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八百零一章、案发是迟早的事情

    一3f0?w)}0?????????yv??Y-4lR?}KK???Fr`q??12v?E??k6??战大胃王活动成功使得吃饭的费用全部免费,所以步川小姐和洛小倾当然也不需要去担心付费什么的。\r

    ——除非这个胖大叔店长真的想上头条了!\r

    而且再退一万步不说,就算真的要付钱,那也是班长大人请客需要干的事情不是么(班长大人:请恕我拒绝,吃了这么多估计我在这里一百年盘子也不够付)?什么?你要问她们的良心难道就不会痛么?她们又何止是没有良心啊……步川小姐本身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利己主义者,洛小倾又是一个没脸没皮的玩意儿,她们两个人根本就不会去担心什么,直接毫无任何心理负担地走出饭店,甚至还带着一脸吃饱喝足的满足感。\r

    班长大人自然是三人行里最后一个走出饭店的。\r

    她吃饭的速度其实也没有慢到哪里去,只是步川小姐和洛小倾两人太过于恐怖,班长大人吃惊的时间完全多过于自己吃饭啊!\r

    但其实也不会太慢的,班长大人吃完后甚至还曼斯条理地擦着嘴巴,仿佛一点也不害怕步川小姐她们两人会直接抛下还在店里的自己先走为敬。毕竟班长大人都跟步川小姐刷好感度刷了这么久时间了,这么一点自信难道她还没有嘛?\r

    #↑来自于人形ATM级的迷之自信#\r

    ——扎心了啊老铁!\r

    稍微整理了一下因为长时间坐着而有点坐皱了的衣服,班长大人这才慢慢悠悠地站起了身子,准备去收银员小姐姐那边付账了。毕竟是挑战完了活动之后她们两人所吃的东西才是全部免费的不是么?这也就代表着步川小姐和洛小倾两人在此之前所点的食物,还是需要请客的班长大人来付账啊……然而却不料收银员小姐姐却是直接浮现出了满脸的复杂来,扶着额头表示班长大人的这顿饭不需要付钱,直接就免单了。\r

    哈?\r

    为什么突然之间就不需要她付钱了啊?\r

    别说步川小姐和洛小倾两人挑战大胃王活动之前所吃的食物还需要付钱,还有班长大人她自己吃的份不是也要付钱的嘛!班长大人她自己饭量小又没有挑战那个活动,为什么就连她也跟着一起被免单了呢?\r

    反正班长大人是各种百思不得其解,呆愣着眨巴了几下眼睛才堪堪回神过来,重复问道自己真的不需要付钱吗?\r

    然后果不其然得到了收银员小姐姐非常肯定的点点头。\r

    在稍微考虑一下之后,班长大人觉得自己会跟着一起被免单掉,有可能是来自于胖大叔店长本人的意思吧?毕竟收银员小姐姐作为区区一名员工是没有“免单”这种权限的,充其量估计也就只能做到“打折”的程度而已——想来应该是胖大叔店长已经看出来班长大人是步川小姐的同伴之一,想要以此来讨好步川小姐免得步川小姐忽然之间后悔了、出尔反尔地再一次来到店里面搞事情吧?\r

    不过微微苦笑了几声,班长大人不可置否地耸耸肩,觉得步川小姐根本就意会不到胖大叔店长的意思呢。\r

    毕竟步川小姐本身就并没有想要借此来个大新闻不是么?\r

    真要搞出什么新闻来,那么步川小姐就是“月川”本人的真相估计也就咬露馅了……总之在一而再再而三地确定了自己真的不需要付款之后,班长大人便也就走出了店门,跟着步川小姐身后走在回家的路上。\r

    讲道理,这一顿饭和班长大人之前所想象的美好约会完全不一样啊!\r

    #都有电灯泡了你还想怎么样?#\r

    ——行了行了,就你有一张嘴能巴巴巴是不是?\r

    无论是多了一个洛小倾这个超大无比的巨型电灯泡,还是在吃饭当中所发生的那些非日常事件,都让班长大人忍不住想要唉声叹气起来,满脸的生无可恋……唯一比较让班长大人稍微感觉到慰藉的一点事,她的小金库在这一次请客中并没有受到任何的损伤,甚至还是奇迹般的毫发无损!所以说到了下一次,班长大人肯定还是有机会能请步川小姐一起来一次开开森森地吃饭!\r

