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零二章、调查中①

    一{F??ty?ZD?b?l??m??;????R:????BkrQ??q?????了尸体(枯手)的情况之后,铃木警官知道自己在这里不会发现更多的线索,便准备去森古女士家那边了。\r

    并且那些录口供以及调查相应情况的人员都在森古女士家那边附近——而侦查人员则是大致分为两队,一队去附近周围寻找有没有相应的目击证人,另一队则是去了警局里面找负责观测监控系统的警员。\r

    因为在交通要道的各个路口都有监控摄像头,只要能从中看到受害人的车辆,就知道他到底是往里面开的了。\r

    同时也可以一次来确定受害人是什么时候遭遇到不测的。\r

    有警车的专送,所以铃木警官花不了多少时间就一路乘车来到了森古女士的家里面,一进去也不需要自己率先多说什么,在屋子里呆了许久的小警员就已经过来,直接把自己从森古女士嘴里问出来的东西全部都对着铃木警官全盘托出了——当然,因为在给森古女士录口供的时候也是有做着相应的书面记录,所以小警员在一边说着的时候一边将自己地文件报告双手奉上,交给了铃木警官。\r

    看文件报告上面的内容以及来自于小警员本人的补充,作为妻子的森古女士应该是没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r

    ——要知道妻子杀丈夫、丈夫杀妻子的案件也是不在少数的。\r

    总之在推测的案发当时(也就是下午两点半到三点),森古女士虽然是在自己的丈夫开车出门不久之后也是一样跟着出去了,但却是带着自己的女儿去她最喜爱的一家家庭餐厅吃下午茶,并没有杀人的时间。\r

    而且森古女士本身也就没有杀人的动机不是么?\r

    不过还是小心为上,为了证实森古女士并没有在说谎,小警员也早在铃木警官过来之前就已经去过那个家庭餐厅了。\r

    和家庭餐厅的老板正经地交涉了一番,小警员从餐厅老板的口中得知,他的确记得当天下午森古女士有带着自己的女儿来到这里吃下午茶……因为她们是餐厅的常客三天两头就会来一次,所以老板对她们的印象还很深的。随后知道了餐厅内还是全天开着监控摄像头的,而森古女士所坐的位置那个摄像头也正好能拍得到,所以小警员毫不费力地拿到了关于两点半之后的监控画面。\r

    作为森古女士的不在场证明之一。\r

    而在监控画面里面,她们母女两人也确实是在慢悠悠地吃着饭,那副其乐融融的样子估计吃得很开心吧?\r

    虽然她们两人到餐厅吃饭的时间是在三点刚出头的时候,但是这其实也完全不能代表什么,毕竟在此之前还是要设想到从森古女士的家里到这家餐厅路程不是么?正好还需要乘坐二十分钟左右的电车啊。\r

    所以森古女士乘电车过来到餐厅的时间不就正好是三点前后吗?\r

    明明就刚刚好!\r

    小警员立即和在警局里面的那些调查路口摄像头的人员相互交换了一下各自的情报,也从他们的口中证实了森古女士从走出家门口开始,确实是一路朝着电车站走去的——途中别说并没有去往其他的地方了,就连森古女士带着女儿上电车的画面也是拍得一清二楚啊!而且在餐厅吃完饭了之后,因为家庭餐厅附近就是一家有名的儿童游乐园,所以森古女士就带着自己的女儿直接买票进去玩耍了。\r

    直到案发之时的前一个小时森古女士才刚刚带着女儿回到家里面,完全就没有其他空余的时间可以去作案啊。\r

    你说有可能她伪装游乐园的样子跑出去作案了呢?\r

    不不不,这完全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啊……因为进儿童游乐园的亲子票森古女士正好也放在自己的兜里没来得及扔掉,上面有着被剪裁过的痕迹,而且那剪裁的形状也确实是官方专门留下来的,不大可能会被别人给仿冒。\r

