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零五章、脑洞恐怖如斯

    一?S(b?'??X?vw??u??a+1?(,???(8?hpBUpV??????????%??许受害人的受害地点是在屋子里面呢?\r

    如果这个大胆到恐怖的设想成真的话,那么铃木警官之前心里那么多奇怪的疑点大部分也都能够因此而得到解答了。\r

    建议在这种可能性之上,为什么仅仅只是相隔两小时的出门受害人却还要特意去换一件全新的衣服呢?那当然是因为进门的受害人的确是本人,但是之后出门换了新衣服的那个“受害人”就不是本人了啊!\r

    估计就是在这两个小时之间之内遭遇了不测,然后在处理好了受害人的尸体之后,不知道什么人假扮了受害人开车出门了。\r

    这完全就能说得通不是么?\r

    不过根据监控画面上的显示,假扮受害者的人肯定和那个在庭院里晃悠的神秘少女不可能是同一个人,十有**就是“同伙”之类的关系呢……而且如此一来,铃木警官也就不用满心去思索那个出现在庭院里的神秘少女到底是怎么样才准确无误地上了受害人的车、并且伺机杀害了受害人什么的了。毕竟要是谋杀现场就是在屋子里面的话,这个神秘少女根本就没有任何道理上车不是么?\r

    而且神秘少女是凶手的可能性,在这个大胆的假设之下还是能继续保持着的。\r

    那串通往厨房的脚印就是这个神秘少女留下来的,并且还是在去往杀害受害人的路上的时候不知有意无意地留下来的。\r

    然后在不知道用什么手段杀了受害人之后,将尸体给隐秘地处理好,随后让自己的同伙假装这名受害人开车出门——去别的地方伪装另一个全新的谋杀现场用来转移警方的注意力,然后自己则是站在庭院里观察后续的情况。\r

    如此一想不是非常得符合常理吗?\r

    #↑铃木警官光是开脑洞就能开到如此接近真相的地步上,我算是服了!#\r

    紧接着继续这样子联想下去的话,那么被烧毁的车子上为什么故意会被犯人给留下一只手越能够跟着解惑了不是么?为的就是让警方第一时间下意识地就确信,一路开车过来的那个人就是受害者本人啊!甚至还连带着误解了谋杀现场究竟在哪里!至于为什么不直接在车上留下一整具尸体的原因?想来是一具完整的尸体实在是太难被人轻易地带出去了,很容易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暴露出自己不知道的异常来吧?\r

    毕竟凶手能想到如此高明的误导警方的办法也就证明她的思维十分敏捷,甚至也许还对这一套非常熟练什么的呢。\r

    又怎么可能会允许自己会犯这种致命的小错误呢?\r

    #我有异议!如果步川小姐真的这么谨慎、思维敏捷的话,那么她根本就不会在厨房留下脚印啊!#\r

    ——你又觉得皮痒了是吧?想让步川小姐揍了是吧?\r

    说不定这个神秘少女真的在某种意义上是“惯犯”也说不定呢!只是如果真的存在这种未成年管饭的话,警局里面肯定是会有相应的纪录存在着的,然而对警局犯人纪录熟烂于心的铃木警官本人可是却对此没有任何的印象啊。\r

    这也就是说,这个能熟练耍得警方团团转的家伙从来就没有被警方给抓到过,所以档案上才根本没有她地纪录喽?\r

    难道说是传说中的连环杀人犯?\r

    要是真是如此的话,估计之前那好几起莫名其妙地发生、龙头蛇尾地被强行结尾掉的离奇失踪案莫非也是和这个神秘少女有关的喽?而且在感觉上来说,那些案件和这个案件之间也是有一定十分相似的地方存在呢……毕竟那些突然失踪的人和此次的受害人一样,意外都是一群不得了的人渣、亦或者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不可饶恕的事情呢(当然,上次的广场舞大妈只是其中一个的例外而已)。\r

    只是铃木警官不知道受害人到底是在很早之前就被这个神秘少女给盯上了,还是无意之间随意挑中的谋害对象呢。\r

    也不知道神秘少女到底是用什么手段确定这些人是人渣的。\r

    总之再说一句,这些脑洞真的可以成真的话,铃木警官之前心里的那些疑点几乎都要被解开了啊!绝对离真相很近对吧!只是让人遗憾的是脑洞也仅仅只是脑洞而已,铃木警官完全没有任何证据可以为此证明的。\r

    所以也不可能以这个方向来进行大肆的调查。\r

    否则要是真的仅仅只是脑洞而已的话,那么如此行为不就是在红果果地浪费警力、甚至浪费破案时间了不是么?\r

    铃木警官真的不想背黑锅啊!毕竟身为一名合格的警察,那么行事无论什么都要讲究“证据”二字啊——可是要是万一,铃木警官仅仅只是在说万一而已,他所猜测的这些都是真相呢?岂不是代表着森古女士也是这场谋杀案知情人之一么?说不定还是这场案件的主谋者之一啊!毕竟森古女士她可是谎称这串诡异的泥土脚印是自己留下来的呢!摆明就是认识神秘少女并且在包庇她吧!\r

    而且神秘少女的同伙会选择换衣服假装受害人开车出门,不就是也代表着他们知道门口有一个微型摄像头正在全天监控着么?\r

    如此隐秘的一点不是家人亲自透露的话,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会知道的吧!\r

    反正已经脑补到了这种地步,铃木警官也是觉得自己各种忍不住地蠢蠢欲动啊……他虽然不能让全体警察朝着个方向调查,但是他自己一个人走弯路调查其他的事情可是完全不会连累到案件整体的解决速度啊!\r

    于是铃木警官也终于能安心下来准备去睡觉了,心里面还暗自想着明天再去找森古女士稍微探探她的口风好了。\r

    总会有新的情报出现的。\r

    要是森古女士真的是案件的主谋之一,说不定会在他的刺探之下不小心说漏嘴不是么?好歹铃木警官是正规的警察,刺探手段还是一等一的,而对方则仅仅只是一介家庭主妇,他说到底还是很有信心的呢。\r

    反正无论如何铃木警官都觉得自己这个脑洞虽然是有点异想天开,但却还是拥有可以调查一下的余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