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一十一章、你怕是在编段子③

    一?????G?Ovm?g W?Y`???\???W?_?v`? P?0?r???y?v??}?????同步川小姐所猜想的一样,被刺激到神经的北野柚子根本就没有任何智商可言,直接拍案信誓旦旦地进行宣言了。

    “我就是能背出来啊!”面对上步川小姐那双仿佛能透析心灵的湛蓝色眼眸,而其内那点点的趣意更是恼人得很,北野柚子的脑子里不知为何就有一股子热血直接翻涌了上来,冲破了理智的桎梏,竟然如此突兀地就下了这种摆明就是自己为难自己的决定来,“如果……我只是在说如果!如果我一个小时之后不能全部背出来的话,那我就把之后一个月的零花钱全部都奉献给你!全部都在这里用来点酒!”

    此等没脑筋的话一说出口,北野柚子瞬间就有一股“后悔”的情绪油然而生,但是在这种情况下她却也无法怯步了。

    想必步川小姐也不能权当自己没听见的。

    不就仅仅只是几句破古诗词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啊?反正无论怎么样,北野柚子今天就是把它们背给你们看——她之前自行“作诗”明明很有大诗人水准(?),区区背诵而已,她不可能背不出来的!

    #↑一股傲气糊住了智商的典范,好孩子千万不要学啊#

    哎哟,这个笨蛋要把自己之后一个月的零花钱全部都用在点酒上面?这不是变相地增加她的业绩吗?真有这么好的事情?

    一向见钱眼开的步川小姐一听这种“壕气冲天”(?)的话,心里面的小算盘自然直接就打得各种啪啪作响,脑洞大开地想着自己从中到底能牟利到多少的钱财来……虽然北野柚子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没有错,但是她毕竟是能够在“樱女”上学的千金大小姐啊!樱女这种超级名门只有贵族才能上的学校,你见过哪个在这里上学的人会是平民的啊?每个月拿到的零花钱肯定完全不在少数!

    而且蚊子再小也是肉。

    就算北野柚子家教比较严格、每个月的零花钱十分得“平民化”也没有什么关系,反正多少也是一点“心意”嘛。

    #班长?人形ATM机?大人:你有了我难道还不够吗?#

    虽然脑袋里想的事情一件件都是那么得庸俗不堪(全都是钱),但是步川小姐的表面上却是完全不动声色,甚至还在嘴巴上装模作样地嫌弃道:“别别别,要是北野小姐您之后喝醉了发起酒疯来,我可完全不想负责任呢。”

    不过说起来步川小姐现在也不算是在撒谎什么的,毕竟她说的这些其实这也是自己的真心话之一啊。

    发酒疯可是十分恐怖的好嘛?

    特别是像北野柚子这样子从小长到大都没有怎么接触过酒的纯良孩子,对酒精的抵抗力更是弱到爆炸(除非自身天赋使然)!夜店的客人大部分都是会经常出去和客户应酬的高阶社会人士,所以不仅十分得能喝,而且还非常清楚自身酒力的极限到底在哪里——如此一来自然就会懂得适可而止了,在喝酒时能够得心应手地与人痛饮,但一旦到了自己接受不了的界限之时,也能面不改色地停止下进酒免得自己失态。

    从未有过太多喝酒经验的北野柚子是如此的年轻天真,怎么可能会知道自己喝酒的极限到底在什么地方啊?

    她又怎么知道自己喝到哪里就会醉啊?

    而且其中最为重要的一点是……身边从来没有酒疯子耍泼过的北野柚子根本就不清楚人类这种存在,一旦发起酒疯来之后到底会有多么得恐怖!到底会有多么得无可理喻!到底会造成多么大的黑历史来!

