠了下来……因为这个时间点里面便利店里根本就灭有其他客人在,而唯一地老板娘此时也滞留在仓库里面不到关键的时刻是不会上来地,所以步川小姐此刻才会如此毫不在意地在班长大人面前回归自己那恶劣的本性。

    步川小姐那在一眨眼之间就变得臭的不能再臭的脸色,就仿佛在无声地嫌弃班长大人“你怎么又来了”一样。

    ——而且班长大人绝对没有听错,步川小姐甚至还十分明显地啧嘴了一声。

    不过被这么两极分化严重地恶劣对待早就不是第一次了,所以班长大人对这哭笑不得的一幕诚然是早已习惯了,直接无视了步川小姐那浑身上下散发出的“不欢迎”气息,提着大袋子靠近了收银台这边。

    “啊,对了,刚才那个女孩子是过来买东西的吗?”

    此时正好想起了门口那个令自己有些在意的小圆脸少女,班长大人心里面想着也许可以稍微问一下步川小姐相应的情况,便一边将自己那还是有点扶分量的袋子给轻轻放置在了柜台上面,一边又状似无意地随口问了起来。

    “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她好像十分眼熟的样子呢。”

    从班长大人露出手里面装着巨大方形盒子的袋子开始,步川小姐的眼睛就诚然有些不自觉地直勾勾看着这个袋子被放到了自己面前。与此同时,她那格外敏锐的鼻子当然也是很快闻到了从袋子里面幽幽传出来的一种十分好闻的香甜味道……唔,拥有这么好闻的味道就表示这一定很好吃的吧?而这是步川小姐当然也是清楚人家班长大人并不是闲着无聊过来看自己笑话的,反而是专门给自己送吃的东西的。

    顿时之间原本十分恶劣的态度也是逐渐变得缓和了些许,起码步川小姐现在也没有像刚开始那样排斥班长大人了。

    #↑果然要从“吃”入手啊#

    然后这个时候正好听到班长大人如粗问自己,步川小姐何等得心如明镜,也明白她这些话的言外之意就是在询问自己有没有和她一样对小圆脸少女有这种神奇的“熟悉感”,便直接地耸了耸肩头直白地回答了。

    “我可不认识,人家只不过是过来买了一本杂志而已。”

    毕竟那个小圆脸少女好像对自己的特殊爱好感到十分害羞的样子,所以步川小姐意外也没有直接说她买的其实是《百合姬》。

    #这莫非就是传说中的魔王的怜悯?#

    既然步川小姐都已经这么说了,想来应该也仅仅只有自己一个人拥有这种感觉了吧?于是班长大人这时也就不再去在意那个让自己感到好奇的背影了,毕竟那突如其来的“熟悉感”有可能只是自己的一种错觉而已啊……然后想起了自己此次前来是准备了一份“大礼”想要给步川小姐投食的,班长大人便完全不卖关子地从袋子里面取出了那个方方正正的漂亮大盒子,轻轻地将上面的盖子给打了开来。

    顿时之间盒子里掩盖着的那股香香甜甜的气味便直接扑鼻而来,惹得早餐根本没吃饱的步川小姐差点没有流出口水来。

    下意识就忍不住吸了吸。

    ——唔,真是幸好,她并没有那么丢脸地直接流出口水来啊。

    然后小心翼翼地从这个漂亮的方形盒子里面取出了一个格外精致的烤蛋糕,班长大人扬起了好看的笑颜,带着一点小小的坏心眼故意对步川小姐明知故问道:“我今天特意烤了一整个蛋糕带过来哦,步川你要吃吃看吗?”绝了哦!这特么还需要问出来吗?步川小姐如此穷胸极饿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说出“我不要吃”的话来啊?如此美妙的食物就这么摆在自己面前而且还完全不用收费,不吃肯定会遭到天谴的好嘛!

    虽然大早上就吃蛋糕说不定会直接腻死人,但是步川小姐果断还是就此抛弃掉了自己所有的理智和节操,直接毫不犹豫地点了点。

    “我要吃。”

    ——如此严肃正经的模样根本不像是准备开始吃东西,反正更像是要直接上战场打战了好嘛?

    #步川小姐:鲁迅说过,饭场如战场#

    #鲁迅:不,我根本就没有说过这样子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