    而且吸收了这一次“约会”的惨痛教训,班长大人心中暗自嘀咕下一次切记一定要选洛小倾不在的时候再去邀请!\r

    #洛小倾:哎呀好你个偷腥猫!#\r

    ——敢情洛小倾你就没有背着班长大人偷跑吗?偷跑的次数还少吗?人家班长大人都没说什么呢!\r

    然而我们再话分两头说,在班长大人正开开心心(?)地和步川小姐、洛小倾两人进行着三人行的时候,她的父亲铃木正南……也就是我们亲爱的铃木警官,因为突如其来的案件而万分苦恼了起来。\r

    天惹噜,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突然的事情呢?\r

    而且还是这么得不凑巧!\r

    本来铃木警官还想偷偷趁着班长大人出门有约的这个天大机会,和自己那温柔贤惠的妻子来一次没有女儿打扰的浪漫烛光晚餐,然而却不料就被一通加急的电话给直接叫回了警察局那边——哎,实在没有办法,谁让他铃木正南是人民的公仆呢?这次温馨浪漫的烛光晚餐就算已经准备了很久却也只能推到下一次了,虽然铃木警官感觉十分对不起那对此已经期待已久的妻子大人就对了。\r

    话题转回这一次突如其来的案件,铃木警官很快就进入了自己的工作状态,心里面此时挂念的自然都是案件了。\r

    #铃木警官的妻子大人:今晚你睡客厅吧#\r

    案件发生在没有什么人会经过的郊区,而案件本身是一辆不知道被何人纵火而燃烧起来的车辆……当然,这辆燃烧的车并不是在第一时间内被人所发现,而是在车辆燃烧得都快要结束的时候才被路口尽头那座村庄里的一户人家所发现。因为火焰在被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不怎么大了,所以他们透过那没被关上车窗,径直就看到在会烧毁的座位上似乎有着一个奇奇怪怪的东西存在。\r

    虽然不好说那到底是什么,而且被烧得几乎看不出其原来的样子,但是毫无疑问绝对充满了案件的味道啊!\r

    于是这户人家就颤颤巍巍地打电话报了警。\r

    而经过警局的调查人员取证,证明了在这辆被烧毁格外严重的车辆里面确实是有着一个人存在着的,并且已经被猛烈的火焰给烧得将近成了一具枯尸——好吧,如果仅仅只有一只手也算的上“枯尸”的话。\r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只手的主人怕是已经遇害了。\r

    当然,警局的所有人都完全不知道为什么犯人会留下受害人的一只手在车子里面,而且还特意点燃了汽车。\r

    烧毁汽车是为了销毁车辆上关于自己的痕迹毫无疑问,警局的大家都能能够理解这种行为,毕竟不少犯人为了省事都会选择这么做的。但是为什么这么做了之后还特意要把受害人的手臂留下来呢?如此强行地遗留下了这种重要痕迹,不是正和犯人销毁车辆的目的完全背道而驰么?因为这个案件实在是离奇得很、而且还似乎牵扯到了人命一条,所以当班的警察就连忙叫了自己的老大过来。\r

    ——也就是我们那想要和妻子大人进行浪漫烛光晚餐的铃木警官。\r

    等铃木警官匆匆忙忙从家里赶到案发现场时,这个被烧毁得不成形状的枯手臂的主人身份也总算是被找到了。\r

    即便这辆汽车被猛火给毁得不成样子,甚至就连汽车本身的颜色也都因猛火而变了样,但是车牌却还十分顽强地残留存在着。只要一经过警局里专业人员的技术还原,自然就可以清楚地看到车牌号到底是什么。\r