    刚开始喝酒的人其实自己都有点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不是醉了,只是觉得自己还能够喝很多,就继续痛快地喝下去了。

    于是之后会发酒疯拿就是绝对必然的事情了。

    顺便一提,第一次喝醉酒然后借此发起酒疯的人是其中最为恐怖的!因为他本人没有这类的经验,自然就根本意识不到自己这是在发酒疯啊!对坏境、对周围的人所造成的破坏力更是恐怖得惊人——如果直接就此一醉不起、睡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其实都还算是酒品比较好的那一类了。但要是兴奋起来各种胡话都说出来了怎么办?要是一言不合就开始原地跳舞怎么办?要是见一个人就上去想啃一口怎么办?

    酒品这种东西,没有“最差”只有“更差”啊!

    也千万别说步川小姐这是想太多了,毕竟在魑魅以往的历史上,相类似的发酒疯事件也不是完全没有发生过。

    而且不仅发酒疯的现场让人非常难以处理了,接下来需要处理的“善后”工作也是各种得麻烦啊……因为发酒疯的人没有任何理智可言的!他们也没有“丢脸”的这种概念,完全抛弃了自己所有的节操!

    #发酒疯的客人:哈?节操?能喝吗?#

    反正步川小姐作为“月川”在魑魅工作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以来,遭遇过的发酒疯事件也是有那么一两次的。

    而且每一次毫无例外,都是客人直接借着“酒疯”的理由各种扒拉着旁边的步川小姐完全就不肯放开手,颇有一副“你不跟我走我就不起来”的无赖气质……如此凑不要脸的行径,就别提当时的现场到底有多么混乱糟糕了!也是幸亏就算被那些发酒疯的客人直接七手八脚地缠上,步川小姐也不动声色地保持着自己的沉着冷静,而且当时老板大人也在场,直接雷厉风行地捣腾了几下就让这种糟糕的事件迎接落幕了。

    如此一来二往下来,步川小姐自然也就有了此处理这类似事件的经验,之后也就不需要去劳烦别人,自己就能完美地处理掉。

    但是能处理不代表她乐意去处理这种事情啊!

    然而北野柚子当然是不可能知道步川小姐对于“发酒疯”到底抱着多么大的嫌弃,只觉得刚才那一段话的字里行间全都是步川小姐在红果果地表达自己不相信她背书的能力啊!这自然是让北野柚子变得更加生气起来了!

    像将军一样地直接大气一挥手,北野柚子脸色那叫一个神气十足,气势汹汹地表示步川小姐就不要再管她了。

    ——今天她就是要把这个小本子给直接背到烂!

    ——要不然她今天绝对不回家了!

    所以说怎么突然之间说出了这种绝对不能赌气说出来的话来了啊?北野柚子你这个笨蛋可拉倒吧!快点住嘴吧!这样子一来,你岂不是永远都要回不了家了吗?虽然心里面的确是如此不相信地质疑着的,但是步川小姐却也没有真的把这话都说出来,要不然估计他还要炸得更加厉害呢……看北野柚子这种好斗心已经被彻底激励起来的模样,在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不是也挺好的嘛?

    借着这种惊人的气势赶紧多记住几句古诗词,说不定在明天的国语课上北野柚子就不用傻兮兮地拿零分了。

    起码多拿几分是几分啊!

    当然,将红皮小本子上面的古诗词全部都背完是完全不可能的事情——北野柚子这种笨蛋能背出个十来句就很厉害了好嘛!反正步川小姐现在就坐等着北野柚子之后付诸诺言,把自己下个月的零花钱全部上交给她。

    于是在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之内,步川小姐没有去打扰正在死记硬背当中的北野柚子,而是先去了其他客人那边招待着。

    要不然她可害怕北野柚子会把背不出来的锅甩到自己身上呢!

    一个小时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反正在各个客人之间走来走去的步川小姐觉得时间实在是过得飞快,仅仅一个小时的时间还不够她在所有客人们之间轮完一圈回来的呢!而奋战在背书之中的北野柚子也有同感,越背下去就越感觉自己的时间完全不够用,只想把时间直接掰开两半来给自己花了……总之当步川小姐从另外一个对她依依不舍的客人那边抽身起来的时候,感觉时间应该差不多过去一个小时了。

    是时候去北野柚子那边看看情况了吧?

