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零九章、你怕是在编段子①

    一????v??(p?3nr`?$?t??#??$??j???]?3??4??Tw!p-???流?真的假的啊?\r

    明明北野柚子可是笨蛋到就连寻常考试都不能保证及格,真的可以做到这种就连精英学生们都不一定能做到的程度吗?\r

    步川小姐读书少你可别骗她哦(笑)?当然,其实用脚趾头想一想也是能够知道——这一定是性格心高气傲的北野柚子不想对步川小姐服输、从而完全不经脑子说出来的大胡话,可信程度几乎为零啊!\r

    于是轻轻勾起了一抹貌似“真诚”的淡笑,步川小姐侧了侧头,眯着眼睛仿佛试探般地吐出了如此一句来。\r

    “那不如我抽您几句背背看呢?北野小姐应该不会拒绝吧?”\r

    正是因为之前被北野柚子那两个不明意义的“好坏消息”给狠狠刁难了一次(虽然人家好像真不是故意的),所以外表完美如月、内在却非常坏心眼(记仇?)的步川小姐即便明明知道北野柚子说得这些话仅仅只是在死鸭子嘴硬而已,但是却明显不想放过这个难得的好机会呢……啧啧,看看步川小姐这隐形的恶魔小尾巴都要竖起来的样子,想来是打定主意趁机反过来刁难一次人家吧?\r

    这可真是苦了北野柚子啊!\r

    之前都已经把那么大的话给直接说出口了,她总不可能现在一听到要“抽查”就连忙改口说自己其实还没有开始记吧?\r

    不行不行!这样子绝对不行啊!要是真的把实话坦诚说出来的话,别说北野柚子她自己心里过不去老难受了,估计就连步川小姐也都要笑得质壁分离了啊……你说北野柚子如此一个骄傲的人能不要自己的脸吗?\r

    你不要脸她还要脸的啊!\r

    #北野柚子:我不要面子的啊#\r

    更何况现在暂且先别说“脸面上光不光彩”的问题了,北野柚子光是想象到之后听闻真相的步川小姐极有可能憋笑不住、就此直接笑话起自己来的那种可恶而又气人的模样,她就感觉自己要炸掉了!只觉得一股神秘的洪荒之力要从自己的胸口间爆发出来了飞!反正无论如何,绝对不能让自己被步川小姐给笑话啊——所以现在别说是示弱说出真相了,北野柚子在这种神秘力量的加持之下气焰反而还更加嚣张起来。\r

    “要抽就抽!谁怕谁啊?”\r

    看北野柚子说话时那高高扬着下巴、而且还格外骄傲的小模样,不知道的人看到还真的以为她对背诵古诗信心满满呢!\r

    但是事实是真的如此吗?想来在这种时候,估计也只有熟知北野柚子本人到底有多么笨蛋的步川小姐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又在睁着眼睛夏姬八说话了——于是,步川小姐嘴角那恶魔般的微笑扬起得更加明显了一些。\r

    #步川小姐:恶魔?不不不,我仅仅只是一名公关而已(微笑)#\r

    你说这个家伙要不要这么容易地让人猜透她啊?竟然还把心里面的情感毫无保留地全都展露在自己的脸上……\r

    啧啧,看不出来的话步川小姐就是傻瓜了!\r

    “北野小姐竟然是如此自信的吗?那么也好,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赶紧开始吧。”在面不改色心不跳地说着这些话的时候,步川小姐可是费了好大的劲才让自己脸不要幸灾乐祸得太过于明显,免得让北野柚子这个笨蛋提前察觉到什么——忽的伸出手貌似无奈地扶了扶额头,其实步川小姐却是借着手腕挡住了自己些许脸部的角度,这才稍微有点肆意地展示出自己笑容里面实质性的恶意。\r

    这种简直如同恶魔再现的样子绝对不是一个完美优雅的公关可以做的事情吧?\r

    所以步川小姐这个时候也只是稍微肆意地笑了一下而已,并没有将其维持太久的时间,很快就收手并且恢复了自己该有的气度。\r

    不过之后绝对会有好戏可看的吧?脑袋里想到之后北野柚子那极有可能被“背古诗”给折磨得要死要活的模样,步川小姐那恶魔的小尾巴当然是摇晃得更加厉害了,绝对就是小心眼地在进行伺机报复啊!\r