    知道车牌号找人不就变简单了么?\r

    通过系统上面地信息,警局的警察们很快就知道这辆车的主人是森古女士的丈夫,就此而找上了森古女士的家。\r

    正巧森古女士也早就带着女儿回到了家里,警察经过森古女士本人的证言,也跟着确认了车里面的枯手十有**就是森古女士的丈夫没有错,就等着那只枯手最终DNA检测下来的结果能不能符合森古女士的丈夫了……而听森古女士本人所说,她的丈夫是在下午两点半左右开车出门之后就再也没有回来了,平时本来会准时回来吃饭的饭点也没有回来,甚至她打电话过去也显示对方手机已关机。\r

    虽然平时DNA检测需要好多天的时间才会下来结果,但是警局这边可是有特殊的渠道,不出几个小时就能拿到手了。\r

    于是受害人的身份就此真正确认下来。\r

    ——枯手上面的DNA信息和森古女士丈夫的头发完全符合,确实就是他遭遇了不测呢。\r

    铃木警官自然也是从手下的警察们那边知道了这些有关于受害人的信息,他仔仔细细地将这些信息放在了自己的心里面,然后冷静地给各个手下分布各项任务,让他们分别去打听情报、化验尸体信息、现场取证……等等细枝末节需要钻研的事情。\r

    而他本人?\r

    则是在那辆被销毁的车辆旁边各种打打转转,仿佛想从一些没被人发现的细微地方发现与众不同的小细节一般。\r

    当然,铃木警官的脑海里对于为何留下一只手也是各种猜测在飞来飞去……为什么偏偏就留下一只手来呢?难道是想要挑衅警察才这么故意留下尸体的一部分,让警察可以确定受害者身份?\r

    可是如此一来为什么不直接把尸体留下呢?\r

    反正那只枯手被烧毁成这样子,即便是整个尸体全部留下来,也完全不会留下什么可以危急到犯人的信息吧?\r

    难道说这是快乐杀人犯,因为自己可以从毁坏受害人的尸体当感觉到快乐和兴奋才会故意这么干的?还是说这是一场仇杀,因为极度仇恨受害人本身,才会恨不得将其直接五马分尸掉?而且最为这个案件重中之重的一点——受害人剩余下来的身体部分又在哪个地方呢?是被犯人彻底分尸掉,然后在完全不同的地方抛尸掉?还是说还在犯人的手上,用来作为下一步吸引警方视线的手段?\r

    总之可以用来猜想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毕竟所有关于犯人的信息铃木警官他还真的是一概不知呢。\r

    甚至是男是女、是惯犯还是初犯都完全不知道。\r

    反正只有一点可以确定,这一次犯人的各种行为实在是太不对劲了,无法估摸“他”(不知是男是女)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铃木警官甚至都可以断言,这个犯人绝对和以前他所遭遇过的完全都不一样!\r

    #步川小姐(主犯)、洛小倾(从犯):我岂是那种平平无奇的妖艳贱○货?#\r

    然后就在铃木警官下意识摸着自己下巴的胡茬、忍不住各种思来想去的时候,时间也是跟着过得极其之快。\r

    关于受害人尸体的初步检验报告已经出来了,经过多人传送,最后被手下的一个警察直接交到了铃木警官的手上,而铃木警官自然也就细细地看了起来。因为车上的这只手臂实在是被火焰烧毁得太过厉害了,让验尸官们根本无法精准地确认受害人的死亡时间,所以也只能给出一个大概的时间范围来——受害人大约死了三到五个小时了,也就是说,受害人的死亡时间在一点半到三点半之间。\r

    之前森古女士说过她的丈夫在两点半就出门了。\r

    所以借此可以确定,受害人两点半之前肯定还是活着的,估计实在开车出门不久之后就遭遇了可怕的不测。\r

    如此一来还可以再进一步的进行猜测……从森古女士的家开车到郊区的这个地方,满打满算(加上当时交通的情况)大约需要十五分到二十分的时间,那么就能推算出受害人可能是在两点半在三点之间受害的。\r

    最有可能的情况,就是被凶手半路杀死然后直接一路开车到这里进行毁尸灭迹的。\r

    但是也不排除受害人中途绕路的可能性呢。\r

    所以一切只能看那些出去调查情报的人回来给出来的报告到底是怎么样的,否则再怎么推算也仅仅只是在脑补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