    当然也不能完全排除有仿冒的可能,所以小警员也勤勤恳恳地跑去游乐园那边拿去监控画面用来作证了。\r

    ——果然还是拍到了在相应时间里进场的母女二人呢。\r

    因为有着监控摄像头,所以森古女士母女两人所有的行程以及自身的所作所为,都在监控画面里面根本就无所遁形,全都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而森古女士本人的不在场证明也是因此而天衣无缝,让人完全无话可说呢(本来她就没杀人)……有了这些一个个监控画面作为证明,没有人会怀疑森古女士其实都是在说谎,只是单纯地会觉得这位可怜的女士只是在不凑巧的时间里遭遇了天大的不幸呢。\r

    当然如果硬要说森古女士犯罪的话,她唯一有犯案的时间就是进入游乐园场里面,人员各种鱼龙混杂的时候了。\r

    ——然而在那个时间点里受害人所在的车辆早早就燃烧起来了!\r

    别的不说,就光说森古女士作为一名母亲,也万万不可能会抛下自己的女儿在那混乱的游乐园里面就直接跑去犯罪吧?要知道游乐园可是离案发地点远的很呢!森古女士也不大可能带着女儿赶去那么远的地方呢。\r

    铃木警官也表示自己已经明白森古女士没有任何作案的可能性了,摆摆手表示小警员可以不用继续说下去了。\r

    然后被派出去其他警员们也都完成任务回来了。\r

    无论是找到的目击证人还是各个路口摄像头里的监控画面,森古女士的丈夫从把车开出家门口之后,就直接一路开车到了案发现场!虽然路口的摄像头不可能一直都在全程跟拍着的,但是只要推测一下车辆当时的车速,再联系起各个路口的监控画面里车辆出现的事件,就很容易可以推算出受害人到底有没有在中途绕路过……如此看来,凶手应该就是就是在监控画面拍不到的时候趁机上了受害人的车子吧?\r

    然后在将受害人给伺机杀害掉,之后又是神不住鬼不觉地一路开车,奔向了案发现场将其毁尸灭迹掉。\r

    只是不知道凶手到底实在什么时候什么地点上的车就对了。\r

    不过这么一说的话,熟人犯案的可能性就比较大喽?毕竟受害人不大可能无缘无故地就让一个陌生人上了自己的车——不要知道受害仍可是一名有头有脸的公司经理,又不是什么砰砰打车的司机啊。\r

    #砰砰打车司机:瞧不起我们喽?#\r

    哎哟喂,这个案件的破案方向从一开始就已经歪了一个彻底,铃木警官他们又怎么样才能成功地破案掉呢?\r

    当然线索也不仅仅只有这些而已,之前先到森古女士家的警员们在调查过程中,发现了她家门口装有一家安保公司专门设计出来的特殊微型摄像头。想来这个摄像头也能拍到受害人出门的情况吧?说不定还会有什么其他不得了的线索呢……于是就直接分出了另外一个小队,让他们跑去这家负责家庭监控的安保公司,找到公司保存下来的监控画面传给警局的科技人员来检查。\r

    要是真能从这段监控录像中找到什么让人觉得不得了的线索的话,那绝对就是这次破案的关键了吧!\r

    这可是大功一件啊!\r

    而这队人马也正好在铃木警官去森古女士家的时候,成功地从那家安保公司里面拿到了森古女士家相关的监控录像画面,正用自己手边的警用笔记本将画面资料全部都传送到警局里面的科研人员手里面。\r

    铃木警官本人也知道现在关于案件的头绪还完全都是一片模糊,再呆在森古女士家里也不会有太多的作用。\r

    谁让森古女士的家并不是案发现场呢?\r

    人家没有任何犯罪动机暂且不说,还拥有着极为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啊!根本不是这次破案的关键点啊!于是铃木警官轻声向森古女士告了别,表示自己之后有事还会再来叨扰之后,就带着自己的手下人马麻溜地离开了——然而这个时候开车在回警局路上的铃木警官却是完全不知道,自己刚才对森古女士这礼貌性的一句戏言竟然直接一语成谶,不久后他竟然还真的要因为这次案件而再次拜访森古女士呢!\r

