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零四章、调查中③

    一?2?.?/<?U#4????/??z????%6A??E????v??C?5???:8? ????是说在大家全都不知道的什么时候,森古女士偷偷摸摸地暗地里结识了一个年纪比较小的朋友嘛?\r

    #森古女士:请不要说得我像偷晴一样(正经脸)#\r

    可是森古女士又是通过什么方式认识到这样子未成年的朋友呢?毕竟通过警方那各种特殊渠道来调查的话,是绝对没有可能会遗漏掉任何森古女士能认识到新朋友的渠道——恰恰正是因为森古女士交际圈太过于简单了,所以才让警方的调查可以更加精确,如此一来就更不可能会出错了!假设森古女士真的是这样子的朋友,那么不去直接问她本人的话,估计警方再怎么调查也不会调查出个所以然来。\r

    可是森古女士真的会说吧?\r

    倒不如说,她会承认自己有这样子的未成年朋友吗?毕竟谁也不知道,也就代表着森古女士拥有否决的可能性。\r

    而且铃木警官作为一名优秀的警察,在这种时候当然也不得不去假设一下森古女士是不是真的没有这种朋友的可能性……毕竟年龄相差这么大,可以成为“忘年交”朋友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的不是么?\r

    ——就更别提森古女士没有那种途径可以交到好友了。\r

    继续这么假设下去的话,那么这个神秘的未成年少女到底是什么人呢?出现在这里的目的又是什么呢?\r

    不知道为什么,越继续想下去就越有点细思恐极的味道,铃木警官总觉得自己好像在无意之间抓到了什么关键的东西一样。联系起这个神秘的未成年少女是在受害人开车出门之后出现在庭院里面的,那么是不是就代表着她和本案有着一定的联系呢?可是如果真的是这样子的话,那么这个未成年少女又在这个案件里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是不是和凶手相互认识?亦或者还帮助了凶手之类的?\r

    铃木警官真的是越想越觉得有点毛骨悚然,要是他的猜想是真的话,那么这个案件牵扯到的东西可能就要更大了。\r

    假设一:森古女士不认识这个未成年少女。\r

    假设二:未成年少女的确是和这次的案件有着一定的联系,并且还在一定的程度上帮助了谋害受害人的凶手。\r

    如此一来的话,这位神秘少女在那种奇怪的时间点上出现在受害人家的庭院里面,不就代表着她的目标从头至尾一直就是受害者本人吗?虽然不知道她出现在这种地方到底想要干什么,但是毋庸置疑,绝对是给凶手传递了不少可以成功促成此次案件的信息……而且铃木警官突然之间还有了一个更加恐怖、没有任何证据可以作为依据的设想,如果这个神秘少女并非帮凶,而恰恰好就是凶手本人呢?\r

    是不是更加恐怖了?\r

    #↑不得不说,这脑洞终于开到点上了#\r

    然而之前作为本次破案方向的关键猜想是“受害人在开车途中遇到作为熟人的凶手从而就此遭遇不测的”,那么这个神秘少女如果真的是凶手本人,那么不就要跟着设想到受害人有认识这个未成年少女吗?\r

    不过在之前调查受害人关系网的时候,铃木警官可是压根就没有款到任何能符合这位神秘少女信息的人选呢。\r

    你说受害人在****时就没认识什么未成年的高中少女嘛?\r

    哎呀哎呀,那还真是抱歉呢,不会有这种可能性的——这位受害人虽然是一个回家之后会家暴自己妻子、女儿的无可救药的超级人渣,但是他却于是意外得拥有好男人的一面呢。在11区男性就算结婚了还普遍都会去****的社会情况之下,这个受害人却依旧还是独善其身地从不参与到其中,从来没有去过红灯区,也更加没有去帮助(?)那些可怜的没有零花钱的未成年高中生什么的。\r

