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七十八章、各自行动⑤

    如今这个法治社会无论做什么可都是要讲究“证据”两个字,可不能随心所欲地就想要怀疑谁就怀疑谁呢……不过这件事情可不会就此掀过再也不提,他们两个肯定会将此默默放在心上的。

    经过了这个莫名其妙还带着一种可疑气息的脚印事件,两位警察一时之间也忘记了自己还可以去二楼稍微调查一下情况。

    抱着一肚子的疑惑,他们准备向森古女士告辞了。

    森古女士没有道理不想让这两个随时会爆炸的“灾星”走,象征性地客套了几句就按捺着心里开心的情绪准备送他们出门。不过其中一个年轻警察还要拍下照片作为自己没有偷懒划水的证据,就一边和森古女士笑嘻嘻地瞎扯淡,一边拿出手机随便地找了一个好的角度拍下了森古女士家客厅的全景。

    拍完之后,两个警察也就正式敬礼告辞离开了这里,森古女士也因此而总算可以松下了一口气了。

    然而森古女士却并不知道——

    在那个警察一边找角度想要拍个好照片一边和她瞎扯淡聊天的时候,另外一个警察却是趁机偷偷用自己的手机在厨房拍下了那一连串清晰而又明显的泥土脚印,然后又不动声色地收回手机回到了原来的位置。

    这一切隐秘而又小心,被吸引了注意力的森古女士自然不知道,不过她就算知道也没有什么没办法。

    不让人家拍?

    这不是更加可疑让人家挂在心上嘛?

    也许这些泥土脚印实在证明不了什么东西、甚至在将来也不会有派上用场的时候,但是这两个年轻的警察内心一直执意想要遇上个大事件,面对一切任何可疑的因素他们自然是要牢牢抓紧,说不定就是下一个大事件的关键钥匙呢?

    也不知道步川小姐在知晓这件事情之后到底会是怎么样的一张苦瓜脸,不过这的确也是步川小姐这边疏忽大意的锅。

    明明在事后打扫现场所有关于自己的痕迹是每一个扫除者绝对不可忘记的基础,然而步川小姐为了偷懒将打扫的重任推给了森古女士,这不怪她自己还能怪谁呢?不过突然冒出了警察的确也是意外的事情,可以说偶然到了极致——只能说步川小姐这是命里犯非,差到如此的运气注定也只能永远当一个非洲酋长了呢。

    经过了这个奇奇怪怪的脚印事件,两个警察一时之间也没有想到要继续去调查二楼的情况,而是抱着一肚子的疑惑准备向森古女士告辞了,森古女士当然开心他们终于要走了,就按捺着开心的情绪送他们出门——然而森古女士不知道的是,两名警察中的其中一个却是在森古女士和另外一个警察说话的时候,偷偷用手机拍下了现场那一连串清晰而又明显的泥土脚印,然后又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机。

    这些泥土脚印也许证明不了什么,但是这个警察总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什么问题存在,所以事先拍好了照片。

    也不知道步川小姐知道之后到底会是怎么一张苦瓜脸。

    ……

    倒是暂且先不去管森谷女士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情况,反正这边的洛小倾懒散地哼着一首完全不成调的小曲子,顺顺利利地根据记忆把载着家暴男尸体的小汽车开到了一个偏僻而又荒芜的山道之上。

    周围毫无任何有人类活动的痕迹,甚至呆在这里许久也不会听到一声来自于汽车的马达作响之声。

    足以证明这个地方到底有多么荒芜了。

    讲道理,这里周围的风景环境实际上并不差,而且由于人烟稀少附近的树木郁郁葱葱、生长得极为良好——但是毕竟还没有怎么经过开发,周围除了风景还是风景也没有什么可以用来休息玩乐的服务站,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人来这里游玩了。毕竟这个城市乃至附近城市好玩的地方实在多的去了,谁会想来到这种名不经传而且还路途遥远的地方呢?没有吸引游客光顾的因素,当然就不会有人过来了。

    而且这条山路也不是什么十分重要的交通枢纽,山路尽头通往的地方仅仅只是一个处于山沟深处的小山村呢。

    私家车什么的基本是不可能会出现了。

    虽然这条山路上还是有着从城市通往小山村的公交车,但由于坐的人不太多自然车次也不会很多,起码要三个小时才会轮上那么一班。反正无论怎么说,洛小倾都是可以放心地在这里做着自己想要做的事情。

    首先第一事情,当然就是要把那个家暴男的尸体给从后备箱里面拖出来。

    随意地将尸体给仍在了地上,洛小倾放松了一下自己肩膀上的筋骨,毕竟开了这么久的车也是挺累人的事情。紧接着按照步川小姐之前对自己千叮咛万嘱咐下达的指示,洛小倾笑嘻嘻地摸着下巴,活像个奸诈歹毒的商人一样在家暴男的尸体上各种挑剔地挑来拣去,最终决定还是把家暴男最为宝贝的“女朋友”给直接切下来好了——让这个只会欺负女人小孩的人渣男就算到了地狱也没有那可爱的五指姑娘来陪伴!

    自杀都自杀了那么多遍,切一个人的右手臂对于洛小倾来说还会有“负担”二字可言吗?不要搞笑了好嘛?

    洛小倾可是比步川小姐小姐还要没心没肺的人!

    直接从不知道什么地方的四次元菊花里面掏出了自己曾经露面过一次的武器大锯刀,洛小倾毫无心理负担地嘿嘿一笑,像是宰猪般地稍微对着尸体笑眯眯地比划了一下,随之就是一个用力地剁下!

    毫无疑问,洛小倾不费吹灰之力直接将这具尸体的右胳膊给卸了下来,切口完整得就像一个工艺品般。

    #所以说洛小倾没有当变○态杀人狂还真是浪费人才了呢#

    不掩饰脸上任何一丝一毫的嫌弃之意,洛小倾就把这个锯下来的胳膊给极为随意地扔到了驾驶座位之上,接着又从兜兜里面拿出了步川小姐之前给自己的小型容器,将里面储存着的血液像是鬼画符一样、乱七八糟地泼洒在了驾驶座附近的地面以及驾驶座本身之上。在做完了这一切之后当然还没有完,毕竟洛小倾都在这辆汽车里面活动了这么久的事件,肯定会不可避免地留下些许的痕迹。

    而就是这种细小难以注意到的痕迹难以被人百分百地完美根除干净,所以很容易就会残留下成为指认自己的破绽。

    别的不说,就光说头发之类的细微事物就让人头疼至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