    然而还在脑补北野柚子受到“惩罚”的步川小姐此时却是完全不知道,在此之后到底谁会被气到几乎要吐血呢。\r

    报复?\r

    那种东西是不存在的。\r

    将桌子上的红皮小本子再一次拿起来,不过这一次不是放在手上来回把玩着,而是规规矩矩地放在了自己的手上,步川小姐就此随意地翻开了几页,似乎正在查看了一下小本子里面印刷着的内容……哎呀哎呀,果然和自己想的一样么?小本子上面印刷着的东西,毫无疑问都是自己早早就已经记在脑海里的古诗词呢!只是步川小姐不知道北野柚子这个家伙到底会笨蛋到什么程度,能知道里面的多少呢。\r

    毕竟明天的国语课上就要默写这些了,为人如此心高气傲的北野柚子总不可能让自己在课堂上出这么大的糗吧?\r

    #↑抱歉,因为成绩问题她早就已经出糗过无数次了#\r

    再不济北野柚子也应该看过几次红皮小本子,对里面所记着的古诗词也是有一些基础印象才对的——正是抱着这样子的想法,步川小姐在小本子上看来看去,最终还是挑了其中还算是比较出名的一句,轻笑地问道:“朱门酒肉臭?”\r

    ???\r

    被如此一抽查的北野柚子头顶上直接冒出了几乎要实质化的问号来,而且不是只有一个,反而是有整整三个啊!\r

    朱门酒肉臭?小本子上有这么一句奇怪的古诗词么?还有接下来一句又是什么啊?完全还没有看过小本子的她怎么可能会知道啊?被脑袋里面这一连串完全停不下来的问号给彻底困扰住了,北野柚子一整张脸忍不住就苦了吧唧起来,苦兮兮得让人只觉得好笑……那被“傲气”糊住了智商的脑子也在此时明白了在这个世界上还是存在着用干劲无法解决的事情,并不是靠着所谓的“干劲”就能一往无前的。\r

    无论是之前那么努力学习都还得不到好成绩的事情,还是现在这个古诗词的背诵,北野柚子那满腔干劲根本毫无用武之地啊!\r

    #你见过哪个学霸不用记忆是用干劲背书的啊?#\r

    但是北野柚子作为一名有尊严、有傲气(再加上没智商?)的名门大小姐之一,是绝对不可能会就此轻易认输的!你见过哪家的骄傲大小姐还没有稍微地挑战一下,就直接自觉不如地败退掉的啊?\r

    就算世界上真的会有这种凑不要脸(这特么是有自知之明好嘛?)的大小姐,但是北野柚子永远不可能是这种大小姐!\r

    ——北野柚子永不言败!\r

    所以一言不合地就伸出双手架在桌子上、非常自然地就此抵住了下巴,无意之间作出“司令沉思状”的北野柚子竟然真的开始思考起来了(说得她好像曾经放弃思考了一样)……朱门酒肉臭?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古怪诗词啊?而且光是这字面上的意思,就让北野柚子感觉到非常得臭啊!画面感未免太强了一点吧!红色的门前放着已经馊掉了酒和肉?这简直就是熏得让人辣眼睛啊!好一句有味道的古诗词啊!\r

    于是在毫无头绪地胡乱猜想了许久之后,北野柚子也不想再继续这么头疼下去了,直接凭着自己的直觉就接上了一句来。\r

    “卧槽真的臭!”\r

    听说华夏古代的那些大诗人作诗的时候都考虑词句需要应景,并且还要前言搭后语、读起来很有节奏感——北野柚子觉得自己这一句虽然是靠自己的直觉直接说出来的,但是自我感觉还是接得十分精妙的。\r

    不是非常得合适么?\r

    自己意外可真是一名天纵奇才啊!一定是老天太妒忌她的天才之处了,才会让她的成绩变得如此惨不忍睹啊!\r

    #↑日常口胡#\r

    对于“古诗词”这种华夏产物完全不懂、也没有用心了解过的北野柚子当然不明白自己接的这一句到底有多么诡异……不仅仅只是如此,甚至北野柚子还十分自信地觉得自己可以就此成功地蒙混过步川小姐呢。\r