    当然,受害人不去红灯区也有可能是为了保持自己那美好的形象,以及害怕有可能会不小心暴露出自己那粗暴的性格。\r

    所以“好男人”也只是片面之词罢了,会家暴的人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人渣啊!\r

    总之还是回归之前的话题,就算受害人也和森古女士一样,不认识这个神秘的未成年少女又能怎么样呢?说不定在开车途中看到一个楚楚可怜的未成年少女站在路边像自己求助,受害人恻隐之心一动,就让人家上车了呢?\r

    这种可能性也是很大的对吧!\r

    人家受害人就算是个只知道回家去家暴的人渣男,但是还不允许他有点恻隐之心吗?恻隐之心是个人都会有吧!\r

    #步川小姐:抱歉,那我还真没有#\r

    反正铃木警官越设想就越起劲、甚至脑洞也是跟着一起变得越来越大了,他越发感觉这个神秘少女极有可能就是凶手(这一点对了),在庭院这边观察了受害人的确是出门之后、就绕了一条小路到路口上靠自己的阴谋诡计乘上了受害人的车准备伺机下毒手(这特么真是错的离谱了)——好吧,虽然想得的确是这么兴致勃勃,但是铃木警官本人确实没有任何证据可以证明自己异想天开的猜想就对了。\r

    而且其实在这个恐怖的设想里面还是有一个地方想不通。\r

    虽然铃木警官之前想的是神秘少女绕小路才走到了受害人车子前面的一个路口上,但是她又怎么知道受害人要开向哪里呢?\r

    更何况车子的速度肯定是比人快的,再怎么去绕小路走,这个神秘少女也不一定能及时赶得上车子啊……就在铃木警官为这说不通的一点绞尽脑汁想各种合理理由的时候,他那因为长时间没有操作而黑屏的电脑忽然就是一亮。\r

    好像是被人传送了什么文件过来?\r

    铃木警官只好放下自己那诚然变得越来越大的脑洞,伸手操作了几下电脑,看看是什么人又发了什么文件过来给他看。\r

    好像是之前下班回家的某位小警员,走在回家的路上的时候精神忍不住各种忧虑,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被自己给下意识忽略过去的地方……隐约之间,这个小警员好像记得在今天下午两点左右的时候,有其他的两位警员被派去森古女士家那边的小区里面调查某个小情况?要是他真的没有记错的话,时间和地点都是如此巧合到离奇的程度,会不会和现在的这个案件有一定的关联呢?\r

    反正这个小警员诚然感觉自己抓到了十分重要的关键点。\r

    于是在回家之后,他继续拿出在警局专用的笔记本在里面寻找出警记录,直接在家里就开始加班了起来。\r

    然后果不其然就被功夫不负有心人的小警员给找到了,而且恰恰好这个小队的出警地点就是在森古女士的家里,而且时间还是十分诡异的两点四十分,正好就在受害人刚开车出门后没多久之后啊……这位小警员如此勤恳的工作态度当然让铃木警官感到格外感动,不过还没感动多久的时间,在看到被传送过来的这份出警报告竟然是如此得巧合之后,铃木警官诚然马上就是一震,立马就来了精神!\r

    然而在这个世界上又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合却没关系的事情呢?无论是时间还是地点,都巧合得让人无言以对啊!\r

    绝对和现在手上的案件一定的关联!\r

    所以铃木警官很快就细细地看起了这一份出警报告,好像是森古女士家附近的一位邻居听到了什么不好的动静才犹犹豫豫地打电话向警方报了警的——想来那种不好的动静,就是由受害人家暴森古女士时所产生出来的吧?\r

    也就是说在受害人被杀害之前,他还家暴了森古女士一顿?\r

    而且可以想象到,这一次受害人家暴的规模绝对要比之前还要大很多,要不然就不会让邻居听到这种动静了。\r

    然后,这一点又和这次的案件有什么必然的关联之处吗?心里面带着这个有点不解地疑惑,铃木警官继续看向了这份报告的后面,果然又看到了另外一个非常重要的地方……那两个出警的小警员并没有在森古女士家里发现什么属于家暴的痕迹、也没有从森古女士的表现中看出什么不妥来,但是他们却发现了另外一个让人十分在意的地方,所以趁着森古女士没注意时用自己的手机偷偷拍下了一张照片来。\r

