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川小姐的贫穷物语

把本章加入书签

第七百七十七章、各自行动④

    如今这个社会最近也不知为何变得越来越不安全了,所以面对他人会有一定的警戒心其实也是一件好事情啊。

    所以年轻警察也没有在意森古女士这边突然之间的沉默不语。

    眼睛习惯性地在门周围环视了一圈,仿佛是在寻找什么存在着疑点的地方,而嘴上却在继续耐心地劝慰着森古女士:“我们两个进去也不会花太久的时间,就在屋子里面看一眼确定没有事件,再稍微拍一张照片就好了——嗨呀,其实说来也很烦啦!其实我们俩是刚刚上任没多久的新警察,每一次接到电话出警都要在现场拍张照片证明我们两个不是出来偷懒摸鱼的啦。”

    说着,这个年轻警察还朝着自己的同伴使了一个“你懂得”的眼色,另一个年轻警察则十分默契地撇嘴微笑表示心领神会。

    “对啊对啊!带我们的那个警官真的好严格好讨厌哦,我们哪里是那种人啊!”

    那轻松俏皮的语气以及年轻、充满活力的脸庞,让另一个接话的警察活像一个刚刚从大学走出来没多久的学生,带着一种可以活跃此时僵硬气氛的雀跃感,看起来反而不像一位肃穆严谨的警察该有的样子了。

    哼哼,说得倒是挺好听的——说什么鬼的拍照证明自己没有偷懒啊?摆明就是不相信森古女士说的话吧?

    正是认定了家里肯定发生事件才会想尽办法进去一探究竟!

    不过这两个警察看着样子年轻,但话术倒是挺高明的,起码森古女士已经消去了一开始产生的大半警惕心。而且如果现在再这么强硬地不让他们进去的话,也许反而还会让他们更加确信自己心中的怀疑,倒不如顺势而为吧……反正森古女士已经默默下定了决心,只要自己牢牢守住那个发生凶案的房间就好了,其他地方被这两个警察随便调查也是无所谓的,定是不会被发现什么不得了的蛛丝马迹。

    于是无奈地扯起嘴角,森古女士一副真是被你们打败了的样子,轻松道:“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我还能怎么办呢?”

    说着就让出了身子让他们进来。

    “不过我的丈夫不怎么喜欢外人到家里面来,趁着他现在外出还没回来,你们随便拍完照片就赶紧走吧。”

    森古女士依旧带着点为难的表情。

    当然不是让他们进来就好了,还要不着痕迹地借着家暴男这个借口稍微发作一下,好让这两个探究心大起的警察不会一进到家里来就赖着很长时间不走了,要不然森古女士可不敢保证他们不会上到最危险的二楼去。

    “是是是!那是当然那是当然!”

    两个警察十分默契地连声答应,在玄关处脱下了鞋子便直接进入了屋子,如鹰隼般的眼眸极为快速地在一个个地方扫过。

    不过入眼之处尽是些寻常无奇的事物罢了。

    这自然让心存想要趁机搞个大事件的他们有点索然无味,原本放光的眼眸也因此而稍微暗淡了些许,莫非真的是隔壁报警的邻居听错多心了吗?迫于这里并没有直白的案件这两个警察也不好让自己表现得太过于明显,仅仅只是微皱着眉头继续探索有可疑的地方——就在他们搜寻无获、即将就要离开之前,却极为意外地在厨房那边发现了一连串极为奇怪甚至还带着可疑气息的痕迹。

    那是一串带着新鲜泥土的脚印。

    十分明显,这串脚印才刚留下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脚印不大却也不小,肯定不是那些恶作剧的熊孩子们留下来的。

    这是什么?

    两名警察在同一时间眼睛如同千瓦的灯泡一眼闪闪发亮起来,也让同样看到脚印地森古女士心中不免就是一个咯噔,心中暗暗叫苦步川小姐怎么是从这里进来的啊?她也是现在才看到的啊!不然就不带警察来厨房了!

    不过现在再怎么叫苦连天也没用了。

    森古女士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捏紧了手掌、尖锐的指甲微微掐在了手心肉里面,尽可能开始思索怎么将他们蒙混过去了。

    这串脚印带着一种大事件的气息,引诱着这两个警察更加细致地来回观摩这串脚印——可以从中轻易地看出,这是某人从厨房窗户外面的草地徘徊一阵然后直接翻窗进来,脚印一路通向了厨房外面那个连接着楼梯的客厅。不过可惜的是,这串脚印离开厨房之后也就淡了痕迹,实在看不出之后走向哪里。不过就此而言可以看出此人没有在窗户外的草地逗留太久的时间,要不然脚印上的泥土不可能这么快就消失掉。

    短短的几眼就从这么一串莫名其妙的脚印中判断出了这么多的信息,也不愧这两个人是当警察的人呢。

    “这个是……”

    在警察问起自己的时候,森古女士没有迟疑太久免得让人生疑,直接脸不红心不跳地张嘴撒谎了起来:“实际上我和丈夫的大扫除还没有全部弄完,之前在打扫厨房的时候他嫌在厨房和院子之间来回走太麻烦了,就直接取巧翻窗出去从院子里的大仓库里拿来了东西,然后就又翻窗回来了,反正地板大扫除最后也是要打扫的。”

    一边说着还一边忍不住庆幸自己的思维可真是敏捷,森古女士自认为自己说得还是挺合情合理的。

    “那您的丈夫怎么没打扫完就直接出门了?”

    然而这两个警察虽然看着年轻,但却也不是什么好糊弄的主——要不然他们也不可能当上警察,直接就从森古女士的话语里面挑出了最为矛盾的重点单刀直入,眼神放光的样子洋溢着警察特有的特殊光彩。

    “他忽然有事情就想出门了,我也拦不住他啊。”

    可惜森古女士刚刚才经过丈夫在自己眼前直接被杀的事情,现如今已经没有什么能够让她更加动容的事情了……即便被人家两个人给直接戳出话语里矛盾的点,森古女士也没见到什么慌乱的模样,反而一副“我也很绝望啊”的样子耸了耸肩,无奈道:“本来我是想直接自己一个人打扫完算了的,不过我的女儿她忽然想吃蛋包饭了。再看看厨房那样子弄干净也要不少时间,所以就想先带她出门吃个饭稍微放松一下好了。”

    总觉得好像有什么地方怪怪的,但是实际听起来却也没有什么不对经的地方,说不清道不明的,这两个年轻警察自然也只能勉强那个接受了。

    毕竟总不能毫无根据地就戳着人家脑门说她撒谎吧?