    然而现实却是——\r

    “???”\r

    绝了哦,我的老天爷啊!你瞧瞧这特么这都是些什么鬼东西啊?“卧槽真的臭”?请问北野柚子你现在是认真的吗?你是打心底里觉得这随口一说的一句就是“朱门酒肉臭”的下一句吗?还觉得自己接得十分精妙?我的天哦,真的好想吐槽……请恕步川小姐这个土生土长、背诵诗词多年(虽然半路就突然穿越了)的华夏区人士完全不懂得北野柚子口中所说的“精妙之处”到底有多么得精妙啊!\r

    反正被北野柚子这大胆的脑洞给惊愕得半天都回不过神来,步川小姐也仅仅只是靠着自己的本能无语地抽搐了一下嘴角。\r

    半响过去了完全说不出什么话来啊!\r

    就算后面的确回过神了,但是步川小姐这个时候却也不想再对北野柚子这个究极笨蛋多说什么话了——应该只是一个巧合吧?只是步川小姐不小心抽到了北野柚子完全没有什么印象的古诗词,才会得到如此离谱的答案吧?\r

    “卧槽真的臭”和“路有冻死骨”根本没有一个字可以对得上的!\r

    要是北野柚子刚才是认真不是开玩笑的话,那么她压根就不是在“背诵”啊!而是在彻头彻尾地“胡编乱造”啊!\r

    世界哪有人会像北野柚子一样会背成这种鬼模样的啊?想来她自己本人也是十分清楚刚才背出来的东西完全狗屁不通吧!步川小姐也根本不想在这种显而易见的地方上吐槽浪费自己的精力啊!然而她却是玩完没有想到,北野柚子这个大笨蛋还真的就是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呢……就是步川小姐那把几乎要爆棚的吐槽欲全都给强行压下来不说出来的行为,反而让脑袋一根筋的北野柚子直接误会得更深了。\r

    哎哟?\r

    她没有被步川小姐骂成笨蛋?也没有被大声放肆地笑话?难道她真的一不小心就真的蒙对了不成吗?\r

    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步川小姐那无悲无喜、淡雅依旧的精致侧颜,北野柚子有点不敢置信地眨巴了几下眼睛——紧接着确信了自己真的没被步川小姐骂之后,那双本来就很明亮的眼眸猛然之间更是几乎要发出实质化光芒来了!\r

    北野柚子果断误会自己这是成功地蒙混过关了啊!\r

    她背对了啊(雾)!\r

    正是因为认识到“真实的自己”其实聪明过人到令人感动到哭泣(大雾),北野柚子像是终于找到了自己不笨的证明般,心里面激动得根本就忍不住地沾沾自喜了起来!甚至还觉得凭借自己的惊人才智,在华夏古代说不定还是一位非常了不得的伟大诗人呢!却是完全不知道另一边还在挑下一句古诗词该背什么的步川小姐,在心里是怎么感慨北野柚子的智商下限到底有多么令人堪忧呢。\r

    为了照顾她那可怜的记忆力,步川小姐最终只能选中一句在平时日常生活中经常还能耳闻一下的名诗名句来。\r

    “下一句,此曲只应天上有……”\r

    想来这一次应该不会错得太过于离谱了吧?北野柚子再怎么笨蛋没有记住,也应该起码能背出和答案稍微有点相似的句子来吧?反正步川小姐是再也不想听到类似于“卧槽真好听”的可怕词句从北野柚子的嘴巴里吐出来啊!\r

    古代诗人们的棺材板明显都快要压不住了啊!北野柚子要是再这么乱背下去的话,怕是他们都要纷纷跳出来要掐死她啊!\r

    #北野柚子:我做错了什么?#\r

    而现在说回步川小姐,虽然之前她一直在照顾北野柚子那感人的智商,但果然在最后还是失了策呢……满脑子想着自己的前世绝对就是个“大诗人”的北野柚子根本已经失了智(如果她有智商可言的话)!在这个时候更是莫名其妙地来了劲,兴奋至极的北野柚子压根就没有去想自己在以前到底是不是有听过类似的句子(放弃了思考),直接凭借着自己的直觉就脱口而出了一个让人震惊到上天的答案。\r

    ——“要听此曲就上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