    这照片应该是在厨房里面拍下来,所以铃木警官才能从这张照片中看得到那各种厨房用具以及用来做饭的灶台。\r

    不过其中重点是地板上那一串带着泥土的脚印。\r

    看出警报告上面的说明,好像是小警员在厨房这边发现了这么一串不自然的脚印,总觉得有点诡异就放在了心上。然后自然就去询问了森古女士,她本人说这是在下午进行大扫除的时候(之前也说剧烈的动静是由这个大扫除传出来的)因为要去庭院的仓库里面拿各种各样的东西,所以她嫌这样子绕来绕去实在是太过于麻烦了,所以干脆就走了厨房窗户的这条“近路”,反正之后肯定会打扫干净。\r

    即便这种说法并没有什么可疑的地方,但是小警员还是觉得很可疑,所以就偷偷背着森古女士随手就拍了下来。\r

    因为是悄悄的拍下来的,所以拍摄的角度也不是很好,拍起来还有点模糊。\r

    但是也能看得出留下这一串脚印的肯定是女性,毕竟脚印整体看上去码数好像并不大的样子,想来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男性会穿这么小码的鞋子走来走去吧?当然,前提是要排除侏儒症的可能性啊。\r

    仿佛就如森古女士对小警员所说一样,这是她自己在大扫除时留下的脚印。\r

    但是真相是真的如此吗?\r

    之前铃木警官早就假设过了一个格外大胆的想法了——神秘少女极有可能就是这次凶手本人啊!所以他又怎么可能不会在此多想什么呢?毕竟在受害人开车出门没过多久,那位神秘少女就在庭院里面晃悠着,也是有嫌疑在厨房留下这一串脚印的不是么?而且就这么想下去的话,要是这串脚印真的是那位神秘少女留下来的话,那么森古女士又为什么要谎称这是自己所留下来的呢?\r

    难道说她真的认识这个少女?\r

    而且还到了刻意要撒谎欺骗警方的程度,也是在另一方面上表示这个神秘少女真的牵扯到了受害人的死亡真相吧?\r

    完了完了,铃木警官怎么感觉自己本来就是靠着脑洞猜出来的猜想反而还越来越可靠起来了呢?出现在庭院里的那个神秘少女,以及在厨房里的这一串带着泥土的神秘脚印,很明显是有一定关联的。\r

    只是铃木警官手上缺乏那些相应的信息,所以根本不知道联系起这两条关键线索的关系到底是什么。\r

    不过现在时间已经很迟了。\r

    于是心里面带着这些诚然充满可疑味道的问题,铃木警官开着警车回到了自己家里。果然一回到家里之后就发现自己的妻子已经先睡了,看起来好像还睡了很久的样子,毕竟现在也已经是午夜一两点的时候了不是么?而在这个时候他也终于想起了自己那彻底泡汤的烛光晚餐计划,不由得就深深暗叹了一口气……紧接着洗澡加洗漱完了之后,铃木警官躺在床上半闭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竟是一点睡意都没有。\r

    并不是觉得不困,只是那些诡异的问题依旧还萦绕在铃木警官的心里面,让他觉得头痛的同事又感到百思不得其解的难受。\r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疑点呢?\r

    第一点,为什么尸体被凶手只留下了一只手在现场?第二点,为什么受害人出门还要特意换一件新衣服呢?第三点,那个出现在庭院的神秘少女究竟是扮演什么样的角色?第四点,厨房的那串脚印到底是不是森古女士留下来的?\r

    终于在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铃木警官仿佛就像天灵盖开了一半,脑中忽然涌出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来。\r

    ——也许受害人的受害地点是在屋子里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