    在过去的路上,步川小姐还顺便看了看墙壁上面的时钟,知道自己无意之间好像多给了北野柚子整整十多分钟地时间呢。

    也不知道这个笨蛋怎么样了,能不能好好利用这多余的十多分钟让自己可以多背几句古诗词呢,不过想想也知道肯定记不住多少的……要是北野柚子能够就此背出整个红皮小本子里面一半的古诗词,就算步川小姐输好吧?

    ——她就从此不再爱钱如命!

    反正步川小姐自信北野柚子的智商从来就没有上线的时候,就算真的上线了,肯定也维持不了太久时间的。

    还没有靠得多么近,步川小姐就直接大老远地看见北野柚子依旧还苦兮兮着一张脸跟红皮小本子斗智斗勇着!怕不是就连一句古诗词都没有记住吧(过分了啊)?而且看那小本子被各种翻来覆去的样子,想来已经被北野柚子翻了整整十几遍有余呢……这看起来还算努力认真不是么?于是步川小姐忽的挑了挑眉头,那双湛蓝色的眼眸清澈如溪水,但张嘴一出声却意外得充满了调侃的味道。

    “怎么?我们的天才小姐准备好了嘛?”

    当然,这段话里面的“天才”可是带着引号的,步川小姐还特意加重了其中的读音,那种调侃意味真是明显地不得了呢。

    然而北野柚子这个笨蛋却意外之间是一个耿直girl,根本就听不出这是带着开玩笑意味说自己是“天才”,反而还真的以为步川小姐是在夸她呢!于是刹那间,北野柚子就像是身上被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一样。

    忍不住骄傲地扬起了脑袋,北野柚子鼻子都要变长地口胡道:“算死人脸你慧眼识人!这些可完全难不倒本小姐我哦!”

    ——记得上一次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你就被现实打脸的非常惨哦。

    估计被人(而且对象还是步川小姐)给戴上了“天才”这顶高帽子之后整个人都已经神志不清起来了,北野柚子直接忘记了自己其实根本就没有记多少古诗词的现实,反而产生出了“如此天才的我肯定把这些古诗词全都记下来啦”的奇妙幻觉来……二话不说,将红皮小本子交到了步川小姐手上,那副神气十足的模样仿佛就在说“你要抽就赶紧抽吧,我肯定全部能答得出来,请不要浪费本小姐的时间了”一样。

    真是绝了哦!

    被步川小姐夸一句(还不是真心的)就会产生这种完全不切实际的幻觉,怕是北野柚子的智商已经步川小姐给吃掉了呢。

    #步川小姐:抱歉,我再怎么不忌口,也不会吃这种已经馊了的东西#

    反正这神气的模样肯定维持不了多久时间的,步川小姐现在也仅仅就是笑笑而已,没有多说什么话——最好北野柚子能把这个傲人的态度一直维持到最后呢,之后千万不要因为自己背不出古诗词来而直接哭鼻子起来。

    虽然北野柚子哭唧唧起来的样子完全让人想象不到。

    总之现在新的一轮“挑战”已经开始了,步川小姐自然也不再多想其他的事情,而是重新在小本子上挑中了一句。

    “少小离家老大回?”

    北野柚子好歹也是花费了整整一个小时的时间去记忆红皮小本子上面的古诗词,所以相比较之前,她诚然已经进步很多了!所以对于步川小姐抽到的这句,她也是有一点印象的,甚至模模糊糊地能想起来些许……可是后面一句到底是什么来着的?哎呀,为什么完全想不起来啊!好像当时根本就没有把这句给记住啊……就这么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了好久时间,北野柚子却依旧还是想不起来接下来的一句到底是什么。

    可是总不可能就这么直白地说忘记了吧?

    第一句就背不出来什么的,完全就是打脸了北野柚子刚才的豪言壮语啊!她都感觉自己的脸要疼起来了——所以北野柚子也不敢就此服输,只能从自己唯一记得的几句古诗词里面拿出一句来,格外小心翼翼地接了上去。

    “安能辨我是雄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