    当铃木警官回到警局的时候正好那个小分队也从安保公司回来了,关于森古女士家的画面资料也都是跟着传输完毕了。\r

    警方专用的网络当然是很快的,几个G的资料十几分钟就能直接传输完毕。\r

    至此,所有关于这一次凶案的文本资料与视频资料都已经被保存在警局的电脑里面了,甚至还有科研人员的检测报告。所以铃木警官一回到警局,就一声不吭地坐在自己的办公室里面,操作电脑看起了从安保公司那边拿过来的监控资料。\r

    那家安保公司的监控画面倒是十分清晰,果不其然能够看到衣着整齐的受害人打开家门从家里走出来的画面。\r

    而时间正好就是下午两点三十七分。\r

    哎呀哎呀,和森古女士之前所作出的证言完全一致,没有什么出入呢……随后铃木警官只见监控画面里面的受害人转过了身子,随之就拐向了那可以走到车库那边的方向,看起来应该是去车库开车吧?随后铃木警官等了不到两分钟的时候,就隐约能从里面听到汽车引擎被开动的声音,紧随其后忽然之间就有一辆车钻进了监控画面里,然后不到一秒的事件又忽的转弯直接开了出去。\r

    那辆车无论是车身的颜色还是最后的车牌号码,都表明着这正是森古女士丈夫的车辆,直接就排除掉了有掉包的可能性。\r

    不过就是这开车出去的画面十分重要,绝对还有其他可以钻研的地方!\r

    毕竟受害人去车库那边开车之时并没有在监控画面里面,所以不能排除开车的人就是受害人本人不是么?于是在自己来回看了好几次这段开车出去的画面之后,铃木警官随即就暂停下了一帧正好能看到后视镜的画面。\r

    然后就此截下了图,铃木警官将这张图片传送到了科研部那边的电脑之上,让警局的专业人员去放大检验。\r

    果不其然,从科研部那边得到了“后视镜里的人与出门的人是同一个人”的答案。\r

    正是从监控画面的这些线索里面排除了其他的可能性之后,铃木警官才真正地确信了“受害人是在开车半路载到了什么人而遭遇不测”的猜想,而不是凶手故弄玄虚、混淆警方这边的视听(抱歉,你们早就已经被彻底误导了)——因为之前大家都觉得熟人作案的可能性比较大,所以铃木警官早就派了其他地小组去调查受害人身边的关系网到底是如何,受害人是否有与别人结仇什么的。\r

    而最终得到的情报却是有喜又有优,喜的是受害人在职场上面的确是有几个关系边角不好的同事,甚至是产生摩擦结下了仇怨。\r

    然而让人忧的是,这些人却一个个都有不在场的证明。\r

    于是,这场调查明显因此而又一次陷入了死胡同,总感觉很难从中绕出来破案啊……不过幸亏之后另外一个小警员却是带来了一个全新的情报,让完全陷入死胡同的调查诚然可以萌生新的破案方向!\r

    是一通匿名的电话。\r

    而接电话了解完情况的小警员信誓旦旦地和铃木警官大声地报告,表示这次的受害人并非像表现上那么美好。\r

    反正绝对不是邻居眼中的完美丈夫、上司眼里的温驯好属下就对了!根据那个匿名者打电话向警方透露说的话,受害人似乎有隐藏的家暴倾向,偶尔有时候这个匿名者能从受害人的家里传出有点不正常的动静来……反正绝对不可能是日常生活中会发出来的声音!而且匿名者不止一两次看到森古女士的手臂上有着不正常的擦伤或淤青,即便是被本人敷衍说是她不小心从楼梯上摔下来导致的,但是那痕迹却完全不像是从楼梯上摔下来呢。\r

    于是森古女士的杀人动机就有了,犯罪的嫌疑自然也就再次浮现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